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春天来了(雅歌2:10-13)

      主日证道:春天来了(雅歌2:10-13)无评论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平安。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欢迎诸位来到蒙特利尔华人基督教会建堂二周年庆典及雅歌布道会;愿神赐福于你们,与我们同在;愿神保守和带领所有受洗重生的弟兄姐妹,神的恩典与你们家人和你们的未来同在。阿门。今天的布道经文是雅歌2:10-13,“10我良人对我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11因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过去了。12地上百花开放。百鸟鸣叫的时候(或作修理葡萄树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13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葡萄树开花放香。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感谢神的话语。受洗成为基督徒,就是重生和复婚,就是从人生的冬季进入神所安排的春天。今天这四节经文,我们讲论四个问题。第一、我们靠什么进入春天(10,立春);第二、我们要离开、告别和放下什么(11,雨季);第三、春天里有怎样的故事或新生活(12,春分);第四、春天的目的地是哪里(13,初夏)。雅歌是人类历史上最美、最深刻的诗歌,也是最好的电影剧本。要真正理解这段经文,有四个问题需要强调。第一、我们需要学习一点希伯来文诗歌的常识。希伯来诗歌也有“格律”,其中常见的就是我经常提到的“交叉结构”(chiasm)。因此我们先要重新安排一下雅歌2:10-13,你会有恍然大悟之感:

我重新翻译了“百鸟鸣叫的时候(或作修理葡萄树的时候)已经来到”这句话,根据原文,和圣经的语境,这句话本来的意思应该是“歌唱的时候已经来到”;这里的主角不是鸟儿,而是人。第二、这里的描写,需要参考创世记1:9-12;所谓春天,乃是恢复上帝最早的创造,是一场复婚。第三、雅歌117个字,其中2:11-130a中的26个字,其中有7个字,都是独一无二的,用以强调这个春天完全的独特性,不可重复性,一去不复返。初恋是不可重复的,故乡是一去不返的。这里面有深刻的乡愁和忧伤。在我们的生命里,有一个玫瑰色的季节永远被夺取了。若非新天新地,这个春天不会再有了。洗礼开始走向这个春天,一直到基督的第二次再来。第四、雅歌将爱情的本源启示给我们,神与人的爱情、破坏和恢复,是雅歌的基本主题;而雅歌2:10-13描述的就是这份爱情;我们可以借着反省人间爱情的局限回归本来的爱情。愿主耶稣基督的爱与我们同在,阿门。

一、婚约:立春

10我良人对我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1、我的良人对我说

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寻找和不满之中,根源在于起初的那场犯罪及其后果——与神隔绝。这种存在“大约在冬季”。第一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从这种需求不满的牢狱中走出来。我们离开冬天前往春天,但春天是神所设立的(立春)。需要“我良人对我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换言之,若非神呼喊和带领我们,我们只能在冬天里徘徊;神发出婚约是婚礼的前提,上帝的存在,祂是我们的爱人和上帝的呼召是我们重生唯一的理由、唯一的道路。“良人是谁”?דּוֹד,beloved, love, uncle,masculine noun。良人,就是我们的爱人,就是神的爱子,就是基督。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爱情的投射,却从来没有在人间遇到他;但又孜孜以求。今天我告诉你,那个爱人是神,就是基督。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告诉你,我一生要找的人和所有问题的答案,就是他。神在我们心里并且是我们的良人。这位神和我有关系,是爱我的神,是我爱的神。这一点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有些宗教承认有神存在。但这个全能者却和我没有关系。有的异教声称神和我只是交易的关系,但绝非爱人。把神启示为我的良人,这是圣经独一无二并“令人尴尬”的真理。这位爱我的神要有行动。他怎样爱我呢?“我的良人说话,他对我说”。这里有两个动词,第一个动词עָנָה强调良人在说话,神说(创世记1:3),说话的神。表明神不是偶像和石头。第二个动词(אָמַר)强调他对谁说话,神是对我说话的神。一方面,神借着他的话语带领我们进入春天,因此,听道是受洗成为基督徒并继续天路历程唯一的条件和保障。另一方面,神的话语临到我们,最终的表现就是道成肉身(约翰福音1:14,3:16)。所谓神就是爱,充分体现在祂离开天庭,到冬天里找我们,翻遍马槽和十字架。

