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与回应:李安、冯小刚,2012年途穷日暮

1

wosxsl [2012-12-08 03:21:10 PM] 小小猪胖乎乎 [2012-12-08 12:19:47 PM] 谁能评价一下Life of Pi这部电影吗?//我看过一些评论,但我自己没亲自看过电影。对于《Life of Pi》和《1942》这部电影,不知道博主怎么评价的?

平安。2012年即将落幕的时候,中文世界的末世情结演绎出这两部电影,年关深处,人头攒动。上个主日证道中我指着启示录16章末世七碗灾难所说的一些话,可以作为解读这两部电影及其热议的“超验根据”。这是两部灾难片。一方面,灾难背后拥有神的旨意;另一方面,只有领受上帝话语的人,才能明白灾难的意义。而启示录16章中反复告诉我们,那些不能领受上帝话语的人,面对灾难最经典的反应就是怨妇和愤青:“这是为什么呢?”无神论者面对灾变的经典反应有前赴后继的五种模式。第一、委屈,这么好的人怎么这么倒霉;第二、坚强之猪,启示录说,“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这是我们的文明史;第三、亵渎上帝的名或福音,嘲笑和否定上帝的存在;第四、绝不悔改,怨天尤人,从来不反省自己的罪恶,反而在身边寻找替罪羊;第五、苦难自义,就是篡夺上帝的荣耀——我因不幸而伟大如神。我们这么不幸却绵延至今,你能么?这就是启示录16章中的人类;也是这两部电影中的人类和他们的导演与编剧。而这五种模式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共同的艺术表达方式:美化人类的无辜,控告上帝的不公义与无怜悯。换句话说,人类的文艺作品承继巴别传统:用假人控告、否定和篡夺真神。

首先我们来看冯小刚的《一九四二》。让我先说几句公道话。一方面,冯小刚对蒋介石的想象还算公道;另一方面,“中国人首先也是人”这句“鬼话”,不能解读为美化皇军——日本人要利用人性的恶用来挑动中国人打中国人,仅此而已。当然我同意,冯小刚及编剧的历史知识确实乏善可陈,电影不是信史;若以信史自居只能是自取其辱。不仅如此,对国民政府的单方面指控有些媚俗,使这部电影至少客观上沦落为政治喉舌。不过这不是我重点要讨论的。尽管冯小刚这部电影倾注了很多精力去反省人性的黑暗,但我们看见,他给我们白描出来的仍然是假人。假人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正面人物的完全无辜受难,另一方面是反面人物成为替罪羔羊。这是中国作品无法摆脱的幼稚病和千年不变的控告文化。这种文化或谎言的本质不仅仅是政治攻击,而是对神的攻击——这么好的人遭遇这么残酷的灾难,上帝若不是邪恶的,也是不存在的。《一九四二》对传教士的嘲笑和外行的围观,帮助人们看见冯小刚对信仰极其肤浅的见识。中国文化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更不知道神是什么。他们根本不承认人的被造,因此生命的主权在神;他们根本不承认耶稣的代赎,上帝为人类胜过了死亡;他们根本不接受人是罪人,而根据上帝的公义罪的结局就是死。我不想将约伯记扯进来,我想让这个问题简单化:“必定死”是基督之外人类普遍和必然的命运。了解人是罪人即使依靠常识也可以有所感悟。“一九四二”中的每个人其实在上帝面前都罪恶滔天;但冯小刚将这些罪人中一部分化妆成完全无辜;让另一部分,就是政治敌人上了被告席。

