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新人类的诞生(加6:11-18)

      主日证道:新人类的诞生(加6:11-18)无评论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我们一起来读加拉太书6:11-18,“11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12 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14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15 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16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神的以色列民。17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18 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感谢神的话语,这个冬天在今天结束了,我们也将在基督里迎来一个新的春天,生命的早春。我们现在到加拉太书最后一段经文,到了保罗与加拉太教会说再见的时候了。我常常想,保罗书信或圣经任何一卷书结尾时候作者的心情。在即将分别的时候,作者常会把最重要的话语交代给受众,他将在这里对全书做一个言简意赅的总结。这段经文关涉了所有基督徒甚至外邦人都关心的一个重要的话题:什么是基督徒,怎样做基督徒。在同样一场灾难面前,在同样一场胜利面前,在婚礼中,在葬礼中,在家庭,在公司,基督徒和外邦人到底有什么不同。即使加拉太教会的人也会问:你“白胡”了整整一个冬天,到底要我们怎么做呢?保罗在这里回答:你们要成为新造的人。人类就此可划分为两类,旧人类与新人类。但这还不够具体,什么样的人才是新人类呢?这新人至少有四个新生的样式,或者基督徒有四项基本原则。我们将这段信息划分为四个部分。首先,11节告诉我们,所谓基督徒就是唯独圣经的人。其次,12-14,所谓基督徒就是唯独基督的人,第三、15-17,所谓基督徒就是唯独信心的人。最后,18节,所谓基督徒就是唯独恩典的人。很多弟兄姐妹知道,这四个原则正是基督教在改革时代高扬的旗帜,求神帮助我们,让这样的基本真理成为我们春天里的云柱与火柱,带领我们做新造的人。阿门!

一、唯独圣经的新人(11)

“11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关于这段经文,有五花八门的解释。对我来说,圣灵藉着这句话要我们去看圣经。我想从几个方面来分享我的领受。第一、请看。所谓生命,就是有方向的运动。每一天,每件事,我们必须作出一个方向和姿态的抉择。但是我们根据什么作出选择?根据我们自己的本能和理性,还是根据人的旨意?神将祂的话语或圣经赐给我们,这就使新人有了一个“守则”,使我们可以靠着作出符合神旨意的选择。很多人感叹存在的盲目与无意义,即使基督徒也常常感到茫然。但所谓新人,与这些旧人不同,就是我们有了圣经作为生活的指南。每个主日,就是神呼喊我们,你来看(约翰福音1:4)。反过来,为什么有些“基督徒”仍然是旧人,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看圣经,不听道,他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还是世界里那一套。他仍然没有从瞎眼状态中走出来。第二、何等的大。πηλίκος:这个字应该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何等的清楚;另一方面,何等的重要和尊贵(希伯来书7:4),或者说,何等的与众不同。圣经启示是书面的启示,让人无法篡改;圣经是神给人看的,而且说的一定是人话,是人人都能看懂的话;特别是藉着圣灵的指引“你们”能够领受的话。神的启示也是清楚的启示。不是祂的字不够大,是我们的眼睛太小。这句经文针对的是“睁眼瞎说的人类”。有神吗?但圣经上清清楚楚说没有人看见神,只有父怀里的独生子把他显明出来。至于说圣经很重要,就意味着圣经以外的那些文字和作品是不重要的。这也催逼主日证道的时候,必须把圣经放在显要的位置。我们因此非常明确地反对把“何等小的字”,就是任何人的作品带到证道中来。有些人总是困惑、糊涂、软弱,原因只有一个,不看圣经,人云亦云。一些慕道的人对基督教提出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质疑,而他们质疑的那些问题根本就是不是圣经启示出来的问题。第三、“我亲手写给你们的”。真正的基督徒都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之所以重要,乃是因为它是神自己的话,是神亲自在说话,而且是神亲自与我们说话。无知的人总说,神在哪里?神正在跟你说话。这就是神对信徒的关爱(帖撒罗尼迦后书3:17、哥林多前书16:21、歌罗西书4:18)。各位,所谓新造的人,就是听话的人,就是能听见神话语的人,并因此是一个在生活中总是有信靠和方向的人。没头苍蝇的时代结束了,跟着感觉走的时代结束了,动物一样的生活结束了,我们知道了怎样生活。这是启蒙真正的含义。

二、唯独基督的新人(12-14)

1、旧人:作秀与吃人(12-13)

