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讨论:教会里的纷争与争辩(图文)

这是一个非常劳碌的周末,每一周,每一天,神给我们的功课都是满满的。在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中,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由于连续几天讲道,又为教会里的一些事情周旋和奔波,现在累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心里会笼罩一层忧伤,就是面对很多难处的时候,看见自己这样的无能为力。我也想起去年的一件事情——我眼睁睁看着一个即将消失的生命的离去,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今天,这种绝望之感再度袭来,让我知道:靠我自己,我真的一事无成,一文不值了。神在这样沉重的夜晚找到我,让我把一切负担都交给祂。只有祂是无所不能的。于是我起来把今天博客里的讨论整理出来发表,然后准备去睡了。请为我祈祷,在明天早上,有预备好的饼放在我的床前——无论如何,主都在掌权。基督爱我,叫我在一切劳苦重担中,靠主安息——任不寐2010年2月21日

又见长河落日 [2010-02-19 11:12:30 PM] 祝罪魁和日影及各位平安。主内有热切的讨论,很好的。昨天我在一次学习中说:教会有批评很正常。不正常的有两种:一是掩盖分歧,最后就是突如其来的破碎。经常小打小闹的夫妻不会离开的,相反,相敬如宾、已经无话可吵的夫妻,一出事就是大事了。二是动不动对教会纷争“友邦惊诧”的——“友邦”也是罪人,没有资格惊诧,他们可能一直比谁争的都“阴”;友邦惊诧仅仅是要在别人身上得荣耀。我见过很多这样的案例——一位姐妹批评对教会的批评,说教会最好不要互相批评。另外一位弟兄反驳,结果这位姐妹开始猛烈地批评这位弟兄。一个反对批评的的“属灵的人”就这样生活在自己反对的现象里。所以我的看见是:为真理极力争辩;同时,在主里极力合一,不要在生命上彼此论断。主同在!

罪魁 [2010-02-21 07:38:28 PM] 谢谢任弟兄!很多时候,特别是平信徒(对不起,不该加个“平”字,因为要特别讲出不是传道人的信徒所面对的),常常会觉得我们的生活是一种人格分裂。上班归上班,到教会就是把我余下的精力拿出来,最重要的是十一奉献,教会只是要我的钱,跟要我的血、汗。不是吗?教会就是要榨平信徒的汁,榨到他们干为止,干了之后就说bye bye,再找年轻的,再来榨,传道人也是给人家榨。但是,不是所有的教会都这样!至少我们知道神为自己的 道预备了“7000人”!

慕道 [2010-02-21 08:04:18 PM] 罪魁弟兄算不算”夸大教会的罪恶”啊:)

绯红的九重葛 [2010-02-21 08:27:21 PM] 嗨,楼上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慕道 [2010-02-21 08:39:09 PM] 我开个玩笑了。问题不在你说不说教会的错误和罪恶,而在你说的是不是事实。用爱心说诚实话。保罗的书信大部分都在说教会的不是。何况总不能都等外邦人来批评吧。教会不能自我批评,就连世界也不如了。

慕道 [2010-02-21 08:48:23 PM] 而且,很多表面上主张不能说教会坏话的人,不过腹诽而已,或者,他们常常以为只有他们可以批评而已。教会如果有“坏”的地方,就要正视,这才是有生命的教会。难道神的教会比某某还脆弱,只能“舆论导向”、“主旋律”、唱赞歌吗?难道一批评就倒台了,一见不同观点就要跌倒了?不是的,神的教会更强大。教会的历史就是不断在真理中争辩而得胜的历史。亚伯拉罕沦陷哈兰,就是因为他放弃了为神一次交托给他的真道争辩的责任。

慕道 [2010-02-21 08:52:28 PM] 我还见过一些教会的领袖,一方面不允许别人批评教会,另一方面,明处暗处极力攻击、论断、嫉妒、阻挡弟兄——这些人所以才反过来宣扬他们反对别人批评教会,就是阻挡别人批评他们的坏。他们不过是想不受批评的地批评别人、践踏别人,让自己的教会继续成为家族企业和不讲十字架真理的俱乐部。这才是真相。

绯红的九重葛 [2010-02-21 08:56:48 PM] 呵呵,教会不是比某某脆弱,是人们要表演属灵。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执行会有问题。我经常在想,是不是我们从小就学习听话,成年人也不倾听孩子的声音,弄到每个人没有习惯和胆量说真话。用爱心,有建设性地去说真话,需要练习。我今天还在跟一个姐妹分享,跟某些人说话,看不到本人,都戴着面具,所以不知道怎样说。

inhim [2010-02-21 08:59:07 PM] 有一位“女传道”,就是这样的例子。她反对(批评)这种批评:“不许女人传道”。这把一切都说明白了。有人不按真理领圣餐,要不要批评?若这也不许说,教会还是教会吗?牧师淫乱,也不许说这黑暗,那当年基督教怎样从天主教出来的呢?能不能说,现在不许批评教会的牧师或支持者,是不是就是因为淫乱等黑暗而害怕批评呢?若是这样,我们听谁的呢?

inhim [2010-02-21 09:04:11 PM] 有时若刻意避免所谓纷争,可能只有一条道路,对一切异端、极端、犯罪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完全不顾真理,顺服体贴肉体。这也是体贴自己的肉体,就是害怕、为的便宜谄媚人等。当然,我不是鼓励凭血气争战。如果圣经启示的很清楚,基督徒必须靠真理起来说话。

绯红的九重葛 [2010-02-21 09:12:07 PM]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避免纷争。有纷争是好事,在主里解决了纷争,纷争的双方会增进了解,增进感情。如果一味地回避,永远停留在原地,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经常小吵小闹的夫妻,感情才会好嘛!除非一方要完全控制另一方,才会禁止纷争。

