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野鸭湖的黄昏,那是谁深夜在水边哭

每一次讲道之后,或者每一段“激烈的侍奉”之后,都会有虚脱一样的疲惫。在冬天,由于天寒地冻和大雪纷飞,只能把“旷野的休整”压缩在室内。但现在已经是春天了,这使我可以在星期一纵情在广阔天地之中。平安是静静地看着神用时间的鞭子放牧一棵小土豆蹦蹦跳跳地生长。在土地种满爱情和落日的黄昏,我退到常常祈祷的湖边。读经是渡过春夏之交的唯一桥梁;像火战车上,春风得意中加倍经历忏悔的风暴和重生的洗礼。这里的图与文不完全是写实的,我只是将我灵魂里的故事记录下来,这是我的人间四月天。看见这一切,乃是为了预备五月里的见证和得胜。这是我写完这篇东西之后突然发现的。感谢神,我依然年轻,玉树临风——我听见玉树一生哀鸣,“饶了我吧”。呵呵,我爱你们,这爱因阳光淘洗而透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