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与回应:美国的衰落——保罗华许,你在哪里?

1

希望着:请教,可不可以将“基督教的启示真理”和“人本伦理和道德说教”之间的区别说得更详细一点? 谢谢!+ 一卷書: 保罗华许是一条毒蛇。+寻求的人123 回复 希望着:个人看法是“人本伦理和道德说教”本身带有三个特点,1有人能做到实行道德训诫。2我可以靠着道德训诫来教导那些做不到道德训诫的。3不道德的人可以靠着道德训诫道德起来。但启示真理是1.没人能做到(或完全不违反)道德训诫,所以称义只能依靠基督。2“我”无权居高临下的教训别人。3 罪人无法靠律法(道德训诫)称圣,而只能靠基督,靠教会生活,而且成圣是在神面前,不是在人面前,而且成圣是一个在今生无法完全的过程。+ IYito 还有件很触动的事就是今天在网上与一些“心平气和”的基督徒讨论了保罗华许提倡的所谓要从内在看自己找得救的确据的话题,领教了道德粉的无法沟通,道德哲学果然有市场。无关人品的讨论,给出我的观点,无心恋战,恍如隔世,仿佛看到一个个曾经的自己。真感谢神,使用任牧师,祝平安健康。

平安。美国的衰落至少在神学上是一个事实,而保罗华许就是这场衰落的证明。这个结论并非指当代美国人远离上帝种种败坏的事实,而这些事实如何激起了保罗华许牧师的“义怒”;更指保罗华许的反应本身,代表了美国神学的走投无路,完全堕落为“装学”。穷途末路的美国神学,向律法和灵恩两个方向突围,这是两条狗急跳墙、慌不择路的被掳路线,但本质不过是苟合“东方风俗”返回“蛇说”:“你们便如神知道善恶”,神学家演上帝。Kenneth E. Hagin把鬼附称为圣灵充满,像法老术士一样欺骗我们;而Paul Washer像上帝一样审判别人,让法利赛人卷土重来——耶稣在马太福音23章所有的判断,都可以一一不爽地落在保罗华许的身上。美国“今日基督教”是法老术士和法利赛人两种邪教领袖分庭抗礼、彼此嫉妒的渊薮;而两种思潮都在不遗余力地和东方风俗行淫。

(1)律法主义

保罗华许的神学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他将基督的福音(恩典与真理),返回法利赛人的律法主义;福音重新被置换为异教的道统。至少这是一种“半律法主义”,但没有新事:用个人现状取代基督十架作为得救确据,实质否认了耶稣,进而否认了基督徒的救恩。第二、否认基督否定称义,旨在抬高自己。保罗华许的“吠众取宠”主旨并不在扎美国人的心,责备他们好让他们认罪悔改;而在两个方向:一方面,我批故我在,我批判你们所以我比你们都更属灵;另一方面,只有我批判所以我比所有神学更保守,更纯正、更勇敢。上帝起初给亚当三个问题:“你在哪里”;“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这三个问题就这样真实地落在保罗华许的头上了。首先,保罗华许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方面,他看不清自己和上帝之间位份上不可逾越的距离;他用否定邻舍的方式将自己等同于神。另一方面,在他对别人定罪的过程中,定罪的对象完全、从来没有他自己。而将自己从你们中间摘出来,恰恰是他神学的目的。圣经说没有义人,保罗华许用他的秀态强调:但我除外。其次,他的悔改高调只是一种无花果树的叶子,是对自己赤身露体更精明的遮盖;但神追问他自己应该知道自己是“谁”:你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你自己在告诉你自己你是赤裸的罪人;你越是骂人赤裸,越是骂得声情并茂歇斯底里一阵见血犀利深刻,越是因为“你就是那人”。最后,神让这人反省,他所有的指控和遮盖,所有神学的本质,不过就是吃了分辨善恶树的果子——你果然像神一样知道了善恶,因此“必定死”。

实际上,保罗华许的神学不是别的,只是蛇学在当今美国毫无避讳的表面化与合法化:保罗华许便如神知道善恶。美国人一时间是被这位光明的天使骂得蒙头转向了,他们暂时还回不过味来。 因为他骂的有诸多事实。这不奇怪。但这些事实恰恰是基督上十字架的原因和基督徒继续需要教会的原因。美国人在这场飞沙走石的妖雾或“神通”中,看不见钉死耶稣的十字架,只看见吊死犹大的歪脖子树。他们也看不清那条蛇的真面目。通过指控别人而自像为神,这是基督教向邪教化堕落的基本路线,而这条路线的起点是蛇说,中点是推罗君王(以西结书28章),结局就在帖撒罗尼迦后书2:4,“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保罗华许只是大罪人和沉沦之子显现的迹象,这种迹象在前些年已经在某种“归正神学”中窥见端倪。“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圣灵保惠师来的工作是让人自己责备自己;但如果这人只是“专业责备别人从不责备自己反而通过责备别人高抬自己”,你就能认出搅扰他的灵,只能是敌基督的灵。

