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 第四课:神说(书3:7-9)

      约书亚记 第四课:神说(书3:7-9)无评论

7 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从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众人眼前尊大,使他们知道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8 你要吩咐抬约柜的祭司说,你们到了约旦河的水边上,就要在约旦河水里站住。9 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你们近前来,听耶和华你们神的话。

זוַיֹּאמֶריְהוָה, אֶל-יְהוֹשֻׁעַ, הַיּוֹםהַזֶּהאָחֵלגַּדֶּלְךָ, בְּעֵינֵיכָּל-יִשְׂרָאֵל:  אֲשֶׁר, יֵדְעוּן, כִּיכַּאֲשֶׁרהָיִיתִיעִם-מֹשֶׁה, אֶהְיֶהעִמָּךְ.

7 And the LORD said to Joshua: “This day I will begin to exalt you in the eyes of all Israel, so that they will know that as I was with Moses, I will be with you.

חוְאַתָּה, תְּצַוֶּהאֶת-הַכֹּהֲנִים, נֹשְׂאֵיאֲרוֹן-הַבְּרִית, לֵאמֹר:  כְּבֹאֲכֶם, עַד-קְצֵהמֵיהַיַּרְדֵּן, בַּיַּרְדֵּן, תַּעֲמֹדוּ.

8 So you, you shall command the priests carrying the ark of the covenant, saying: ‘as soon as you are come to the edge of the waters of the Jordan, in the Jordan, you shall stand.’”

טוַיֹּאמֶריְהוֹשֻׁעַ, אֶל-בְּנֵייִשְׂרָאֵל:  גֹּשׁוּהֵנָּה–וְשִׁמְעוּ, אֶת-דִּבְרֵייְהוָהאֱלֹהֵיכֶם.

9 Joshua said to the sons of Israel: ‘Come close and listen to the words of the LORD your God.’

一、经文释意

1、字意

אמֶר,say,说。这段经文的第一个字是“说”,并且是神说。主语是神,יְהוָה,the Lord,即耶和华。我们在以前的课文中反复提及,יְהוָה,字根的意义乃是“是”,因此,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那自有永有的说”。宾语是约书亚,我们也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是“耶和华拯救”。

הַיּוֹםהַזֶּה,英译为this day,这造成了中译的歧义。直译可为“今天”,但根据约书亚记3:5,“这一天”(希伯来文原意)应指“明天”。我不是很确定,因此,将两种解释都放在这里供参考。אָחֵל,“开始”。语态为Hiphil,不是人自动开始,神(אָ,“我”)是“始”——救恩以神为起头。这个字在圣经中第一次出现在创世记4:26:“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人才开始(!)求告耶和华的名”。

גַּדֶּלְךָ,语态为Piel,即不是人自以为大,而是神使之为大。这个字有两个含义,“使……尊为大”,或“将……分别出来”。

בְּעֵינֵיכָּל-יִשְׂרָאֵל,in the eyes of all Israel,“在所有以色列人的眼里”。一方面,这个见证是可验证的,是经验的,是完全让人“看见了就相信的”。这是旧约明确的启示真理。另一方面,见证人不是一个人,而是所有的(כָּל)以色列人,这叫人无可推诿。

这要见证的真理是什么呢?接下来是由连词אֲשֶׁר引导一个表目的的子句:יֵדְעוּן, כִּיכַּאֲשֶׁרהָיִיתִיעִם-מֹשֶׁה, אֶהְיֶהעִמָּך,they will know that as I was with Moses, I will be with you,他们将知道,就像我曾与摩西同在一样,我将与你同在。若宾语换成“我们”,即“与我们同在”的另一种译法就是“以马内利”(音译),而直译则是“我是将与我们同在”。“To Be”在这里出现,联系到第一个字יֵדְעוּן很有必要。יֵדְעוּן,他们将知道,这个“知道”首先出现在创世记3:4-5:“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一个是神知道,一个是人知道。人像神一样“知道善恶”,或人自以为“是”,乃是人类犯罪的根源。如今,“是”住在我们中间,人将重新知道何为“是”,乃是“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哥林多后书10:5)。

וְאַתָּה, תְּצַוֶּה,You,you shall command,你,你要命令。这里“你”被特别强调。神将人分别出来,这应许同时赋予人以行动的责任。

נֹשְׂאֵיאֲרוֹן-הַבְּרִית,carrying the ark of the covenant,抬负约柜。约柜在旧约中被提到了195次。在约但河中出死入生的神迹是以约柜为中心的。在教会传统中,约柜不仅代表神在世界中的有形存在,更是基督的预表,是道成肉身的预表,于是跟随约柜就是跟随神的约,神的话语,神的道,就是跟随主。理解这一点最好重读约翰福音1:14,“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这里的“住在”,希腊文是ἐσκήνωσεν,σκηνόω,意思是to fix one’s tabernacle, have one’s tabernacle, abide (or live) in  a tabernacle (or tent), tabernacle,to dwell。道成肉身就是神的话语“搭建帐篷或帐幕住在人间”,正如约柜在人间。

