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基督的教会(罗12:3-8)

      主日证道:基督的教会(罗12:3-8)无评论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们今天的证道经文是罗马书12:3-8,“3 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4 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5 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6 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7 或作执事,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专一教导。8 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感谢神的话语。各位,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哀叹:哪里有人,哪里就有人际矛盾和纷争。但我们的存在有一个无法自我解决的矛盾:这些感叹者或抱怨者,同时就是纷争和矛盾的当事人与参与者。人类是内战的“动物”,而且是无法自我解决战争的不幸者。在这个悲剧中,教会也无一幸免。人际内战与为真理极力争辩无关,我们今天要面对的是另外一种情形:打着为真理争辩的旗帜,实际上抬高自己扰乱教会。但基督有一个名字,叫和平的君王(以赛亚书9:6),祂要在我们身上成就一种真正的和平,属天的和平。基督也是得胜的君王,只有祂胜过了这个世界(约翰一书5:4-5)。这如何才能实现呢?我们今天证道的主题是:内战及其终结。我们把这段经文划分为三个部分,藉此来讨论恢复教会和平的三项原则:自知(3)、合一(4-6a)与本分(6b-8)。这也是恢复社会和平和家庭和平的三项原则。恰恰是因为在这三个基本原则上的失守或僭越,社会、家庭和教会就会陷入内乱和解体。我也请各位注意,我们教会的教导,已经开始从基要真理(特别是“因信称义”这一基本真理)转向教会的建造方面。这是第一轮循环。我们今天要分享的主题,就是“基督的教会”,主要内容就是:“你是彼得”,看神怎样使用这三次否认主的重生之人,来建造祂的教会。愿上帝在基督里的重新创造常与我们同在,阿门!

一、自知(3)

3 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1、动机: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

διὰ τῆς χάριτος,through the grace。这个“恩”主要是指上帝托付保罗传福音的工作。所以加拉太书1:15-16这样说,“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这一点很重要,就是我们当在什么样的意义上,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去讨论和强调教会里的人际事务。换句话说,求主怜悯我们,我们今天到底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来集中讨论“基督的教会”这个话题。更广泛地说,当我们起来说话,到底是不是“凭着所赐我的恩”。保罗接下来的一切劝勉,不是为了巩固一个地盘或其他世俗的利益,不是为了捍卫个人的威信,也不是出于嫉妒和报复,只是为了福音的目的——怎样减少人为的阻力,使教会称为福音的基地。同时,保罗也在告诉罗马的听众,他不是凭自己的意思在说,也不是暗示他自己没有这些缺点——他在宣讲神的旨意,神的恩典。当时罗马是一个刚刚归入福音版图的新地。刚刚归正的教会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缺陷,就是一知半解会进一步造成个人都觉得自己比别人强的特点,剽窃一点点神学概念,就想当师傅。这对“侵略成性”的罗马人来说,也许更为严重。也正因为如此,保罗这些话不是针对某个人的,不是报复某些得罪他的人,而是针对每个人的。παντὶ τῷ ὄντι ἐν ὑμῖν,every man that is among you。对你们各人说,更准确地翻译是,对此时此刻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说。动词ὄντι在这里用的是现在持续式——此时此刻就在你们中间的所有人。每个人都可能软弱,都可能出现这些问题,没有任何人例外;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历史上的问题,而是常常发生在任何世代。最后,神的仆人有些话是必须说的,所谓“为福音不顾性命”,不仅仅是指面对逼迫,也包括面对“逢人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到处说谄媚人的好话”这种习俗。说,还是不说,求神帮助!

2、原因: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

有时候,神的仆人要对会众“说不”。保罗看见罗马教会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这个问题造成了教会的内战,严重威胁到了福音目标。而“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为的是重建教会和平的基础。这里的“看”(φρονέω),原文的意思是“思想”、“追求”,就是把自己想的太高、太好、太重要了(ὑπερφρονέω,to think more highly of one’s self than is proper)。我想谈两个问题:教会内战的原因和结局。

