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书信和户外读书——推荐奥古斯丁的《忏悔录》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基于三个理由向大家推荐世界名著和汉译名著奥古斯丁的《忏悔录》:http://www.cclw.net/soul/chanhuilu/。 第一、6月28日野餐之时,建议大家用“读书会”取代“游戏”,盼望一起户外分享读书心得。第二、6月29日的主日证道中,我会以奥古斯丁为例,讲论神怎样重造新人。《忏悔录》首先是一具向神敞开的肉体,然后是圣灵点燃的灵魂之灯。第三、上个主日我简要评论了中国四大文学名著的局限性,“不服”的朋友可以对比“人家”这部世界名著。

我将我上个主日的相关评论简要如下,以为抛砖:四大名著代表了一个几千年来从来没有上帝叙事的那种可怜的文化。《西游记》如此幼稚的胡编乱造竟然一直成为成人的童话,而其树立的“玉皇大帝-如来佛-孙悟空”三位一体的假神样式,不仅将上帝和“厉害”等同,更成为中国人接受圣经中上帝的拦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告诉我们,一些破人怎样昼夜埋伏,耗费一切生命和智慧对付另外一些破人,只为追求那点儿破东西,结果南柯破碎,周而复始,烦不胜烦,还不厌烦(逐鹿无神)。《红楼梦》汇集了中国五千年从不自讼自耻自罪的那些男男女女的罪人,而他们至死都在抱怨命运和人生对生命和自己的不公不义,《红楼梦》实为《青楼怨》,汉学悲剧的巅峰。四大名著以后的中国近代、现代当代文学和学术,总体上说只有知识,没有思想;只有抄袭的道理,没有启示的真理;而可怜的追逐文化偶像的虚空和愚昧仍在蔓延——在这些“极端的民族虚无主义”的评论下面,我们来思想《忏悔录》的天壤之别。在某种意义上,希腊人拥有的著述,中国人大体上也非绝无仅有。但中国从来没有诞生过一本奥古斯丁的《忏悔录》:一个人跟上帝倾诉,诚实而深刻,都如馨香的献祭,历久弥新。

而对教会和中国教会而言,奥古斯丁应该视为是从使徒保罗到宗教改革家路德之间最伟大的神学家。遗憾的是,个人认信和向神忏悔这个基督徒生命的中心,从路德之后,不断让位于以神学归正别人、以教义逼人忏悔、以文化使命取代唯独基督这个邪教方向。这是教会应该首先反省的。彻底否定加尔文,从路德返回奥古斯丁,是“新宗教改革”一个基本的路线。不过请注意奥古斯丁的《忏悔录》与卢梭的《忏悔录》本质的不同。卢梭的忏悔录绝对是忏悔的赝品,代表了法国文化那种假冒伪善和“死不要脸”的无神论品质。这方面卢梭倒是开门见山:“我现在要做一项既无先例、将来也不会有人仿效的艰巨工作。我要把一个人的真实面目赤裸裸地揭露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就是我。只有我是这样的人。我深知自己的内心,也了解别人。我生来便和我所见到的任何人都不同;甚至于我敢自信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生来象我这样的人。虽然我不比别人好,至少和他们不一样。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打碎了模子究竟好不好,只有读了我这本书以后才能评定。不管末日审判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我都敢拿着这本书走到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过的,我当时就是那样的人”。

卢梭是所有自传文学作者或蚊人墨客的代表,他是加尔文的学生和马克思的老师。这位一直被中国半吊子文学青年用来余秋雨和小萝莉的作家,一方面自以为神,另一方面将人看成神。因此一方面绝不认罪悔改,一生为罪辩护;另一方面总是把人、人民视为自己解释、献祭和写作的对象,好像那些罪人配给他赦罪或加冕一样。但奥古斯丁的《忏悔录》代表另外一个方向。一个与法语文化、汉语文化和希腊文化截然不同的方向。这本早就翻译过来的名著除了被“汉译名著中文序言”经典弄脏以外,一直尘封在那里。而我自己早年间也拂风掠影,一知半解。应该重读这本书,奥古斯丁不怕被任何人利用他的忏悔。奥古斯丁只怕神。

任不寐,2014年6月24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