保罗华许的全部神学旨趣不在归正、安慰和释放,而仅仅是定罪。然而真理是什么呢?“16但愿我们主耶稣基督,和那爱我们,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并美好的盼望,赐给我们的父神,17安慰你们的心,并且在一切善行善言上,坚固你们”(提摩太后书2:16-17)。保罗也吩咐提摩太和提多去责备人,但“责备”只是传道人所有福音工作的内容之一,而且是福音的预工;而责备的对象主要是“不信(基督)的罪”;但保罗华许全部信息只有责备,从头到尾责备;并且只是针对挪亚的肉身进行责备(提摩太后书4:2-4;提多书 2:14-15;约翰福音16:9)。换句话说,他借着我负责责备你们这个“职分”,将自己变成了上帝。你从他在听众面前那夸张的表情和语调就可以认出它来。诗篇51:4说:“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保罗华许现在变成了“你”。诗篇 103:9说,“他不长久责备,也不永远怀怒”。保罗华许变成了这个“他”,而且比“他”更“他”,他比上帝更长久责备,并且永远怀怒。这个“总责备”,甚至是责备义人(被神称义的人)的天使,必被神责备:“耶和华向撒但说,撒但哪,耶和华责备你,就是拣选耶路撒冷的耶和华责备你。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吗?”(撒迦利亚3:2)。上帝恼怒那些责备亲近基督的人的人(马可福音10:13;马太福音 20:31-32)。路德教会的主日程序首先就是认罪程序,但这个程序从来不是说牧师或我们基督徒要责备所有来教会的人;而是我们每一个人,首先是牧师和信徒,先认识到我们在神面前是罪人,因此好预备领受救恩的圣道和圣礼。

保罗华许的童年应该充满挫败、斥责和嫉妒,这个野心勃勃的孩子由于志大才疏而从未喜乐满足。他太想一夜成名、一雪前耻了。现在他终于长大了,他要用圣经来报复所有的人类,并让所有的人在他面前下恐惧、颤栗、发抖、下拜——最好出去吊死得了,左数第一位是犹大。但这个表面上引用圣经的人,只是“引用圣经的恶人”。因为他的道理基本都是异教的道理,对人的道德控诉根本不需要圣经,也不需要基督。只有圣经在教导神,所有异教典籍和世俗小学都 以“人的道德教化”为宗旨。圣经真理所确立的是上帝和罪人之间的关系,在新律法主义者那里,这个纵向关系被更改为讲员与听众的关系,好像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为我们钉了十字架,因此怀着满腔怨妇来报复我们、向我们索命一样。与此同时,他带领基督教脱离教会崇拜,将聚会变成一场道德说教和巨人的诞生。在这些布道会中,基督是谁更改为我是谁,你们是谁。这是一个致命的颠覆。

(2)一场讲道

对保罗华许的分辨最好用他自己的录像为证。仅以The True Gospel为例(VCY America Rally for Youth) Paul Washer 2008.02.0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CDiZfIJAxg)。这个录像不仅让我们看见这位“唯独我最保守”的讲员的所有讲道都具有这个特点:我骂得慷慨激昂,听众被骂的抬不起头来;更让我们认识他所讲的“纯正福音”与福音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在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他的“讲道”内容几乎没有一句是福音。

开篇10分钟,不讲圣经,也不讲基督,只是讲人和论断人;通过论断你们是谁,炫耀但我自己是谁。他讲名人轶事:约翰卫斯理是谁,约翰卫斯理和世界的关系,和我的关系。然后讲我,讲我是谁,我和现场的人之间的关系,讲“今晚我要做的”:你们都没有我更懂圣经和福音。他讲我和别的教会别的神学如何不同:和他们比起来我更真理,更不同,更特别,更爱神,更重生。这是保罗华许的名言:“每一次你站在一群人的面前时,你就像是以西结,站在满是枯骨的山谷中”。以西结书中的“人子”主要是指向基督的,保罗华许现在成了“人子”。他让人瞩目看人,看自己,从人和自己那里寻找得救的确据,实际上是让所有人失去得救的确据。教堂里的人可能是一群枯骨,但保罗华许讲完之后,枯骨不会复苏,枯骨被粉碎,挫骨扬灰。然后它(我指那恶者)的喜乐可以 满足:你们都没有得救,只有我。对人是什么,我是什么,别人是什么强调太多,基本就是废话:圣经早说人就是那样的人,而他的更新是渐渐的,所以他时刻需要主和教会。人本主义的讲道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是别有用心——吃人自义。