但是,圣经很丰富,很多人读起圣经来如坠五里雾中。但我们的主耶稣自己在路加福音24章中反复告诉我们,整本圣经都是指向基督的。唯独圣经的目的就是唯独基督,我们只有在基督里才能真正明白旧约和新约。而所谓新造的人,就是唯独基督的人。旧人的特点是:唯独我是基督;新人的特点是,唯独基督是基督。我们先看看这旧人的“损样”:“12 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这两节经文是针对律法主义者的,但是,我们要记得,律法主义活在每个人的身上,它是旧人的基本品质——“我活着就是基督”,肉身成道。这个假基督具有三方面的特点。第一、作秀,因为你不可能是基督,因此你必须表演自己像基督。这是由于堕落前的亚当和堕落后的亚当在同一个人身上冲突造成的扭曲。犯罪面临神的审判,拒绝悔改就只能做表面功夫。“希图外貌体面”。“凡……,ὅσος:as great as, as far as, how much, how many, whoever。“希图外貌体面的人”很多,很普遍。非常强烈的愿望,θέλω,祈求。希图什么呢?εὐπροσωπῆσαι ἐν σαρκί:to make a fair shew in the flesh,A fair show in the flesh. 用现在的话说,大意是,在肉身上作秀,为悦人眼目。信仰变成作秀是信仰的败坏。“肉体的表演”,“肉身的演出”,我们太熟悉这一切了。我们可以这样说,所有的异教和假教会都是一场肉身秀:剃度、打坐、洗脚等等。第二、勉强别人。表演具有勉强他人观看、模仿、喝彩并指控他人没有演好的偏好。ἀναγκάζω:to necessitate,compel,drive to,constrain。又根据时态,是没完没了地勉强,要你认为这是必不可少的。罪人要别人与自己一起表演天真无罪。这也是一种心理暗示——仿佛人多了,法不责众,或者,多数为义。表演主要是给人看的,因为神能把人看穿。“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μόνον,only,“无非是”。这个字告诉我们,律法主义是一场欺骗,就如“生命神学”或“成精神学”是一场欺骗一样。比鸦片更具有危害性。他们只是因为信心不足,所有更为害怕。“宗教是被压迫心灵的叹息”。διώκω,逼迫,而且根据时态,是经常不断的逼迫。一个常常被十字架催逼又拒绝改变的人,就一定常常去催逼别人。第三、内在恐惧和虚荣。表演和勉强别人是一种躲藏,内在动机有两个。一方面在于恐惧。最早亚当夏娃的“时装秀”(创世记3:7-9),根于他们犯了罪却不想认罪,不想上十字架。于是就把自己躲藏在表演之中,同时勉强或指控别人犯罪。表演和勉强别人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同时拒绝悔改。“怕”已经不是信仰。因为真正的信仰只怕神,并因为只怕神而无所惧怕。另一方面也说明,若传福音,必要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另一方面,乃是出于虚荣。不仅是在自己肉身上作秀,也要在别人肉身上得荣耀。“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使徒行传15:1)。这包括两项工作:通过指正别人肉身的“也不行”,来证明自己的行——这是一种否定性的荣耀之路;利用人的行炫耀自己的行,就是指着别人的肉身来自我夸耀。把别人的归正、改变看成自己的功劳。虚荣造成道德吃人,而在于“吃人自肥”和“趁机取义”。