2、四种假基督徒

我想借着“我良人对我说”这句经文,说说四种常见的假基督徒。第一是从来没有经历或者根本不重视良人说话的人。直接表现就是不重视主日证道。这可能和东方的异教思想传统有关:我心即佛,信仰是心的追找,不需要外在真理的临到。他们的神从来不说话,他们的信仰就是自言自语。教会是一个神迹,因为是一个围绕良人话语而建立并成长的团契。基督徒是什么人呢?就是对话语或神的话语极为敏感的一群人。对话语敏感将神的儿女与达尔文的高等动物区别出来,基督徒对话语敏感,高等动物对饲料敏感。约翰福音10:27,“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无道昏君”是无主的浪子。申命记8:3b,“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马太福音4:4);无道昏君是饥渴的奴仆。诗篇119:105,“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无道昏君是失丧之瞎子。路加福音1:37,“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无道昏君是没有能力的瘫子。约翰福音6:63,“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无道昏君是没有灵的死人。第二、神总是对别人说话,与我无关。一方面,他们总是拿圣经审判别人,听道之时,在长椅上用眼色暗示别人:说的就是你。另一方面,他们在教会里唯一的目的就是用圣经教导和帮助别人,神的话对他们没有重生的工作了。越是一知半解和野鸡神学院出来的人,越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自负。第三、我很讨厌我的良人对我说。换言之,不能接受圣经的针对性,每次被针对都火冒三丈。我们对良人怎样说指手画脚,同时,专门选择甜言蜜语。我们把自己的标准凌驾在上帝之上,大约是属灵的撒娇。但这种心态使我们很难坚持长久的教会生活,特别是那些真正持守和宣讲良人话语的教会生活。第四、伪造良人的声音。我们常常看见这些骗子和神经病,他们大多来自中国改革宗影响之下的教会。圣灵对我说,我经过祷告听见神对我说,我做梦了神对我说,神借着我来教会之前的一个电话对我说你不要参加主日崇拜……这不是良人的声音,这是不良之音,是居心不良者在败坏教会。判断这些低能的欺诈很容易,因为我们有圣经,那里有根本的、清楚的标准。而这种伪造,摇动的对象常常是真理和生命软弱的人——魔鬼知道教会的软肋在哪里。

3、我的佳偶,我的美人

那么,我们到底是谁?真基督徒是什么人呢?我是谁的肋骨问题,是人的普遍问题和深刻问题,推翻了所有无神论的胡说。你为何总在寻找爱又过尽千帆皆不是?为什么我总是在寻找哪一种没有缝隙的结合,以至于靠自怜和屡败屡战的移情别恋来欺哄自己?这一切的前提是:存在一位爱我的人,并只有祂用理想的、完美的方式爱我;只有祂真地把我视为佳偶和美人。我是遗落在人间的基督的肋骨,我是祂的佳偶,祂的美人。换言之,在上帝的创造中,我有两个身份,今天,神把这两个身份证还给了我们。第一张,“我的佳偶”。佳偶:רַעְיָה,attendant maidens, companion,feminine noun。女朋友,同伴,好帮手。我们是他的一部分。这个名词的词根רֵעַ,也有另一半的意思(创世记2:22-24; 路加福音12:4,约翰福音15:14)。这意味着什么呢?若不与神结合,我们就是残废的怪物,总是怨妇、愤青和淫棍——若不与神结合,我们只能与魔鬼苟合,成为撒旦的使者。若不与神结合,我们只能与世界淫乱,成为世界的奴仆。但一旦与神结合,就是我们的生命与生命之主结合。基督徒不需要清明节在坟前哀哭。神是永生神,不可能允许祂的女朋友死掉。不信复活是控告基督要成为鳏夫。第二张身份证,“我的美人”。我们这些罪人,在神的眼里看为美人。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基督为我们死,上帝如今在基督里看我们。第二是我们因信被神看为美人。雅各书2:23 这就应验经上所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他又得称为神的朋友。朋友真正的原因是信。美人:יָפֶה,fair, beautiful, handsome,adjective(创世记12:11)。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信称义。无论世界怎样看我们,他看我们为美好(这是雅歌中常用的一个概念:1:8, 1:15-16, 4:1, 4:7,4:10,5:9,6:1,6:4, 6:10,7:1, 7:6)。被神看为美人终结了我们渴望被称义却只能靠“臭美”完成的变态生活(自义与互相荣耀及互相踩踏)。这也赋予了我们新自由,所以保罗说,没有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而人的控告都是极小的事,可以看为粪土。你不爱我有什么关系呢,有神爱我!

