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利门书 第一课:越狱(门1a)

      腓利门书 第一课:越狱(门1a)无评论

1a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

Paul, a prisoner of Christ Jesus,

Παῦλος δέσμιος χριστοῦ Ἰησοῦ。

我们这一课只学习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可以分为两组,前两个字是讲人,后两个字是讲神。人是谁?一方面,人是保罗,Παῦλος,这是保罗的希腊名字,他的希伯来名字叫扫罗。在当时,保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意思是small or little,像一粒尘土一样微不足道和平平淡淡。另一方面,这个普普通通的人突然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身份:他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位囚徒。δέσμιος,原意是bond,被捆绑者,a prisoner,一位犯人。在保罗书信中,这个词还出现在以弗所书3:1;4:1和提摩太后书1:8;而在使徒行传中,这个词见于使徒行传16:25,27; 23:18;25:14,27;28:16,17;此外,还可以参考希伯来书13:3,以及马太福音27:15,16;马可福音15:6。“囚徒”几乎和“使徒”一样成为保罗的又一个身份,而这两个新身份都是从“基督耶稣”而得的。这就是后面两个字:χριστοῦ,基督是身份,原意是被膏者(anointed),是万王之王;或者说,“基督”更强调的是耶稣的神性。而“耶稣”则更多是从道成肉身的“人性”方面强调的,这是希伯来名字,原意是Jehovah is salvation,“耶和华是拯救”。

在语法上,前两个字是“主格”(Nominative),而后面两个字用的是“属格”(Genitive)。在修辞上,中间两个字是称谓,外边两个字是原名。人和神的关系是靠这个“属格”表现出来的,尽管希腊文中“属格”的翻译是非常复杂的,英译为of,中译为“为”;此外,还有更多不同的见解。但无论如何,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保罗的新角色是从属于基督耶稣的。保罗宣告这一点,表明他自己有一个神圣的来处,他不是存在主义孤独的浪子,也不是达尔文主义的一只动物。他有个根,有个家;他是因为这样的“靠山”在世界暂时做囚徒的。在神学上,我们至少可以这样解释: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因耶稣作基督的缘故,获得了新的生命,尘土成了有灵的活人,一个平庸的人从世界被分别出来为光为盐。然而难题在这里,特别是对于东方文化背景下的人来说,这个蒙福的新生命或新身份何以竟然成了“囚徒”;正如那“万王之王”进入世界并不是作世界的王,反而被世界的王钉在十字架上?不仅如此,我们还特别震撼地看见,这个自身难保的囚徒竟然有资格对外边的人这样祝福:“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腓利门书3)。恐怕再没有这样的冲击更能代表基督教信仰的独特性了,“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这句话颠覆了我们关于神全部的人间知识和逻辑。

一、律法之下,人是死囚

起初确实不是这样。最早那个人从尘土中被赐于生命的人,并不是在监狱里,而是在乐园中。但随着创世记第三章中人的犯罪,乐园被关闭,人被按创世记2:16-17的宣告判处死刑:“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从此人都成了神的仇敌,被神按律法宣判为“死刑,缓期70-80年执行”。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原罪与本罪),都亏欠了神的荣耀,罪的工价就是死。于是人生伏在审判之下,被定罪,生命不过是服刑的过程,人在监狱中等候死亡。

人都是罪和死亡的囚徒。耶稣这样告诉世界:“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约翰福音8:34b)。保罗在加拉太书3:22-23这样解释律法之下的人类状况:“但圣经把众人都圈在罪里,使所应许的福因信耶稣基督,归给那信的人。但这因信得救的理,还未来以先,我们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圈到那将来的真道显明出来”。看这句英语更清楚些,“the whole world is a prisoner of sin”;“Before this faith came, we were held prisoners by the law, locked up until faith should be revealed”。在福音之前,所有人都是罪的囚徒。诗人早有这样的启示:“那些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被困苦和铁链捆锁,是因他们违背神的话语,藐视至高者的旨意”(诗篇107:10-11)。

圣经没有把世界描写成无忧无虑的世界,而是把世界视为一座巨大的监狱,监狱长是魔鬼,经上说,全世界都伏在那恶者的手下。没有一个人能从死亡的刑罚中被豁免。这世界上很多被囚的人并不这样看,这只能说明,在监狱里一代一代人的被囚,使我们对死亡的结局已经因熟悉而完全接受为平常了。一个在监狱里生活很久的人,不再相信有另外一个自由世界为自己存留。就如一群曾经自由自在地在草地上生活的跳蚤,有一天一个巨大的玻璃罩从天而降,他们被罩在里面,成了囚徒。起初他们记得自己失去的自由,但千百年过去了,后来的跳蚤把玻璃罩里面的囚徒生活视为唯一正常的生活。曾经有一些宗教感很强的跳蚤从里面向外跳跃和碰撞,都因头破血流而逐渐成了无神论者和后现代主义的信徒。即使耶稣被钉十字架那天,玻璃罩被打了一道缺口,世界开了一道门,有声音宣告“出来吧,你自由了”!跳蚤最普遍的反应就是不信。福音对囚徒来说是天方夜谭。现在的跳蚤们是天生的无神论者,因为他是经验主义者,他们所鼓吹的一切自由都是他们唯一熟悉的监狱里的自由。