第一、教会败坏的原因。人间的一切罪恶根源于人像神一样论断善恶。信仰扭转了我们这一切极端主义,因为在我们上面有一位神,在我们身边是我们的弟兄姐妹。这两方面,都粉碎或限制着我们飞扬跋扈、唯我独尊、自以为神、特别是自以为自己是他人之神的恶习。一方面,自以为神:“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我们总觉得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保罗说:保罗算什么呢?我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米非波设说,我在王面前不过是死狗一般。如果不把自己看得很重要,就不会轻易受伤。生活里常常有一些声明秀和告别秀,其实无非想显示自己很软弱,我实在太重要了,我要是不干了,放手了,离开了,你们就完了,至少,我必须使自己遇到的一切都成为一个众人关注的事件。各位,我们有那么重要吗?不是我们拣选神,是神拣选我们。在福音的事工中,祂是创造士兵又调兵遣将的元帅。另一方面,他人之神:总是看自己比别人强,因此别人必须顺服我。腓立比书2:3,“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这里有两个基本的真理,首先,真理问题。上帝使用有缺点的人建造教会,教会里是一群蒙恩的罪人。所以马太福音16:18这样说:“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权柄原文作门)”。这就意味着,如果教会里看人,就是忘记自己也是有局限和缺点的人,同时看别人的缺点和局限,就因为必然有刺可挑和鸡蛋里挑骨头两方面的原因而内战不止。你随时可以找到别人的缺点;你这个有缺点的人构陷别人的罪状。其次,爱心问题,教会里的其他人不仅是同样有局限的人,而且是我们的主内弟兄姐妹,总看自己比别人强,甚至以吃人的方式表现自己的优越感,就违背了彼此相爱的新命令。由于我们的旧人不死,由于真理和爱心双方面的阙如,“演上帝”或者骄傲之罪根深蒂固,更由于我们不可能靠自己成为神或成圣,因此,我们就只有通过吃人来完成这个目的。

第二、内战结局:发面者与窜堂者。上个主日证道我们谈到了狗性,教会里的旧人,或者缺乏自我认知能力的人,也必然是狗性不改的。这造成了教会里的两种害虫。首先就是教会里的发面者。哥林多前书5:6,“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加拉太书5:9;罗马书11:6)这些发面师傅或者是属灵寡妇,或者是神棍和嫉妒徒,但总是无法“割绝”。他们攻击的方法有二:看自己比牧者强;看自己比同工强。她有一种从魔鬼来的从不休息、遍地游行的体力和精力,又有从魔鬼来的没事找事、实在找不到事就通过动机分析来论断人的“恩赐”。就像孟德斯鸠说的翻来复去找茬子的怨妇,且要四处“分享”自己对别人“缺点”的真知灼见。这样的人总是会激起“反诉”,因为人都有局限,结果就是你怎样论断人,就怎样被人论断。由于这个发面者不过也是个罪人,必然每击必中。于是教会开始分门结党,内战全面爆发。所以保罗告诫说:“你们要谨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灭了”(加拉太书5:15)。其次是窜堂者。这座城市里我就遇到过这样一位,每次用特属灵的表情控告他认识的每一位教会领袖和每间教会。这个“男丑妇”最后只能纠集几个被他的“灵”“摸着”的人在家里自我崇拜,并唯太太驴首是瞻。他们不是为了寻找听道和青草地,而是因为“这里的基督徒没有我好”,或者,这里找工作、结党、找女朋友、出风头不方便。于是到处呼喊“没有完美的教会”,不断换堂,至于无处可去,世人皆罪我独醒。这丑妇有一天会站在镜子面前,看见“不完美”的真正原因。

3、医治: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怎样避免内战呢?我们说只看基督。这是从根本上在解决问题,这也是我们不顾一切倡导“简单教会”的理由。但我们毕竟是蒙恩的罪人,又以群体的方式聚集,所以完全不看人是无法做到的。于是保罗在这里给出了一个看人的方法:“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我想讲两个问题:教会里怎样看人以及,教会里怎样表达“高见”。

