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 第三十一课:文明的终结(启16:17-18:24)

愿基督里面的新年与我们同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启示录16:17-18:24,这跨越三章的经文讲论的是一件大事,就是在第七碗中,巴比伦大城的终结。巴比伦是人类文明或城市文明的代表或中心;到第19章,地球上所有文明族群随之一同覆没。启示录16:17-18:24可以分成三大部分,其中启示录16:17-21是序幕,预告巴比伦的毁灭;17章讲巴比伦的属灵品质,或者,巴比伦是谁。18章讲巴比伦是怎样毁灭的。有一种流行的解经习惯,称巴比伦就是当时的罗马。这种解读方法有两个问题,第一,经文上难免牵强附会;第二、与事实严重不符——如果巴比伦就是罗马帝国,那么罗马帝国崩溃之后就是千禧年或新天新地了。最多我们只能这样说,罗马帝国仅仅是巴比伦文明的雏形。总而言之,巴比伦代表这样一种普世价值或文明模式:首先,大城文明,代表无神论和人本主义,“8古实又生宁录,他为世上英雄之首。9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所以俗语说,像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10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甲尼,都在示拿地。11他从那地出来往亚述去,建造尼尼微,利河伯,迦拉,12和尼尼微,迦拉中间的利鲜,这就是那大城”(创世记10:8-12)。其次、巴别之塔或淫妇文化,代表人神主义和多元共存或人类的联合:“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世记11:4)。她有自己的信仰,就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约翰一书2:16)。第三、巴比伦背后是魔鬼的权势,以赛亚书14: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启示录将巴比伦的终局指给我们看,这是“寡妇”的结局,正如以赛亚书13:19所预言的:“巴比伦素来为列国的荣耀,为迦勒底人所矜夸的华美,必像神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然而在这样的启示中,仍然包含着福音的宣告,就是呼唤巴比伦文明中属神的儿女,早日回归,蒙恩得救;同时,也催逼教会起来,向巴比伦大城呼喊;这是我们的使命,这是我们包括“圣诞活动”和“新年洗礼”等一切事工的宗旨:务要传道;“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哥林多前书9:22)。愿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与神的国度一同扩张,阿门!

一、大城(16:17-21)

17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18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利害的地震。19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20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21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神。

1、七天创造与七碗终结

今天我们将结束七碗的课程,因此有必要对16章作一个简单的回顾和总结。解经家都将三个七组灾难与埃及十灾联系,但没有人与创世记的七天创造联系。事实上,启示录的最后七灾和创世记的七天创造关系密切,创造的一切将被一一摧毁,好预备新天新地的到来。第一天:神创造天地,而天地之间有光,一片光明;第一碗:从天上到地上倾倒着神的愤怒。耶稣说,你们要趁着有光的时候在光明中行走。因为随着人类犯罪的加剧,末世降临。你如今在北京上空还能看见光吗?PM2.5在神学上叫上帝的愤怒。然后请注意以下内容一一呼应。第二天:诸水为生命之源;第二碗:水变血代表死亡咒诅。第三天:旱地、水和植物形成生命家园:第三碗:淡水变血死亡临到。第四天:日月星等光体照耀世界;第四碗:日头灾变人间水深火热。第五天: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第五碗:兽的国分崩离析。第六天:动物与人和谐相处,人类君临天下;第六碗:兽的灵诱骗人类自相残杀。第七天:天地万物都造齐了,神安息了;第七碗:天地万物都毁了;神说成了。这是有始有终的历史,由于人的罪,生机勃勃的家园成了血肉横飞的骷髅地。但是感谢神,差遣祂的儿子进入马槽和骷髅地,要为我们把一切都更新了。这是最后的灾难,新天新地即将降临。

2、从空中到大地震与冰雹

这段经文是一个交叉结构,17-18与21让我们看见上帝拆毁天地,旨在毁灭创造的中心,人类。首先我们看见17节的“天灾”。“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空中:ἀήρ,the air,the atmospheric region。空气中。这或与大气污染有关。空气出了问题,人的末日到了。请注意这两个“成了”(γίνομαι,It is done)。约翰福音19:30,“耶稣尝(原文作受)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了”;启示录21:6,“他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第一个成了是说上帝为一切罪人在基督里成就了救赎;第二个成了,告诉我们,所有拒绝基督救恩的罪人,将被这最后的天灾终结。其次是18节的大地震,灾祸从天转向地。这也是西奈山上的一幕,重申律法的审判(出埃及记19:18-21;撒迦利亚14:5)。第三是天地之间的冰雹(出埃及记9:24;约书亚记10:11)。这是人类的灭顶之灾(以赛亚书28:2,以西结书38:22)。这是一场宇宙大战,天上密集的火力就是大雹子,前所未有。这是极大的雹灾。一他连得,ταλαντιαῖος,a) a talent of silver weighed about 100 pounds (45 kg);b) a talent of gold, 200 pounds (91 kg)。这个重量大约是一个成年人身体的重量。不仅如此,“他连得”常是金银的计量单位(出埃及记25:39,37:24,38:27,撒母耳记下12:30,历代志上20:2,,列王记上20:39-42,列王记下5:22,马太福音25:15),因此,这场毁灭在于报应穷奢极欲的罪,惩罚拜物教。