用好人和死亡来控告上帝,这是两个弥天大谎。一方面,人是罪人,罪必至死;另一方面,基督已经胜过了死亡,死亡以及苦难对于真正的基督徒来说,绝对不成为控告上帝的理由。若是这样,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和11位门徒更有理由指着十字架否定神的存在。被死亡吓破胆和彻底胜过,或死亡恐惧,更深刻地表现在李安及其作品中。李安和冯小刚一样,死亡作为最后的伦理标准催逼他们理直气壮地绝地反击。但如果基督已经废弃了死亡的权势,就使这类反攻倒算变成了唐吉可德的大战风车。在某种意义上,“少年派”对上帝的控告更为阴毒。不仅“无辜美少年”的悲惨遭遇这个“呈堂证供”更能引起人类的共鸣,也不仅仅因为李安试图在东方宗教故事的胡编乱造和陈词滥调中满足西人的猎奇与愚蠢;更在于,他试图向2013年的人类提供一种“苦难神学”。在灾变中,上帝被控告而且毫无指望;唯一能“摸得着”和依靠的是人的兽性。这当然不是什么新的观念,自从达尔文以来,面对死亡的绝对统治,人类唯一的适应策略是动物化,并靠动物的生存进化能力实现人类对同类和死亡的精神胜利。这是更为深刻的鸦片和巴比伦的酒杯。

这是2012年最后的故事,邪淫而大怒。1942代表中国继续互相控告;Pi代表西方继续亵渎上帝。两部电影向我们讲述了一种共同的人性宣言或普世价值:绝不悔改。撒旦在这里设立它的座位。中世纪的人类仍然是有敬畏能力的人类,甚至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诞生的艺术作品,仍然包含了悔改的信息。但是今天,特别是随着灾民理性的全球化,人类思想每况愈下。所多玛使用电子屏幕为自己翻案,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成了无辜者,成为自己生命的上帝和上帝的上帝。所多玛的妓女和蛾摩拉的罪犯在电影院向全人类倾诉和描绘自己悲惨遭遇,你看不见一丝一毫对自己犯罪的反省和认识。人们感动得流泪,或者,常常哄堂大笑。自以为比别人深刻的影评们,煞有介事地继续追问“历史的真相”,商量着究竟应该把谁钉到十字架上。灾后重建永远是灾后重现和灾后重犯。这个传统是从夏娃和亚当开始的。我想当他们被赶出伊甸园的时候,他们可能向自己的儿子倾倒了全部的怨恨和苦大仇深。于是该隐这个人类第一个孩子,成了杀人凶手。该隐的笔名是冯小刚和李安,他们为自己的父母贡献了一部自传体的电影作品。他们指着亚当和夏娃的坟墓追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让我们简单地告诉该隐两个答案;人的不信不能废掉神的信。第一、“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6-17)。第二“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2

下午的嫉妒 [2012-12-10 10:21:37 PM] Zt很想请先生谈谈最近几天关于远志明=冯小刚=小敏在教会内部引起的争论。谢谢!(相关连接已经发入信箱)(这是引文。真心为这个消息感到难过: 蒙恩的人发表于赞美家园。远志明:冯小刚《一九四二》片尾曲使用小敏《唱一首天上的歌》歌词一事,神州传播协会已代表小敏与华谊兄弟公司签约,授予影片使用权,制片方会注明歌词出自“小敏迦南诗歌574首”,并主动支付稿费4万元人民币。小敏已全数奉献给神州福音事工。我们为迦南圣诗走进冯小刚电影感谢神,愿神祝福冯小刚///以上是今天远牧师发表在在脸书上公布的消息,看到上面说“我们为迦南圣诗走进冯小刚电影感谢神”真的感到难过。原来赞美诗的地位在很多人的眼里是不如名导的电影的。竟然会为赞美诗走进名导的电影如此感到荣幸。整个的本末倒置。想起这里曾经看过信必安姐妹的见证,一个坐垫分别出来做祷告用,就不做他用。而今天,受圣灵感动写诗歌却不再是单单赞美上帝,因为在署名和价格的面前,赞美诗是可以拿来卖的,卖作他用,卖给名导做电影歌曲。啊,真信感到难过。感叹在名利的面前,神的地位在人们的心中是如此的不堪。一个名导的光环,一个署名的肯定,一笔不小的稿费,神的地位就如此廉价的被本末倒置了。许多人却还在这名利双收的事件中满足开心不已。/////远志明:国内新浪微博上不断有人问我怎样成为一名基督徒。圣经说心里相信、口里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就可以得救。具体说来:读圣经认识神(可购买或下载一本圣经,建议先读新约后读整本),常祷告亲近神(用心灵和诚实),在教会敬拜神(找到身边的弟兄姐妹),生活中荣耀神(效法耶稣),将一生交给神(凡事交托盼望)。////这是另一段远牧师发在脸书上的,也让我感到很难过。因为在解释福音竟然只字未提:认罪悔改。……《1942》片尾曲版权惹争议 冯小刚:我们会付钱(ZT)- nngzh/////不用说一般导演,像冯小刚这样的名导,而且是出了名的京油子,不可能冒险使用版权不明的片尾曲。那个新闻是计划中的炒作,更为自己施放的政治烟幕。如果冯小刚说事前就知道这“赞美诗”出于远志明小敏,他就会被**部和**局封杀,至少脱不了与基督教会和**人士勾结的关系。。。这是**最忌讳的的。现在好了,皆大欢喜。但远弟兄可能是为了传福音,也为了点儿别的。但你看这部电影,就会发现,他被那个北京的流**导演给玩了。1942大饥荒发生在小敏的故乡河南,那是刘震云和冯小刚搞“田野调查”的地方-因为冬天已往……

