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危机与重建(创9:20-27)

      主日证道:危机与重建(创9:20-27)有1条评论

愿恩惠、怜悯和平安,从父神和主耶稣基督归于你们,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创世记9:20-27,“20 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21 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22 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23 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24 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25 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26 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27 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感谢主的话语。这段经文是创世记中寓意丰富的信息之一。要明白这段信息,首先要了解这段经文的背景:人类由于恶贯满盈,经历了一场大洪水的审判。因神的恩典蒙恩得救的一家人,“重生”之后,继续被罪追赶。一方面挪亚醉酒,显出人肉身的软弱;另一方面,魔鬼仍然在含的身上控告人。当然,神继续开始祂的拯救工作,一方面,在闪和雅弗的身上遮盖挪亚的罪;这预表基督在十字架上对人类一切罪的遮盖;另一方面,藉着挪亚的咒诅和祝福,从律法和福音两个方面,将人类带向十字架上那位救主。我们也将这段经文相应的划分为四个部分:挪亚醉酒(20-21)、含的控告(22)、闪与雅弗的遮盖(23)与挪亚酒醒(24-27)。这四个环节也形成一个循环,不仅可以应用到死而复活的个人生命历史之中,也可以应用到危机与重建的教会历史之中。这四个环节进一步抽象,就是:醉酒(领袖犯罪)、控告(危机局面)、遮盖(爱的护卫),复醒(真理重建)。整个过程会在个人生命和教会历史中不断重现,而其背后有神建造新人和国度的至高美意。另外,我请大家注意,学习圣经,特别是旧约圣经,需要面对两个基本问题:在这段经文里,你在哪里?基督在哪里?愿主开启我们心灵的眼睛,满载而归;愿基督里的自由常与我们众人同在,阿门。

一、挪亚醉酒(20-21)

1、第二亚当

我们先要明白这几个人的名字的意思。挪亚(נֹחַ)的意思是“安息”(rest)。我们来看看挪亚是怎样寻求安息的。וַיָּחֶל נֹחַ, אִישׁ הָאֲדָמָה,KIV的翻译是,“And Noah the husbandman began”,和合本的翻译是“挪亚作起农夫来”。不过动词חָלַל,也有“渎神”之意,也就是说,此时,挪亚开始离开了神,成为一个属地的人或亚当:אִישׁ הָאֲדָמָה,a man of the grand。也许当洪水退去,大地成为一种偶像。这使我们想起圣经上的话,人本是尘土,要归于尘土。这里面至少有两个深刻的教训。第一、挪亚不过是普通人,圣经让我们不要崇拜挪亚。我们可以想见,历尽劫波,英雄归来,挪亚完全可能成为人类顶礼膜拜的“文化始祖”。在这一点上,崇拜三皇五帝的中国人实在应该从中被启蒙了。圣经伟大之处之一,就是将任何可能的迷信彻底根除,消灭在萌芽状态。第二、教会和家庭是有可错之人的集合。教会必须在领袖、会众也有缺点的基本常识之下互相宽容,同时,凡事仰望神,在基督里一同成长。我们必须一直持守没有义人唯独基督这样的信念,才可能主内合一,同时一起渐渐更新。然后我们看这个“新农民”在做什么,他“栽了一个葡萄园”。综合圣经的信息,总而言之,葡萄园代表神对人的祝福,神的爱——神仍然会用葡萄园里的出产供养每个普普通通的人,甚至那些离开祂的人,让他们饱足,让他们安息(列王记下19:29、约伯记24:18、诗篇107:31-38、以赛亚书5:7、耶利米书12:10、以西结书28:26、何西阿书2:15、阿摩司书9:14、西番雅书1:13、哥林多前书9:7)。“栽”这个动词本是נָטַע,起初“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创世记2:8);这个“立”字与这里的“栽”是一个字。从这里我们看见神那长阔高深的爱,祂的爱从未改变,祂的爱永不止息。正如洪水之后祂所应许的:“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创世记8:21-22)。只是人长期这样被爱着,就觉得极为“自然”了,不再感恩,反而会放纵。这就是挪亚接下来的醉酒生活。

