路加福音第二课:道在人间(路1:1-4)

      路加福音第二课:道在人间(路1:1-4)无评论

各位弟兄姐妹,在我们进入路加福音第二课学习之前,请和我一同为四川大地震的灾民祷告:

慈悲的天父,我们感谢你召聚我们为别人守望和祷告。求主你的灵带领我们祷告。求主你带领那些在黑暗中走来走去的人出来,因为地的根基又摇动了。求你起来,拯救世界,因为至高者的儿子,与世人一样为世人已经仆倒,因为你要在祂里面得万邦为业。求主解脱死亡和恐惧的绳索,医治患难愁苦。愿在耶和华眼中,看灾民之死也为宝贵。我们继续为掌权者祷告,求主加给他们勉力勤恳的德行。求主差遣你的天使呵护和拯救那些在废墟中等候的肉体和灵魂。求主继续保守我们在耶和华面前,行活人之路。

我们在这里乞求你的怜悯,不求你的公义。我们要把这祈祷为祭献给你,求主悦纳,因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路加福音1:1-4节被视为该福音书的“序言”,这是其他福音书所没有的。这独一无二的文字一方面显示了路加在他的作品结构设计中的独具匠心,另一方面说明路加本人是如何按当时的历史学家的专业标准来要求自己的——这种写法符合当时历史学叙事的通例。这四段经文更引人瞩目在其语言学方面,因为它们一直被视为整本圣经最优美、最经典、也最复杂的希腊文。

一、新约希腊文及路1:1-4的语言特色

在进入该段经文的解经之前,我们来简单讨论一下新约希腊文的重要意义。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最好的译本也会丧失原作的基本信息,而有些信息几乎是不可转译的。比如,我无法将“两个黄鹂鸣翠柳”作为经典诗句翻译、解释给神学院的教授们,这里面的道理同样可以用来解释箴言书最后一章在翻译上的勉为其难(那里应用的是希伯来文的“藏头诗”)。正因为如此,任何一位教牧人士——我不是说平信徒——应该把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学习视为侍奉的前提。在这方面,“汉语神学”完全可以“迎头赶上”;根据我的经验,中国学生在学习这两种语言中不处于劣势,而在学习希伯来文方面甚至还具有语言学上的优势。我在这里再一次呼吁中国教会重视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装备,我们在真理上就永远是拿来主义者,并将削弱、甚至丧失见证的能力。

其次,我们要了解圣经希腊文的独特之处。我们并不需要像Jerome翻译Latin Vulgate (天主教拉丁圣经)那样对圣经希腊文本身深怀崇拜,以至以为这语言本身就是圣灵使用的唯一工具,或者说圣经希腊文本身是神启的(Holy Ghost Greek)。但是,新约希腊文确实有一些独特之处和圣经信息本身密切相关。一方面,新约希腊文既不同于亚历山大之前的古希腊经典希腊文(Classical Greek),也不完全等同于亚历山大之后的希腊文普通话(Koine Greek),其文学品质介于两者之间。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新约的作者们生活于那样一个文化过渡时代。另一方面,新约希腊文具有明显的闪语印迹,因此可以称为是一种闪语化的希腊文(Semitic Greek)。了解这一点对于学习路加福音尤其重要,因为路加福音在1:1-4之后,使用的就是具有上述两个特点的希腊文,解经之时必须考虑这一因素。

二、路1:1-4节希腊文注释

不过,路1:1-4确实例外,因为这段经文是地道的Classical Greek,她只是在文化上而不是语法上渗透着旧约的影响。举例来说,Koine Greek 很少使用这么复杂的句子,亚历山大之后的希腊文普通话常用καὶ(和,但是,也,and, also, yet等)将句子分散联结;但路加福音1:1-4却是把四个副词从句合并在一起的,以至于在翻译中让人无法找到信息的中心和作者的主旨。所以,最后,由于这一特点,无论是和合本圣经,还是各种英译本圣经,几乎都没有非常逼真地将这段经文的信息传递出来。因此,我们今天的学习不仅要离开所有中英文圣经版本而援用希腊文原文,而且也不能指望任何一位神学家的解经书能帮助我们。也许这印证了那句话,今天我们领受的信息不是从人来的,而是从神来的。愿神帮助我们。

今天我们的参考译文选择了两个版本,英语为NKJV,中文为和合本。我再强调,这些译本对我们今天的学习只有参考意义。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不可能将四节经文全部逐一地翻译注解,我们只以路加福音1:1为注释凡例。我们将逐一考察每一个字词的基本意义及神学隐喻,并通过这样的学习,示范一种研经的基本模式。

1、路加福音1:1

Ἐπειδήπερ πολλοὶἐπεχείρησαν ἀνατάξασθαι διήγησιν περὶ τῶν πεπληροφορημένων ἐν ἡμῖν πραγμάτων,

Inasmuch as many have taken in hand to set in order a narrative of those things which have been fulfilled among us,