二、监狱中,人彼此控告

人犯罪成了罪的囚徒。这一点用来描写人类的第一个婴孩该隐的状况特别形象。神对该隐说,“罪就伏在门前”(创世记4:7)。罪如同看守,将该隐囚禁在房子里。人被囚于罪之后,首先受影响的是人际关系的裂变:人囚人也被囚于人,人与人的关系就是囚徒与囚徒的关系。人在监狱中争取解放的唯一方式就是作别人的牢头狱霸。或者说,人取代上帝在监狱里践踏别人:人对人控告、审判,定罪,执行。魔鬼就在监狱里作王,魔鬼的名字也叫“控告者”。它从起初就是杀人的。起初这一局面是亚当和夏娃开了先河,彼此控告和践踏取代了彼此相爱,然后他们的儿子该隐杀害了他们另外一个儿子亚伯。

人是罪的囚徒,罪的工价就是死,这死亡不仅表现在人的“正常死亡”方面,也表现为彼此之间的杀戮。这杀人不仅表现在彼此动刀兵,也表现为彼此相恨。是罪和死亡使人彼此为仇。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人与神为敌的结局就是人对人是狼。被神否定之后的人就成了否定的转销商,把否定别人视为转移审判焦虑和安身立命之基。我们生活的真实现状是:首先我们生活在“缓期死刑”的大监狱里无动于衷,然后,我们潜在的死亡焦虑使我们获得了双重身分:一方面我们都是别人的控告者、审判者,定罪者和执行者;另一方面,我们被控告、被审判,被定罪,被执行。我们一方面是监狱的看守,另一方面是监狱的囚徒。我们在人际关系里找不到没有彼此审判和控告的“静土”。所以先知耶利米说:“人将世上被囚的踹(原文作压)在脚下,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人,或在人的讼事上颠倒是非……”(耶利米哀歌3:34-46)

使徒行传关于保罗有一个特别精致的安排:保罗出场是为了要把别人送进监狱,使徒行传的结局则是保罗被囚禁于罗马(使徒行传8:3;9:1-2;22:4-5,28)。重生之前。扫罗和司提反的关系,就是该隐和亚伯之间关系的延续;重生之后,这种关系被逆转了,就表现为保罗和阿尼西母在狱中的彼此相爱。保罗自己这样总结说:“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罗马书6:16)。圣经没有给我们指明一条中间道路,因为中间道路根本不存在——你或者被囚于罪或被囚于人,或者被囚于义或被囚于神;后者就是基督徒的自由。自由不是你陷入无根状态,而是如同枝子和根重新接上。保罗表面上被囚,但获得的是真自由。他在监狱里面,但全部的画面则是:基督在他里面,又在监狱之外。

三、逆转:道成肉身

要理解保罗何以成为囚徒,首先要理解基督为什么进入世界,又死在十字架上。美国热播的连续剧《越狱》就是一个很形象的解释:弟弟入监的原因就是他要到监狱里拯救自己的哥哥。所以我们的问题根本不是弟弟为什么成了囚徒,而是哥哥为什么在监狱里。这世界是罪捆绑下的监狱,神的儿子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如同光照在黑暗里,但黑暗却不接受光。所以神的儿子进入我们这个大监狱至少有三个原因:第一,他只有进入监狱才能解放监狱里的囚徒,为了拯救囚徒他首先降卑成了囚徒。第二、由于世界根本不认识他,更不能接受他,世界恨这光,所以世界为他预备的地方就是监狱:从马槽到十字架。第三、神藉着世界的恨将自己的独生子献在十字架上,完成代赎,又通过复活胜过死亡和罪,将人从监狱中解放出来。

耶稣进入监狱是要为监狱打开一道门。所以耶稣“又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约翰福音1:51)。而使徒彼得也见证说:“他借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彼得前书3:19)。