第一,看人问题。一方面,看人你要看他的信心,而不是总是从基督教道德主义或中国文化论断人的传统出发。你不要轻易论断别人的生命,更不要到处询问另外一个罪人,某个罪人现在生命如何。因为人的表现与“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有关。这就让我们能够心平气和地看别人。如果他的信心不大,就当怜悯他的软弱。软弱的根本问题不是道德问题,地位问题,而是信心问题。这样看人,就生出爱与怜悯。否则,就生出仇恨和厌恶。另一方面,“看得合乎中道”。对人的看法不要因为一遇到风波就天翻地覆。所谓“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没有矛盾的时候,刚刚认识的时候,把人看的天花乱坠;一遇到矛盾,时间久了,就恨如寇仇,不共戴天。这也是一种“优秀的民族传统”。我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中国人骂人恶毒到地狱,中国人夸人肉麻到天堂。上天入地,没有“中道”。所谓合乎中道,σωφρονέω,这个动词的意思是,to be in one’s right mind;to exercise self control。并不是说“中庸”,而是说“正确”。凡事“油条”,并非保罗说的中道。

第二、怎样表达你的高见。按着这样的真理,我想谈谈怎样听道和怎样给牧者和同工提意见两个问题。听道必须以传道者可能有口误、而有的时候一定与你的领受不同、有传道者个人特点为前提。如果在这类问题上无事生非、小题大做只能是“有病”或别有用心。因为只有废除讲道台才能满足这些刺猬的完美主义妄想。何况,不同更可能是你错了。当然,教会的领袖应该有怀着感恩的心听取意见的恩赐。但是,你既然意见提出来了,他听见了,你要给他反省的自己决断的时间。而且你要允许他经过思考接受和拒绝的权利。而一旦牧者选择拒绝,坚持自己的思想,你只能顺服。不要他一旦拒绝,你就没完没了甚至恼羞成怒。那些“提意见必须听”的“监督”,否则就没完没了甚至搅动天下,同样是一种病。这种霸道会拆毁家庭和教会。不应该强求牧者和同工在任何事情上、真理问题、态度表情都必须和你一致,而且你一定“言必果”。在这种情况下,若再坚持,或多说一句,就出于那恶者。那些把自己看得过于当看的,或者你确实觉得那牧者错了,没有顺服你的高见,你可以选择平静地离开。这比你斗争到底更讨神的喜悦。“任不寐不听我的建议实在太顽固”,我以为,持这种论调的人已经自己顽固成习惯了。不要搞很大动静,好像不折腾一下不足以平私愤一样。牧者或同工对会众也一样,你说过了,就交给神吧(以西结书3:16-27)。

二、合一(4-6a)

4 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5 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6 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

1、存异(4,6)

我们论断别人主要的表现方式就是:他为什么和我不一样,在思想、言辞和行为上和我不同。于是这些不同就成了战争策源地。不仅仅是在教会里,家庭内战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一样,顺服我的习惯,满足我的要求。于是战争爆发了,永无止息。罪人实在是一个非常糟糕和奇异的东西,尽管自己不过死狗一般,却决不放弃别人和自己保持一致的狂想。但今天保罗要我们所有的弟兄姐妹、让所有的丈夫和妻子返回一个基本的常识,就是每个人都不同,是基督身体里面不同的部分(μέλος,a member)。这首先意味着,脚不可能是手;而以脚为什么不是手为由的所有控告和攻击,都是愚蠢无良。所以我们要知道,家庭里一些不同,教会里的一些差异,是很正常的,甚至是神所命的。我们必须把彼此不同当做我们进入教会和组建家庭能够接受的前提。而要消灭一切不同的努力,最后只能造成解体和失败。我们不仅要承认这个现实,而且要接受这个现实,尊重这个现实,为这些差异感谢神。文理之别一直祝福我的家庭。那些一来到教会总是挑别人毛病的人,就是这样一个理由:她穿的衣服不是我喜欢的。你喜欢不喜欢很重要吗?这些差异也包括同样的经文要允许个别领受的不同。只要不违背基本真理,不同的传道人、甚至同一位传道人在不同的时候,都有可能有与你不同的领受。这很正常,不要动不动就扣上异端的帽子,又公告天下。

2、求同(5)