2、第二伊甸

葡萄园的出产不再用来献给神,而是用来献给自己。挪亚属地的幸福生活或“没羞没臊”的生活开始了,“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我们也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没有神,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无神论的幸福是什么呢?是的,过年,吃酒。一切幸福都包含在“酒文化”这个世俗信仰之中了。而且我们看见,这个无神论者的生活开始没有了节制,任性而为;而任性中人经历着虚构的属天的福乐和原初伊甸园里无忧无虑、一丝不挂的自由。我们也可以看见离开神之后人类文明的两个基本特点。第一、属地生活的理想:藉着酒而不是基督返回伊甸园的幸福生活:“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世记2:25)。不再追求天国,不再顺服神,不再相信神,没有了盼望。一方面接受在地上必死之命运,另一方面,却想藉着世俗的安排享受属天的幸福,“酒文化”成为向死而死的流行文化:反正是要死的,要及时行乐;或者,在迷醉中体会这自己是酒中之仙。这里我们看见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酒(יַיִן)。这是情欲的生活,也是自我崇拜的生活。箴言书20:1,“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令参箴言书23:29-35;以弗所书5:18)。这个没有智慧或离开基督的挪亚,对“新生活”非常惬意,“醉酒”显示了挪亚的迷失,他的灵魂不再清醒。第二、在放纵中体验虚假的自由,赤身裸体就是摆脱一切律法的束缚,这或许也是性放纵的迹象(利未记18:6-20)。人类追求自由,人间的自由就是为所欲为。其顶点就是完全没有羞耻。这代表情欲的事,穷奢极欲,无所不用其极,为所欲为,毫无忏悔之心,理直气壮地犯罪、自甘堕落。“凭什么说我是罪人呢”,这种观念乃是我们长期赤身犯罪习以为常的表现,我们看不见我们在神面前赤裸着。很多人觉得挪亚对含的反应小题大做,原因也是如此:无耻已经成为习惯了,有什么你?至于吗?“赤身”这个动词是גָּלָה,这个动词这里用作Hiphil,有自我流放的意思。בְּתוֹךְ אָהֳלֹה,在他的帐篷里,更准确地说,是在他帐篷的正中央——这里成了挪亚的第二伊甸园,他赤裸在园中央。挪亚的确开了放浪形骸的魏晋之风。这也是一种无神的生活。想起初亚当夏娃犯罪,还知道遮蔽羞耻来躲避神;到了挪亚醉酒,再没有任何敬畏之心,人和动物已经没有区别。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物我两忘,富贵于我如浮云,御风而行,仰首大笑出门去……不再节制了,人自诩为“酒神文化”。另外,请特别注意挪亚犯罪与亚当犯罪的连续性。起初,亚当犯罪是因为吃了禁果,现在挪亚犯罪已经发展到醉酒的程度了,这意味着什么呢?人不再崇拜神,不仅崇拜和迷恋神所造的,而且成为人手所造的产品的奴仆。我愿意在这里看见人类连续堕落的轨迹。

二、含的兴起(22)