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

首先我们注意到,和合本开篇处的称呼“提阿非罗大人哪”在英文和希腊文原文中都没有出现。事实上这个称呼出现在第三节末尾。路加这种结构上的安排有重要的神学意义,我们最后会讨论这个问题。

Ἐπειδήπερ(seeing that, forasmuch as,since-in-fact-even)。这是个连词,它引导了一个从句,可以中译为“鉴于……”,来表示路加撰写福音书的一个根据。这个词在新约中是独一无二的,它显示路加福音的撰写方法和其他福音书的不同。一方面,路加本人并不是耶稣的目击者,另一方面,路加必须以更谨慎认真的态度处理这些“间接资讯”。或者更准确地说,路加的创造是从圣灵的启示来的。

πολλοὶ(many, much, large,很多,大量的)。有趣的是,这第二个字和第一个字形成一个对比,因为“许多人”是整本圣经中使用最频繁的字之一,它事实上表达了人和救主的基本关系——耶稣来要救许多人,因此许多人是这真理的见证人。这正如马太福音20:28所说的:“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在这里我们要注意路加的写作方法,他不是直接谈到耶稣,而是从最外围的见证人开始——从我们这些见证者那里,世界就知道我们所信的是谁。

ἐπεχείρησαν(to put the hand to  to take in hand, undertake, attempt,着手,努力去)。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词的“时态”:aorist。这个“时态”在语法上强调“动作的主体”。被福音得着的人成为福音的见证人。“你们去”(马太福音28:19),关于福音的见证是连续不断的,即很多人纷纷记录了大量的见证。因此我们从这个词上也可以想见初期教会——特别是使徒行传所记载的——圣灵大复兴的工作。

ἀνατάξασθαι(to put together in order, arrange, compose,reproduce, 编辑写作)。这个词又是路加福音所独有的。它说明那很多人“提笔作书”并不是无中生有的随意“创作”,而是将已经存在的大量事实材料认真编辑成书。我们甚至可以认为,特别是考虑第二节经文,这“很多人”也未必是耶稣的目击者,但显然是教会的成员,至少是教会兴起的目击者。

διήγησιν(dihghsiV,a narration, narrative,中译“书”)。这是一个单数名词。问题也因此而来,很多人“提笔作书”为什么却只写了“一本书”?所以这个词最好的翻译也许是“叙事”。这里面的神学意义很重要:无论有多少见证人、传道人,他们记载和传讲的只有一件事:耶稣并祂钉十字架。“基督教文艺”和所有世俗小学的“精彩纷呈”的作品不同,我们所传的就是一主、一信,一洗。在新约中,路加这个字也是独特的。

περὶ(about, concerning,关于)。这个介词引导的短语来定义上面的“书”。这“书”是关于什么的呢?

τῶν πεπληροφορημένων……πραγμάτων,

τῶν,是定冠词。我们直观的感受就是,这“书”是关于某一特别事件的。福音是无与伦比的,从来没有神像祂。

πεπληροφορημένων告诉我们这独一无二的特定事件是什么。这个词是动词分词,to bear or bring full, to make full,这里是被动语态,完成时,作名词用,英译having-been-fully-assured,中译“完成的”,较好的翻译也许是“已经被应验的”。“应验”这个词首先是旧约或希伯来信仰的基本概念,即神借诸先知之口所应许的,如今在基督里应验、完全了。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明白为什么路加福音记载耶稣的家谱直到亚当,因为从创世记开始,神的拯救计划都将在末后的亚当身上实现。保罗在罗马书4:21节用的是同一个词:“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

πραγμάτων。这是本节经文最后一个字,告诉我们什么“已经被应验”了。这是一个中性的名词(neuter noun),意that which has been done, a deed, an accomplished fact。这里是复数,中译“很多事”。这事包括行为、言论和事件。“很多人”记载了“很多事”,但不是所有的事,因为只有到最后那日,所有的应许才完全;也不是每件事,正如约翰所说的,若记载每件事,恐怕一本书是无法写完的。这些事围绕着救恩和十字架。值得重视的是希伯来书10:1“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借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在这里,“事”用的是同一个词。

ἐν ἡμῖν,中译,“在我们中间”。这些事不是道听途说的,而是在我们中间成就的。路加本人是这事件的亲历者之一。引申一下,我们可以这样说,若我们的生命中没有经历神,传道的工夫是无法“模仿”的。这是牧者和教授的极大不同。

2、路加福音1:2

καθὼς παρέδοσαν ἡμῖν οἱἀπ᾽ἀρχῆς αὐτόπται καὶὑπηρέται γενόμενοι τοῦ λόγου,

just as those who from the beginning were eyewitnesses and ministers of the word delivered them to us,