各位平安。首先、远弟兄在“冯小刚-小敏”这个事情上的表达,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世界里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远弟兄的“感谢神”动机是为名利,还是为“福音毕竟传开了”,仅根据这几句话不好论断他。不过这次的“兴奋”是显而易见的,而这种“兴奋”与“远老师”一贯主张的“农村老太太神学”之间有一种张力;而“农村老太太更属灵”这套无知神学在中国教会遗毒极深。我的意思是说,农村老太太和演艺名流的结合,让“无知神学”的逻辑总是半途而废——有名望的人总是把持着为老太太颁发天国钥匙的特权,尽管在这之前,志明兄一再强调,老太太虽然农村,但很城市。

其次、远弟兄在引用罗马书10:9-10的时候,应该警惕自己一以贯之的随意引经的习惯。的确,圣经的说法和志明的说法是不同的。志明说:“圣经说心里相信、口里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就可以得救”;但圣经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马书10:9-10)这两种说法的差别甚至就是魔鬼和基督徒之间的差别。首先我们要知道,魔鬼在旧约中比任何人都知道神就是神,但从来不承认神是主。你注意撒旦不用耶和华这个名字(创世记2:1,约伯记1:9)。在新约里,魔鬼及其仆从比任何人都知道也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马太福音4:3,8:29;马可福音3:1,5:7;路加福音4:41,8:28);甚至不信或半信半疑的人也可以仅仅根据神迹奇事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马太福音14:33,约翰福音1:49)。当然,圣经也有这样的经文,有人因信基督是神的儿子而受洗(使徒行传8:37、9:20)。但我们一定要记得这个前提:“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翰福音20:31)。“记这些事”是“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的前提;“这些事”就是“耶稣是主”,“他从死里复活”。事实上,罗马书10:9-10这两节经文是精致的交叉结构。其中,“耶稣是主”(the Lord Jesus)与“得救”(salvation)呼应;“死里复活”(God hath raised him from the dead)与“称义”(righteousness)呼应。这是为什么呢?耶稣是救主,耶稣是永生神,耶稣是耶和华;在祂里面我们得救并分享祂的永生。死里复活是强调耶稣为罪而死,而且胜过了罪与死亡,我们因信分享祂为我们赚取的义;这里面当然包含了“认罪悔改”的信息。但是,只是承认耶稣传神的儿子,不仅无关认罪悔改;而且,与是否接受祂是我们的主,完全无关。不过我要说句公道话,志明兄不是故意的。