1、十字路口

我们首先要认识一下含是谁。我们先看看本人。含(חָם)的意思是“热”(hot),热情、狂热、热心、精力旺盛,与挪亚(安息)形成对比。火热之人预备去控告、搅扰、折腾,从不休息;总之,为犯罪大发热心,忙忙碌碌地作恶。含后来也是埃及一个地方的名字(诗篇78:51-52、103:3、105:27、106:22),是以色列人离开的地方之一。我们都是从含的文化中长起来的,我们需要十字架去掉含的习性。另一方面,含的后裔迦南,迦南的后裔住在“迦南美地”,那是以色列人进入的地方,崇拜魔鬼之地,是我们要与之别的地方。其次,我们来看看这场风波中含的亲缘关系。“看见父亲”与“告诉弟兄”,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确定了含在人际关系中的位置。一方面,从纵向的关系说,含是迦南的父亲,挪亚的儿子。“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这意味着什么呢?含忘记了自己也是父亲,也可能被同样控告。“迦南的父亲含”,这句话深刻地告诉了我们,含怎样对待父亲,将怎样被儿子对待;或者说,含的罪将殃及儿女。这是一个“父亲、儿子和孙子”的故事,罪在其中传递、放大。不过请注意,挪亚一定在含的败坏中承担着教养失当的责任,父亲不敬天父,儿子不敬父亲,孙子按图索骥。换句话说,违背第一诫,第四诫也必然失守。与此相关的一个功课是,圣经在这里告诫人类,必须尊敬和接受有缺点的父亲,否则,“杀父”文化会将人类历史一代、一代沦为杀人的历史。另一方面,横向的关系,“他的弟兄”。挪亚的罪,藉着含的控告,会向四周传递、发酵。事实上,每一个人都处于这样的十字路口,承担这纵横两个方向的责任。我们起初有神的形象,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就是我们能够在神面前和人面前承担责任。有责任能力和意愿,这是神的儿女;这责任主体相对立的,就是奴隶。奴隶丧失了向他人承担责任的恩赐,转过来成为他人的控告者,并因这种控告,向纵横两个方面发酵。也就是说,作为十字路口的人,你的言行会影响、败坏或祝福别人,而我们要为十字路口的抉择承担代价。魔鬼会和神抢夺十字路口的你,但是,“我的朋友,我对你们说:那杀身体以后不能再做甚么的,不要怕他们。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当怕那杀了以后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正要怕他”(路加福音12:4-5)。

2、含的控告

我愿意相信,是神吩咐含来控告挪亚的,或者说,神允许这样的风波发生,为要挪亚重生。但控告者要担当控告者的罪。我们来看看含的控告的几个基本特点。第一、越位。“看见父亲”。看见,רָאָה,其Qal+ Imperfect的用法,用来强化这个动作的持续不断和主动热切。含有一双邪恶之眼,能发现人所不能发现的新闻。这里有四个方面的越位:A.含是进入挪亚的帐篷,侵入了别人的私人领域,这是一位爱管闲事无事到处闲游的“属灵鳏夫”。B. 最亲近的人,曾经近亲的人,一定是控告的对象,因为你有机会了解他,“掌握他的犯罪事实”;这种被自己人出卖的痛苦,这种践踏亲人的残忍,顶点就是犹大卖耶稣。C,这亲人不是别人,还是应当尊敬的父亲;人类进一步堕落在含身上,该隐杀害弟兄,含开始亵渎父亲。反叛、造反、颠覆秩序,这是世界混乱的渊源,从此革命成为历史的轴心。D所有控告都自我指认。挪亚的肉体(所谓“属肉体的”,旧人)和含的肉体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含不仅忘记了自己也是父亲,更忘记了自己也是肉身。两个“老爷们”,挪亚的肉身如何,含的肉身也如何。换句话说,挪亚怎样软弱和犯罪,含亦如此。这人贪婪,你不贪婪吗?这人好色,你不好色吗?这人虚荣,你不虚荣吗?因此,更深刻的问题是,既然含的肉身和挪亚的肉身完全一样,那么,含揭露和展示挪亚的肉体有何缘故呢?为什么含对别人的罪——就是和自己一样的罪——那么感兴趣,或不大加传播就极度无聊呢?只有一个答案,含的控告来自魔鬼。第二、背后。挪亚睡着了,含开始勇敢起来。换句话说,含是在挪亚背后控告挪亚。这一点我们很容易分辨真爱与假冒伪善。真正的基督徒,必须努力消灭和根除背后整人的习性,因为任何背后说人,都出于明显的恶意。任何背后说人都与爱无关,含就是想败坏挪亚;任何所谓爱心诚实在这个举动中不过是谎言。这是“地下”的历史渊源,不择手段,没有信仰因此没有教养。第三、宣传。控告者基本上不会当面向被控告者提出他的软弱和罪,一定、总是将那人的“丑闻分享给第三者。这是“宣传”的由来。于是我们看见“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首先精心选择宣传的方法。告诉,נָגַד,其Hiphil+Imperfect的用法,用来强调含四处张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广告天下、趁机取乐的姿态。看见了还不行,一定要出去传播。这人若要知道了一点别人的罪,若不出去告诉别人,那种痛苦只有香港脚患者或可类比。含无疑是“揭露、剥皮”种类的先祖,从挪亚到含,无神时代进一步堕落为无聊时代,人的新闻和历史故事取代对神的崇拜,看人占据了文明中心。问题更深刻的地方是,散布对象的精心选择。宣传的对象不是别人,是弟兄——要败坏最亲近的人,用使用有关的人士去整治受害者。谁和含的关系好,谁是挪亚的同工,谁首先被败坏。这里特别强调了含的两个兄弟本来根本不知道这件事,חוּץ,“outside, outward, street, the outside”。第四、伪善。罪必然发酵,企图越烂越大;但必须装成光明的天使才能做到。这里有两个常见的伪善的“天使战略”,一方面,含想形成一个多数正义,“大家”正义,这是所有控告者四处串联的道德逻辑。这样运作更多的人,也是因为自己心虚,不在真理上,所以想依靠人多势众来整人。另一方面,含说服两个弟兄的理由也许很常见:挪亚是领袖,我要起来做监督。控告者总是“替天行道”。不过圣经上关于监督有非常明确的要求:初入教的不能做监督(提摩太前书3:6);女人不能做监督(提摩太前书2:11-12,3:2;);而所谓监督必须是圣灵藉着牧者所设立的,其主要职责也不是监督牧者(使徒行传20:28)。