4、起来,与我同去

神怎样爱我们呢?或者说,神对我们说,这话语的中心是什么呢?事实上,整卷圣经上帝对人呼召都可以归结为这一句话:“起来,与我同去”。“起来”, 起来,קוּם,to rise, arise, stand, rise up, stand up,得医治,站起来,苏醒,复活。这个字首先设定了人存在的三种状态。第一、你的现状神看为不好,因此要把你从躺卧之处分别出来,与世人分别出来。神点名了。第二,人是死人,行尸走肉。所以耶稣呼喊拉撒路出来,如同呼喊以色列人从埃及的金字塔墓地出来,如同呼喊亚伯拉罕从大河那边的死地出来,如同在泥土中将亚当变成有灵的活人。第三、人是病人,瘫痪在罪中不能自拔,不能起身,不能自救。所以耶稣所行的神迹,大部分是吩咐那病人起来,行走。其次,“与我同去”。人不仅不能自己拯救自己,也不能靠别人拯救自己,也不能靠自己和他人开始新生活;因此,重生的生活乃是与主同行的生活。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强调的。第一、行走:יָלַךְ,to go, walk, come。起来和行走这两个动词都有一个宾语:לָךְ,to you。你起来成为你自己,你要靠主自己起来。换言之,信仰是你自己和神的关系,你必须自己经历神。而只有在爱情里,在与基督的爱情里,你才能成为你自己。第二、同去,重生的生命主体被改变了。很多慕道友不敢受洗,担心洗过生命无法承受之重。但忘记了神必要与你同去的应许。新生命的主体不再是第一人称单数,而是第一人称复数(加拉太书2:20)。从此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面对世界和天路,而是神,这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每日与你同在,保守你,祝福你,带领你,直到永远。

二、离开:雨季

11因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过去了。

1、因为,看哪;For, lo,

这节经文的开头是一个词组,כִּֽי־הִנֵּה。中译没有完全把第二个字翻出来。第一个词是连词,表示原因נֵּה,“因为”。这个连词引出下面所有的理由;而这些理由是复婚的根据。圣经是在因果关系启示给人的,是在形式逻辑中赐给人的。人是一个发问的存在,或者说,是寻找上帝的存在;而圣经和基督就是我们所有问题的答案,是对所有“为什么”的回答和满足。这里我强调两个问题,攸关基督信仰的特质。第一、圣经是讲原因、逻辑和道理的书,尽管神的道理高过我们的道理。在这一点上,我们和“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东方思想不同。基督徒每次主日聚会,就是要解决“为什么”,倾听“因为”。第二、所谓基督徒生命和真理的成长,主要表现之一就是在“因为”能力上的成长,或者说逻辑能力的成长。这段经文将复活的根据或理由总结为两个方面,冬天和春天。“给我一个受洗的理由”,“给我一个信基督的理由”;整卷圣经给出的就是这两个方面的理由:你在冬天的监禁之下,靠基督你迁到春天里。前者就是律法,后者就是福音。圣经排除了中间季节或中间状态。雅歌这里讲论的同样是基督教信仰的“基要真理”。对真正的基督徒来说,圣经任何一卷書,或者此时此刻你正在学习的这卷书,都包含着基要真理,都可以作基要真理课程的教材。有人说,只有罗马书,而且是唐崇荣的罗马书,才是唯一的基要真理课程;而且还乐于把这样的短见拿来教训人。这是一种非常“有病”的说法。一方面,加尔文及其学徒一直犯有高举神的主权却凌驾在神的主权之上的罪——他们狂傲到这种地步,上帝负责给人类提供66卷书,加尔文及其学徒,负责告诉人类哪一卷书是最基要的。另一方面,这更出于加尔文主义的学舌者在真理上的无知。很像盲人摸象和井底之蛙,他们觉得基要真理就是“唐崇荣的罗马书”,主要是因为她们只学了野鸡神学院的这点皮毛,抄袭了网络上的片言只语,也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认识其他书卷同样包含着基要真理。这些瞎眼领路的目的部分出于低能的热情,部分出于被责备之后的积怨成疾。真理不将“分歧”尊重给粉饰。