3、覆没,从巴比伦到列国

19-20节宣告以巴比伦为中心的人类文明的终结。19节宣告巴比伦大城的命运;细节将在17-18章展开。20节宣告列国的命运,细节将在19章展开。首先,启示的中心转向ἡ πόλιςἡ μεγάλη,那大城,这是指巴比伦。“裂为三段”表明完全的毁灭。人类文明从起初到现代和后现代,就是城市文明或大城文明(创世记10:6-12)。其次,巴比伦大城是人类文明的祖国,那是巴别塔所在地;巴比伦文明也是人类文明的代表——人类要自己作上帝(创世记11:1-9)。“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这至少告诉我们两则信息。第一、巴比伦的毁灭出于神。第二、巴比伦的毁灭出于自己的罪,如今恶贯满盈,公义的神将会倾覆它(耶利米书51:36-37)。创世记有两章讲巴比伦的起源,启示录用两章讲巴比伦的终结。创世记10章告诉我们巴比伦大城的建立,11章告诉我们巴比伦的文明模式;启示录17章告诉我们巴比伦的宗教特色(淫妇),启示录18章告诉我们巴比伦文明的结局(寡妇)。20节说,“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这是预告七碗的毁灭是全球性的,列国都将因为他们是巴比伦文明的附庸而被审判(诗篇97:1,以赛亚书11:11,24:15,60:9,40:15,41:5,59:18,,耶利米书3:23,路加福音23:30,以西结书6:3,以赛亚书54:10,44:23,49:11-13,55:12,箴言8:25,路加福音3:5诗篇72:3,114:4,约珥书3:18;以赛亚书42:15,以西结书36:1-7,何西阿书10:8,那鸿书1:5,弥迦书1:4,撒迦利亚4:7)——在启示录19章中,将进一步说明列国的覆没。

二、淫妇(17:1-18)

1、大淫妇(1-6)

1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2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3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4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5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6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

上帝是讲理的上帝,祂要告诉我们为何埋葬巴比伦。17:1-6首先告诉我们巴比伦是大淫妇。事实上这个词(πόρνη)直接翻译就是“妓女”和“婊子”。这里涉及一个我们到底怎样理解圣经上的话语的重要问题。这个字不仅刺耳,而且与我们心目中想象的吴侬软语、春风化雨的上帝不同。这句“脏话”足以跌倒很多道德骄傲、深受世俗小学捆绑的人。事实上,一个总是以个人经验和世俗道统为准则的人,不可能一直接受圣经,也不能在那些完全忠实传讲圣经的教会忍耐下去。你可以一时好奇和“震撼”;但时间长了,老我复苏,一语扎心,就不再解怨(提摩太后书3:3)。在这个真正的动机下面起来,在生命上以讹传讹地误会控告别人,在真理上自以为是地弯曲厌弃福音。而弃绝耶稣的道理,总是世俗小学这一套:这话甚难(听),以及你总是批评别人。事实上只有异教和邪教才取消了真理的争辩。圣经上有保罗对巴拿巴和彼得的批评(加拉太书2:11-14),有保罗光明正大对腓吉路、黑摩其尼、底马、革勒士、提多、亚力山大的批评(提摩太后书1:15;4:10-18)。尽管没有人是保罗,但福音的批评性完全有圣经根据。前面一定还有很多这类扎心的道理。圣经有春风化雨的信息,圣经也不总是疾风暴雨,但若偏执一端,这样的教会不可能是基督的教会,你自己,不可能是基督的门徒。圣经说,有钱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这有钱人不仅仅是指财主,也指那些在道理上总是自以为自己有一套或已经“有”了的人。这些“我有了”的人,这些假财富,像巨大的包袱,如同幽灵,成了咒诅,带领他又跌倒至爱的人一生穿越无数社会和教会,最后只能归隐到自己“爬满青藤的小屋”和充满存折焦虑的厨房,那是唯一“正确”和“生命”的地方。尽可能不要重复我们的罪;但愿我主耶稣持守我们,远避覆辙。

淫妇至少有六大罪状。第一,淫乱,就是背叛上帝并归于异教,侍奉别神。第2节讲到她犯了πορνεία(πορνεύω,)的罪,就是淫乱。这不是指肉体淫乱,而是指精神或信仰淫乱。它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背叛上帝;另一方面是侍奉别神。圣经把上帝和子民的关系比喻为夫妻关系,凡有对配偶背叛而刻苦铭心伤痛的人,都能理解为何神说,祂是忌邪的神,名为忌邪者,有忌邪的心,是烈火(出埃及记20:5;34:14;利未记18,20:10-24民数记25:11-13;申命记4:24,6:15;约书亚记24:19;以西结书8:3-5;那鸿书1:2)。凡是背叛上帝、转信异教的人都被称为淫妇。摩西十诫前三条诫命确立了这种关系;众先知不厌其烦地用淫妇、妓女等咒诅来责备离经叛道、侍奉别神之人(民数记14:33,以赛亚书1:21-23,23:16-17;耶利米书2:20,3:2-9,23:10,29:23;以西结书16,23;何西阿书1:2,4:10-18,5:3,7:4,9:1;那鸿书3:4)。先知以西结责备以色列人妓女不如,“32哎。你这行淫的妻阿,宁肯接外人,不接丈夫。33凡妓女是得人赠送,你反倒赠送你所爱的人,贿赂他们从四围来与你行淫。34你行淫与别的妇女相反,因为不是人从你行淫。你既赠送人,人并不赠送你。所以你与别的妇女相反。35你这妓女阿,要听耶和华的话。”(以西结书16:32-35)。使徒保罗这样说:“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哥林多后书11:2)。耶稣将这个世代称为邪恶淫乱的世代(马太福音12:39,16:4)。巴比伦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被称为大淫妇,她背叛了创造主和救赎主,又与各种偶像淫乱。巴比伦就是登峰造极的所多玛(犹大书1:7)。同时,假教会也是淫妇(pseudo-church),与羔羊的新妇形成对比。

