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4日的一封短信

      2009年1月4日的一封短信无评论

+++兄、++兄:

主内平安!

首先请原谅我近日的庸碌,以至昨天深夜才返回家中,今晨起来急忙复信。谢谢两位对真理的热切,所诉诸的文字见证令人感佩。更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虽然我们路途阻隔,但在主内已是为主争战的亲密同工。我为这一点感谢神。由于你们也必了解我们在诸多问题上的共同感动和看见,因此我仅仅就个别不同意见提出己见仅供参考:

1、总体上,我觉得+++兄的行文有些激烈。Y弟兄的情况比较复杂,他也需要更多的关爱。另外,“那一代人”的根本问题是政治热切超越了对真理的信仰,尽管我们都同意真理和政治之间有联系,但若我们能在真理上更为有根有基,我们才更可能“用爱心说真理”。

2、++兄文章的第二部分,“我們這“一代人”是誰?”,似乎可以考虑的更全面些。事实上,“我们这一代人”组成很复杂。一方面,++兄也认为,“那一代人”是“以演藝明星爲主角的聯誼性聚會”,另一方面,“我们这一代人”,不可能都出身于政治反对派。《共识》的逻辑缺陷是单方面要作这一代人的“代表”,因此对共识的批评应该同样避免这种“代表”传统。严格来说,“我们这一代人”根本没有文化共识。这是我们的真实处境。

所以,正如我们一致看见的,起草“信仰共识”没有历史必要性,而发布文化或政治共识只能进一步造成分裂和僭越。我们应该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即把我们认为的共识强加于“以演藝明星爲主角的聯誼性聚會”或其他和我们没有共同政治背景或政治关怀的主内群体。我个人的想法是,找一些有某种“共识”的同工,一起作共同感兴趣的事业。当然要指出别人对真理的偏离,同时小心自己也被诱惑。

以上浅见,仅供参考。顺祝新春蒙福,主恩同驻。

不寐上,2009年1月4日

附录:林鹿绘画作品选

编者按:从“善良的牧人”开始,怎样用外在的影像和色彩表达内在的感动,一直是基督徒美学的难题。在某种意义上,基督徒艺术家是天生的抽象派,同时,基督徒的美术作品具有更鲜明的个体性。每个人在梦中所看见的“异象”是不同的,这种不可复制的灵感,支撑着信仰的自由。基督徒的绘画作品是超越“神学评论”的,因为她是超验的,在评论之外才可能存在对话关系。每一个评论对作者本人都是一种试探,正如作者的作品对于读者和评论者一样。这是基督教美术史的内在张力,从里面繁衍着局限,也连接着自由。林鹿和我在旧金山海边一同见证“天开了”。她的绘画作品记忆并渲染着“海边篝火”那样的情绪(参考约翰福音第二十一章)。对我个人来说,或者对很多从文化之海上岸的人来说,既然“那一夜并没有打着什么”(那一夜是我们的“前生”),望见一片温暖的色彩,就如同听见了好消息。愿林鹿的作品吸引更多海上的目光,又不至于让心灵上岸之后“醉在天地之间”。——任不寐2008年11月11日

飞翔吧

天开了

彩虹之约

彼岸

水变酒

醉在天地间

爱在恩典中流动

董晓静

这种感觉很甜蜜。

充充满满的,自我被腾空,一端牵着主大能的手,一端牵着小小的人。爱,在恩典中流动,清澈透明,深情却又无声。

天空,转瞬就变蓝了。

怨与恨也灰飞烟灭了。

那柔美的更加缠绵依恋。母爱开成了五月的白蔷薇,撒满在山坡的青草地上,星星点点,那是没完没了的叮嘱,没完没了的牵挂。

我想我妈妈了,遗忘的记忆一点点复苏,也曾为互不理解而争执,把妈妈当成“敌人”一样对待,努力地回忆,现在想想和妈妈争斗的那些原因,怎么都变成了一个个小笑话。哦,妈妈!轻轻地呼唤一声,孩子气的心思又回来了。

小孩子竟然可以是这样长大的,读那些充满灵性与智慧的对白,让人哑然失笑的故事,最纯净的泉水注入我的心底,我想象我未来的宝宝,我不要忽略那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花絮,笑声和哭声,生命是多么奇妙多么伟大,我们又怎能视而不见呢?

所有所有的,都因着那双手的慈爱,凡被他触及的,苦毒消逝,坚冰融化,生命贯满芬芳。曾经在幽暗冰冷中,我四处寻找,“若堕落中有可以抓握在手中的,我早就安息于堕落了。”可是有声音说不行。我对一个网名叫“暗夜病孩子”的说,其实我们都是“暗夜病孩子”,在黑漆漆中挣扎,困惑,恐惧,哭泣。我们互相询问,谁会救我们,谁能看出我们病了。最终只能还是蒙克《呐喊》中那个抱着头在桥头惊恐尖叫的灵魂。

冥冥中,那我本不认识的却领我穿过死荫的幽谷,让我尝到了生命的甘甜,被他得着是何等的恩典?

故事并非故事,见证的却都是真实。我把书中每一个故事读给身边的姊妹听,最多的回应就是激动,“是的,是这样的”。

这时候,我会有流泪的冲动,因着每一句“是的”都是一个生命被改变的奇迹。

林鹿用整本书做一个见证,尽她所能的一切,渴望所有无助的被得着,瞎眼的重见光明,生命本是开在爱上的花朵。

她用语言用画笔去赞美,她的画有很多的弧状线条,圆的结构和意识充满画面,那是最不带棱角最内敛含蓄生命力最旺盛的一种形状,看不清起止,有互为起止。生命是个轮回,生命是个圆。她的画在率意的造型里,刚柔并济。

圆的一切优点林鹿都有。

圆有缺点吗?生命在转动中让人担心,偶有的静止,却能让人不安中更惊喜。

我爱这样的自然释放,那被圣灵触及的自由真的最美,这些画都是。

曾经的浮沉早已过去,站在平安的高台上,所有的风浪不再惧怕,我们真的“复归于婴孩”又可以游刃有余在生命的战场上。

母爱有限,主爱无限。

我们要在星空下仰望他。

2004年5月北京

The LORD bless thee, and keep thee:

The LORD make his face shine upon thee, and be gracious unto thee:

The LORD lift up his countenance upon thee, and give thee pea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