2、新人:十字架贵族

圣灵“断喝”:ὲ μὴ γένοιτο,这大约是一句成语,可以英译为But God forbid that,表示断然的否定。这个句子是这样的:ἐμοὶ δὲ μὴ γένοιτο καυχᾶσθαι,But God forbid that I should glory——神不许我这样得荣耀。神不允许基督徒作秀和吃人。所谓新人,就是放弃自己做基督的野心和花招。人的不幸不是自己不能做主,而是自己成了主。旧人是力不从心却又想逞能的人。出路只有一个,让基督成为基督,所谓让基督成为基督,在于我们靠基督自我否认(舍己)。这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我们只有上十字架才可能成为新造的人。“14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我们从两个方面来讨论。第一,新人的注意力完全被从自我和世界中扭转过来,让我们瞩目看神,只见基督,不见一人。他人和我自己怎么样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了。我们的问题意识被改变了。我和旧社会的的锁链被斩断了,我就得了自由。这是从奴隶变成长子的革命。第一道锁链是世界,是他人。无论是进去还是归隐,我们太在乎他人了,把他人视为基督,结果成为邻居的奴隶。这个百般讨好他人不得的,就陷入恼羞成怒。世界被基督钉死了,一方面,我不需要再讨好这厮(腓立比书3:7-8);另一方面,它再没有能力试探、控告和践踏我。既然世界被钉在十字架上,它不再是我的审判者,只是在基督里怜悯的对象;而我们将在末世和主一起审判世界。基督徒不否定世界的真实性,这一点与佛教不同。但基督徒不把世界看得过于当看的,也不把世界看成是人生的目的和精神的家园。包括华人的精神偶像“祖国”,“祖国”也在世界里。有人说,向中国人传福音至少有三大文化障碍:肉身成道、迷信和爱国贼。这三者都与贪恋世界有关。值得一提的是,路德在注解这句经文的时候说:“I am crucified unto the world,,means that the world in turn condemns me”。世界反过来报复性地憎恨基督徒。“不羡慕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仇敌”。一个富翁或总书记好不容易取得那样的世界成就,传道人却说那没有什么意义,这位传道人一定让人很讨厌了。无论是诱惑还是攻击,世界不能把我怎么样了。第二道锁链是自我。大家可能想到了,钉死世界的观念会带领我们走贾宝玉和林黛玉的道路,贾府被钉死了,而且是被我钉死的,我还活着,而且更清高地活着。耶稣伸手拦阻了我们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嚣张,要把我们这个“小贾府”送去钉十字架。众人皆醉我不能独醒,质本不洁不能洁去。“基督呼召我们,乃是吩咐我们去死”。对不起,不仅世界被钉死了,老我也要被钉死,我们才可能真正得自由。那个钉死世界却没有钉死老我的人,就是中国文化悲剧的极致:孤单、绝望、狂妄,变态、自杀。一位儒学大师就是一种精神癌症。我们只有认罪和死才能得自由。不仅世界不重要,我也不重要了。世界怎么看我毫无意义。如果世界来找你算账,你告诉他们,那个人已经死了。因此哥林多前书4:3-4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事实上旧人有四种情况。其一、世界和我都活着,我与世界处于战争状态。其二、世界活着,我死了,我就失去根基,随风摇摆。其三、我活着,世界死了,先儒后禅,内圣外王,你死我活。其四,世界和我都死了,又没有基督,就是佛教与悲观主义哲学——看破了红尘,看透了自己,就只有自杀了。这是世界上的四个“民族”。基督徒是第五种族。圣经常说“不要论断人”。这个“人”不仅是他人,更是“人”本身。“人”本身就是罪人,论断人是同意反复,是假道德,假学问,假知识。另一方面,你可以论断任何人。约瑟完美吗?弄了一件新衣服,臭显什么呀?保罗完美吗?为什么在腓立比那里全是女人是听众(使徒行传16:13)?你们教会怎么姐妹多于弟兄呀?然后你就能欣赏到一幅挤眉弄眼、淫者见淫的“损样”。“口碑”文化是绞肉机。但这台绞肉机与新人无干。世界死了,老我死了,只有基督活了,而我们因信基督活着。基督并祂钉十字架,这是基督徒信仰的中心(哥林多前书1:22-25、2:1-2)。

三、唯独信心的新人(15-17)

1、新造的人(15)

现在,圣灵要把分别出来的新人带到我们的面前。“15 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首先,这个新人是“在基督里的人”。原文有一句话,“因为在基督耶稣里”(ἐν γὰρ ΧριστῷἸησοῦ)。之所以世界和我都死了,乃是因为我现在在基督里。如果我们在基督里,过去的一切都被消灭了,再不能纠缠我。所以哥林多后书5:17,“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正如你移民到了加拿大,“故国”的权利义务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罗马书6:4,“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新生首先摆脱了“无关紧要”的奴役。诸位,我们一生的烦恼,几乎都是无关紧要的。你所“猪肝色”的那些人和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而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解放了。所谓紧要,ἰσχύω,to be strong,to have power。能力、力量、全能,大丈夫。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所谓“新造的人”,καινὴ κτίσις,a new creature。新人类。所谓有生命。按照圣经的相关信息,我们看见新生的几个特点。第一、我们被造,被神所造,不是他人的建造或自我的修行。第二、是圣灵和道赐给我们新生,是神的话语重造我们的新生命(撒母耳记上10:6)。第三、基督的代死和复活赋予了我们新人的地位(以弗所书2:15)。第四、这新人的样式就是复归神的形像,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4:24)。第五、在成圣的意义上,新生命是逐渐长成的,这天路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靠真理的知识或道成长的过程。所以歌罗西书3:10说,“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