最后,我确实不太理解,《一九四二》与《我要唱一首天上的歌》有什么关系。这个结合有点儿撒玛利亚人“裤衩一声”就诞生了那种感觉。一方面,《一九四二》的故事极尽调侃教会之能事,冯小刚在阐述和媚俗他根本不太知道的“终极关怀”,这一点很像“可怜虫莫言”;他对基督教的无知比他在史学上的无知更明显。另一方面,在这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的大悲剧中;在这普遍刚硬、政治控告的肤浅寓意之中,你高唱“生命的河,喜乐的河,缓缓流进我的心窝……”到底什么意思呢?是冯小刚故意将教会打扮成幸灾乐祸的骗子和神经病,正如他在电影里作的那样;还是远弟兄小敏姐妹真的“感谢神”,为尸骨如山之上有“灵歌”“毕竟传开了”?

3

主的小羊christie [2012-12-12 02:30:25 PM] 感恩神让我们有这样一个领受真道的地方,此外我还会上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网站,主要是阅读王一的证道。请教一下任牧对王一的神学观点的看法,谢谢!

平安。您说的这位朋友的作品我读的不多。开个玩笑吧,我不认为有“王一的证道”,更不认为有“王一的神学观点”了。以前看过一两篇“王一的影评”和“王长老来信”;后来看过一两篇以信仰的名义的“王一的影评”和“王长老牧涵”,这是我能分享的全部印象了。总的来说,近年相知甚少。不过有朋友转来一位周牧师(?)刚写出来的短评,或者可供你参考——

谈谈王“牧师”的问题:对王弟兄,我很愿意用爱心说诚实话,话可能难听,但都是真话,我若不是出于爱,根本就不用理会王一。王一的牧涵,首先是以牧者的身份,是对自己的会众、世人、天使和众教会发出的,并利用公共互联网公开发表的。这事的性质,本身应该是公开和神圣的事。而王一每次写牧涵,先不管其观点对不对,王一在牧涵中不讲圣经就是对神圣牧职的最显着的亵渎,其文唯一合法的身份是文化论文,而不能是牧者书信。只有上帝的圣言才能抢救和牧养灵魂,而个人的智慧若冠以上帝的出口带着神圣光环昭示世人,恐怕只能是引人灭亡的东西,建议以后不要叫牧涵,叫墓涵好了。王一这些年所谓的服事,即以牧者身份公开发表文章的“事工”,挂羊头卖狗肉之嫌从才开始到现在一直是明显的,我很惊叹为什么少有人看出。他明明只是一直以文化学者的身份谈论貌似不违背圣经的文化而已。这样的“事工”不需要牧者来做,不信的人也可以做到。他的言说和上帝的道貌似有些关系,但他却是在荣耀自己的智慧。王一所做的,以学者的身份做,没有大问题,以牧者的身份做,那就是渎职、就是偷窃。一个不讲圣经的牧师,意味着什么?就算他的学说100%不违背圣经,他也是在高举自己,借着圣职讲自己的话,偷窃神的荣耀,因为人们只看到他是正确的,却看不到圣经的绝对权威。望王一弟兄自己省察,再错下去,恐怕真的成为假先知。——主内弱肢周弟兄公开奉劝王弟兄。

坦率地说,我不太喜欢“我很愿意用爱心说诚实话”这样的表白,没有这么夸自己的,又爱心,又诚实;也没有这么显示淫威的,骂人还让人感谢。我从来不玩生命神学的把戏。但我能理解周弟兄的看见,他的道理基本上是成立的,也应该符合事实。我在这里想多说几句我上个主日证道中提到的“撒玛利亚人”,他们是亚述帝国征服北国以色列十个支派、通过移民、杂居和通婚等手段繁殖出来的新种类。这些一半世界和异教,一半圣经和教会的新人类,在今天中国信仰启蒙时期,成为一道声势浩大的风景线。我不敢否认,自己曾经是其中的一员,甚至曾在某一时段,也算得上“领军人物”。新撒玛利亚人常见的包括政治基督徒、文化基督徒、社会福音派、成功神学、灵恩运动、文化使命、大布道会运动等等。这种混同式信仰有点类似巴哈伊的基本精神,但教会的主要方式是让圣经+什么东西,耶稣+我或名流等等。撒玛利亚人是亚述帝国(世俗化浪潮)围剿犹大的殖民地盟友或群众基础,古今亦然。

