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让我们重建耶和华的殿(太21:12-14)

“耶稣进了神的殿,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对他们说,经上记着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在殿里有瞎子瘸子,到耶稣跟前。他就治好了他们”。这是神的道。

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于你们!今天,我们跟随耶稣进了神的殿,进入神的教会。你们现在所站的地方是圣的,是雅各睡觉的地方,是天的门(创世记28:17)。耶路撒冷位于世界的中心,哭墙是东西方世界的分界线;救世主的救赎工作,就是从那里开始的。犹太圣殿的败坏,代表一切人类文明的穷途末路。基督的教会是神从“罪恶的世代”里洁净出来的一块地方,是在我们“心中的圣殿”败坏之后开始重建的,是通过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从无到有创造出来的。要理解基督的救恩,我们首先要了解,耶路撒冷圣殿是怎样败坏的。马可福音8:15,“耶稣嘱咐他们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和希律的酵”。人类一切圣殿的败坏,归根到底是两大原因:一是法利赛化,一是希律化。这两种势力,或者说这两种文化和思潮,也是古往今来教会最大的试探。

一、“亚那商场”,防备法利赛人的酵

所谓法利赛人的酵,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也就是最重要的,就是否认基督是神;结果是无神、不怕神并以人为神。这在教会里表现为基督不再是中心,人成了中心,人际关系成了中心。第二、拒绝基督的代赎,假冒为善。他们靠行为成义,律法、道德取代信心成为文化的中心。由于人的局限和罪性,人不可能靠自己成义,因此,自义必须通过控告别人不义来实现,于是道德一定吃人。在教会里,由于对“属灵”的追求,自义就以非常虚伪的形式表现出来了。神的教会本来是真以色列人安息之家,结果教会成了比世界还伪善、还累人的伪君子之堂。第三,就是贪财,利益成上帝。圣经上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提摩太前书6:10);“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歌罗西书3:5)。在我们的世界上,财富是上帝,上帝却不是财富,力量是上帝,上帝却不是力量。

犹大卖主是因为爱钱,而经上说,“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路加福音16:14)。圣殿成了商场,就是因为当时宗教领袖为从中渔利因而支持的缘故。所以当时的人以大祭司亚那来命名圣殿,称之为“亚那商场”(Anna’s Bazzaar)。我们现在看看“亚那商场”是如何经营的。

“亚那商场”的本质就是把真理当做项目来卖钱,事实上根本不相信有神。商业的原则是和气生财,于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取代福音真理,成为宗教领袖的生命。反过来,把全部精力放在人际关系中的传道者,不仅没有足够的精力讲道,而且还要迎合他的顾客。这样的“圣殿”根本不关心真理问题,它的真问题只是“钱”。这样的“圣殿”可能会很兴旺,只是我们分不清它与社会有什么不同。这样的“圣殿”甚至比社会更不幸,因为社会中的商业是名正言顺的,但“圣殿”里的商业文化却披着真理的外衣。

首先,“亚那商场”的核心产品是卖主;于是第一商业原则必须是垄断。一方面,亚那要代表神,坐在神的位上;另一方面,任何人进天国一定要向他缴纳买路钱——他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垄断钥匙权不是为了带领人归入天国,而是为了把别人的钱归入自己的存折。然后祭司长和文士从垄断中分封了圣殿的管理权柄,把神的殿变成了股份公司。他们可以直接把圣殿变成商业项目自己经营;或者,把具体项目的经营权批发给小商小贩,他们不仅通过颁发许可证或营业执照收取贿赂,也坐地分赃收取红利。其次,“亚那商场”的顾客主要是那些真正追求真理又软弱可欺的人。因为这些人真正追求真理,所以他们渴慕进入神的圣殿;由于他们软弱可欺,祭司长和文士就可以在他们身上榨取利益。

耶稣“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这代表两种商业敲诈行为,而受害者分别代表两类“弱势群体”。首先我们需要明白,这件事情发生在圣殿的“外邦人院”中,也可能波及到了“女人院”。这是圣殿外围的两个部分,是“慕道友”和教会之间的接触地带。“亚那商场”的商业关卡就设在这个地方,他们要阻挡和败坏一切被神找回来的羊和浪子。不仅如此,桌子和椅子告诉我们,这些商业活动不是临时的,他们已经长期占领了圣殿;摊位固定,势力范围清楚,游戏规则很成熟。圣殿已然是“贼窝”了。