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

第二节经文需要特别注意三个问题。第一,ἀρχῆς,这个词的意思是“起初”。在词根上,这个起初就是创世记1:1节里的起初,也是马可福音1:1里的“起头”,和约翰福音1:1“太初有道”里的那个“初”。马太福音1:1里“耶稣基督的家谱”一句中“家谱”这个希腊词,和“创世记”这希伯来词都是“起初”之意。路加用这个词将旧约时代的启示连接在一起,即旧约和其他三本福音书。

第二,αὐτόπται καὶὑπηρέται。见证人和传道人,这两类人中译本没有翻译得很清楚,英译eyewitnesses and ministers。事实上,这两类人非常重要。见证人就是先知和使徒,他们就是旧约和四福音书的作者。传道人,更准确地翻译是“仆人”,他们首先就是四福音书以后所有其他新约书卷的作者们。谁是这真理的“仆人”呢?罗马书1:1,“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奉召为使徒,特派传神的福音”。这代表所有保罗书信的作者。然后,雅各书 1:1,“作神和主耶稣基督仆人的雅各,请散住十二个支派之人的安”。彼得后书1:1,“作耶稣基督仆人和使徒的西门彼得,写信给那因我们的神,和(有古卷无和字)救主耶稣基督之义,与我们同得一样宝贵信心的人”。犹大书 1:1,“耶稣基督的仆人,雅各的弟兄犹大,写信给那被召,在父神里蒙爱,为耶稣基督保守的人”。希伯来书作者未名,教会传统上有说保罗,有说约翰,存疑。其余作品皆为约翰所作,启示录 1:1,“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所以我们看见,这里路加将所有新约作者排列出来,作为福音的“传道人”。路加福音因此成为整本旧约和新约的一次“整理”。

第三,第二节经文最后的词τοῦ λόγου是这序言的核心词。即“The Word”。这不是别的,这就是“道成肉身”、“太初有道”的“道”,就是耶稣基督。我想说明的是,这一核心信息,在所有译文中都没有体现出来,而上面所说的见证人和传道人,不过是这道的见证人和传道人而已。再往前,那些“提笔作书”的“很多人”,不过是为这“道”叙事而已。

3、路加福音1:3

ἔδοξεν κἀμοί, παρηκολουθηκότι ἄνωθεν πᾶσιν ἀκριβῶς, καθεξῆς σοι γράψαι, κράτιστε Θεόφιλε,

it seemed good to me also, having had perfect understanding of all things from the very first, to write to you an orderly account, most excellent Theophilus,

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

请注意,只是到了第三节,“提阿非罗大人”才出现,而且出现在“我”之后。

4、路加福音1:4

ἵνα ἐπιγνῷς περὶὧν κατηχήθης λόγων τὴν ἀσφάλειαν.

that you may know the certainty of those things in which you were instructed.

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

最后一节经文中有一个字值得单独提出来,就是κατηχήθης,中译为“所学的”,英译有“you were instructed”,“you were taught”。直译应为“you have been catechized”,大家可以查阅一下英语字典,就知道catechize和一般的“教育”不同,是专指有关神学启蒙或归信基督的福音传道和教育。这个词也显示了路加福音的目的之一是“系统地”(kaqexhV)面向外邦人和初信者宣告福音,特别是为洗礼预备。

三、道在人间:路1:1-4的逻辑结构及神学意义

根据上面的释经成果,我们重新来研究路加福音1:1-4的逻辑结构。很多人“提笔作书”谈到路加福音希腊文的优美,以及篇章结构在建筑学意义上的考究。事实上这短短的序言就体现出了路加构思的奇妙。我们第一节课谈到了路加福音常用的修辞结构是“交叉结构”(Chiasm)。路加福音1:1-4就是一个很经典的例证。这个“交叉结构”充分体现了保罗神学的“基督中心论”。我们先将这段经文的结构示意如下

很多人(1:1,对应着已经听过福音的世界)

见证人和传道人(1:2,对应旧约和新约)

道,耶稣基督(1:2)

我(1:3,对应基督教会,或新以色列人)

你,提阿非罗(1:3-4,对应即将听到福音的世界)

首先,我们发现,以基督为中心,上方先排列着众先知和使徒,然后是听闻或见证过先知和使徒的教训的“很多人”。路加的写作路线是由外而内,从很多人追溯到先知和使徒,然后归向基督。其次,以基督为中心,下方依次排列着“我”和“提阿非罗”,依次代表着教会和即将被教会归正的外邦人。在这个维度里,路加又从内而外。从“道”开始,“我”首先是这道的重生得救者,我于是成为面向世界的福音传道人。最后是提阿非罗,这个象征性人物意味着福音从基督出发通过“我”(教会)向整个世界(提阿非罗)敞开;这个方向一直延伸到我们今天——延续到我们今天的聚会,延伸到每一位弟兄姐妹——我们都是这位提阿非罗——延续到我们今天开始时所代祷的同胞们。

最后,这结构直观地将这真理显明了:谁“在我们中间”(ἐν ἡμῖν)呢?道在人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14);所以,“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中间 ”(路加福音17:21)。阿们!

任不寐,2008年05月1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