新撒玛利亚人的“证道”体现的是基督的启示加上我的思想,于是传我和传基督基本是并行的,甚至是颠覆的。卡尔巴特年轻气盛的时候,在《罗马书释义》中谩骂他们,说他们巴结上帝、“和基督”,是那样的不知羞耻。证道讲章中“我的思想”或“人的故事”太多,有三个原因。第一、从未真的相信圣经是神的话,主日上帝真实临在。马大的深文周纳、旁征博引和自我感动原因在此。第二、缺乏对上帝话语的真实领受和敬畏之心。人若真被圣灵感动,若真的被神的话语充满,就是竭尽一切传讲圣经也觉得言不尽意;而若加添自己的东西,更会恐惧战兢。第三、仍然没有藉着圣经认识自己,事实上,我们自己所有的自以为是和领袖意见在圣经面前,都是粪土。一个人要“胆儿多肥”才敢将自己的私货和老子孙子的世俗小学充实到万军之耶和华的圣道和圣礼之中呢?

撒玛利亚的文风是改革宗的文风。尽管一些人只是加尔文主义的学舌者;但边缘人更容易吸收皮毛的光鲜,如获至宝。改革宗卖弄理性主义与人文关怀,这不仅仅是唐崇荣牧师的讲道风格。废话连篇和人话泛滥以及学术卖弄,乃是不知道自己传讲的本该是圣经。传道人被称为神的仆人,这是什么意思呢——你要像奴隶一样复述圣灵给你解释的圣经。没有任何奴隶敢传递主人话语的时候,皮里阳秋,春蛇秋蚓,添油加醋。不仅如此,上帝的仆人会越来越深地爱上神的话语,那是一种真正的爱情,滔滔江水,与日俱增。神的仆人在讲道的时候绝对没有闲工夫研究老子或哈耶克,因为耶稣太大了,太重要了,我太爱祂了——无论我们怎样学祂、传祂,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爱之不胜。“人文关怀”另外的一个原因是媚俗,中国撒玛利亚人式的基督徒和慕道友太多了,这些人常常在恭维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他们对这类“文化传道人”形成一种试探。无论如何,亚述大军压境。

4

透明一代2012-12-06 15:55:30 说: 请教任先生:不知何故,马丁?路德所列的十诫与圣经略有不同,不论是新教所用的《和合本圣经》还是天主教所用的《思高版圣经》,第二条诫均是:“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而路德的十诫没有这条诫命,却把第十条诫命“不可贪恋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 拆分为第九、第十条诫命。

平安。为你的心细感谢神。不过你说的不完全准确。基督教各大宗派中,天主教和路德会的十诫是一样的,而圣公会、改革宗是一样的,东正教又独树一帜。我可以简单说说路德会与改革宗十诫的区别。这些区别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块法版。路德会的前三诫如下:第一诫、除耶和华外不可有别神(包括不可雕刻、崇拜偶像等);第二诫、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第三诫、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前三诫事关人与上帝的关系;一一针对多神论或泛神论、人神论与无神论。第二块法版,路德会将“妻子”从“财产”中分别出来,并列为第九诫和第十诫。相对的,改革宗的第一块法版有四条诫命,将路德会的第一条诫命一分为二。同时,将路德会的第九诫和第十诫合二为一。路德会的十诫是3:7;改革宗的十诫是4:6。当然,基本引经是一样的。我个人喜欢路德会的分法。

5

因为冬天已往 [2012-12-09 12:45:01 AM] 愚人三问: 一个相关的问题是:雷锋的生命,***的爱心,是不是我们这里说的生命? 另一个相关的问题是:谈真理的人是不是就等于不注重生命? 第三个相关的问题是:大谈生命的人,是不是就有了基督的生命?