第二、迷惑天下(2)。君王和百姓都在巴比伦的罪中有份,他们信仰的是同一种淫邪。淫妇本着法不责众或故意背叛上帝的动机,愿意搅动更多的人一起离开真道,侍奉偶像。淫妇不会满足于自己一枝独妓的状态,她一定要牵连和拉扯别人一同“下海”;借此就形成一种敌基督的普世价值。第三、魔鬼仆役(3)。淫妇的属灵背景是兽,就是魔鬼,这个奥秘下文会进一步解释。这里谈到红色(scarlet),不仅代表血色,也是最刺眼的颜色——魔鬼知道怎样吸引注意力。兽应该就是启示录13:1从海上来的兽,代表属世的各种权柄(polotical beast)。第四、崇拜偶像(4),主要是贪婪钱财,这里的所有物品(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金子宝石珍珠,金杯;穿、用、吃)都代表奢华。事实上,奢华是人类真正的信仰,人将自己全部的生命都献祭给它了。“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歌罗西书3:5)。淫妇离开上帝的爱情,必然转向其他爱情;或者,正是因为婚外情,所以最终一定背叛上帝。这份不法恋情总体上说就是属世的荣耀和钱财。关于金杯,可参考耶利米书51:6-9。金杯崇拜的结果就是“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是肮脏的,这个见证是真的。第五、万恶之根(5)。贪婪可以“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这一点可以参考提摩太前书6:10,“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彼得后书2:14,“他们满眼是淫色(淫色原文作淫妇),止不住犯罪。引诱那心不坚固的人,心中习惯了贪婪,正是被咒诅的种类”。 金钱也造就一种虚假的傲慢、轻浮、莫名其妙的道德优越感和完全可以理解的终日终夜的焦虑。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耶稣说,有钱人进神的国,比骆驼穿针眼还难。这头上的字,是属灵的人才能看见的。第六、残害信徒(6)。贪婪之人一定痛恨基督、圣经和教会;所以就像恼羞成怒的希罗底一样,他们不顾一切地杀害先知、逼迫使徒,残害牧者,离弃、羞辱、诽谤并践踏教会(提摩太后书1:15;4:10,14-15)。而且一定恶贯满盈,并一直以此为乐。

2、兽与羔羊(7-14)

7天使对我说,你为什么希奇呢?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告诉你。8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希奇。9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10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11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12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13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14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人只有被圣灵带领进入旷野,才能使人认识淫妇的属灵本质。在巴比伦中的人不可能认识巴比伦。天使带领我们学习认识淫妇的智慧。只有住在真理中的人,才不会对任何淫妇及其行径友邦惊诧。世界里的人总是敏感,却不能看透属灵的事。但真正的基督徒不会对任何极端行径感到“稀奇”。一些假基督徒会在你揭露淫妇的本质的时候,离开教会;因为他们不能接受你说人家是妓女或婊子。事实上这种假宽容和真伪善,恰恰出于这种淫妇文化。一个和世界苟合时间很长的人,不能理解上帝对绝对圣洁的要求,不知道,在教会里,任何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θαυμάζω,to wonder, wonder at, marvel)。常常有人对我说,“怎么会这样?!”但这里清清楚楚告诉我们,淫妇的下面是撒旦及其权势。因为魔鬼存在,所以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没有它干不出来的事。不过我要在这里强调的是,我不知道七头十角具体指向哪些国家和统治者。迄今为止任何强解都是不完全的、牵强的和危险的。我们在这里只需知道,他们是巴比伦文明的不同环节而已,就可以了。无论是罗马、中国、美国,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巴比伦的一部分。而若非基督的怜悯,若没有圣道和圣礼的分别与保守,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七头十角兽上的肢体或零件。

但责任不仅仅在魔鬼,世界诸王同心合意崇拜魔鬼,与羔羊即基督为敌。这里宣告羔羊必胜。与羔羊争战构成淫妇的另外一个属灵背景。她们是有仇敌的人,仇恨造就了淫妇的性格,不铲除基督及其门徒,她们不可能善罢甘休。因此,属灵争战是无法避免的,直到羔羊大获全胜为止。所以真正的基督徒不要对任何稀奇古怪的淫行感到稀奇,更不应该对真正的教会遭遇任何稀奇古怪、没完没了的风和海而稀奇。耶利米书6:14,“他们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利米书[8:11;以西结书13:10,13:16)。一切战争这都是必有的。而且我们要知道,这支敌基督的大军,拥有两个特点。第一、掌握权势。他们总是世界里最强大的一方。他们是掌权者,是主流,是普世价值,是流行文化,是贵族和王者。他们有很多王,各种有名望的人,纷纷出来,一起抵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诗篇2:2)。第二、在对付基督和祂的话语方面,他们不仅人多势众,而且彼此非常团结。在这方面,圣经有一节非常生动的经文,“从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路加福音23:12)。基督和祂的仆人有化干戈为玉帛的功效,使本来互相厌恶的人,因共同恨真理的缘故,而重新和好,一致对神。事实上这种勾结也代表一种虚弱,因此需要一种“多数正义”的偶像安慰。一方面,他们同心合意;另一方面,他们共同顺服魔鬼,甚至表现出一种不顾一切的牺牲精神和共同意志。但是,神跟我们要的是信心,是对上帝应许的信心:“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什么是基督徒在世界里遭遇一切患难和失败之时的祝福呢?就是这句应许,“羔羊必胜过他们”,哈利路亚!