这里我要特别说说所谓“加尔文的女人们”的“假因为现象”。这是一群因为能力不足却因为欲极强的差役,常常在教会跌倒很多软弱的人(马太福音13:5-6)。这大致有三种表现。首先,动机分析。用感觉取代逻辑,完全没有道理可讲;或者,用莫须有的方式论断人,用人的普遍罪性论断某个人。这种论断用在谁的身上都合适,至少会引起某些人的共鸣。或者,干脆就是虚构原因又论断人,作假见证陷害人——我认为你们教会不是神呼召建立的。你算什么东西这样认为呢?一个堂会的建立两个客观外在的标准:教会自己的建立(牧师、执事会、会友大会共同决议)和神不断将洗礼重生的人加添。其次,人际分析,就是用人的话语作证论断人,常见的就是三人成虎。李寡妇说你有问题,张寡妇说你有问题,你就有问题了。但一千个属灵寡妇的“我看清楚了”,不抵圣经一句话。所罗门有1000个妻妾,但他说,在1000个女人中,他找不到一个正直和智慧之人(传道书7:28)。这当然不仅仅是针对女人的,而是针对“多数正义”这个魔鬼的花招的。所以使徒宁愿用抽签的方式也不用民主的方式“选举”使徒,因为多数罪人只是多数罪欲的加权(使徒行传1:26)。约书亚记 10:5是一个有趣的例子:“于是五个亚摩利王,就是耶路撒冷王,希伯仑王,耶末王,拉吉王,伊矶伦王,大家聚集,率领他们的众军上去,对着基遍安营,攻打基遍”—— 耶路撒冷王攻击你,希伯仑王攻击你,耶末王,拉吉王,伊矶伦王也攻击你,而且,“大家聚集”,“ 众军上去”,你还没有问题吗?你还不积毁销骨吗?要知道,“大家”在无神论世界就是上帝。但“大家”从来不是圣经上的上帝,圣经上的大家从旧约到新约都一样,就是“大家就同谋要害死他”(创世记37:18);“大家商议,要用诡计拿住耶稣杀他”(马太福音26:4);“到了早晨,众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大家商议,要治死耶稣”(马太福音27:1);“一到早晨,祭司长和长老文士全公会的人大家商议,就把耶稣捆绑解去,交给彼拉多”(马可福音15:1);“耶稣回答说,你们不要大家议论”(约翰福音6:43)。所以,“大家”从来不是我的上帝,我也祈祷这个偶像不是我们教会的上帝,不是你们每个人的上帝,我们要靠主作有智慧的人。不仅如此,如果你们爱我,不要为我“怎么这么难”在街上哭泣,因为我们一起被神差遣在这样的“大家”中,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荣耀。真正的基督徒绝不会用“大家”来“因为”;真正基督的教会也不要“个人见证”取代证道。而受过基督教文明启蒙的人,也都知道为何西方要保护个人,警惕“乌合之众”(Gustave Le Bon,1895)。第三、逻辑虚构。常见的就是拿圣经任何一节经文出来,控告你的讲章没有提到,你的生命没有达到。更极端的是,自己挑选出来的经文自己根本不懂。愚蠢实在是一种道德缺陷。被这三种邪恶捆绑的人,一定生活在咒诅之下,自己的生活不快乐,家庭如地狱;而离异到哪里,就把哪里的快乐夺去,把哪里变成地狱。

基督徒的信仰是需要理由的,但我们自己不能认识这些理由。因此,下一个词就是“看哪”, הִנֵּה,behold!。神要将你离开的理由指明给你看。我今天要颠覆一个普世的谣言,就是圣经很虚无,没有无神论更理性,更重视证据。这完全错了。一方面,圣经比所有的思想都更“唯物”、更讲求“证据”;另一方面,恰恰相反,只有神是真实可信的,只有祂的道安定在天,余者,“神马都是浮云”。神让我们看两大证据。第一、看看你自己。尽管你已经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你过去和现在的生活应该结束了;你盼望进入一个春天。但你并不完全明白,你过去的生活在本质上是什么,我为什么要进入那个春天。世人是瞎眼的,若非神呼喊我们,将我们的过去和现状掰开给我们看,我们看不见这一切。于是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在冬天挺好,我们看不到身陷绝境,更完全没有属灵的要求,我们不相信有什么春天。所以神用祂的话语打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这个基本事实:就是律法和律法咒诅之下的人生,生命的唯一本质就是死亡。第二、让我们去看基督。基督的真实性,复活的真实性,粉碎了所有无神论的视而不见又矫情不已的谎言与对神迹的贪婪;同时,将新生命指给我们看。我们只有在基督里才能进入春天;这就是福音,或者福音之下的新生。基督徒的信仰中心不是冥想,而是“看哪,这是神的羔羊”(约翰福音1:36;约翰福音1:18)。