平安。不是。不是。不是。

6

寻求的人1232012-12-09 00:04:09 说: 任不寐弟兄你好,我认为给人传福音就应该诚诚实实把福音告诉他就是关于人都犯了罪,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并他的复活和因信称义的道理。但是教会中很多的人(基本上除我以外)都认为我这样太机械不够灵活,他们认为应该先告诉那个人耶稣的爱,然后等到对方对你产生好感的时候(这期间你要做个对他好的有爱的人)再告诉他罪的事情。就他们的意思是要先跟那个人成为朋友,等到那个人对你的生活产生兴趣的时候就更容易信主了。但我认为这样做会造成别人因为你的缘故加入基督教而不是对神的话的回应。而且我认为信徒的行为和给别人的观感不会阻拦别人的得救因为得救只与神的道和圣灵的工作有关,但是教会里的人都不这样认为。请问当如何行啊?

平安。您说的问题有普遍性,原因是对术的卖弄超过了对道的信仰。然而凡事让我们回归圣经,耶稣怎么传?“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当然,我们有责任把耶稣的爱也见证和传讲出来;包括做出这样的说明,这扎心的信息包含着神的真爱。我们不完全排斥传道者应该“活出来”,但是对“善工”不能看得过于当看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一方面,你以后的软弱可能跌倒他;另一方面,即使他信了,更多是信你而不是信神;更可怕的是,他只是相信伟大的道德教师耶稣,而不是救赎主基督。事实上今天教会有很多这种假信徒或半信徒,他们以后都是生命神学的俘虏,成为挑战和反叛真道的群众基础和头目。这套思想根本原因是不明白,圣灵是使人认信的唯一主体;“术”不可能导致真信,只能造就假信。假师傅和假先知一个基本特点就是,不学有术,并以术论断人。当然,我们这样说绝非鼓励一种鲁迅式或保罗华许陈鸽林刚式的新律法主义的布道风格,这些乌鸦口渴了,眼前看见的非我族类都是更黑更黑。我们需要靠圣灵的怜悯和圣道中的扎根建造,常作预备,用温柔的心,讲扎心的道。同时,记得我们自己在十字架上,在基督的怜悯之中。

7

寻求的人1232012-12-12 10:22:08 说: 任不寐弟兄你好,我发现教会中有女子讲道的现象,我告诉了他们我的意见,但是他们认为无关紧要,并且用着“人数”,“就你对”,“你不懂”,“细枝末节”,“开书单”等东西搪塞我。而且我发现他们日常多是用人的道理,比如说社会学,心理学等发面的研究成果来支持自己的理论(包括信徒的经验是否能建立信心,牧者是否能看出信徒的状况),而且他们喜欢凭着眼睛看,甚至拿自己的观察和世俗学科来作为反驳我的证据,当我说我和他们的观察不一样时就说我不懂…………感觉到他们的聚会就像联欢会,非要做出个笑呵呵的表情才是喜乐的表现(“你如果喜乐一定会有所表现,你有所表现我一定会发现”),但不知道是否合宜。……而且喜欢用一些表面的东西,比如说道歉,明显是不认为我说的是对的,但是还是道歉,这种纯礼节性的道德实在是让我觉得无奈,在定义方面穷追猛打,首先我认为一个平信徒的定义和交谈中肯定不会很全面,但是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会很偏差,然后用否定定义来否定你对道理辩论的权利———-“你不懂”。喜欢脱离具体讨论事宜判断人的知识水平和了解圣经程度(信主年龄,神学程度,持此观点的人数,有没有读过某些书),通过人的话和几件事就可以看出人对于真理的了解程度和虔诚度(这个人更虔诚了,更进步了,更爱主了)。……表面上各派神学都对,其实是偏向于加尔文神学,当你问他们加尔文和路德神学哪个正确时他们说只有细枝末节不一样,但是在实践中分明是采取加尔文主义的路子并且认为加尔文的更理性,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装出一副各派共荣,我无意见的样子呢?