3、那淫妇(15-18)

15天使又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16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17因为神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国给那兽,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18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显然17章是一个交叉结构,现在又回来讲论众水之上的淫妇。这里特别解释说,所谓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耶利米书51:13)。圣经多次推翻了多数正义和人民崇拜。恰恰是每一个人,构成了淫妇的群众基础,也构成了钉死基督的合法性。因此我们看见,淫妇精神绝对是“普世价值”。而传道者所面对的,也必然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peoples, and multitudes, and nations, and tongues)。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也可以对应着这些“普世价值”:人本主义、多数正义、国家主义和各种主流文化。这里让我们看见,你面对的不仅仅是诸王,而且还有人民。君王和人民可能在历史上一直彼此为仇,其中发生的一切冲突被称为革命,,其中发生的一切结果就是改朝换代,就是更换罪人的统治。但在抵挡基督这方面,不仅诸王之间可以化敌为友,而且,人类所有君王和所有人民之间,也可以握手言和,一致对外。仅以同性恋为例,我们能看见中美两国的政治精英和人民群众,都是站在一起的,支持“自由”。也是在这种意义上,信仰就是一场殉道,教会就是一场殉道。没有任何一场福音行动,能够在世界上取得持久的胜利。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殉道本身就是胜利——因为我们在见证属天的道理,这个道理是超越胜败的,因此,也超越了世界的逻辑。

这场朝野一致的争战看起来胜负已定。“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但裂隙出来了。他们的团结总是暂时的。于是,上帝任凭或定意让兽与淫妇发生内战,任何堡垒就这样从内部分崩瓦解。我们知道苏东怎样完蛋的,其实重庆模式的结束也是如此。这具有普遍性,人与人之间的爱情是完全靠不住的。罪人内战或人类内战更凶残,大致包括六场行动。第一、联合,为消灭巴比伦,诸王要有一个勾结的过程。罪人之间的合一是人与神之间合一的一种替代,所谓“合群”的本能。其次、是莫名其妙的痛恨罪人中最杰出的罪犯。人与人之间这种仇恨和厌恶常常是“无缘无故的”。这是一场罪人专门针对淫妇即巴比伦的恨。也许可以作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反美”中几乎没有道理的情绪。当然,可能出于没有道理的嫉妒。这种情绪如阴间般残忍——罪人任何倒霉和罪都让别的罪人极度兴奋。第三,在战争之前,是孤立骄傲的巴比伦。冷落,使她冷落。ποιήσουσιν αὐτὴν,使之孤立(make her desolate);把对手做成标新立异、众叛亲离的样式。第四、正是这阴间般的残忍,导致了“剥皮萱草”(利用往事亲密关系互相揭发)的残忍。“赤身”,就是剥掉你的画皮,揭露你的真面目。我们当知道,任何罪人的真面目在上帝面前都是惨不忍睹的。于是打开任何一个,都可以将之送上绞刑架。γυμνήν,naked,就是剥光她。第五、剥光罪人的目的不是伸张正义,而是为了吃人自肥。于是有“食肉寝皮”(弥迦书3:3)。“又要吃她的肉”,这肉也可以代表“肉体的罪”,这是吃人的主要项目(创世记9:22)。在这方面,每一个罪人都是嗜血的,肉身对肉身的罪极度敏感,保持强烈的反应(无论幸灾乐祸,还是义愤填膺);找到自己的组织了。魔鬼的控告方式,就是紧紧抓住、不依不饶使用它掌握或自以为掌握的一个肉体的罪。第六、最后到了不共戴天、“水火不容”(利未记20:14)的惨烈程度。用火烧尽也说明,要彻底清除她的影响,直到将她赶出地球才善罢甘休。这真是更具有讽刺意味的人间爱情闹剧:起初同心合意,好得宝玉黛玉一般;但如今,一一反叛,挫骨扬灰。事实上,一个常常背叛上帝的人,一个根本没有信仰的人,一定更经常地彼此弃绝、彼此背叛。这是一切淫妇和高等动物的政治原则。也许我们从这里也能学到一些交友的智慧——那些誓死忠心于信仰的人,一定更能够忠于爱情和友情。一个从来不把信仰当回事的人,你不要指望他会尊重任何一种情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建议年轻人找对象,最好找基督徒的理由之一。

三、寡妇(18:1-24)

1、审判与救赎(1-8)

1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作牢狱下同),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3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4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5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6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用她调酒的杯,加倍地调给她喝。7她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因她心里说,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8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就是死亡,悲哀,饥荒,她又要被火烧尽了。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

