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基督教改革493年祭(附录:黑白摄影)

上周一些路德教会举办了“基督教改革”的纪念庆典。1517年10月30日 ,马丁•路德起草了“95条论纲”,名为《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第二天贴在维登堡教堂正门上,一个多月,这篇论文传遍了整个欧洲。对于“现存秩序的敌人”路德来说,教会的根基是“祂与我之间的关系”;当教皇、路德、加尔文等站在“祂”和“我”之间的时候,基督教就遭遇了真正的敌人。在基督里、面对敌基督,这是教会作为见证者真正的属天身份。这是教会存在的意义。“改革”并不是从路德开始的;耶稣和祂的门徒都是宗教改革家。为了面对这个日子,我编发了路德那篇著名的演讲。此外,感谢《生命季刊》的惠稿,这里一同编发该刊的一篇见证文章;对我来说,这篇见证及其内容,多少反应了今天教会的方方面面。最后是一组摄影作品,我们从这些影像中不仅看见上帝对人的眷顾,也能看见,没有一个人是上帝,只有上帝是上帝。愿上帝与我们同在。(任不寐,2010年11月8日)

这就是我的立场

最尊贵的皇帝陛下,各位显赫的亲王殿下和仁慈的国会议员们:

遵照你们的命令,我今天谦卑地来到你们面前。看在仁慈上帝的份上,我恳求皇帝陛下和各位显赫的亲王殿下,聆听我为千真万确的正义事业进行辩护。请宽恕我,要是我由於无知而缺乏宫廷礼仪;因为我从未受过皇帝宫廷的教养,而是在与世隔绝的学府回廊长大的。

昨天,皇帝陛下向我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是否就是人们谈到的那些着作的作者;第二个问题是:我是想撤回还是捍卫我所讲的教旨。关於第一个问题,我已经作了回答,我现在仍坚持这一回答。

关於第二个问题,我已经撰写了一些主题截然不同的文章。在有些着作中,我既是以纯洁而明晰的精神,又是以基督徒的精神论述了宗教信仰和《圣经》,对此,甚至连我的对手也丝毫找不出可指责的内容。他们承认这些文章是有益的,值得虔诚的人们一读。教皇的诏书虽然措词严厉,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因此,如若我现在撤回这些文章,那我是做些什麽呢?

不幸的人啊!难道众人之中,唯独我必须放弃敌友一致赞同的这些真理,并反对普天下自豪地予以认可的教义吗?其次,我曾写过某些反对教皇制度的文章。在这些着述中,我抨击了诸如以谬误的教义、不正当的生活和丑恶可耻的榜样,致使基督徒蒙受苦难,并使人们的肉体和灵魂遭到摧残的制度。这一点不是已经由所有敬畏上帝的人流露出的忧伤得到证实了吗?难道这还未表明,教皇的各项法律和教义是在纠缠、折磨和煎熬虔诚的宗教徒的良知吗?难道这还未表明,神圣罗马帝国臭名昭着的和无止境的敲诈勒索是在吞噬基督徒们的财富,特别是在吞噬这一杰出民族的财富吗?

如若我收回我所写的有关那个主题的文章,那麽,除了是在加强这种暴政,并为那些罪恶昭着的不恭敬言行敞开大门外,我是在做些什麽呢?那些蛮横的人在怒火满腔地粉碎一切反抗之後,会比过去更为傲慢、粗暴和猖獗!这样,由於我收回了这些文章,必然会使现在沉重地压在基督徒身上的枷锁变得更难以忍受□□可以说使教皇制度从而成为合法,而且,由於我撤回这些文章,这一制度将得到至尊皇帝陛下以及帝国政府的确认。天哪!这样我就象一个邪恶的斗蓬,竟然被用来掩盖各种邪恶和暴政。

第叁点,也是最後一点,我曾写过一些反对某些个人的书籍,因为这些人通过破坏宗教信仰来为罗马帝国的暴政进行辩护。我坦率地承认,我使用了过於激烈的措辞,这也许与传教士职业不相一致。我并不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圣徒,但我也不能收回这些文章。因为,如果我这样做了,就定然是对我的对手们不敬上帝的言行表示认可,而从此以後,他们必然会乘机以更残酷的行为欺压上帝的子民。

然而,我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我不是上帝,因此,我要以那稣基督为榜样为自己辩护。耶稣说:“如若我说了什麽有罪的话,请拿出证据来指正我。”我是一个卑微、无足轻重易犯错误的人,除了要求人们提出所有可能反对我教义的证据来,我还能要求什麽呢?因此,至尊的皇帝陛下,各位显赫的亲王,听我说话的一切高低贵贱的人士,我请求你们看在仁慈上帝的份上,用先知和使徒的话来证明我错了。只要你们能使我折服,我就会立刻承认我所有的错误,首先亲手将我写的文章付之一炬。

我刚才说的话清楚地表明,对於我处境的危险,我已认真地权衡轻重、深思熟虑;但是我根本没有被这些危险吓倒,相反,我极为高兴地看到今天基督的福音仍一如既往,引起了动荡和纷争。这是上帝福音的特徵,是命定如此。耶稣基督说过:“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上帝的意图神妙而可敬可畏。我们应当谨慎,以免因制止争论而触犯上帝的圣诫,招致无法解脱的危险、当前的灾难以至永无止境的凄凉悲惨。我们务必谨慎,使上天保佑我们高贵的少主查理皇帝不仅开始治国,且国祚绵长。我们对他的希望仅次於上帝,我不妨引用神喻中的例子。我不妨谈到古埃及的法老、巴比伦诸王和以色列诸王。他们貌似精明,想建立自己的权势,却最终导致了灭亡。“上帝在他们不知不觉中移山倒海。”

我之所以这样讲,并不表示诸位高贵的亲王需要听取我肤浅的判断,而是出於我对德国的责任感,因为国家有权期望自己的儿女履行公民的责任。因此,我来到陛下和各位殿下尊前,谦卑地恳求你们阻止我的敌人因仇恨而将我不该受的愤怒之情倾泻於我。既然至尊的皇帝陛下、诸位亲王殿下要求我简单明白,直截了当地回答,我遵命作答如下:我不能屈从於教皇和元老院而放弃我的信仰,理由是他们错误百出,自相矛盾,犹如昭昭天日般明显。如果找不出《圣经》中的道理或无可辩驳的理由使我折服,如果不能用我刚□引述的圣经文句令我满意信服,如果无法用《圣经》改变我的判断,那麽,我不能够,也不愿意收回我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因为基督徒是不能说违心之言的。这就是我的立场,我没有别的话可说了。愿上帝保佑我。阿门。(路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