2、冬天,雨水

11节经文重点讲论的是冬天及其终结。一方面,你要认识这个冬天;另一方面,你必须离开这个冬天。跟随主进入春天,意味着你要告别冬天。所有的新生都包含着一场分离。我们先认识一下冬天是什么意思。סְתָו,winter, rainy season;冬季,雨季。亚述语用这个字表示冬季,特别是暴风雨的季节。旧约中只出现这一次。了解这里的比喻要知道巴勒斯坦地区的气候特征。这里是地中海式气候,地中海农业区的作物种类是葡萄,最著名的还有无花果;所以请注意后文相应提到了这两种果树。冬天就是雨季,在10-4月。换言之,一年有一半的时间是冬天,蒙特利尔的居民对这长冬一定深有感触。此时应该是复活节刚过,逾越节刚过,大约5月份。这个春天是羔羊之死带来的。这个冬天的特点是什么呢?第一、死亡的统治。在冬天里,万物肃杀。换言之,没有基督的世界,是没有生命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是将死之人。死亡恐惧和及时行乐成为文明的动力与奴役。第二、厌倦的统治。没完没了的空虚,百无聊赖的失望,是漫长冬季的主要情绪。烦躁、抱怨、懒惰,构成了文化的主要形态。第三、雨水的统治。这个冬天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雨水:גֶּשֶׁם,rain, shower。你的一生都在下雨,像林黛玉。叹息、流泪、哭喊,抽泣,这是冬天里伪造的春天。第四、春天的预备。尽管如此,在上帝的计划里,冬天也被使用。一方面,严冬要杀死所有的罪恶。雨水有两个功能:审判与洁净(创世记7:12;列王记上17:7);滋润与生产(利未记26:4)。苦难对基督徒是财富,让我们对世界绝望,记住冬天里的绝望,向罪死,向神复活。因此,冬雨对基督徒来说就是洗礼之水,正如大洪水中人死而复活。我们应该祈祷不要让你自己白白经历你生命的冬天和雨季,愿你靠主知道,神在你的绝境中预备好了一场复婚。事实上,旧约圣经中的“春”总是和“雨”连在一起的(מַלְקוֹשׁ,the latter rain),春雨是生命的预备(以赛亚书55:10)。

3、以往、止住过去了

神不仅让我们看见我们是冬天的囚徒,也将冬天破碎,带我们出来。已往:עָבַר,to pass over。主要强调时间。我们需要一个时间上的分界线。现在就是这个时候。旧事已过(哥林多后书5:17;路加福音9:62)。如果你要新生,必须和过去说再见。这时候会有很多捆绑,一再推迟你受洗重生的时间。但神宣布,这个冬天已经结束了。我们自己不能认识和终结这个冬天,我们只靠着对神话语的信心才可能从这个冬天里走出来。神怎样宣告冬天的结束呢?“雨水止住过去了”。止住:חָלַף,to pass on or away。这个动词主要的意思是消灭,剪除、改变。常指突如其来的变故穿越我们的本来平静的生活。在旧约里,这个动词一方面指洪水的冲击(以赛亚书8:6-8),另一方面也指“风”的扫荡(以赛亚书21:1)。这个雨季充满了腥风血雨和残酷的争战,你可以想象你身后的社会、教会与家庭风暴。硝烟弥漫,背后是流血的天空。但是,这场浩劫已经过去了。הָלַךְ,to go, walk, come。与10节的“去”同义。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刚刚在你生活里出现的那场暴风雨包含着神的美意,就是赶你从冬天出来;同时,上帝一定有能力并一定会将那场风暴和追赶埋葬在红海。我们必须相信上帝决意制止暴风骤雨对你的伤害了,祂不会再将我们交给群氓践踏和羞辱了——因为没有新郎会任凭流氓欺负自己的新娘。当然,雨季的结束有一个过程,乍暖还寒是难免的。因此,我们只有进一步抓住主的应许——这恰恰是神给我们在过渡时期的必要功课——才可能完成这个过渡时期。

三、新房:春分

12地上百花开放。百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

1、地上、境内

感谢主,春天来了。这节经文也包含着创世记中第三天(植物)、第四天(日期)和第五天(飞鸟)的创造。春天首先来到“地上”,就是我们生存的地方,是“我们境内”。请注意,这节经文里的“地上”和“境内”都是一个字,אֶרֶץ,land, earth。这个地,首先是上帝将水分开,露出干地,让生命出现的地方。然后亚当就是从这地的尘土里造出来的。它也是“洪水”之后的干地,以色列人过红海和约旦河之后的所站立的“干地”。红海之后的摩西之歌现在就成了雅歌。这地变成了基督徒的国度或者说,新人的新房。上帝对“地”的关切让我们感动。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耶稣裂天而来,来到地上。启示录,有新天新地。神要让泥土拥有生命。圣经说我们不过是尘土,但神要抬举我们,作祂的儿女。无神论者对土地有很多滥情,甚至将土地当成人的故乡和归宿。但是,圣经告诉我们,上帝要让泥土开花。而且,这土地已经被雨水滋润过了;预备的工作已经完成。

