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东京:在亚洲大陆的尽头(附图)

      穿越东京:在亚洲大陆的尽头(附图)无评论

给所有关心我的亲人和朋友

我已离开中国,并于东京时间6月22日晚19时15分抵达日本东京。

从5月25日至今,每日经历奇妙恩典,一切荣耀、感谢和赞美归给主。

我两日后即可返回加拿大的家中。

今天的感慨是——日本是一个文明的国家,站在世界的东端……

余言后叙,主内平安!

任不寐

2009年6月22日夜于日本东京XX宾馆

在亚洲大陆的尽头

前几日在南京和北京,我再次感受到中国人对日本人的普遍态度。这态度由两部分内容组成:充满了复仇情绪,而他们的很多儿女在这个国家留学,他们的父母以此为荣。这是中国精神,如果中国还有精神的话。我在中国的日子里几次和同行的弟兄谈起:当一个国家的统治集团绝大部分成员的子女都栖身海外的时候,他们怎么可能对这个民族的未来负责,而你们所保卫的一切,不过在“掩护撤退”。另一方面,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切爱国的意识形态及其表演都成难免伪善。“如今,你们的国家,是由一群外国人,或者即将成为外国人的人的父母所统治”;“这里是海外华人共和国”。一种极端的寄居状态,和极为强大的历史自恋与传统约束,连同朝廷“草木皆兵”的求稳私心和得过且过,一同塑造了民族性格。

清晨起来,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再没有保安和服务员将你“非法拘留”在前台,等候他们到房间去“查房”,看你是否偷了他们家的东西。把别人象贼、甚至象敌人一样防着,并缺乏基本的羞耻感,这仍然是日本海后面那个大陆的国家精神。日本这个小国家,也没有通过“绿坝”来把自己的人民保护起来;从中国归来的人都能在旧大陆的尽头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仿佛从狮子坑刚刚出来一样。刚刚欣赏过为那个软件所做的“辩护”,东京之夜的“任意登陆”实在让人为“我国”难堪。从宾馆走出来,看见天和地终于分开了,淡淡的云和茵茵的草地告诉我,这里适合人类居住。人口密度较高以及继续鼓励多生的日本,象一块嵌入“亚洲价值观”中的有力物证,让所有以“人多”为落后和污染之理由的“理论”,沦为谎言。这些日子我也一直感慨:要多么愚昧和充满仇恨与傲慢的心灵,才能像中国人那样,把自己的邻居,把上帝的儿女,理直气壮地视为自己不幸的根源和幸福的阻碍呢?!

事实上,中国的问题很简单:人作为神的管家,已经丧失了管理的能力,特别是自我管理的能力。于是在神面前“躲藏”,一方面逃跑,一方面找借口,从亚当和夏娃的互相攻击,发展到该隐对亚伯的残酷杀戮。到这时,管理就沦落为镇压,管家则沦为看家护院。于是举国转信无神论,“本是动物”,让一切野蛮、幼稚合理化,让人成为非洲的狮子,和自以为是的坏孩子。穿着开裆裤的祖国和她的门卫们,还有村长,神是那样地怜悯着我们。因基督的缘故,我在中国只剩下家人和慕道友,没有一个敌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已经提前在那里,在十字架上,消灭了一切冤仇。所以告别亚洲的时刻,面对中国,甚至面对孩子似的敌意,神只给我规定了一种姿态,就是爱。

2009年6月23日星期二上午,于日本东京机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