我们先看看“兑换银钱”是怎么回事。按律法之定规,犹太人满二十岁便须缴付半舍客勒的圣殿税,所需用的银币必须符合规定的制币标准(出埃及记30:11;16:11-16;民数记3:47),因此需要圣殿检查官的验证和认可。不仅如此,包括献祭的牲畜,也需要圣殿检查官的验证和认可(利未记21:21;申命记15:21),以免“有什么残疾,就如瘸腿的,瞎眼的,无论有什么恶残疾,都不可献给耶和华你的神”。神的意思本是好的——这些圣礼更是指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献祭说的——但却给圣殿管理者带来了敲诈钱财的机会。一方面,他们向远道而来的朝圣者收取兑换银钱的手续费;另一方面,他们通过礼牲专买来榨取超额利润。我们可以想象,这些朝圣者餐风露宿地赶到这里,为完成夙愿,只能接受他们的盘剥。亚那商场这里对付的弱者就是远处的人,是外地人,甚至是外邦人。百般刁难从离主很远的地方才回家的浪子,也成了某些教会的传统。那些地方形成了一种帮派,一个大儿子联盟,合伙排挤、敲诈从远处来的“外人”。他们垄断了“验证和认可”权,自诩在真理上很挑剔,为的是要“外人”向拦路者臣服;他们索要的礼物是“入伙态度”,包括认罪态度和认人的态度,就是对他们商业规则的无条件屈从。

卖鸽子之举更为卑劣。首先我们要清楚,以鸽子为献祭的必是穷人,因为她们没有力量献祭羔羊。根据律法,这些穷人主要包括三类人。第一是刚生育的妇女(利未记12:7-8);第二是长大麻疯病的人(利未记14:2-3;21-22);第三类是患有各种性病的人(利未记15:2-33)。这些人当然也是罪人,但他们来到神的面前,正证明他们是向神悔改的新人。女人、穷人、病人是正人君子眼里的贱人,他们被社会遗弃和边缘化,他们得的是“脏病”;为了显示自己干净,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但是基督说祂来,就是要寻找这些罪人。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之上,我们来看看宗教领袖的败坏。首先,由于鸽子专卖,他们在这些可怜人的身上先榨取了一层经济利润。然后,他们还要在这些人近前来的时候,在大庭广众之下,榨取道德利益;一方面,他们觉得自己和这些贱人交往已经是恩典了,他们要在贱人身上得荣耀,过足给别人当救世主、饶恕别人的瘾;另一方面,就是通过自己和这些脏人的现场对照,来炫耀自己在他们身上的优越感。这种道德欺诈和伦理欺压也影响到今日的教会,一些信徒和世界一样,乐于欣赏别人的忏悔,这种“你还没有公开忏悔呢”、“但你的生命到底怎么样”之类的心态,展示了教会里那些高高在上、假冒为善的灵魂。在这里,他们再一次坐在神的位上。由于都自以为神,由于没有神的道为最高的规制,就会发生没完没了的“诸神之战”,纷争根本不是为了真理,仅仅是为了利益和荣誉。纷争已经开启了教会衰败之路。

亚那商场不是神的殿,所以耶稣来了,推倒他们一切的桌椅板凳。神的教会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所以祭司长和文士大为生气;所以这世界的孩子们欢呼起来——让我们今天像孩子们一起欢呼: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阿门!

二、“希律圣殿”,防备希律的酵

耶路撒冷圣殿之所以败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这个圣殿正在兴建中,而希律王正是圣殿建设的投资者和主持者。希律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让教会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使神的儿女重作巴比伦之囚;是为免除犯罪引起的恐惧,以便更肆无忌惮地犯罪。今天,希律圣殿只剩下一片哭墙了。犹太人说,但希律圣殿倒下的时候,有六位天使站在墙下恸哭。愿犹太人和所有的基督徒都明白,天使是在为我们的罪哭——今天,主动巴结希律、恶其所恶、好奇所好的教会领袖,应该重新回到神的话语中来。