2、百花、斑鸠

春天的花会开,新房铺上花地毯。百花:הַנִּצָּנִים,blossom。这个字是נִצָּן的复数形式,נִצָּן的意思是blossom,花,百花。动词“开放”:רָאָה,apear,become visible,被看见。与下文的“听见”呼应。这些花开是真实的,是可以看见的。百花齐放才是春天。开花的真正含义在于复活,死去的生命在复活。基督徒成为复活的见证。这个春天也是脱离咒诅的日子,记住创世记3:18,“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如今,百花开放取代了荆棘和蒺藜。在基督里,伤口变成了鲜花。不仅如此。百花开放也告诉我们基督徒生活在一个相对忍耐和宽容的环境中,他人是地狱或荆棘的环境被改变了,弟兄姐妹的新关系意味着多数邻居不再是小气包和炸弹;相反,很多鲜花插在你这堆牛粪上;他们能够忍耐你的软弱和失误,不会像荆棘一样没事找事,小题大作,落井下石。然后我们的目光从地上转移到天上,去看空中的飞鸟。斑鸠:תּוֹר,dove, turtledove,候鸟,在非洲北部越冬,如今四月份飞回来。这里用的是单数。这里强调的是斑鸠的声音。קוֹל,voice, sound, noise。旧约也常用这个字描写鸟鸣。动词“ 听见”:שָׁמַע,to hear, listen to, obey。在冬天里,我们听不见圣灵的声音。无神论的世界死一样寂静。我们可以有三个引申。第一,洪水之后的鸽子,斑鸠也是鸽子的一种。在耶稣的洗礼中,鸽子代表圣灵的临在。因此,基督徒是被圣灵充满的人,受洗就是领受所赐的圣灵——我们成了有灵的活人。第二、斑鸠乃是献祭之物(利未记1:14;创世记15:8-9)。基督徒的生命成为献祭的生命。春天之前,人类有一个普遍的迷惘:我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一天天就这么混下去。但是今天,百无聊赖、毫无意义的生活结束了;生命的意义在于“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罗马书12:1;以弗所书5:1-3)。第三、这个场面也使我们记得耶稣来到地上,怎样用地上的百合花和天上的飞鸟教导门徒(马太福音6:25-29)——新的生命是信靠主的生命。一方面,像斑鸠一样生活,解决了为什么活着的问题,我们为主而活。另一方面,为主而活,解决了失败后的绝望和成功后的虚无。除了意义本身(基督),再没有什么能够提供意义。

3、歌唱的时候

现在我们到了春天的中心了,我们进入婚礼的现场。这在交叉结构中看得更为清楚。春天里的新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歌唱的时候已经来到”。这里有两点需要强调。第一,新的时间,时间开始了,又是一个“起初”。 我们先来看看“歌唱的时候”这个词组。הַזָּמִיר עֵת,the time of the singing。עֵת,time;我们说过,第四天神的创造是为人类定下时间的刻度。后文“已经来到”进一步强调了这个时间的重要性。开始了,新郎新娘到了,最重要的时候到了。这个“出场”的时候和动作本身都是被特别强调的。成为基督徒最大的困扰之一就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还没有准备好。但神在这里宣布:婚礼开始了,就是现在。那这个新时间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春游的中心点不是什么春色满园,而是一对新人。换言之,新天新地的中心不是植物和动物,而是人类,是一对新人及其参加婚礼的嘉宾,是教会。更重要的是,春天里的新人类是歌唱赞美崇拜着的新人类。זְמִיר,song, psalm。这个字在旧约中出现六次,都是指歌唱、唱诗(如撒母耳记下23:1),这个字的另外一个含义是“修剪”(利未记25:3-4;以赛亚书5:6),我偏向第一个含义。这个字动词词根是זָמַר,to sing, sing praise, make music。这个动词最早出现在士师记5:3。总而言之,歌唱是雅歌2:10-13中的核心字,是春天里的春天,是“歌中的雅歌”。教会而不是植物园,是春游的中心和目的地。基督徒和世人有什么区别呢?不再是哭喊、叹息、愤恨、抱怨、忧愁、自怜、闲谈、咒诅、互殴、无聊,瞎混的人;而是赞美、感恩着的生命,并且是只赞美神的生命。保罗和西拉在监狱里夜间歌唱,在最残酷的地方营造了一个春天。基督徒在哪里,哪里就应该有春天。而不是基督徒在哪里,精神病院就在哪里。这里歌唱的不是施特劳斯的“春之声”,而是哈利路亚大合唱。献祭的生活并不导致抱怨和自义,反而带领我们欢喜快乐、感谢赞美神(使徒行传5:41)。感谢神这个春天对我的医治。