三、爱的遮盖(23)

1、拒绝试探

我们必须看见含背后魔鬼的工作。如果说挪亚代表教会对救恩的见证,那么,含的控告就是向世人表明,挪亚不配作这个见证。不仅如此,魔鬼无疑在含里面给了闪和雅弗极大的试探——魔鬼知道怎样利用人的罪,使更多的人远离恩典,反而成为它的仆从,陷入罪中,“像含一样”。结果,这座金灯台就彻底在内乱中被熄灭了。如果闪和雅弗在道路、真理和生命上不够成熟,就非常容易被跌倒和败坏。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事实上也常看见,含的试探怎样若多米诺骨牌一样跌倒很多人的。若非出于真正的信心,没有人能抵挡含的试探。让我们来看看,在魔鬼试探之下,人类被含跌倒的基本表情。第一、嗯:含这个人人很直,很认真,很直率,没有什么坏心。人就这样像神一样论断善恶;完全缺乏分辨的灵。第二、唉:“挪亚怎么可以这样”,或者完全明哲保身、置身事外。第三、哦:含哪,你该和挪亚彼此代祷彼此饶恕彼此相爱,要知道,神是不喜悦教会里面有纷争的。“那样的教会”盛产这种“假庄稼”。第四、阿:挪亚原来是这样的人!我看挪亚与释迦牟尼比起来——无论醉酒还是起来咒诅——不如后者更敬虔,“挪亚讲圣经确实更好,但没有像释迦牟尼那样,将信仰融入自己的生命”。你看人家释迦牟尼,拈花不语,人情练达……第五、嘘:“让我一次看个够”。或者,以目斜视挪亚,大声暗示说,“我是个罪人哪!”第六、咦:怎么会这样有罪呢?怎么会赤身呢?怎么又赤身呢?我就从来没有肉体。故作友邦惊诧,潘金莲看艳照门,友邦惊诧。第七、哈: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幸灾乐祸,接下来继续传递,成为一代新含(诗篇35:21;以西结书25:3)。第八、呜:啥也别说了,为挪亚流泪代祷吧。第九、呸:“我很‘义怒’,后果很严重”。起来行动,把挪亚扔在街上,钉上十字架。写一本《挪亚的荣辱升黜》,为给教会留下一份属灵遗产。第十、哼:“我这么圣洁优秀的人不再和你玩了”。自表清高,辞职、退出、离开、划清界限。临走也要吃你一口。陶渊明是中餐大师,不得不服。这次我在CTS,讨论合格的牧者要有什么样的品质和能力,其中之一就是要“阅人无数”,你要熟悉这些人类表情,就是试探后的表情。而记住圣经所告诫我们的,“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5:8)。