所谓希律的酵,乃是指,一方面,世界的势力(政治的、经济的、学术的、荣誉或利益、人多势众等等)对教会的影响和控制;另一方面,教会千方百计依靠、讨好、迎合世界上的权势或有名望的人。希律的酵具体表现方式是:教会试图和各种希律联合起来建设圣殿,表面上是为了获取赞助,或通过对话或向世界传福音;实际上不过是因为贪财、虚荣和胆怯,结果不是教会影响了社会,而是教会成为社会的一部分,一个部门,一个学院,一个具有宗教特色的公司或家族企业。在神学上,其表现就是耶路撒冷和雅典的联合,一些中译侍奉将福音扁平为“建造自由社会或和谐社会之精神基础”;在亚洲,其已经表现为基督教和异教的“对话”;在北美及很多地方,就是教会向掌权者移情;各种权势和名望主导或参与了教会的复兴,一些教会也乐此不疲。基督教并不排斥该撒家里的人,但是,并非所有该撒的人都真的为信仰,他们不过是为了利用教会服务于政治目的,或者虚荣,或者也信,只是战兢。圣经启示基督徒唯一的道路是“离开”世界,然后在基督里重生后面对世界宣告福音——福音只是宣告,并不讨好。保罗说他向什么人就作什么人,但从不以弯曲福音为代价。所以他不是马其顿那里的座上宾,反四处挨打,到处被囚。但目前的潮流是,让我们回到埃及去,金字塔下,“传福音”的同时,“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民数记11:5)。为那一碗红豆汤,我们失去了很多“长兄”。教会和世界之间的张力没有了(创世记1:4;约翰福音7:7;15:18-19;约翰一书3:13),末世光景是,教会与社会一片“和谐”,前所未有。人说,和谐了,和谐了。神说,其实没有和谐(耶利米书6:14,8:11;以西结书13:10;13:16)。

希律的殿是一定要被拆毁的。约翰福音2:13-22告诉我们,耶稣不仅用鞭子赶出了一切作买卖的人,而且预言了圣殿的倒塌。我们知道,第一圣殿(所罗门圣殿)约建于公元前965年,公元前586年毁于尼布甲尼撒二世率领的巴比伦军队的入侵,以色列人被掳于巴比伦。约公元前515年,流亡的以色列人在波斯王支持下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第二圣殿),大希律王在此基础上扩建,并在公元70年毁于罗马。公元691年,西墙被纳为伊斯兰教的奥玛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的围墙,圣殿原址现已是伊斯兰教奥玛清真寺。神拆毁圣殿,是要以基督身体为殿,为我们建造永不败坏的圣殿。

第二次圣殿重建的时候,包括希律扩建的圣殿,我们要注意,献殿的时候,神迹不见了。最早旷野建会幕的时候——会幕是圣殿的原型——“当时,云彩遮盖会幕,耶和华的荣光就充满了帐幕”(出埃及记40:34)。第一圣殿献殿的时候,经上记着说:“祭司从圣所出来的时候,有云充满耶和华的殿。甚至祭司不能站立供职,因为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列王记上8:10-11)。但是,第二圣殿重建和扩建,什么神迹都没有。原因有两个,圣殿重建有波斯王古列、亚达薛西、大利乌和希律的染指;另一方面,神也使用他们的工作,但仅仅是为了“耶稣进殿”去洁净圣殿,更为了拆毁他们,要在基督里面建造永远的圣殿。因为基督本是神的像,神要用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我们(哥林多后书4:4)。

如果教会里神迹已经停止了,我们要反省,是不是希律的手已经插进来了。经上记着说:“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建造殿宇,就去见所罗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神,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神。但所罗巴伯,耶书亚,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我们建造神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古列所吩咐的”(以斯拉记4:1-3)。彼得对撒玛利亚城的西门说:我们不要你的银子,“因你想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因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使徒行传8:20-21)。保罗更指着趋炎附势的人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加拉太书2:6)。教会要建造在基督里面,要真的相信神的供应。要远离希律的使者,退还西门的钱,不要把名望看的过于当看的。

希律圣殿不是神的殿,所以耶稣来了,要拆毁一切希律的石头,三日后重新建造圣殿。所以希律和彼拉多大为生气;所以这世界的孩子们欢呼起来——让我们今天像孩子们一起欢呼: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阿门!