4、已经来到

现在我们来看动词。“已经来到”:נָגַע,to touch, reach, strike。很有趣,这个动词最早出现在夏娃的抱怨和谎言中。创世记3:2-3,“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我们仿佛听见这样的声音:你可以随便“触摸”这个春天。这也是对全人类的呼喊,呼喊世人和所有的造物参加这个哈利路亚大合唱。我们需要明白,耶稣复活之后,所有的信徒都活在这个主日崇拜赞美之中。当然,这个全宇宙的大合唱要到末世才完全。这正是启示录4-5章展示给我们的宇宙大合唱场面。启示录第四章赞美父神,赞美神的创造和永在;“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示录4:11)。启示录第五章赞美圣子,赞美神的救赎;“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示录5:12)。启示录5:13-14是对这场“音乐会”的总结:“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四活物就说,阿们。众长老也俯伏敬拜。”歌唱的时候彻底来到了。人、天使和万物,都与神和好,恢复了起初的样式和形象。

四、蜜月:初夏

13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葡萄树开花放香。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1、无花果树与葡萄树

春天里的生命要成长。一方面,我们是国度里的公民;另一方面,这公民要结果子,献给神。这里提到两种树,无花果树和葡萄树。无花果树:תְּאֵנָה,fig tree。单数,那一棵无花果树,他们共同知道的无花果树。葡萄树:גֶּפֶן,vine, vine tree,复数。葡萄园在雅歌中出现五次:1:6,14;2:15;7:12-13;8:11-12。我们可以用这两棵树谈论两个主题,就是国度与生命。先谈第一个主题。在整本旧约中,无花果树和葡萄树常常并列出现;而一旦这样使用的时候,都是指向迦南美地的,就是神的国度;而神祝福和建造这个国度。一场婚宴开辟一个国度,是天国的开始;是“梦开始的地方”。可参考以下经文:民数记13:23;申命记8:8;列王记上4:25;列王记下18:31;诗篇105:33;以赛亚书34:4;以赛亚书36:16;耶利米书8:13;何西阿书2:12;何西阿书9:10;约珥书1:7-12、2:22;阿摩司书4:9;弥迦书4:4;哈巴谷书3:17;哈该书2:19;撒迦利亚3:10;约翰福音1:48-50;雅各书3:12;启示录6:13。主耶稣自己,就是这样谈论神的国度的。路加福音21:29-31,“耶稣又设比喻对他们说,你们看无花果树,和各样的树。他发芽的时候,你们一看见自然晓得夏天近了。这样,你们看见这些事渐渐的成就,也该晓得神的国近了”。这个国度就是上文的“地上”和“境内”。就像加拿大钱币上印着河狸一样,迦南的国树应该是葡萄树和无花果树。这两棵树是神赐给祂儿子以色列的结婚礼物,订婚戒指;也是人神关系的晴雨表、指南针。当以色列人行走在神的道中,神就用无花果树和葡萄树祝福他们;反之,神就收回这样的祝福。这个逻辑到耶稣时候也是如此,我们都记得耶稣咒诅那棵无花果树的故事,并用此坚固门徒的信心(马太福音21:21;路加福音13:7)。总之,枯荣兴衰,代表上帝和选民的关系。雅歌这里的描写,告诉我们这是神与人完全和好的日子。

