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查尔斯河上——波士顿纪行(图文)

第三次到波士顿的时候,我惊诧于波士顿的阳光和大虾了。这使我想起申命记33:14中的一句话,“得太阳所晒熟的美果”。这座曾经的“山上之城”这几天在阳光里燃烧,如旷野中的荆棘。对我来说,这是特别蒙福的传道之旅。我们是8月27日下午驱车抵达波士顿的,四天的时间,布道会和讨论会基本在查尔斯河畔举行。这是“大学城”所在地,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以及波士顿大学都聚集在这里。27日晚上是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两个学生团契联合召聚的布道会,地点在MIT校园里的一间礼堂举行。我在那里宣讲的圣经信息是创世纪3:1-7,主题是“人的堕落”。这篇讲章我将于本周末在蒙特利尔“合一小组”,以及十月份在多伦多一间教会的福音布道会上再次宣讲。28日上午,这次系列活动的主要同工前往附近的一个海滩休息,在那里我们“内圣外王”地成了上帝的孩子。28日晚上是与这里的留学生、访问学者的一次座谈会或家庭聚会,我在那里分享的信息是约翰福音8:1-11;然后有一场具有“哈佛特色”的热烈讨论,我相信我们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会怀念那个难忘的夜晚,更求主加倍纪念为这两次聚会不辞劳苦、在那“大城”一直辛勤耕耘的一对夫妻;我自己最多不过是上山摘桃子的仆人。29日是星期天,主日崇拜之后在河边有一场BBQ的聚会,下午自由讨论的时候,我不期而遇戴德礼博士,他的作品《迟延的盼望》曾经给了我一些帮助。“我们就共同感兴趣的教会建构问题和宗派问题坦率地交换了意见”。29日晚上是刚刚组建的“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以及“汉语神学与《灾变论》研讨会”的开幕式。我相信,神赐给祂儿女的一切,一定是最好的。

30日一整天,是这个神学讨论会的主要议程。30日的研讨会上首先发言的是《时代周刊》的David Aikman教授。关于David Aikman,“维基百科”是这样写的:David Aikman (born 1944, Surrey, England), is a best-selling author, journalist, and foreign policy consultant.Aikman graduated from Oxford University’s Worcester College in 1965 and gained a Ph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in Russian and Chinese history in 1979.He worked as a journalist for Time Magazine from 1971 to 1994[1], during which he reported on nearly all the major historical events of the time. He has interviewed several major world figures, including the likes of Mother Teresa, Manuel Noriega, Aleksandr Solzhenitsyn, Pham Van Dong, Boris Yeltsin and Billy Graham。Aikman is a frequent lecturer at Harvard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the Nations, and various other colleges. He now teaches at Patrick Henry College. 他的论题是The end of Christian America。我在他之后发言,题目相关:《教会在中国的兴起》,目前“维基百科”上还没有我的词条,可能是因为上帝知道我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我的论文的纲要附在后面;在时间充分的时候,我会将这篇论文整理出来发表。接下来发言的是多伦多证主协会的严行姐妹,她分享的主题是“《灾变论》与汉语思想的转型”。下午第一个发言的是Gary Russel,他是一位勇敢的宣教士,在中国和北韩都有非常生动的见证。他的讲题是“Rising above the western Tide”。接下来发言的是Kenneth Arndt教授,他的主题是“Christian Citizenship”。然后的讲题是,“A theology of House Churches”,讲员就是戴德礼牧师(Wright Doyle),最后发言的是CCTA(“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的会长Mark Shan博士。

我在告别致辞中展望了2011年重聚的异像,然后于30日傍晚驱车从波士顿返回蒙特利尔。炙热阳光已经隐去,这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申命记33:14也说,要得“月亮所养成的宝物”。一路细数神的恩典,让我有更充足的信心面对蒙特利尔所为我预备的一切功课。神已经量好了我的地界,我除了完全依靠祂誓死忠心以外,我别无选择。所有的祝福之后常常预备一场更艰苦的功课,但这更艰苦的功课后面,神将为我们预备更美好的祝福。基督徒不要指望一种一劳永逸的生活,我们的争战是没完没了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已经蒙受了那一劳永逸的应许,这是基督在十字架上赐给我们的。前面有诸多的不寐之夜,将临到我,和我的同工,我的弟兄姐妹。这次在波士顿另外一处让我震撼的是,这片美国式自由的发祥地,也正是911惨案中恐怖主义的飞机启程或中转的地方。每一位基督徒都可能是波士顿。我们曾经是山上之城,当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背后的精神力量高过上帝之城的时候,当“保罗”屈服于“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的时候,当亚当接过夏娃的果子的时候,这座城市就不在上帝的保护之下了。以赛亚书31:5说,“雀鸟怎样搧翅覆雏,万军之耶和华也要照样保护耶路撒冷;他必保护拯救,要越门保守”。以赛亚书37:35也说,“因我为自己的缘故,又为我仆人大卫的缘故,必保护拯救这城”。当我们被魔鬼击溃,当我们被世界破碎,没有别的原因,乃是因为我们不再住在神的翅膀下面了。神让我们儆醒,让我们永远住在祂的话语之中。当车在深夜进入市区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次在研讨会上遇见的柴玲姐妹,想起神对以利亚说的那句话:“你当走的路甚远”。(任不寐,2010年8月3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