三、新约:神怎样在基督里重建圣殿

现在我们来读14节经文:“在殿里有瞎子瘸子,到耶稣跟前。他就治好了他们”。这句经文完成了一个伟大的逆转,告诉我们,神要拆毁犹太圣殿,要在基督里重建圣殿,而且这圣殿要建造在信徒里面。瞎子瘸子代表罪人,他们本是到殿里寻求洁净和医治的;但是,现在医治他们得是耶稣本人,因为耶稣要以自己的身体为殿,并且要把这些罪人更新了,把他们建造成天国的样式。

1、基督以祂的身体为殿

约翰福音2:18-22节。“因此犹太人问他说,你既作这些事,还显什么神迹给我们看呢?耶稣回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所以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今天,你找到了教会。或者说,神知道你们在寻找,就把你找来。你们为什么聚集在这里,你们到这里要寻找什么?只有一个答案是真理,你们来不是见任何人,你们来要见基督(约翰福音12:20-21)。

这告诉我们什么呢?首先,教会不是一座building,教会是基督所在的教会。因此,不论是罗马式,还是哥特式,无论是巴洛克式,还是后现代式,雄伟壮观的教会未必是基督的教会,只有传讲基督的教会才是神的教会。其次,教会不是社会,不是亚那的商场和希律的政协,不是信息发布中心和婚姻介绍所,不是人际关系的绞肉机和个人魅力的演练场。最后,教会一定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地方,绝不是以人为中心的地方。因此,任何人不得占据神的位置,更准确地说,必须以神的道,神的话语,而不是任何人的话,思想体系为崇拜中心。所以,我们判断一个教会是不是神的教会,有一个简单的标准,就是要看那里是否有神的道,并完全以道为中心。神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一方面,这是“我的殿”。这是神的殿,不是任何人的殿。这里的中心是神的道,神的话语,神的身体,而不是人。另一方面,这里是“祷告的殿”。这意味着,这里是你和神相遇的地方。这里不讲人际关系的污泥浊水,这里只讲人和神的关系。

因此,只有基督和祂的话语才是你要寻找的家乡。在我们的世界里,每一张桌子和凳子都是为金钱服务的。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已经疲惫不堪。我们的心灵充满了饥渴,我们渴望一个干干净净的地方,去安放我们的灵魂。我们曾经寄希望于远游和朋友聚会,在周末的时候,到野外或吃喝玩耍那里卸去我们一切的辛酸和劳苦。但是,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刚摆脱的麻烦卷土重来,那些沉重重新覆盖了我们。原因很简单,大自然和饮食不能给你真正的安息和力量,只有基督和祂的话语可以作你的避难所和高台。就如你上次听见神对你说:“我们可以渡到湖那边去”,你就有力量应对生活中一切的风浪。以前,我们只是作为一个生物意义上的人活着,依靠并追求食物。今天,我们作为一个完全的人活着,就是,不单单靠食物,也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换言之,我们将告别达尔文的猴子,恢复神的形象。

你的余生将在这里经历神迹。我所说的神迹不是你可以到这里变金子。这不是基督教会要给你的。你在基督教会里要看见和经历的神迹就是瞎子和瘸子得到了医治。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多少年来,我们寻找道路、真理和生命,迄今为止,我们所找到的一切目标都幻灭了。于是在基督的教会里,我们将藉着神的话语,看见真正的道路、真理和生命。由于看见了,我们的生命才开始拥有意义。没有方向的生命真的就是正在死亡的生命,就是达尔文定义的高等动物。但在基督里,我们的生命恢复了神性的本质。基督说:寻找的,就寻见。神必将这样的寻见赐给你们。多少年来,我们经历了无数捆绑和愁苦,我们只是靠习惯来打发那样的日子,却丧失了站起来行走的能力。但在基督里,我们将获得选择的力量,就是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也由得我的新生力量,我们将跟随主起来,奔向前面的路程。没有年龄、性别和地位的限制,神与我们每个人同行。神必将这样的力量赐给我们。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我们将在这里看见真理,我们将在这里获取力量。是神的道使你看见,是神的道使你有力量。求神将这样的平安藉着祂的话语,丰丰富富地加给你们,阿门!