2、真正多数

为闪和雅弗感谢神,让他们免除了试探,救他们脱离凶恶。闪和雅弗没有被含发动起来,这实在令我们惊奇不已。在这里我也想象挪亚的心情:闪和雅弗的存在使他没有沦落为愤青,甚至不信者:“这世界几乎没有闪和雅弗了;这是含的世界——遍地含含下夕烟”。请我们永远记得,由于有神,我们就一定有闪和雅弗,而且,他们在神的教会里是真正的多数。“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圣经常说爱的遮盖,从创世记一直到使徒时代(创世记3:21、申命记33:12、路得记3:9、诗篇32:1、罗马书4:7、诗篇85:2、91:4、140:7、以赛亚书51:16、以西结书37:6)。这是使徒的见证:“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得前书4:8)。我们现在来看看闪与雅弗是怎样用爱来遮盖挪亚的罪的。首先,闪和雅弗没有去“看一眼”;他们没有那种好奇心。也许他们内心忧伤,为自己的弟兄如此亵渎父亲。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趁机演绎。其次,这是一场同工,是闪和雅弗同感一灵,联合的行动、共同的见证——原文说这块布搭在两个人的肩上,需要两个人共同带来一块布,以便能将漏洞彻底遮盖。他们没有“留下一点反面教材”的恶意。第三、他们采取了行动,没有参与控告,也没有无动于衷,更没有置身事外。而是去“拿件衣服”。“任不寐于是去拿相机”;“任不寐于是打开电脑”;“任不寐于是拿起电话”……但闪和雅弗不是这样。שִׂמְלָה,一块布,不是一把刀。就是简单的一块布,就是一点点的怜悯和关心,就可以安慰一个人了。他们没有在挪亚的伤口上撒盐,知道此时此刻,挪亚最需要什么。这就是爱了。恨,知道怎样落井下石;爱,知道怎样雪中送炭。人手里没有任何这样一块布了,兵丁将那块布,或者那件衣服撕成碎片,都分光了。我们人民手里只有闪光灯和吃人的刀叉,生活在这样的世界,每个人对每个人都是狼。这是一个特别需要那件衣服的世界。第四、“倒退着进去”,一方面显示他们对父亲这位掌权者的尊重和爱;另一方面,他们不想在窥探和控告父亲的肉身之罪中有份:“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第五、这爱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落到实处,就是“给他父亲盖上”。现在的问题是,闪和雅弗何以能够爱。看后文很清楚,一方面,闪的爱来自对神的信仰(“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另一方面,雅弗的同工来自他住在闪的帐棚里,他跟随了闪的信仰。换句话说,如不信神,没有爱的遮盖。

四、挪亚苏醒(24-27)

