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概论 第三课:生命与复活的意义(约5-6)

一、约伯的四重苦难

也许你会觉得复活的真理很飘渺。我可以以约伯为例来说明复活的意义。约伯是预表基督的;约伯也预表在基督里被因信称义的基督徒和基督的教会;甚至在某种意义上,约伯受苦也是代表人在世上的基本命运,正如上帝审判亚当之时,对人的劳苦和死亡的预告(创世记3:17-19)。一般来说,约伯或我们在世上要遭遇四场苦难,大同小异,无人幸免。你可以质疑或指着这四场苦难控告上帝,这是为什么。但是,你的质疑不能取消你的处境和你的命运的真实性,你不接受它们也是事实。所以我们今天不是要和你辩论这是为什么的问题;而是要从这给定的处境出发,解决怎么办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这四场苦难归结在耶稣的十字架上,祂都经历了,而且经历得最充分。这四重苦难也将特别生动地见证在基督的仆人身上,因为他们要跟随主的十字架道路;必如圣经所预言的。

第一、仇敌。撒旦攻击你的内心、动机、灵魂、信仰或品德,它最高的成果是在上帝面前和世人面前宣告你“人格的破产”或被道德吐槽了。或者每一个都该被神吐槽的人,指着你的灵魂将你送进地狱。来自仇敌的伤害至少有四个特点:极端性(为弄死你不择手段,任何下三滥的手段都可以启用);不可证伪性(动机攻击:“我认为你没有真信”);不可对话性或不可解释性(仇敌的目的不是求证,而是弄死你;所以一条控告被推翻,毫无羞愧地转向下一条控告);光明天使性(仇敌不会真正指着圣经和你争辩,它根本不关心到底你哪句话哪个观点不符合圣经和事实;他总是扮演任何争辩中最后出场、君临两造的第三者,用属灵高调、态度提醒、合一大词、上帝之狗等等)。但作为基督徒,靠着唯独基督,我们能逐渐胜过“唯人论”的捆绑或人狱(约伯记1:9)。

第二、财物。穷困和饥饿焦虑。或者撒旦在一段时间夺去你的牛羊和财产,以至于生存必需品,或者常常让你生活在贫困的不安之中,使我们的生活被愁苦浸透,喜乐和平安从未临到(约伯记1:10-19)。但靠着信仰,我们可以逐渐胜过“唯物论”的捆绑或物欲。

第三、亲友。撒旦精心组织或者人主动起来围剿、伤害你;这场伤害之所以构成伤害是由两个特征决定的。一方面,围观你的人以真理、公义和爱的名义;另一方面,围观你的人是你最好的朋友和最近的亲人(约伯记2:7-11)。因此我们看见,是约伯最好的三个朋友以“爱心诚实”或责备将约伯推到了人类社会的绝境。更有效的打击是,约伯的妻子出来攻击约伯;对约伯的敌人或撒旦的差役来说,当如获至宝;根据他们的猪学逻辑,确信这是对约伯的最后一击。于是这些差役放下一切,志在必得。在世间每个人都要经历夏娃之痛;耶稣也为这人间最痛钉上十字架(创世记2:21-22;约翰福音19:34;哥林多后书12:7;启示录1:7)。这是人生最深的伤口;每个人都会遭遇的刻骨铭心。但对于真正的基督徒来说,没有任何人的偶像;朋友和妻子都是罪人,他们的论断也出于罪,也当视为粪土。而对于稍有一点神的爱和是圣经常识的基督徒来说,爱人如己,不可能一边舔舐自己同样的伤口,一边专门向别人同样的伤口撒盐。亚当惊诧不过是做假见证陷害人。所以约伯没有因夏娃之痛否认神(约伯记1:22)。约伯继续信仰他的上帝。