2、我们是永生神的殿

以弗所书2:19-22,“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哥林多前书6:19,“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哥林多后书6:16:“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今天,你进入教会,不仅进入基督里面,基督也要进入你的里面;你不仅进入了神的圣殿,你自己也要被神建造成圣殿的一部分。这是更为奇妙的转变。

首先一定要明白,前面我们所批评的那个败坏的圣殿,并非和我们没有关系。正相反,我们自己恰恰就是那个败坏的圣殿;同时,我们心中以往一切的“圣殿”(各种理想)都现出虚妄来了,都显出商业本质。犹太圣殿代表了每一个人的光景——我确切地知道,法利赛人,希律,不同程度地活在我自己里面;耶路撒冷的圣殿不是别的,就是我自己,我并不比世界和某些教会更干净,我是这世界的一份子。事实上,正是因为我自己败坏了,圣殿才败坏了。起初我们都是按神的形象造的,都是神的殿;由于犯罪,我们像耶路撒冷的圣殿一样败坏了。所以我们在这里看见基督教真理两个奇特的方面。

一方面,基督不允许我们做控告者,要我们读圣经的时候免于“你们之诱惑”——就是以为圣经所批判的罪都是指向别人的,因此“我”可以拿来像神一样论断善恶。所以有人越读圣经越骄傲,越进入杂文状态,越是要在别人身上替天行道;有人专以批判教会里面的软弱、不幸为乐事,这一切都是不合真理的。别人的不义不能在神面成就你的义。因此经上有一句话:你就是那人(撒母耳记下12:7)。所以基督让我们先看见自己不过就是败坏的圣殿,然后像瞎子、瘸子一样来到祂跟前的被洁净,得医治。有人常去教会却不能得医治,没有感动只有不断的摇头失望,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中了“你们之诱惑”。另一方面,基督不允许我们清高遁世。从庄子、屈原,到陶渊明和无数山林寺庙与道观,为中国心灵开辟了一条“出淤泥而不染”的成圣之路。今天,基督告诉我们,这条路是变相踩踏别人的自欺欺人之路。不是的,真正的世外桃园要从我们自己里面开始建造。就是求耶稣洁净我们。基督教把一切抱怨根除了,你不要抱怨社会的黑暗,因为你自己就是黑暗大厦里的一块砖;即使没有主动添砖加瓦,我也容忍了罪恶的肆无忌惮;你若抱怨别人的黑暗,不如点燃自己的蜡烛,让自己成为光明。这就是基督教最积极的真理,这真理就是爱。

神知道我们的罪。正是为这个缘故,耶稣来了,且死在十字架上。如果你信基督,你一切的过犯,都被基督拿去钉在十字架上了。正如保罗说的:“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以前我们总是无家可归,不仅仅是因为世界的黑暗,而是因为我们里面的黑暗。我们自己不能给自己一个安息的家。这家必须在基督里重建根基。我们要从被拒绝的外人,或者在外边指手画脚的外人,变成与圣徒同国的人。我们要从客旅,变成神家里的人。事实上,我们在世界上一直的身份就是“外人”,因为我们是罪人,罪的工价就是死。死让我们一生不过是作客旅的。对于这个地球来说,我们是外人,是客旅。随着年龄的衰老,我们像树上的苹果一样无声地落入泥土中,又像那匹老马,埋骨于荒野沙丘,或者像草地上的落叶,被风吹去。这世界不在意我们的消逝,对它来说,我们不过是过客。对于国家、对于我们工作的企业和单位,甚至对于家庭,我们又何尝没有外人和客旅的苍凉感喟呢?理想的家似乎援用在宇宙另外某个地方。

事实上,整本圣经不仅围绕着一场婚宴展开的,也围绕着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的建筑展开的。从创世记为亚当夏娃建造居所或乐园开始,或者从神建造亚当和夏娃开始,天上的房屋先后经历了旧约的会幕(希伯来语:משכן,Mishkan,意为“神的居所”;拉丁语:Tabernaculum,意为“帐篷”)和圣殿(ביתהמקדש,神的居所)两个阶段;然后经过两约之间的会堂(συναγωγη,聚会之所,马太福音4:23)作为过渡,最后从教会(εκκλησία,由二个字所组成:ek,意出来,kaleo,意蒙召。这二个字放在一起,意思是蒙召出来的会众。马太福音16:18)启程,进入天上的住处(约翰福音14:2),完结于天上的耶路撒冷;那是永生神的城邑,那里有千万的天使(希伯来书12:22),那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启示录22:3)。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我们今天就位于这天路历程的起点,我们要一起同行,去天上的家乡。耶稣说,你来,跟从我(马太福音9:9);起来,与我同去(雅歌2:13)。阿门!

任不寐,2009年8月28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