就在这多国体制或世界多极化的纷争中,在这样的时间背景下,“1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And after these things I saw……上帝会在合适的时间,倾倒巴比伦大城。换言之,巴比伦城最后的毁灭不是出于人的力量,相反,她代表人类力量的颠覆,就像巴别塔。正如起初巴别塔毁于神的手,末世,巴比伦文明也终结于上帝的“大权柄”。那时候全地的人会仰望上帝的光辉。神仍然是借着话语的力量,倾倒巴比伦。Ἕπεσεν ἔπεσεν Βαβυλὼν ἡ μεγάλῃ,fallen, fallen,Babylon the great。πίπτω,这个字是从高处倒下塌陷之意,让人想起巴别塔的倒掉。人类正在重建巴别塔,这是毫无疑问的。而此时此刻的巴比伦,崩溃前夕的巴比伦,内忧外患的巴比伦,不仅没有丝毫悔改,而且变本加厉地淫乱,消费主义是淫乱的主要手段。最近这些年,用中国的现状注释这两节经文似乎更为生动:“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作牢狱下同),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3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中国因为“低成本”或“各样污秽”不仅成了资本主义经济的救星,又使地上的君王降低政治原则与它勾连。这个国度是三种势力的祖国。首先是“鬼魔的住处”,在这样的地方,什么邪灵或异教都有。其次、“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作牢狱下同)”。φυλακή这个字既有保护伞,也有牢笼的含义。她是全世界坏蛋的避难所,是一切投机者的乐园,是一切贪婪之徒名利之徒的捆绑,是不法之人的葬身之地。这些东西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ἀκάθαρτος,不洁净。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不信神,不怕神。这一定是世界上无神论者的祖国。第三、“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所有不洁净的鸟都来了。“可憎”,就是被上帝咒诅和憎恶。鸟,飞来飞去,有机会就扑上的动物。这主要是指下文的客商。他们带着一个共同的理想,就是发财。这以巴比伦对奢侈品的要求为前提。“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巴比伦成了世界奢侈品最大的消费者,鱼翅筵毁灭海洋,珍稀木材吞噬非洲,国内三光一切生物资源。这里也是再一次简单复述淫妇的罪行,她迷惑天下,用发展就是硬道理,用只有钱才是真的这新意识形态,门户开放,与列国淫乱,共同发财。这场发财浩劫粉碎的不仅仅是灵魂和信仰,也从资源的根本上,为巴别塔的倒掉预备了物质条件。

然而在彻底剿灭淫妇之前,神仍然继续呼喊巴比伦里面的人认罪悔改,呼喊子民尽快从里面逃出来,不要在巴比伦的罪中有份,避免巴比伦的惩罚。教会承担着这样的末世使命:“你要出来”。这是上帝对选民永恒的呼召(创世记12:1,19:12-14;民数记16:23-26;以赛亚书48:20;耶利米书50:8,51:6,45);也是借着教会对世界的永恒呼召。这呼喊临到我们,我们要警惕三种情况,都是创世记19章罗得一家所遭遇的。罗得一家住在罪恶之城所多玛,淫乱之罪“上达天听”,神要倾覆这座城市。于是呼喊罗得一家出来。第一种情况,人不听,以为是笑话。这就是祁克果那篇剧院失火的寓意所表述的情况。传道者成了小丑,观众哄堂大笑,以为他在骗人。代表这种情况的是罗得的两个女婿。“他女婿们却以为他说的是戏言”(创世记19:14)。第二种是罗得的妻子代表的,已经出来了,但留恋所多玛的一切,又恐惧前面的风险。创世记19:26,“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也成为后世的镜鉴(路加福音17:29-33,马太福音6:21,提摩太前书6:6-10,雅各书5:1-3)。很多“基督徒”会成为半路上的盐柱。第三种情况,就是罗得和他的两个女儿所代表的。他们成功逃离了所多玛。但是,罗得一直是一个信心软弱、变化无常的人。神的使者先让他往山上跑,他讨价还价说那么远我干不了,我要逃到琐珥这座小城。神也应允了他。但他到了那里,又觉得不安全,返回来又要上山。但又不相信上帝会真的保护他们,就躲在山洞里。最后在山洞里醉酒,和女儿犯了乱伦的罪,生出受咒诅之民,就是摩押人和亚扪人。不过神大有怜悯,路得就是摩押人,她在耶稣的族谱中有份(马太福音1:5)。罗得的性情不定在这个家庭里面一定起了一个很坏的表率作用。往往是属灵领袖的盲目带领,使妻女失落在天路上。