当然,差异要有一个界限,这是一个身子(ἐν ἑνὶ σώματι,in one body),这是我们的“同”。基本信仰是一致的。“5 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换句话说,我们的差异不要大到基本信仰都不同的地步。我们毕竟属于一个身子。家庭也是如此,圣经因此教导儿女最好要寻找主内的人结婚,也是这个道理。这是我们对宽容主义的界限,我们不要宽容到滥情的地步,以至于可以与异教、异端同处一室来各自敬拜神。我们必须求同。这“同”有三个特点。第一是在基督里(ἐν Χριστῷ,in Christ),这就是说“一主”。如不是认信基督,就无同可言。基督是我们的头(以弗所书1:22-23,约翰福音15:1-7),基督以祂的身体为我们的殿堂(约翰福音2:21)。第二是“成为一身”。这是血肉相连的群体。一方面,再没有身体这样配合得高效、自如;教会不能缺少任何一个肢体。哥林多前书12:12-25非常充分地讨论了肢体搭配的问题。一个成熟的教会,就是藉着搭配有效率的教会;而一个下流的教会,就是藉着彼此挑刺互相败坏的教会。另一方面,再没有手足之情这样的彼此相爱。与此相关,每个肢体都很重要,不可或缺。这需要我们彼此相爱。且经上也说,“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哥林多前书12:26)。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我的情绪会影响到别人,这需要神怜悯我。我也靠主赐给我的恩劝你我们,也劝我自己,少一点鸡毛蒜皮的彼此挑刺,多一些有效率、有爱心的彼此担当、互相搭配和互相造就。我们这样侍奉乃是理所应当的。第三、“互相联络作肢体”,这句话的原意是:ὁ δὲ καθ᾽ εἷς ἀλλήλων μέλη,and every one members one of another。我们也需要注意,教会里那些不与任何肢体搭配的“阑尾器官”,他/她清高到这样的程度了,好像根本不属于神的家庭。换句话说,若没有别的肢体,我们就不是肢体了,我们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说,基督徒彼此无法离开。那些强行分裂出去的肢体,一定造成流血和伤害;那些所谓就我自己一个人独立走信仰之路的清高之徒或多纳徒分子,已经不再是基督教会的一员了。

3、合一

不同而有协作,为的是得胜。圣经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例子。出埃及记17章可分两部分,1-7讲以色列人的内乱,所以那地方叫玛撒(就是试探的意思),又叫米利巴(就是争闹的意思)。就这样,神的手临到他们,然后我们看见以色列人怎样靠着合一取胜。“那时,亚玛力人来在利非订,和以色列人争战。摩西对约书亚说,你为我们选出人来,出去和亚玛力人争战。明天我手里要拿着神的杖,站在山顶上。于是约书亚照着摩西对他所说的话行,和亚玛力人争战。摩西,亚伦,与户珥都上了山顶。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但摩西的手发沉,他们就搬石头来,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亚伦与户珥扶着他的手,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他的手就稳住,直到日落的时候。约书亚用刀杀了亚玛力王和他的百姓。耶和华对摩西说,我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全然涂抹了,你要将这话写在书上作纪念,又念给约书亚听。摩西筑了一座坛,起名叫耶和华尼西(就是耶和华是我旌旗的意思),又说,耶和华已经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出埃及记7:8-14)。这是一个从玛撒和米利巴到耶和华尼西的见证。由于这段经文的预言,我们今天继续和亚玛力人(עֲמָלֵק,dweller in a valley)争战。怎样得胜呢?前方的会众,山上的同工,合一在耶和华的旌旗之下。

三、本分(6b-8)

6b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7 或作执事,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专一教导。8 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

1、分工

为了身体的正常运转和成长,肢体之间需要分工。或者说,为了福音的目的,教会里面一定要有分工。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再一次谈到“按我们所得的恩赐”,κατὰ τὴν χάριν,according to the grace。实际上,“恩赐”一词与上文的“恩”是一个字,χάρις。我要强调的是,一方面,分工同样出于福音的目的,这是神在我们身上的恩典。另一方面,这一切都是恩赐,都是从神领受的,免得我们自夸。保罗在这里列举了七项职分——神给人的恩赐就是不同的,这是前提。与此相关,这恩赐以外的品质或性情,就未必是从神来的。