平安。谢谢你的分享。你谈到的问题基本上我们在不寐之夜都处理过,如生命神学、态度神学、偶像崇拜、概念崇拜、吊书袋、假冒伪善,说谎成性等等。这当然不仅仅是改革宗的问题,可以说是“主流教会”的痼疾。就是这些东西,将教会变成比世界更伪善、更愚昧的俱乐部。你的经历进一步告诉我们,以巴弗吴弟兄的看见,即中国教会的毒疮越烂越大的判断,绝对是真实的;但真正的毒疮不是政教合一,而是世教合一——世界和教会的混同。

不过我想在这里趁机再攻击一下加尔文主义。谢谢你刻画出加尔文主义者活灵活现的这副面孔:“表面上各派神学都对,其实是偏向于加尔文神学,当你问他们加尔文和路德神学哪个正确时他们说只有细枝末节不一样,但是在实践中分明是采取加尔文主义的路子并且认为加尔文的更理性,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装出一副各派共荣,我无意见的样子呢?”我的经历可能比你还要生动:一方面他们总是对路德会和其他宗派开展游击战;一旦你回击而且击中要害,他们总是这样三幅面孔:你说的是细枝末节;你怎么可以攻击神的仆人;各派应该合一。最后这个政策是皇军发明的,但大东亚共存共荣的本质我们都知道了。答案很简单,他们在说谎。集两年来与改革宗“对话”之经验,我总结改革宗“新五个唯独”如下。

第一、唯独改革宗的人可以任意攻击牧者。他们把所有批评改革宗的人,定罪为任意攻击牧者;并任意攻击这个批评改革宗的牧者。这个唯独不仅是弱智(完全无视你言之凿凿有案可查的严重真理问题);更是阴谋——这意味着让一统江湖的改革宗有名望的人获得了不受任何质疑的特权,而任何更新和真理的争辩都会按这种政治正确打入地狱。他们这个不许攻击牧者的强盗逻辑是这样的,他们任意攻击所有批评改革宗牧者的牧者,为此只能宣布攻击改革宗的牧者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牧者。易言之,唯独改革宗有权决定谁是真正的牧者,谁是真正蒙召的传道人。再易言之,批评改革宗的人都不是神的仆人。“圣灵在我们这边,谁敢惹我”。

第二、唯独改革宗的人懂得改革宗。所有批评改革宗的人都犯有一种无知的罪:“你根本不懂改革宗”。为此他们繁殖了浩如烟海的神学概念,搞得自己忙碌于无穷的家谱,相咬相吞之后遍地吃人。事实上他们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中药铺,但一定要装出我是何等的深刻,何等顺服神的主权这样的表情。

第三、唯独改革宗的人能确立和规定何为细枝末节,何为基要真理。他们不仅负责决定哪一卷书是你必须按他的意思读的基要之书,也负责确定哪一个教会、哪位基督徒、哪个时段的必修课;他们还负责向你推荐——不管你愿不愿意硬往你的信箱里面塞——哪一个有名望的人、哪一位名牧的讲章和录像,是专门针对你这种情况的。“你照着学吧”。然后你看见阿猫阿狗们嫁给皇帝一样人五人六地坐在那里监考,不耐烦地等候收割你的头颅。你是他们的投名状。

第四、唯独改革宗的人最懂真理又最有生命;因此百般无奈仓满囤流的他们只能负责关心和教导你们怎么学习真理和增长生命。他们是这样地爱你,超过基督,“恨不得为你跟谁拼了”。他们为此拼得妻离子散,又拼得教会鸡犬不宁。别人总是“理性上悔改”;他们总是“生命上悔改”。总而言之,所有属灵高调是他们的专利,而圣经上所有否定的话语,是你的专利。不仅如此,改革宗的人到任何地方,都是胸有成竹满腹经纶珠光宝气的仙女,下凡到你们这里了,只为那大爱看上了你这又穷又丑的董永;你们负责受教,他只负责施教。他是活水的江河,你是盐碱地。他永远活水的江河,你永远盐碱地。你一活水,就是他的仇敌,他就看见你以前怎样在远方和妓女浪费挥霍资财。他们离开的任何地方,都是因为魔鬼掌权了;而他们这等清高,即使比任何人都卑劣,也一定要将离开的脖子秀一秀,简直标致极了。