事实上,当世界因罪而堕落成监狱的时候,神已经开始为人类制定了“越狱”的蓝图,在旧约中,这计划成为道成肉身的预表。以色列人的历史,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囚徒史。起初,大水围困的诺亚方舟(包括后面的帐幕、圣殿、公会)是最早的预表,然后请打开世界地图,特别是巴勒斯坦地图。神在地上开辟出来的“迦南美地”原是被亚述、巴比仑、埃及、希腊和罗马等帝国先后“监禁”、“看守”的“飞地”。然后,一方面,以色列选民在这样的监禁中为神作见证;另一方面,他们先后成为埃及和巴比伦等外邦人的罪犯,他们是埃及的奴隶,巴比伦的囚徒,希腊的殖民地,罗马的二等臣民。旧约的历史也可以在这样的语境下描述为两场“越狱”事件:摩西五经讲以色列人靠逾越节(就是基督献祭的预表,参考哥林多前书5:7)从埃及越狱成功;而先知书讲选民靠神的话语(“神的话临到……”,为道成肉身的预表)从巴比伦“越狱”成功。“诗歌智慧书”是越狱之歌,更是对弥赛亚到来的盼望。雅歌里面如此火热的爱情,乃是歌颂和向往出监之后的自由婚宴。其次,先知被囚也是基督的预表。起初我们看见以撒被捆绑献祭,然后雅各在巴旦亚兰被困,约瑟被诬告而下到法老的监狱中;接下来参孙在非利士的牢中,大卫被困于基伊拉,但以理和他的同工被囚于坑中……在这些苦难的见证中,神告诉我们,“耶和华与约瑟同在”。这一切(以马内利)最后都指向基督。

以马内利是所有囚徒最大的福音——由于神的同在,监狱就不再是牢房,而仅仅是圣灵工作的场地。同时,“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就不再是囚徒,而成了埋藏在世界腹地的种子,是打开监狱的钥匙。所以先知在旧时代一直向监狱里的人们预告那好消息。诗人这样说:“这必为后代的人记下。将来受造的民,要赞美耶和华。因为他从至高的圣所垂看。耶和华从天向地观察。要垂听被囚之人的叹息。要释放将要死的人。使人在锡安传扬耶和华的名,在耶路撒冷传扬赞美他的话。就是在万民和列国聚会事奉耶和华的时候”(诗篇102:18-22)。“求你领我出离被囚之地,我好称赞你的名。义人必环绕我,因为你是用厚恩待我”(诗篇142:7)。“耶和华释放被囚的”(诗篇146:7)。先知则清楚地预告说,那真正安慰是从血来的:“锡安哪,我因与你立约的血,将你中间被掳而囚的人,从无水的坑中释放出来。你们被囚而有指望的人,都要转回保障。我今日说明,我必加倍赐福给你们”(撒迦利亚书9:11-12)。先知作为囚徒止于施洗约翰,最后全部应验于基督。路加福音记载耶稣在会堂里第一次讲道,打开的就是以赛亚书61:1-2节:“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或作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于是把书卷起来,交还执事,就坐下。会堂里的人都定睛看他。耶稣对他们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路加福音4:20-21)。这里很清楚,耶稣告诉世界,“今天”,他来进入监狱是要打开监狱。这一幕在十字架现场达到高潮。请读马太福音27:15-16,“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我们都是巴拉巴,因耶稣代替我们成为死囚献在十字架上,所有的巴拉巴被宣告了自由。

四、在基督里的囚徒

保罗为什么在监狱里,现在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首先保罗是基督的门徒,由于他和基督的“属格”关系,他要追随基督的脚踪,走十字架的道路。他要进监狱去将福音传给一切在监狱里的灵。“被囚的”代表的不是奴役,而是来自基督的权柄——耶稣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马太福音16:19)。基督徒进入监狱带着这把开门的钥匙,要释放那里被囚的。所以基督徒对囚徒的看法和世界不同:为基督耶稣被囚不是被捆绑,而是我们的荣耀;不是我们的惩罚,而是我们的使命;不是被审判,而是审判世界,并在苦难中预备最后的自由和复活。所以保罗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7);“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马书8:18)。启示录2:10指着未来安慰我们说:“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

其次,由于基督徒和世界的关系,世界为信徒预备的地方只能是监狱或各种形式的控告和逼迫。无论怎样,你总是遇到一些抵挡。路加福音10:3说,“你们去吧。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所以教会应该有这样在狼群里的被囚心态,我的被困状况表明我和世界之间的分离,我不是世界的一部分。耶稣在上十字架前告诉门徒:“但这一切的事以先,人要下手拿住你们,逼迫你们,把你们交给会堂,并且收在监里,又为我的名拉你们到君王诸侯面前。 但这些事终必为你们的见证。所以你们当立定心意,不要预先思想怎样分诉。因为我必赐你们口才智慧,是你们一切敌人所敌不住,驳不倒的。连你们的父母,弟兄,亲族,朋友,也要把你们交官。你们也有被他们害死的。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然而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你们常存忍耐,就必保全灵魂。或作必得生命”(路加福音 21:12-18)。如果教会和世界一味和谐相处,如果再没有人控告我了,我的存在状况可能就出了问题。一位灵修者这样建议:如果世界都夸奖你,你就要反省了——你一定在什么地方否认了主,否则,魔鬼为什么要那样赞美你呢?!