2、信心之道(16-17)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样才可能进入这样新人的状态。我们已经看见,作秀和吃人的道路是走不通的,这两条歧路都在上帝的咒诅之下。于是圣经为基督徒开辟了一条前所未有、与众不同的道路,就是“信”。“16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神的以色列民。”新人在基督的国里有新的宪法或规则,是按这个新规则我们做新人。τῷ κανόνι τούτῳ στοιχήσουσιν:walk according to this rule;“照此理而行的”。κανών,masculine noun,a rod or straight piece of rounded wood to which any thing is fastened to keep it straight,引申为“规则”。纵观加拉太书,这个“理”就是“以信为本”(加拉太书3:7-9)。这个理不再是律法主义的理,不再是作秀、不再恐惧和吃人。一个基督徒不能再按“旧社会”的“理”成为新造的人,更不能按异教的“理”成为新造的人。但是,却有着这种情况,把基督徒的成圣等同于佛教的修行和对政治正义的移情(希伯来书8:5)。遵守天国宪章之后,我们就正式成为新人。εἰρήνη ἐπ᾽ αὐτοὺς καὶἔλεος καὶἐπὶ τὸν Ἰσραὴλ τοῦ θεοῦ:peace [be] on them, and mercy, and upon the Israel of God。真以色列人,新以色列人。你们和上帝的选民以色列人一样(罗马书2:28-29)。加拉太书前文也说过,凡以信为本的,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新人新面貌,这新生活的特点是什么呢?有了真正的平安和怜悯,有了“合法的身份”。若非因信称义,没有人会有真正的平安。若非基督的恩典,没有人真正体会过被怜悯。而当我们领受了平安和怜悯,新人就能够将平安和怜悯分给他人。因此,一个成熟的基督徒不可能总是把不安和可怜分配给别人。基督徒靠着信心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就是一个免于搅扰的新时代。“17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一方面,新人有一个“生日”,做他新生活的起点。从今以后,这是我们的“起初”。λοιποῦ,hereafter, for the future, henceforth(adjective)。各位,你只有靠着信心,才可能拥有一个重新的开始。另一方面,我们因着信心,就能脱离世界的搅扰或捆绑。παρέχω——不仅是搅扰,而且是没完没了花样翻新地在我面前表演。新造的我不再受这一套影响了。μηδείς,nobody, no one, nothing,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事能再搅扰我——某个大人物对你有看法,“小的们,把那大人物钉到十字架上去吧”。但是,我们的信心不是一种心理暗示,不是一个理论假设,信心一定会变成我们的生活。我们怎样获得了这种“谢绝打扰”的能力呢?“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首先,我的里面必须被圣灵充满,被真理浇灌,我才可能活出来;其次,我靠着这样的信心,会将耶稣在我身上的印记显明出来。关于什么是“耶稣的印记”(στίγματα)。加尔文说主要是保罗遭遇的逼迫(哥林多后书11:23-25),路德同时强调这是一种脱离奴仆变为神仆的身份转变(雅歌8:6;启示录20:4)。我想加一种解释,就是我们的信心是从神来的,基督与我同在,一天天将信心加给我们,从而确保我们的新自由。

四、唯独恩典的新人(18)

最后的问题是,神为什么要这样?要把我们变成新人,并带领我们成圣,直到永远与主同在?换句话说,我们靠什么被神所爱?我们靠神的恩典。新人就是唯独恩典的人。“18 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我们可以从四个层面来认识恩典中的新人类。第一、上帝还是魔鬼。或者说,你所信仰的神是否是爱。我们所信仰的神是大有恩典的神。这使我们可以靠着对他恩典的信任,完全脱离因“失误”造成的患得患失,或者因为认罪而担心不被赦免的矫情。同时,也让我们免除靠行为成义的无用功与傲慢,做白白领受救恩的神的真正儿女。第二、愤青还是光与盐。在生活中,基督徒要从旧生活中分别出来。旧生活就是生活在抱怨、紧张和仇恨中的生活,新生活则是生活在恩典中的生活。什么是生活在恩典之中呢?你不仅相信你所信仰的上帝是大有恩典的,你还要相信祂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在你面对挑战、灾难、忧愁、纠纷、匮乏的时候,是否相信神的恩典够用,会将基督徒与外邦人区别出来。面对同样的问题,恩典中的新人会做出完全不同的反应。不相信神的恩典,就会出卖长子的名分,就是不择手段,攻击、掠夺与杀人。总担心“不够用”形成了灾民理性和中国的民族精神。哥林多后书12:9,耶稣的话:“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第三、保罗不是要我们记住任何人的恩典,也不是记住保罗的恩典,而是让我们记住耶稣基督的恩。这个世界假冒别人恩人的事业从未止息,教会也难免出现类似的流行病。保罗在写这封信的时候,面对的是同样的试探。但是感谢神,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因此免除了保罗扮演基督的试探。各位,你们不要因为感谢我或喜欢我来到教会,因为这样,你们总有一天会因为厌恶我而离开。只有基督为我们钉了十字架,只有基督为我复活了,只有基督会再来与我们同在。这也是“唯独荣耀神”的原则。第四、感恩不仅仅是一直外在的肉身表演,更是一种心灵状态。所谓“在你们心里”,μετὰ τοῦ πνεύματοςὑμῶν:with your spirit,与你们的灵同在。一个新人乃是灵魂苏醒了的人,就是起初上帝创造亚当,“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2:7)。这灵如今不再孤独,有恩典苏醒了他,又与他同在(耶利米书31:31-33)。感谢神,新人是有灵魂的人,这新的灵魂与旧人有不同,因为有基督的恩典同在。“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

任不寐,2011年3月13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