2、生命:春华秋实

无花果树和葡萄树也与新生命有关。首先,创世记提到伊甸园里第一棵树的名字是无花果树(创世记3:7);大洪水之后第一个园子是葡萄园(创世记9:20)。这是新时代新生命的开端。其次,这个新生命是从无花果树下面开始的,就是这罪被遮盖,罪被赦免开始的。创世记3:7 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接受基督的救赎,是新生命的开端。第三、这新生命就是将自己的生命连接到基督身上开始成长的生命。这是蜜月孕育的时候,这是初夏成长的季节。就如何西阿书14:7说:“曾住在他荫下的必归回,发旺如五谷。开花如葡萄树。他的香气如利巴嫩的酒”。耶稣在约翰福音15:1-11中集中告诉我们新生命的样式;其中说到,“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1);“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4-5)。第四、春花的目的是秋实,开花是为了结果,结果是为了收割归入天国。诗篇128:3,“你妻子在你的内室,好像多结果子的葡萄树。你儿女围绕你的桌子,好像橄榄栽子”。耶利米书2:21,“然而,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树,全然是真种子。你怎么向我变为外邦葡萄树的坏枝子呢?”何西阿书10:1,“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树,结果繁多,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坛。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丽的柱像”;启示录14:18,“又有一位天使从祭坛中出来,是有权柄管火的,向拿着快镰刀的大声喊着说,伸出快镰刀来收取地上葡萄树的果子。因为葡萄熟透了”。第五、这些果子是什么呢?加拉太书5:22-23,“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首先就是爱。利未记19:10,“不可摘尽葡萄园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园所掉的果子,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

3、基督的香气

不过,新生命结果子有一个过程。我们不要要求基督徒一受洗就成为圣徒,也不要勉强自己一成为基督徒,就果实累累。这里有一个动词值得强调。“渐渐成熟”:חָנַט,to embalm, spice, make spicy;to ripen,“渐渐更新”,“用香料熏”(创世记50:2-3)。而主语是“她的果子”:פַגֶּיהָ,her green fig, early fig,这不是成熟的果子,而是青果(复数)。这个字在旧约中也只出现这一次。刚刚成为基督徒,一个刚刚组建的教会,都只是青涩的果子。你可以根据生活的常识和经验思想青果的味道。但我提醒大家,魔鬼知道哪里是青果,所以会专门挑选教会里真理上糊涂的人去试探和摇动。这是需要教会特别警醒的,要加倍爱护“小羊”。但无论如何,这新生命开始开放。葡萄树的情况是这样,带着花蕾:סְמָדַר,masculine noun,grape blossom, grape bud。而这花蕾给出香气。首先是动词“给出”:נָתַן,to give, put, set。生命的改变首先表现在哪里呢?一个自私的DNA,一个索取的、一个“我要我要”的旧生命,开始更新为一个愿意付出,愿意去爱、愿意吃亏,愿意献祭的新生命。从此,丑陋不堪、看上去很丑、又臭又硬,以丑为美的生命改变了,你的新生命渐渐放出基督的香气。香气:רֵיחַ,scent, fragrance, aroma, odour。这是什么意思呢,保罗在哥林多后书2:14-17中说,“感谢神,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

祂再一次呼喊我们:“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一方面,我们再一次看见神是何等地爱我们。我们得救依赖于神的重复和唠叨。这些唠叨显明神对我们的爱情:恒久忍耐,不离不弃。一个人得救实在不容易,神的话语要穿越无数个冬天的拦阻,兴起无数环境,才可能将我们带入春天。另一方面,我们接受这份爱情,意味着我们要为爱付上代价,甚至殉情。“起来,与他同去”。这意味着什么呢?与祂同去,意味着你要舍弃一切,包括你原来在世界里的偶像,以及与别人同去的机会。正如耶稣说的:“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加福音9:23)。祂也应许我们,“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有古卷添妻子),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马太福音19:29)——而这个应许,常常是要靠着信心去守望的。在我们舍弃一切的明细表上,有一个东西是最难舍弃的,就是成功,其实就是人的承认。这一点对传道者来说尤其是试探。一方面,你要向人性宣战,而人性是最强大的的力量,它的总参谋部曾设在别迦摩。另一方面,你又渴望和寻求人性的喝彩。你不能既要基督的爱情,又要该撒的爱情;而该撒的爱情又总是受“蜜月”或“毛毛虫定律”限制的。这是不可能双全的事业,而且你必然要在人性联军面前逃亡到罗腾树下和山洞里求死。但是,你若舍弃了成败荣辱,你就可以跟随主了。一方面,魔鬼失去了和你谈判最重要的筹码;另一方面,我们因此显明我们回应了基督的爱情。感谢神这个春天对我的医治。何为爱情,就是主你愿意为我们死,我们愿意为你舍弃一切。代价是爱情真正的见证,爱情的价值和重量与机会成本正相关。从此我们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爱情。80年底解冻的时候,中国人问,爱情您贵姓;今天我告诉各位,爱情就是信仰,信仰就是爱情。这绝非说我们可以用爱情来比喻信仰;不是的,爱情本来就是信仰,或者说,只有信仰才是爱情;而人间所有的爱情都是原初的爱情的模仿。愿主耶稣基督的爱,带领我们相爱到底。阿门!

任不寐,2012年4月7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