火车火马 [2010-02-21 09:13:55 PM] 是啊,如果你做的很“坏”,又不让人说你“坏话”,这也太霸道了,这不是“走了该隐的道路,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并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而且我发现,越是做的很“坏”的人,越爱唱这种高调:“你说的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的怎么样”。越是爱谈这种论调的人,越是做的不怎么样的人。先发制人,抢占话语权而已。在神面前,没有一个人“做的怎么样”。这里有一个谬论:讲的不好的一定做得好,讲得好的一定做得不如讲得不好的好。这真是魔鬼的道理了,是唯一可以表示嫉妒又能精神胜利的办法。最多,讲得不好的和讲得好的一样在神面前做的不好。但是,如果没有真理(讲得不好),就更可能做的不好;因为神的话是带着能力的,神的话就是生命。没有真理也做得好的,那个“好”就是假冒为善的“好”,更为神所憎恶。

绯红的九重葛 [2010-02-21 09:18:10 PM] 而且我发现,越是做的很“坏”的人,越爱唱这种高调:“你说的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的怎么样”。///失控之后本能的自我防卫啦。其实这样的人很可怜。

lutheran [2010-02-21 09:30:26 PM] 圣经是把“纷争”和“争辩”分开的。纷争是指不顺着圣灵而行,为私欲结党而行的事(以西结书5:7、加拉太书5:20、雅各书3:14)。“争辩”有两种含义,一是负面的,特别强调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专好问难争辩言词”(提摩太前书6:4);“要使众人回想这些事,在主面前嘱咐他们,不可为言语争辩。这是没有益处的,只能败坏听见的人”(提摩太后书2:14)。这是神不喜悦的。第二种是正面的,就是“为真道争辩”(提多书1:9、提多书1:13、犹大书1:9、犹大书1:3、提摩太前书6:20、罗马书1:5、提摩太前书3:13、提摩太前书6:12、以弗所书6:13、雅各书4:7、彼得前书5:9、加拉太书2:11),这是基督徒的本分了。先生将纷争和第一种争辩归入为生命而论断,加以反对;同时,鼓励教会为真理争辩,并强调,为真理争辩的前提是你要有真理的装备,否则,就回到第一种境况中去了。

又见长河落日 [2010-02-21 09:56:52 PM] 谢谢各位的讨论。当圣经谈到(为真理)“争辩”时,使用的字是?παγων?ζομαι(犹大书1:3);而在谈到“纷争”和“为言词争辩”时,用的是?ριθε?α(加拉太书5:20)或?ρι?(提摩太前书6:4)。这两者确实不同。另外,我补充一点供各位参考:争,也要为主争。不争,也是为主不争。我们的难处往往是:不争,不过是为自己不争,争,也是为自己争,与属灵无关。所以,那些以“为自己不争”论断为真理争辩的“羊皮主义”(他们标榜“活出了神学”,其实更没有活出来),以及反过来的“网络基督徒愤青”,都是要警惕的。求神怜悯和帮助我们,藉着道,不断引导我们走义路。主日平安!

因为冬天已往 [2010-02-22 09:42:00 PM] 说说我的看法:目前教会的纷争已经超越了宗派之间的互相攻击,如加尔文主义对其他宗派的批判。现在的纷争有些复杂化,在北美,卷入了一些地域文化等因素。比如港台背景为主的教牧人员与大陆文化为背景的会众之间,这其中的文化冲突已经越来具有普遍性了。总的来说,这里面有文化上的隔阂,也有真理取向上的不同。由于中国当代的一些情况,港台神学在北美华人世界的贡献是奠基性的,但最近一些年来,情况出现了逆转。一个明显的问题是:港台神学如何面对越来越多的大陆信徒。相对而言,由于传统文化的影响,港台神学、特别是台湾背景的,更强调行为称义、人际关系、个人灵命;或者更偏向成功神学而远离十字架神学;包括因此建立和维系了家族性的教会结构。由于台湾偶像重生,造成了港台神学极力追求与世界和睦相处、与异教对话等妥协性的特征。我也发现,港台背景的神职人员其牧养的方式更幼稚园化。随着大陆移民的增多,由于这个慕道群体的学历较高,所以渐渐很难得到饱足。另外就是由于各自的经历不同,有时候的对话就有些鸡同鸭讲的感觉,很难真正触摸到问题的根本。由于意识到了这些差异和越来越明显的挑战,教会实际上开始出现了一些裂痕,而有些教会已经开始分离。由于人的罪行,这个分离和重组的过程同样充满了一些令人难堪的故事,阻拦和控告、自卫和重整,蔚然大观。而另一方面,大陆神学还处于跟风阶段,或者狂热地迷信灵恩运动,或者狂热地加尔文主义,或者比港台神学更成功神学,更贪恋世界。不过这种情况正在改变。我相信,神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一直掌权,让祂的旨意行在地上的教会之中。

因为冬天已往 [2010-02-22 09:52:07 PM] 补充一点:我在一个海外福音网站上,注意到几个主内姐妹,可能就是这里的朋友所说的“教会里的女李逵”吧,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文革后遗症。当然,我不是说文革精神没有影响到港台神学,只是那里更内敛一些,但在大陆背景的基督徒里,破马张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情形更为明显——特别是“捆绑基督反政治的基督徒爱国贼”。我发现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华人教会中则存在另外一种情形,就是个别教会甚至开始流氓化和黑社会化,这也是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当然,教牧人员堕落为食利阶层,有一定的普遍性。这些年我注意到中国大陆一些教牧人员怎样堕落成名利之徒的。贪婪、虚荣和嫉妒把各处的教牧人员搞得很丑恶。最后需要说明一点,我这里谈论的只是教会里的有趣的现象,不是要以偏概全。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