第五、唯独改革宗的争辩是爱心诚实的。他们对你的批评没有一点点仇恨在里面,而你任何一点点的回应,都证明你这人根本就没有重生。他们的喜乐建筑在你的伤害和痛苦之上。而别人的所有争辩都是侍奉宗派,“你的灵不对”;而别人喜乐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重生。改革宗精神统治的教会,任何真理讨论都变得不可能;改革宗精神控制下的基督徒,不仅仅是精神病理学的对象,更是福音重生的对象。令人恐怖的是,这些撒玛利亚人,如今已经像蝗虫一样覆盖了大部分教会。他们就是过去的亚述人。他们不像灵恩运动那样容易识别,他们也强调唯独圣经。但我们已经发现,“特殊情况论”和“理性的自负”以及“程序的废止”是加尔文主义献给巴比伦人的战利品,结果是整个犹大的沦陷。我们站在这里,熟能生巧地面对它们的语重心长和内忧外患。

8

小羊回家 [2012-12-12 08:03:07 PM] 也问一个问题。在我们教会,有一个刚刚受洗的弟兄不久就不再来了,据说是因为对教会里的人不太满意。请问先生怎么看这类事情。谢谢!

平安。请原谅,我怎么觉得这位弟兄就是你本人,呵呵。你说的问题是一个普遍现象。毫无疑问,一个基督徒坚持正常的教会生活是不容易的,但确实是最重要的。事实上我们自己的生命更新和家庭和睦以及在世人面前为基督作见证,教会生活为根本。也正因为如此魔鬼总是败坏一个基督徒的教会生活,常常使用的手段有两个;这两个手段都和生命神学有关。

第一、借着鸡毛蒜皮的事就可能使一个人一个家庭离弃他们刚刚蒙受的救恩和刚刚开始的教会生活。这些须小事往往就是教会里的某些人际缺陷。但我们若真的明白真理,就应该知道,从保罗那个时代起(读哥林多教会和加拉太教会的书信就能知道),教会就是蒙恩的罪人聚集的地方。若以教会里的人性缺陷为由放弃教会生活,我们在这世界根本找不到任何令自己满意的一间教会。何况,我们自己同样是有缺陷的人。放弃一间教会唯一的理由是牧者不讲真道也不信真道。而神使用我们每一个人建造祂的教会,我们总该在某一个禾场坚守到底,无论期间发生什么样的挑战和试探。大丈夫不会轻易放弃。一个总换教会的人其实也应该好好反省——如果世界里没有一间教会适合自己,这个“自己”(老我)就可以舍掉了(这就是耶稣说的“舍己”)。若我们一生从来见问题就放弃,遇扎心就生气逃避,或总是责备教会的问题,却从来没有看自己的问题并站起来堵住破口,那么,我们就更需要靠教会生活经历死而复活。

第二、借着攻击牧者和教会来拆毁教会,同时使缺乏分辨能力和软弱无力但又非常自义的会众离开教会。因此圣经吩咐我们要有分辨的智慧。若有人搅扰你,一方面,要找两三个人同作见证;另一方面,要找本人的口供。如果这两点都没有,听风就是雨不仅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当事人也是不公平的;更亏欠了我们在教会里彼此相爱的嘱托。但正如保罗说的,无论谁搅扰你们,他必要担当自己的罪。愿从基督而来的智慧、忍耐、坚持、成长、成熟,与我们同在。阿门!

任不寐,2012年12月12日

附图:连环画里的该隐悲秋

在基督之外,无法存放的苦难和无处安置的控告——

说谎,说谎,继续说谎。

冯小刚们就是这样长大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