最后,保罗在监狱里,乃是神的计划之一(撒迦利亚书9:11-17)。保罗在最后一封“监狱书信”里总结自己一生屡次被囚的经历时说:“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提摩太后书2:9)。神总是在人自以为胜利的地方宣告祂对世界的胜利。使徒行传最后的结局让很多人不痛快,因为他们不了解圣灵藉保罗的被囚,实际上宣告了福音对罗马为中心的世界的胜利。起初,彼得在耶路撒冷被囚,福音则传遍了整个巴勒斯坦;而最后当保罗被囚于罗马的时候,福音已经征服了欧洲的中心。神说:“我拿犹大作上弦的弓,我拿以法莲为张弓的箭。锡安哪,我要激发你的众子,攻击希腊(原文作雅完)的众子,使你如勇士的刀。耶和华必显现在他们以上。他的箭必射出像闪电。主耶和华必吹角,乘南方的旋风而行”(撒迦利亚书9:13-14)。“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使徒行传23:11)。神的话都要应验。使徒行传就是福音从耶路撒冷到罗马的传记,逻辑严谨,启示深刻。使徒行传的主题在使徒行传1:8,耶稣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在这一纲领之下,圣灵三次用“神的道兴旺起来”将这本书的中心线索启示出来(使徒行传6:7;12:24;19:20)——“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就是这样”。打开保罗五次西进的旅程路线图,我们看见这个勇敢无畏的小老头儿,这位四处被囚的,怎样在基督里如闪电一样刺入世界的中心。世界以为囚禁了他,他却在囚禁之地举起了开门的钥匙,在监狱里夜间歌唱,在仇敌中爱,在遍地宣告自由。十字架就是打开世界的钥匙,而且是唯一的。他进入了世界的心脏,为要在最黑暗、最让人绝望的地方将光明见证出来,使“希腊众子”向罪死去,向神活着。宣道的事业不是避重就轻的事业,基督徒的道路是十字架的道路。

最后,保罗在监狱中,也是神对保罗个人生命的计划。就是让我们在火的试炼中成长,成为建造天国的栋梁,成为磨练之后可以在新耶路撒冷闪光的精金。所以保罗这样领受自己的苦难:“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哥林多前书4:9)。圣灵在希伯来书中这样解释:“你们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后,所忍受大争战的各样苦难。一面被毁谤,遭患难,成了戏景,叫众人观看。一面陪伴那些受这样苦难的人。因为你们体恤了那些被捆锁的人,并且你们的家业被人抢去,也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更美长存的家业。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希伯来书10:32-35)。不过神同时给我们另外一个安慰:我们所受的试探,不会超过我们所能承受的(哥林多前书10:13)。这戏景的主题是什么呢?就是在仇恨中,在四面受敌地的处境里去见证基督的爱,去以善胜恶。在恨中爱,人就是有灵的活人,而不是服从条件反射或本能的动物。这台戏旨在告诉世界,罪人如何在基督里恢复神的形象。

具体到《腓利门书》,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见证了基督之爱,神的爱从狱中藉保罗临到阿尼西母,以及腓利门“一家”。在人类的监狱文化传统中,监狱是最没有爱的地方,每一伤害引起另外的伤害,如此循环,形成文化和历史,形成文明。但是,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在监狱里却把基督的爱、恩惠与平安见证出来。这是开天辟地的。在某种意义上,新约的全部书信都是“狱中书简”,使徒在监狱的逼迫中向全地宣告基督的福音,从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先是雅各书和加拉太书,后是罗马书和启示录。“直到地极”——这地极包括地理学上远方,也包括文明边缘地带的监狱。腓利门书是照亮罗马到歌罗西文明轴心的闪电,神使用“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要用基督的爱释放被罪捆绑的腓利门一家和阿尼西母,他们原本是罪的囚徒和奴隶;但在基督里,他们被宣告为新造的人。我们是谁呢?一直在各样监狱里的我们,一直彼此做囚徒的我们,一直就是腓利门一家和阿尼西母的我们,现在谁能论断和嘲笑“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破门而入?

任不寐,2009年3月7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