בַּיַּרְדֵּן, תַּעֲמֹדוּ,in the Jordan, you shall stand,在约但河里,你们将站立。福音对人类来说充满着挑战。神命令人跟随约柜进入约但河,这是死亡之旅;但是,紧接着又是奇妙的应许,“你们将在那里站立”。在水里站立,接受这样的命令只能靠信心,人因信得生。这就是十字架的道路。若水代表审判,但从大洪水到基督在约但河受洗,以及在水面上行走,我们可以从这些连续的启示中看见律法和福音的关系。

2、结构

这三节经文代表了先知文学的基本结构,这是希伯来文的“三段论”:神对先知说,这是大前提;先知对以色列人说,这是小前提;结论是,以色列人遵循神的话,归向神的道——基督。

这是旧约的叙事模式。如果你理解了这个基本结构,就能更清楚里理解旧约。旧约不是按一般的历史叙事手法编写的,而是以这个三段论为基本框架。正是由于这个结构,很多读者读旧约就会感觉到很繁琐,似乎圣经根本不精炼,一句话颠三倒四地重复。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就是因为不了解这个结构。这个结构有重要的神学意义,就是把我们引向基督。先知文学是历史文学,但又不仅仅是历史文学,而是启示,这启示的中心在基督,在神的话语,在神的主权,在人的信心,在人的得救。

与此相关,这个三段论也包含着一个交叉结构:注意第7和第9节完全一样的句子结构,这两句话形成“格律”上严谨的对称或对仗关系:“上联”是,וַיֹּאמֶריְהוָה, אֶל-יְהוֹשֻׁעַ,即“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下联”是,וַיֹּאמֶריְהוֹשֻׁעַ, אֶל-בְּנֵייִשְׂרָאֵל,即“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横批”或核心概念就是约柜(在约但河中),就是基督。

在这个交叉结构里,贯穿始终的是神的话语(“道”),起初是“神说”(וַיֹּאמֶריְהוָה),结尾是“神的话”(דִּבְרֵייְהוָהאֱלֹהֵיכֶם)。这个结构特别提醒那些蔑视神的话语或圣经的“属灵派”或反智派(实际上是灵里的懒惰派)信徒,以及瞩目看人看世界的教会:没有基督或神的话语的“属灵”不可能是属基督的,更可能是属肉体的,属自己的,甚至是属撒旦的。

二、神学阐释

这个周末接到一位读者的来信。因为信的内容有一定的代表性,且与本节课程的内容相关,请允许我将该信的基本内容先列出来,然后结合我们今天的经文一并答复这位慕道朋友和有类似疑虑的读者。

任先生,你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我现在还不是基督徒,一个主要的障碍就是没法接受耶稣。接受神是相对容易的,不管是个人经验、哲学思考还是科学印证都可以把我导向神,我想主要原因是神造了人,人的心灵本质上具有归向神的基础,因为亏欠而渴望呼求神,又从现实世界可以印证到神的作为和《创世记》的记载。相比而言,耶稣是历史事件,遥远的我只能根据某些记载知道他的生平片段,如何可能相信他的宣告并把他作为信仰的核心挡在神的面前?耶稣当时就引起很大争议,同样根据圣经的拉比们到现在也没有接受他,如果真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有那么多明白无误的旧约的、历史的、逻辑的证明,何以会这样?难道接受基督教的人都得先成为考据学家?我相信神和神迹都是无须也无法证明的,所以耶稣宣告的时候也是自证的方式,这种方式如果没有神的灵在人心中同谋做工,是无法有让人信服的效果的。作为可怜的人,我自身没有真理,无法区分神和撒旦的声音,真先知和假先知,只能求神怜悯我,引导我。我也去过几次教堂,因为这个原因觉得和别人一起唱赞歌(除了赞美天父的)和以耶稣的名祈祷比较尴尬,所以现在不去了。请您谈谈对这个问题的见解,因为我相信您是不会轻率地接受耶稣作为救主的。祝平安。

对我们的信仰,我们常见两种对立的疑问。一方面,人们宣称接受新约的基督很容易,因为他代表爱,而接受旧约那位“性如烈火”的神很难,这是我常遇到的情况。另一方面,正如这位朋友所说的,他们更可能接受旧约那位超验的神,却无法接受“历史人物”耶稣就是神。我将分几个层次逐步地、简明扼要地回答上面的问题。

1、从旧约到新约的启示是连贯的,这个过程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从神说(道)到道成肉身”的过程。在旧约中,神的“临在”是以神的话语(神说)借先知的口触及以色列人的,但没有人真的见过神。然而,“神说”这一临在方式(I was with you)到了新约时代,就不再出现了,根本原因是,神说或神的“道”不再需要旧约意义上的先知的中介,因为那位“中保”自己已经“搭建帐篷住在我们中间”,即道成肉身。理解这一真理应该仔细阅读约翰福音和希伯来书。比较具体的经文则是:“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马太福音11:13);“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8);“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14)。