1、咒诅迦南

现在是灵魂苏醒的时候了(诗篇23:3):挪亚醒了酒。挪亚苏醒之后,没有为自己的罪辩解,没有向人辩诬。挪亚将含放在咒诅之下,将闪和雅弗放在祝福之下,分别出来,恢复秩序。一方面,圣经的信息是整全的,圣经包含着咒诅和祝福两个方面,所谓律法和福音。这意味着,我们的教会要从Joel Osteen式的流行末世中分别出来。先看咒诅。神对含的罪不会视而不见,因为祂是神;“神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出埃及记20:7;34:7;那鸿书1:3)。含的背后控告和后面运作的一切都不能隐藏,一定会被知道(יָדַע)。需要注意的问题是,神这里不仅咒诅含,而且进一步将咒诅临到了含的儿子迦南身上。按照闪族文学的传统,这个说法首先是表明神加倍的愤怒。迦南,כְּנַעַן,意思是“低地”(lowland),比那“农夫”的处境更糟(动词词根的意思是“降卑”)。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神学难题。神的咒诅与人的咒诅不同,在祂没有不公义;迦南所承受的审判,一定是源于他自己的罪。有一种解释,迦南在含的罪中一定有份;或者,迦南以后犯了同类罪,且有过之无不及。其次,这里的咒诅内容不是消灭含和他的后裔,因为有彩虹之约在前;而是让迦南做别人的奴仆,而且是“עֶבֶד עֲבָדִים”,奴仆中的奴仆,所有奴仆中最下贱的奴仆。“黑奴”是一种过度应用,更符合圣经的应用应该在两个方面,巴勒斯坦的迦南人和埃及中的迦南人,分别代表以色列人要离开和占领并要加以分别的族类。不过在属灵的意义上,我们都和迦南一样,在基督之外,都是罪的奴仆(约8:34)。从生活层面说,控告者的生命,一方面一定是被咒诅的生命;另一方面,这被咒诅的生命表现出强烈的、双重的或变态的“奴隶性格”。奴隶的性格首先是缺乏独立人格。从神学上说,所谓缺乏“独立人格”,就是缺乏单单仰望神、依靠神的信仰。其次,奴隶人格表现为对他人的依赖,他的生命、存留、动作、喜怒哀乐都依附于别人。换句话说,离开他人这个假主子,奴隶一天也无法存活。最后,奴隶对假主人的依赖是否定性的依赖:就是藉着看人、纠缠、黏着、参与、控告、抱怨、造反、背叛、杀害等等,来表现他对他人变态的、绝对无法摆脱的依附关系。反骨、不顺服,是奴隶性格中最生动的表征。无论如何,迦南被咒诅也告诉我们,神是公义的,不是一个人类单相思所虚构的笑面佛。任何人要为自己的罪承担后果,因为我们所信仰的神是忌邪的神。

2、闪与雅弗

但是感谢神,祂就是爱。神说,“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埃及记20:6)。神的爱是和公义平衡的,我们任何一点点信心,以及因信心而出生的爱心,神的纪念,甚至将这祝福在基督里临到我们的儿女。我们现在来看神对闪和雅弗的祝福。首先,闪成为选民,而雅弗在闪的帐篷里也蒙受恩典。那么,闪和雅弗到底是谁呢?这两个名字都有被动的意味。闪就是闪族以及西伯来人的先祖,也就是弥赛亚的种族。闪(שֵׁם)这个字的意思就是“名字”(name),他是挪亚的大儿子。注意26节,“耶和华闪的神”,闪出于神,闪信神,这是确证无疑的,而由于闪信神,当然是真的相信,他就有了神的爱。换一句话说,离开真正的对神的信仰,闪不可能是这位闪了。人是因信称义的。挪亚赞美闪的神,一方面告诉我们,闪是敬畏神的,是真正的信徒。另一方面也告诉我们,应当为我们所受的一切遮盖和恩典,赞美神。不需要崇拜闪的善举,因为闪的义是从神来的(以弗所书2:8)。所以挪亚这句话一定是百感交集,如果没有神,他的罪不可能被遮盖。挪亚在这里由衷地赞美神。这正是保罗在提摩太前书1:12-17中所作的。我们每一次遭遇控告,都是让我们加倍赞美神的救恩。反过来也可以这样想,如果挪亚没有遭遇这场控告,或者只被控告却没有遮盖,他可能忘记神的救恩了,也忘记自己是谁了。他可能还一直以为自己是成功穿越大洪水的英雄呢?或者以为自己如何是酒仙了。再看看雅弗,יֶפֶת,意思是“被打开的”(opened),扩张的。雅弗应该是挪亚最小的儿子,是含的弟弟。雅弗的后裔主要分布在地中海东、北、西沿岸以及亚洲的部分地方——这也是继巴勒斯坦之后,最早福音化的地区,保罗的足迹几乎遍及了这些地方;而这些地方,称为新大陆移民扩张的基地。闪与雅弗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被类比为犹太人和外邦信徒的关系,或者,两希的关系。总之,闪的宗教敬虔影响雅弗,使雅弗成为后来的归信者。不仅如此,挪亚这样祝福雅弗:“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神将闪的信传给了雅弗,或者说,藉着闪的影响,雅弗也蒙福了;同时,雅弗的地界将扩张。我们也可以说,全世界的基督徒都是雅弗。此外,雅弗是挪亚最小的儿子,他的一生面临着在闪和含的影响之间的选择。亲爱的弟兄姐妹,孟母尚为儿子择邻而居,作为基督徒的你,应该住在谁的帐棚里呢?