第一、说预言(προφητεία)。这里有一个限制:“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这个界限乃是不要这个职分被滥用。这里也有一个难题,因为耶稣说,“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马太福音11:13)。我的领受是,耶稣讲的预言,是指预告基督降生、受死、复活、再来之基本信息(使徒行传3:22)。而保罗这里讲的预言,乃是根据福音或神的道,对一般事务作出一些预告;也包括教会的“异像”,但主要是与基督的真理有关(使徒行传27:22、使徒行传8:22-23、彼得前书4:11)。这样的预言确实需要从神来的信心,而这信心乃根植于神的道。“预言”放在第一位,乃是要我们在风波里面有平安。就如耶稣对门徒说的预言:我们可以渡到湖的那边去。今年年初我谈到这一年里,教会必有争辩和异动,不是出于我的特异功能,而是出于圣经清楚的启示。第二是执事(διακονία),这涉及具体事物的侍奉,这很重要。每个基督徒都是执事。第三、教导(διδάσκω)。前两项事工预备好之后,讲道台就成为教会侍奉的中心。这个动词也是保罗说的,不许女人讲道的那个词。第四、劝化(παρακαλέω)。这是在讲道台之外用真理帮助会友。这与背后说人、论断人、蜚短流长形成对比。第五、施舍(μεταδίδωμι,to impart)。这包括主日奉献和平时帮助别人两个方面。这种侍奉要求“诚实”(ἁπλότης,not self seeking, openness of heart manifesting itself by generousity)。一方面是我们与神之间的诚实关系,也就是出于信仰,奉献与人际关系无关。另一方面,是我们与人之间的诚实关系——真的出于爱,而不是结党,或别的目的。这谈到了教会里面的“经济”问题。经济并不是“基础”,教会的基础是道与人。第六、治理(προΐστημι,to set or place before,to care for)。我想这个字可能主要是指堂会的管理,态度是“σπουδή”,“殷勤”,一方面不要懒惰,另一方面,当尽力而为。包括管人和管事、管物——若自己不殷切,如何管理呢?请小心那些极为疏懒却特别爱管事管人的权力欲者。第七是怜悯(ἐλεέω,to have mercy on),态度是ἱλαρότης,就是甘心乐意。这一点涉及教会的人际关系——一切靠彼此怜悯和彼此相爱,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宽容软弱的人。甘心乐意这一点很重要,包括教会里面的侍奉,出于甘心乐意是基本的前提,而只有出于甘心乐意的侍奉,才可能抗御各种风暴,并预防虚假的怜悯成为风暴的源头。

2、混乱

这七项分工是教会缺一不可的,它们构成了教会和平与发展的七大支柱,任何一点出问题,都会造成混乱和溃败。混乱出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缺位。就是这七项职分缺位或软弱无力,结果绝对的不堪设想。可以将这个问题划分为两大方面,一方面是牧者的失职。这里对三个职分谈到的态度都是“专一”:专一执事、专一教导、专一劝化。“专一”这个词在原文里并不是很明显,是根据意思翻译出来的。不过这个意思很重要。我们曾说过不守本分的牧者,只去表演爱心,反荒芜了讲道台。以佛所书6:20中,保罗说:“(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链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与此相关,圣经对监督、牧者和执事在真理与生命两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提摩太前书3:1-13、提多书1:9)。另一方面,会众的这可以说是所有平信徒的职责或本分。基督的教会里面,牧者有牧者的职责,平信徒有平信徒的职责,不能专注一端。很多时候,只是挑剔牧者的本分,却忽视了平信徒的本分。所谓用律法对牧者,用福音对平信徒。这是不合真理的基督的教会,需要全面的成长。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仍愿意“冒一定的风险”将这些教导提出来,求神怜悯,这是出于福音的目的。这些教导说的很清楚,也很简单:路加福音10:7,“你们要住在那家,吃喝他们所供给的。因为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不要从这家搬到那家。”哥林多前书9:14,“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加拉太书6:6-7,“在道理上受教的,当把一切需用的供给施教的人。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提摩太前书5:17-18,“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地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帖撒罗尼迦前书5:12-13,“弟兄们,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又因他们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你们也要彼此和睦。”希伯来书13:17,“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是的,这是“路德小问答”对初信者基本的教导。