然后神告诉我们,巴比伦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神的审判在这里有三个特点。第一、神的圣洁。神不能容忍任何罪恶,因此记念罪恶,断不以有罪为无罪(出埃及记34:7、民数记14:18、约珥书3:21)。任何罪恶早晚要被清算。第二、神的公义。神清算罪恶是按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人种什么就收什么(马太福音7:2);而在末世,甚至是加倍报应和惩罚(出埃及记22:4-9)。διπλόω,to double。这里有三次double,她本人,她的工,她的杯。也就是说,巴比伦自己要遭遇双倍惩罚;她对别人所行的,要双倍临到她;她给别人带来的悲剧,要双倍报应给她。所以圣经说,“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希伯来书10:31)。第三、神的大能,可以翻转一切。这里特别引用淫妇的话说,“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但她最终成了“寡妇”、皇后以为自己拥有一切,但结局是一无所有的寡妇。淫妇一定是寡妇,淫妇一定要走从皇后到寡妇这条衰败之路。她曾经辉煌过(自我荣耀与奢华,στρηνιάω,穷奢极欲地生活),但一定盛极而衰(痛苦与悲哀)。她自我安慰说,“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但结局是一天之间就临到了,就是死亡、悲哀、饥荒与火烧。何为寡妇?不仅仅大嘴长舌。一方面寡妇没有爱人,另一方面,寡妇最后的爱人是钱财;而最后,寡妇的钱财也将被夺取。我们很清楚地看见,又一位皇后崛起在那里不可一世,但已经开始转向寡妇的命运。无人阻挡。神最后会将淫妇迷恋的一切从她身边夺走,包括一切曾以为靠得住的荣耀与奢华。历史有太多的经验教训了,那些奢华必是穷得只剩下钱的罪而已;而这些奢华也会因任何风吹草动烟消云散。“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这是上帝能力对淫妇能力的清算和颠覆:“16耶和华又说,因为锡安的女子狂傲,行走挺项,卖弄眼目,俏步徐行,脚下玎铛。17所以主必使锡安的女子头长秃疮,耶和华又使她们赤露下体。”(以赛亚书3:16-17)面对上帝的大能,所有的不可一世,都会变得天翻地覆。

2、文明的哀歌(9-19)

9地上的君王,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华的,看见烧她的烟,就必为她哭泣哀号。10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说,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阿,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11地上的客商也都为她哭泣悲哀,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12这货物就是金,银,宝石,珍珠,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各样香木,各样象牙的器皿,各样极宝贵的木头和铜,铁,汉白玉的器皿,13并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细面,麦子,牛,羊,车,马,和奴仆,人口。14巴比伦哪,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你一切的珍馐美味,和华美的物件,也从你中间毁灭,决不能再见了。15贩卖这些货物,借着她发了财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哭泣悲哀,说,16哀哉,哀哉,这大城阿,素常穿着细麻,紫色,朱红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宝石,和珍珠为妆饰。17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都远远地站着,18看见烧她的烟,就喊着说,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19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哭泣悲哀,喊着说,哀哉,哀哉,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宝成了富足。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

这11节经文是一组“末世哀歌”(以赛亚书13:19-22,34:11-15;耶利米书50:39,51:37;西番雅书2:13-15)。文明的哀歌包括君王的哀歌(9-10)、客商的哀歌(11-17a)、船客的哀歌(17b-19)的三重叹惋,详细地告诉我们巴比伦文明的实质。这里实际上进一步解释,淫妇的爱情,就是她的奸夫是谁。这奸夫有两个名字,第一叫“坚固”,这代表力量或实力,为政治动物的偶像;货物,就是“商品拜物教”,就是商业文明,就是今天的普世价值:市场与资本主义,是经济动物的偶像。首先我们看君王的哀歌。地上所有的君王都在这里。οἱ βασιλεῖς τῆς γῆς,the kings of the earth。这是一些什么人呢,“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华的”。他们亲眼见证了巴比伦的倾倒。他们“为她哭泣哀号”。为什么呢?为罪悲伤吗,不是。“因怕她的痛苦”;实质是唇亡齿寒,害怕这样的痛苦也临到自己。而且他们是远远地站着,不仅说明面对巴比伦的悲剧列国完全无能为力,也表明他们并非真的关切巴比伦的不幸。罪人在悲剧中逃得远远的。当上帝要毁灭巴比伦的时候,所有人只能也只是瞪眼看着。列国君王的哀歌说:“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阿,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他们惊悚的对象是巴比伦大城的坚固或实力,因为这是所有邦国的政治理想。无论是社会主义强国,还是资本主义列强,强盛是共同的理想,但没有任何一种建立在罪恶基础上的强盗能够万世千秋。而且,列国都知道,这是上帝降下的刑罚。事实上,多年来,巴比伦及淫乱诸国在一切恶行中,并非不知道这是犯罪以及终有报应,但他们不能自已。