第四、生命。身体的伤害与毁坏。到第三步的时候,我甚至开始同情撒旦——因为三年来该经历的极端的人和事都经历了,我们仍站在这里。好像它已经机关算尽黔驴技穷。我指着主可以这样夸口:前三项战役对我们毫无用处,任不寐和蒙特利尔华人基督教会没有否认主名,我们仍然站在这里。但看着约伯的第四场苦难,让我战兢。事实上,即使异教也能对付前三场苦难,但要胜过第四场苦难,只有依靠基督。佛教用出世的方法基本可以解决前三项苦难;而世俗世界用更狠的方式也可以接近终极解决。比如,“出家”就逃离了来自家人这最残酷的伤害,尽管要付出残酷的代价。世俗自由主义以过不下去就离婚的方式,也基本解决了第三重伤害;尽管要付出其他罪的代价。不仅如此,如今一些教会的讲道台,将解决前三项问题作为宣道的中心。然而,没有任何一种宗教、哲学和科学能真正解决第四场苦难,而这一点,恰恰是我们信仰的根本。撒旦最后一招就是毁坏你的身体:或者用很具体的疾病或伤害;或者更普遍意义上的,我们不可避免地开始进入生老病死,一天天接近病患的高发期,直到死亡。慢慢死去这种痛苦是无人幸免也无人能胜过的。事实上,约伯身体上受苦非常真实地临到我们每一个人。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约伯和上帝的关系开始紧张。谁也不要唱胜过病魔的高调,我们若能以胜利的姿态面对病患,完全出于我们的信仰,这信仰归根结底就是神的道,而这道的中心就是复活。正因为如此,肉体中受苦的约伯才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约伯记19:25)。这是最后的斗争;最后我们只能靠基督的复活胜过必然临到的肉体的衰败与死亡。而这一点,正是约翰福音5-6章的主题之一:基督为我们胜过肉体的败坏和死亡的权势。

二、约5-6的生命主题

约翰福音5-6章可以依次分6个主题。第一、我们首先看见毕士大池边对肉体的医治(约翰福音5:1-18);这第三个神迹的目的不在于医病赶鬼;而在于让我们相信基督是神,有能力赐给我们复活的身体。先知以西结远远地看见就从这里开始,直到末世的枯骨复苏。不仅如此,这个神迹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深化“从水和圣灵生的”这个主题。第二、紧接着这个神迹就是耶稣重申自己与父神的关系,并以此为据宣告自己就是生命和复活的主:父神差遣施洗约翰和藉着圣经为自己作证(约翰福音5:19-47)。第三、接下来藉着逾越节期间喂饱五千人这第四个神迹(约翰福音6:1-15),耶稣预告自己将成为生命的粮;其属灵含义也是清楚的:耶稣在十字架上舍命,胜过死亡,将永生赐给一切相信的(“最后的晚餐”)。第四、约翰福音6:16-21是第五个神迹:耶稣像挪亚方舟一样,可以带领我们胜过律法的审判和死亡的权势(诗篇107:30)。这两个神迹仍然与“水和圣灵”有关;也共同预表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难与复活。第五、约翰福音6:22-59,是对生命的粮这个真理的长篇大论,这篇讲论关注的是世人怎样靠基督和祂的福音得生命;连同前两个神迹,解释约翰福音5:46。第六、约翰福音6:60-71一方面告诉我们,这永生之道,不是所有人都能领受的。所以我们看见基督讲道的“失败”,因为很多人都离开祂了。用我们今天的话讲:祂讲的那么好,为什么人那么少。另一方面,得救的只是极少的人,这有彼得的认信为证。所以耶稣才说,进天国的门,是窄的。不是上帝狭隘,将门修的很窄,故意不让人进去;更不是加尔文主义或犹太教的胡言乱语,上帝拣选一部分人作地狱的燃料。不是的,圣经明说,神愿万人得救。答案很简单:人们自己厌弃复活的真理,弃绝了基督。而这群人类中,还有一位是魔鬼(约翰福音6:70)。总而言之,第六部分将最后审判的两种结局预告给了我们。

亲爱的弟兄姐妹,各位朋友,我们都会以不同的姿态进入约伯的第四场苦难。如果没有复活的信仰,你到底靠什么来度过人生最大或最后这场争战。无神论者发明了两种方式起来迎战。第一种叫医学或健身,但药物和健身房只是推迟和延缓我们必然失败的命运。第二是自杀。因此,最后只有一条道路,就是我们向死而生。一方面我们根本逃不过衰老和必死的命运;但另一方面,在基督里我们确定地胜过了死亡。复活的祝福是双重的。一方面有关重生,从洗礼开始,你归在神的国里里,出死入生,进入永生。另一方面有关成圣:在永生中的人即使在这个世界上,也活在平安、喜乐和得胜之中。易言之,如我们靠基督的复活胜过了第四重苦难,我们就可以日益得心应手地对付前三重苦难了。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那么,还有什么出于魔鬼的控告、出于财物的危机、出于亲友的背叛和出于病患的毁坏能扭曲、拆毁和消灭我们呢?这就是在所有大逼迫中,基督徒微笑面对死亡的根本原因了。不仅如此,世人用死亡作为最后的标准攻击和论断上帝的逻辑,也被废弃了。人们总是指着地上的尸体控告说:全能至善的神怎么可以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上帝允许死亡临到,是因为祂的儿子早就胜过了死亡。地上的尸体根本不是一个生命的终点,而是生命的一个起点(腓立比书1:23-24)。所以保罗说:“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马书8:38-39)。阿门。

任不寐,2013年3月3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