2、所以即使不承认耶稣是基督的犹太拉比们,他们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旧约中神的话语临到约书亚、以赛亚等先知的那种启示方式,已经在耶稣之后不复存在。于是拉比们就成了解释先知和律法的文士,而不再是站在君王和百姓面前的神仆或传话人。同样重要的是,整本旧约并不是以拉比们的见证为基础的,而是以神的话语本身为基础的。正相反,以色列人的历史,包括他们中的知识分子和“意见领袖”在内,是不断背叛神同时又不断被神管教和拯救的历史。选民历史从人本主义的立场上看并非荣耀,这仅仅从以色列的诸王中善王和恶王的比例关系中就可见一斑。以色列人(包括他们的拉比)对神话语的历史性背叛已经预表了“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的遭遇。事实绝非这样:以色列人在旧约时代顺服神,而在新约时代弃绝耶稣。真相是:不断背弃神是以色列人以及整个人类历史的基本真相,因此,人只能被拯救而不可能自救。按人的本性,包括拉比们的本性,人就是想自己成为上帝而杀害真正的上帝。所以圣经才说:人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

3、并不是所有的“拉比”都不认基督,使徒行传以及教会历史都证明,特别是初期教会,绝大部分信徒就是犹太人,当然也包括拉比。但问题的关键是,基督教的真理并不以信徒的身份和人数来自我确证,否则的话,随后整个欧洲,最后整个北美以及亚洲都基督化了,似乎就可以得出相矛盾的结论来:几个拉比不信和更多的哲学家及异教徒归信,似乎后者更能体现基督信仰的合法性。然而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即我们的信仰不以人或以为非,或以为是为根据,因为人都是说谎的;我们的信仰建立在神的话语本身的基础之上,因为神说是,就是。人的归信并不是理性推理的结果,乃是圣灵的工作,所以才说人的得救本乎恩。所以成为基督徒根本不需要成为考据家,仅仅需要成为“圣言倾听者”——考据的力量在神的话语的力量面前是微不足道的“见证”,是为某些软弱的信心提供的。

4、耶稣是神,一方面是自证的,但旧约的神也是自证的。耶和华说:“我是自有永有的”,这句宣告就是自证的。然而这正是启示真理和“理性真理”的区别,因为神若不自证,人就不可能证实——人的理性的缺陷使人不可能证明神,因为被造者不可能命名创造者。但另一方面,神的同在又不仅仅是自证的,在旧约中,我们今天读到“在所有的以色列人的眼中”这句经文,就是告诉我们,借着神迹和拯救,以色列人应该能见证神的同在。这个道理一以贯之到新约,新约记载了无数耶稣所行的神迹主要并不是让我们学习“神迹技术”,而主要是向所有“看见”的人证明他就是神。在这种意义上,耶稣就是基督不仅仅是自证的,使徒们都说:“我们都为这事做见证”。在这些见证者中,保罗和彼得最有说服力:保罗起初就是逼迫耶稣的“拉比”,彼得在耶稣生前否认主,若没有绝对的“看见”,那位不可一世的犹太拉比怎么可能在去大马色的路上归正并从此与整个犹太社会为敌且义无反顾?而那位在主生前尚否认主的普通渔夫,怎么可能在主死后反而要勇敢地为祂去倒钉十字架?然而问题也来了,既然耶稣是神是千真万确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争议和不信?若我们真的了解以色列的历史,若我们真的了解人性,这一点儿都不奇怪——这就是人。看出埃及记和民数记,不断回头否认神又去拜偶像的就是刚刚见证神同在的那同一伙人。起初日升月落是神迹,而今人们说:你再行个神迹我就信。人的“见证”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所以我们的信仰不是根于神迹,而是根于信心。

5、最后,我们退一万步来讨论理性的逻辑,这个理性的逻辑是自相矛盾的。爱因斯坦可以接受一个创造宇宙万物的神,这一自然神论将犹太教和希腊哲学关于创造主和“第一因”的双重信仰合二为一,但却拒绝道成肉身的神。然而问题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也创造了人和我们的心灵的绝对者,祂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祂又怎样和我们发生关系?若祂和我们没有关系,祂的全能和至善的品性就受到损害;若上帝不能与我们同在,若人类不能瞩目看基督,你又如何得知上帝存在?我们若称“天父”,而这个称呼若没有血缘关系或中保,又如何可能?事实上这个称呼是基督开创的,并只有从基督里才可能。那种相信创造主却不相信创造主也必然是救赎主的观点,那种相信道与神同在却拒绝道成肉身的“信仰”,就成为一种自相反驳的观点。他们的“上帝”其实是冷血的虚构,一方面,那个上帝弃人类如敝履——这是无神论和犹太教的共同惨状,后者在信仰中无望地空守——另一方面,既然否定道成肉身,于是肉身成道争先恐后,伪基督和假属灵以及精神病患者四处横行。

然而感谢主,基督是历史人物,也是神,祂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这“神人二性”的启示真理,为天国和世界的绝对分离提供了一个连接点或切点。借着基督天开了,借着基督我们认识神,借着基督我们被神所认识;靠基督的死而复活我们蒙赦免,获医治,求安慰,被拯救,得永生,阿们!

任不寐,2008年8月2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