其次,客商的哀歌。οἱἔμποροι τῆς γῆς,the merchants of the earth,地上所有的商人。巴比伦拥有全球化的商业贸易,列国的商人都与之通商。事实上在罗马时代,罗马帝国的经济活动还达不到如今这样充分全球化的程度;但随着现代社会的到来,巴比伦正在成为启示录18章的巴比伦。全球经济一体化正在成为基本事实。然而商人们为何哭泣悲哀呢?更不是关心巴比伦的命运,首先是“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商人重利轻别离,他们为失去商业机会和经济损失而捶胸顿足;巴比伦是他们最大的消费国。其次是“因怕她的痛苦”, 理由和政客相同。第三是惋惜“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没有人在乎人的生命,所有的商人也远远地站着。因为他们真正的信仰是“货物”。γόμος,泛指任何用来交易的商品。这种信仰就是商品拜物教。人类的共同信仰。人把上帝所赐的一切都变成了商品。“。12这货物就是金,银,宝石,珍珠,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各样香木,各样象牙的器皿,各样极宝贵的木头和铜,铁,汉白玉的器皿,13并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细面,麦子,牛,羊,车,马,和奴仆,人口。”在这大约28类商品中,第一类是通货(金,银,宝石,珍珠);对应今天的金融行业。全球经济危机总是从金融危机开始。第二类是服装行业(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今天叫时装业。第三类奢侈品与日用品(香木;象牙、极宝贵的木头、铜,铁,汉白玉的器皿),在今天,电子产品也应该在其中。第四类是化妆品(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第五类是食品和交通工具(酒,油,细面,麦子,动物,羊,马,车)。如今的汽车行业在其中。第六类是人(奴仆,人口)。一切都成了了商品,最后人自身也成了商品。不过这句话的原文是σωμάτων καὶ ψυχὰςἀνθρώπων,直译是人的肉体和灵魂。易言之,人的肉体和灵魂都成了商品。市场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在其上建立了穷奢极欲的罪恶生活。这些商品没有一样是用来崇拜上帝的,而“货物”是巴比伦真正的爱人,这里用“贪爱的果子”来代表(创世记3:6)。原文是说,这是他们用全部生命所追求的,在灵魂深处贪恋之。ἡὀπώρα τῆςἐπιθυμίας τῆς ψυχῆς σου,the fruits that thy soul lusted after。但上帝将这奸夫消灭了,而且那一天,这一切“决不能再见了”。这是最后的奢华。

第三场哀歌是从海上来的,是船主的哀歌。κυβερνήτης,船主,也可以泛指任何交通运输工具的所有者和使用者。与之并列的是“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这四类人代表此时此刻正在和巴比伦行淫的政治动物和经济动物。这是正在赶赴和刚刚离开巴比伦的人。就是毁灭之时,淫乱照常进行。他们当然也是“都远远地站着”;而船主的哀歌与上文类似。值得一提的是,从三场哀歌中,我们看不见任何一点点的认罪悔改。这些反应很像琵琶行里的白居易,很像南唐后主李煜。他们只是留恋过去的荣华富贵,但没有一个人反省自己今天的下场乃是罪有应得。三重叹惋也与上帝无关,他们既不敬畏上帝,也不赞扬上帝的全能,更不向上帝寻找解救的道路。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动作是,“把尘土撒在头上”;披麻蒙灰本是认罪悔改的表现,但这里表达的死不悔改,而且还有控诉上帝的意味。无论如何,这是三组流行歌曲,与今天所有的淫词艳曲如出一辙。世人可以演唱非常悲催之歌,但这一切“歌哭”与罪和救恩完全无关。这是自我怜悯,同时控诉命运和上帝。

3、圣徒的欢喜(20-24)

20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阿,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21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的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22弹琴,作乐,吹笛,吹号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各行手艺人在你中间决不能再遇见。推磨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23灯光在你中间决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妇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你的客商原来是地上的尊贵人。万国也被你的邪术迷惑了。24先知和圣徒,并地上一切被杀之人的血,都在这城里看见了。

与三重悲歌对立的是,一曲欢歌。20节的开篇是Εὐφραίνου ἐπ᾽ αὐτήν,Rejoice over her,对她欢欣!这是对“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的呼喊。换言之,现在我们要看巴比伦大城倾倒之时,教会的态度。“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原文是οὐρανέ καὶ οἱἅγιοι ἀπόστολοι καὶ οἱ προφῆται,heaven, and holy apostles and prophets;直译是所有在天上的、圣使徒和先知,这包括所有上帝的信徒,旧约的和新约的,已经殉道的和正在证道的。他们要欢喜,欢歌笑语;“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我们可以从里面学到三方面的功课。第一、杀人的巴比伦。巴比伦大城还有一项罪恶,就是杀害“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启示录18:20-24是一个交叉结构,首尾呼应首先告诉我们,巴比伦文明的罪恶还不仅仅是拜偶像,也包括杀害基督徒。因此对巴比伦的审判乃是为圣徒伸冤。当然,巴比伦杀害的还不仅仅是先知和使徒,还包括“地上一切被杀之人”。巴比伦文明是一种杀人的文明,残害了无数人的生命和尊严。而所有这些被害之人的血,将在末世审判成为“呈堂证供”。巴比伦文化就是该隐文化,就是杀害弟兄的文化。“9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10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创世记4:9-10)。第二、蒙冤的教会。所有的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都要被逼迫;他们在巴比伦文明里面饱受屈辱,沉冤未雪。这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在其中越是坚守真道,越是遭遇逼迫。基督徒在巴比伦活下去的唯一指望是信仰,唯一的结局是殉道。逃往第三条道路的都是罗得的妻子。第三、笑到最后的子民。圣经不唱泛爱主义的高调,因为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巴比伦灭亡的日子,就是圣徒欢呼的日子(耶利米书51:48)。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总有公义普照的一天,凡在基督里的人扬眉吐气。