五、结语:重生

1、我在哪里

我们知道还可能有一个问题:那伏在咒诅之下的迦南,永无出头之日吗?你是否听见迦南之地上空有神的声音,将咒诅和祝福整合起来:“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现在让我们回到起初的两个问题。第一,我在哪里;第二,基督在哪里。我们先面对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我们在哪里;第二个方面,我在哪里。我们先说第一个方面。我们可以借用一下历史学家的代际循环理论,来进一步讨论我们怎样将这段经文引用到教会生活之中。我说的代际循环理论是指“Strauss-Howe generational theory”,这是由历史学家William Strauss and Neil Howe在1991年根据美国历史总结出来的一种分析范式。这个不断返回起点的历史依次划分为首尾相连的四个阶段。我不想在这里详细介绍这四个阶段,但我愿意对这段经文加以某种引申,放在四个阶段里面,看我们能够得出什么样的启示。第一阶段:挪亚醉酒。教会领袖处于属灵的巅峰,但正是从那里,英雄竟何扑倒,陷入迷失。第二阶段,含的控告。神会允许教会里面出现含这样的“使者”,出来攻击牧者。当然含的背后是魔鬼,目的很简单:打击牧者,羊就分散了。在这种情况下,毒疮越烂越大,教会陷入全面的危机。但是,神更会在教会里面兴起捍卫真道的同工,这就进入了第三阶段,就是闪与雅弗的遮盖。神要藉着这样的危机给真正的信徒一次试炼,让他们起来保卫教会。最后,第四阶段,是挪亚的苏醒,起来用真理恢复秩序。同时,挪亚的旧人开始向罪而死,为了最终向神活着(创世记9:28-29)。需要强调的是,这四个阶段是基督在教会里不断工作的明证,代表神试炼、建造祂的教会,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工作。我们现在来看第二个方面,就是我是谁。我们可能觉得自己是挪亚,或者是闪和雅弗。这当然是可能的,但我今天要告诉各位,在注解这段经文的日子里,我不断看见我就是含。我曾深刻地伤害过父亲,又作为父亲被深刻地伤害,随后作为父亲被爱遮盖。看见这一点是我在Fort Wayne最后一个下午,阳光照进我的房间,我跪在地上泪如泉涌。在痛不欲生、披麻蒙灰之际,我呼求神,主啊,谁能救我们脱离这大罪呢?我因自己的罪活在咒诅之中了,我看的如此清楚。作为基督徒,我比世人更可怜,因为我对罪更加敏感;那么,我的盼望,我的自由,我的福分在哪里呢?