第二、篡位。主要表现为这七项职分之间的混淆与互相的攻击。这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方面,“第八职分”的出现。就是专门挑刺或混乱的“侍奉”;另一方面,就是不安心本职的侍奉,却专心批评别人的侍奉。结果执事的专一教导、教导的专一劝化,劝化的专一奉献……更极端的混乱是,教会有这等人,全才,她什么都专一,专一执事、专一教导、专一劝化……表面上七项全能,实际上什么事都管,什么事都不精,什么事都没有长性。三分钟热血,唯一专一的是,干预和挑剔所有职分的“毛病”:预言有问题——没有灵恩呀;执事有问题——没有高学历呀;教导有问题——没有讲生命或真理呀;劝化有问题——动机不良呀;施舍有问题——你们很穷呀;治理有问题——还是人家港台造就人呀;怜悯有问题——你好虚伪呀……问题很清楚了,这个人有问题。这个人有两种病。第一是闲人病,管闲事的寡妇,管别人的事。看来“闲人”是教会里面严重而普遍的问题,所以保罗多次谈到这个问题。”(帖撒罗尼迦后书3:11、提摩太前书5:13)。彼得也谈到这种现象(彼得前书4:15)。闲人管牧者的事,管唱诗班的事,管主日学的事,管一切别人的私事、穿衣吃饭、婚丧嫁娶、言谈举止。无事生非、小题大做;唯恐天下不乱。这等人甚至管到别人家事上去了,忘我到自己的家事从来一塌糊涂的地步。第二是忙人病。主要特点是包打听,什么都想知道(约21:21-22)。或者因为生活百无聊赖,或者因为伤痛需要通过听闻别人的负面新闻来取得心灵平衡,或者就是出于过去的职业和文化习惯。这类窥探者听圣道无心,听小道有志。而且有志不在年高,一生忙忙碌碌地卖弄是非,家长里短。她除了福音以外,什么事都有兴趣,要是不打听到手,就抑郁了。而一旦打听到手,主要是道听途说,马上就施展文学加工之才,无限上纲,蠢蠢欲动,呼朋引伴,推波助澜——呵呵,开会喽,运动喽,他们教会又出事喽。这个看自己从来过于当看的人,此时要挺身而出,挽危墙于即倒,擎大厦于将倾,搅微澜于轩然大波,扯鸡皮于下流无耻。慷慨激昂,首鼠两端,百无聊赖,最后自己也觉得实在无趣,不了了之。

各位弟兄姐妹,这不是基督的教会,这是菜市场,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流言作坊,教会就这样成了绞肉机,造就出很多滚刀肉与愤青。滚刀肉练就了一身用属灵姿态吃人自肥的武功,人情练达如油条般“造就人”;而愤青主要经营受伤者或祥林嫂的角色,全世界都对不起我们,然后终日祥林嫂们“不停止聚会”。我说过,这是非常下流的教会。而一旦不小心,我们就会落入到这种境况里面去,彼此败坏。罪有放大效应,一定水涨船高,轮番上涨。最后我们败坏一个禾场,就撒手而去,转战新的教会。这是我们要与之分别出来的教会。我不敢说我们从那种下流状态中完全解放出来了,因为我们刚刚从埃及出来,带着那个地方的地方病。我也不敢说,我们现在就是完全基督化的教会,因为我深知,我自己远未完全,尚未得着那所有要得着我的。我也知道,这间新生教会的各种现状,我也常常为自己的软弱和周边的软弱时常忧愁。但我看见,我们每一天都在成长,都在告别那些很脏、很丑的过去。所以,愿那感恩喜乐的灵也能感动你们。今天,让我们一起一直求神怜悯我们,继续带领我们。我们也要在主里看见:那要消灭我们在萌芽状态的势力从来没有休息,它日夜埋伏在我们的门前,潜伏在我们的心里,时不时如亚玛力人一样蜂拥而至,杀人流血。而这魔鬼吞噬我们的主要方法就是让我们相咬相吞,使骨肉相连的主内弟兄姐妹,变成骨肉相残、相咬相吞的仇敌。但今天神再一次找到我们,让我们每个人站在祂的面前,祂要亲自医治我们,安慰我们,装备我们。祂又将我们高举在山上,将我们下垂的手举起来,合而为一。愿耶和华的旌旗与我们众人同在,阿门!

任不寐,2011年8月2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