其次,我们看见巴比伦终结的样式。这里给约翰一个非常生动和具体的印象:巴比伦大城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被摔下去。这是重现先知耶利米的异象(耶利米书51:63-6*)。大石头好像大磨石。磨石在圣经中大约有四种含义。第一、生活必需品(申命记24:6),因此我们都能理解这个动作。第二、杀人武器(士师记9:53,撒母耳记下11:21),用大石头杀人的巴比伦如今遭遇报应。第三、代表坚硬(约伯记14:19,约伯记41:24),巴比伦文明“又臭又硬”。第五、沉重(马太福音18:6),积重难返、恶贯满盈的巴比伦,最后被扔下去了,而且一去不返。以往总是王朝更替,但有一天,这个超稳定结构彻底被打碎。最后,我们来看看巴比伦是怎样变成荒场的。这里有五个“不再”:“弹琴,作乐,吹笛,吹号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各行手艺人在你中间决不能再遇见。推磨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23灯光在你中间决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妇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而且里面的一切生气,都不复存在了。首先是巴比伦艺术的终结(以西结书26:3);其次是里面的科学技术的终结;再次是日常生产秩序的终结;第四是能源供应的终结;第五是婚姻家庭的终结。最后是告诉我们,造成这一切荒凉的原因,是“你的客商原来是地上的尊贵人。万国也被你的邪术迷惑了”。一方面,商业文明是繁荣昌盛的基础,一旦市场崩盘,一切都随之萧条。另一方面,巴比伦市场体系的崩溃,源于她的“邪术”被拆毁了,它曾迷惑列国,但如今失效了。φαρμακεία,像鸦片一样的药物或奇巧。它或许就是资本主义,那些将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等同的文化基督徒,要儆醒了。

结语:信仰是爱情

我们可以从上述信息中引出一些功课。首先,用于我们的教会生活。今天我们知道上帝将信仰比作婚姻和爱情的关系,人或者是基督的新娘,或者就是淫妇。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作新娘的一生,在基督里追求圣洁和专一。要持守圣洁,作基督的新娘,就要常常住在基督里面,就是要有正常的教会生活,借着圣道和圣礼,与主同在。保卫爱情没有别的方法,即使个人灵修也是一种淫乱,只是自恋而已。所以新约常用一句话,就是“在基督里”。当然,我们起初可能是不同程度的撒玛利亚妇人,有“六个丈夫”;但最后我们唯独基督(约翰福音4:1-42)。与此相关,我们要重新面对在信仰上主张多元宽容的人。坚持六个丈夫平等共处,至少有四个原因。第一、他不了解信仰的性质。圣经将上帝与选民、基督与教会之间的关系类比为夫妻关系或爱情关系,这个深刻的比喻从根本上排除了第三者。没有一个人真的不在乎配偶红杏出墙和移情别恋,那么,他宣称信仰宽容不是无知,就是说谎。事实上,夫妻若因对方移情而痛苦,神的心肠也是如此。你也不要相信所谓“别的宗教更宽容”,事实上别的宗教更虚伪和伪善——没有任何一个宗教真的认为别的宗教“一样好”。若是这样,又何必另立门户。基督徒的诚实也固守和平,信仰上不宽容,但我们不暴力勉强任何人。第二、其实他根本不在乎信仰。一个至爱基督的人,不可能容忍有他者来分享基督的荣耀。不在乎才无所谓,无所谓才不会为信仰有任何忍耐。也正是这样的假基督徒,非常容易退出任何一间教会。“因为我什么也没失去,受损失的只是你”。第三、他爱的只是他自己。淫妇是人尽可夫,寡妇的理想是:其实我谁都不爱,只爱钱。寡妇没有丈夫;真正依靠和追求的是自我;而自我实现的手段是货物。到这里,宽容和多元只是上层建筑,她的信仰是经济基础。她对真理毫无热情,最多把真理当成人情;她唯一的热情是货物。第四、无知,由于缺乏分辨的能力。由于没有圣灵的带领,一定对任何声音都觉得“好像也对喔”。就像一个人走到十字路口,哪个方向都对。但这人一生,一定在原地踏步;这等人在教会里,N年如一日地从不成长。

其次,用于我们的婚姻生活。在基督里是保守我们信仰纯洁的唯一道路,这个道理也适用于保卫我们的家庭。夫妻双方只有同住,才能维护家庭的稳定。值此辞旧迎新之际,将下面这两段经文,分给每一个家庭。彼得前书3:7,“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情理原文作知识)。因她比你软弱(比你软弱原文作是软弱的器皿),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哥林多前书7:5,“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家庭和教会一直是创造和救赎的中心,也是魔鬼攻击控告的中心。而且,它常常借着拆毁家庭拆毁教会,也借着拆毁教会来拆毁家庭。这是我个人也可以为你们见证的。有一段时间,由于所谓“为福音不顾性命”等等原因,也包括一些软弱之故,我自己的家庭落入这种试探。于是我们的一些祷告开始有了阻碍;而同时也看见,魔鬼怎样进来拆毁我们。比如,一只苍蝇盯上了这个有缝的蛋,于是,巴比伦一些教会听取蛙声一片。我们家庭被摇动,进而波及教会。这青蛙也是神的使者,正如大卫说的,是神吩咐它来骂我们的(撒母耳记下16:10)。遭遇任何危机,基督徒没有别的救法,只有尽快顺服圣经,结果你一定看见神的保守、恢复和复兴,而且恩上加恩。我知道每一个家庭都面临一些残酷的困扰,因为我们在巴比伦。基督徒的家庭胜过巴比伦的败坏,只能顺服基督和祂的道。愿主耶稣基督的得胜,在新的一年里,加倍祝福我们,阿门!

任不寐,2012年12月29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