2、基督在哪

圣灵要知道我是谁,我们在哪里,目的是把我们引到基督。我们需要基督,需要祂的救赎。而基督是唯一的救赎之路。这意味着,我们要从Oprah Winfrey的异教潮流中分别出来。问题是,基督在哪里?祂怎样拯救我们出离罪恶,获得自由和平安?我们需要知道,旧约都是指向基督的。就这段经文来说,每一个重点都是指向基督的救恩。第一、基督在十字架上。耶稣的衣物被瓜分,扯碎,祂赤身裸体挂在十字架上(约翰福音19:23-24)。被凌辱的基督担当了挪亚或我们的肉身一切软弱、罪和羞辱。我们若认自己的罪,这些罪就不再被纪念了(约翰一书1:9)。第二、基督受死,埋葬,下在阴间。这是什么意思呢?耶稣承担了含身上一切的咒诅,并将所有被律法咒诅的人解放出来。“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受原文作成)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加拉太书3:13)。保罗怎样说呢?“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我不废掉神的恩。义若是借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拉太书2:20-21)。耶稣的宝血是闪和雅弗爱的遮盖的最高完成。基督的遮盖是最有效的遮盖,神在基督里赦免了我们一切的罪,而且让人免除了魔鬼的控告(罗马书8:31-39)。”第三、我们怎样领受挪亚给闪的祝福呢?或者更准确地说,基督的救恩怎样临到我们呢?因着信!“这便叫亚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稣可以临到外邦人,使我们因信得着所应许的圣灵”(加拉太书3:14;另参罗马书6:6,6:16-17。基督复活了,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并赐圣灵保惠师安慰我们,为我们祈求。圣灵在我们身上的工作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使我们信基督;另一方面,使我们不断成圣,为罪责备自己,为救恩感谢神赞美神、荣耀神。即使我常常“活不出来”,“立志行善由不得我”,但主啊,你知道我信你,你也会将那得胜的灵赐给我,带领我渐渐更新。主,我感谢你,因你,我得自由。我在这里感谢你将这重生的福分临到了我的儿女,也一定赐给我的父亲。我们都自由了。另一方面,在圣灵所赐的重生里面,我们脱离这罪的辖制以后,靠着所赐的圣灵追求圣洁,更加相爱,靠着真理的应许,我们在国度里永不分离。第四、圣灵藉着神的话语,就是基督和祂的道,常常临到我们,使我们藉着这两仞的剑——咒诅与祝福——不断从含的状态中分别出来,住在闪的帐篷里,渐渐更新,扩张国度,有祂儿子的形象,与主同国。

各位弟兄姐妹,含在基督里被解放了。愿所有被律法的咒诅捆绑的人,今天因为单单仰望基督都获得解放。我们常常叹息:我们活不出来,信仰让我更加痛苦和压抑。根本的原因,是我们看自己、看人,听人的愚蠢见证,就被律法捆绑了。让我们一起来读加拉太书2:22-29,“22 但圣经把众人都圈在罪里,使所应许的福因信耶稣基督,归给那信的人。23 但这因信得救的理,还未来以先,我们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圈到那将来的真道显明出来。24 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25 但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师傅的手下了。26 所以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神的儿子。27 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28 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29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基督徒比世人对罪更敏感,若不始终仰望十字架上的基督,就是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基督,我们就会陷入律法的捆绑中,成为奴仆的奴仆,比世人更可怜。但是,如果我们在律法的咒诅之下抬头看基督,我们就能得着比世人好的无比的祝福和自由:祂为我死,祂让我信,祂知道我信,祂爱我到永生。这也是为什么保罗这样强调,什么是真正的福音,讲道台到底应该怎样宣讲圣经的真理,不是把圣经解释为一种生活智慧,不是把圣经看成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圣经讲的就是基督并祂为我钉十字架:“犹太人是要神迹,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哥林多前书1:22-24);“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哥林多前书2:2)。让我们一起来祷告:亲爱的天父,我算什么,你竟这样抬举我,让你的儿子为我的罪而死,又让你的儿子为我的自由、平安和永生复活。你既然抬举我,就求你让我们每日仰望基督的十字架,坚信你在基督里救赎了我,相信你在基督里赦免了我,依靠你的灵会继续带领我。天父,愿你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奉你儿子我们主耶稣基督荣耀的圣名,阿门!

任不寐,2011年9月20日

1 comment on “主日证道:危机与重建(创9:20-27)

  1. Pingback: 任不寐证道视频精选:从创世记到启示录 – 不寐之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