十分钟之后,华许先生终于翻开了罗马书3:23-26。他先宣布:整卷圣经可以不要,有这一段就足够了。灵恩派狂妄到可以只要圣灵不要圣经的程度;加尔文主义者及浸信会的一些残余,可以比圣灵更高明:某一部分我们特别看好的圣经就足够了。然后我以为他终于要释经讲道了,不是,整整5分钟的时间,又开始“政论”:“你们美国人都不对”;你看人家属灵名人司布真、钟马田、爱德华兹……目的仍然是论断:别人怎样的不够真正的福音,而只有我今天晚上才真正福音;为什么别人没有真正的归信,而只有我真正的归信;为什么别人没有真正的重生,而只有我真正的重生;他们的生命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有我真正改变了……讲道本是要显明神的义,他要显明人的义,特别是他自己的义。圣经明说,人得救是要用立功之法吗?不,用信主之法;他所讲的和圣经完全针锋相对。漫长的5分钟过去了,“现在我们来看经文”:“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其实保罗这句话只是福音的铺垫,但在保罗华许这里,这个铺垫成了他今晚证道的核心内容。并将这预备性的信息弯曲为: “因为你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美国人岳母热病大作,咬牙切齿,咄咄逼人。他仍然不讲圣经,开始抨击神学院现状,批判所有人,所有书,所有讲道……如果说当代教会的问题之一是不讲罪,那么保罗华许的问题是:只有我讲罪,但我讲你们都有罪。他说保罗在罗马书里用了整整3章来定罪,定世人的罪。但圣经怎么说呢?“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翰福音3:17);“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路加福音9:56)。

路德神学是强调律法和福音这个结构的,我们不可能回避罪。但问题在于,如果你只是讲罪,并控告说只有你在讲罪,并你讲罪只是讲别人的罪,你就是魔鬼之子了:说谎并且杀人。 以西结书22:25-31说的就是这些“人家好牧者”:“25 其中的先知同谋背叛,如咆哮的狮子抓撕掠物。他们吞灭人民,抢夺财宝,使这地多有寡妇。26 其中的祭司强解我的律法,亵渎我的圣物,不分别圣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又遮眼不顾我的安息日。我也在他们中间被亵慢。27 其中的首领仿佛豺狼抓撕掠物,杀人流血,伤害人命,要得不义之财。28 其中的先知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墙,就是为他们见虚假的异象,用谎诈的占卜,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其实耶和华没有说。 29 国内众民一味地欺压,惯行抢夺,亏负困苦穷乏的,背理欺压寄居的。30 我在他们中间寻找一人重修墙垣,在我面前为这国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灭绝这国,却找不着一个。31 所以我将恼恨倒在他们身上,用烈怒的火灭了他们,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保罗华许把福音也讲成律法,讲成法利赛人的律法主义:针对别人的律法。这又是他的名言:“如果你想让基督的恩典被彰显,那你画出一个漆黑的夜吧”。于是整个布道时间全是黑夜,不见一点点星光,更没有清晨的日光。保罗华许的神学就是基督教的暗夜,如今这股黑暗袭击了整个华人教会。这漆黑的夜把所有人都迁到这黑暗里,好显示只有他一个人住在恩典之中;而且他还要装出他这样做是不得已的,是为我们鞠躬尽瘁;他反过来还要责骂我们:你们为什么在黑夜里?!他要暴露人的真面目,这让他非常快乐。他讲“人”的时候,是不包括他自己的,他不再是“人”。像所有的加尔文分子一样,他只是表面上反对人本主义,表面上唯独圣经唯独十字架;但他对人的指控不过是将基督的福音更彻底地变成了否定性的人本主义。他没有能力辨认自己的方位,需要神不断追问:你在哪里。保罗华许自己就是“美国基督教的基本问题”,而且是这个问题最绝望的挣扎;但他却在批判美国基督教的基本问题。他因此需要神的追问:谁告诉你赤身露体了呢?

将人彻底拆毁之后,人有两个去处或目的地:上帝或魔鬼。如果你不讲上帝是谁,这个拆毁了的人间只是鬼魔的世界。1个半小时,他几乎没有讲神到底是谁,基督到底是谁,他感兴趣的话题永远是:你们不对。我们不对,圣经讲得比你深刻而全面,而且都在十字架上了。问题是,你声嘶力竭要我们归向的神是谁呢?如果你自己都不认识他,不谈论他,你就是让我们归向你。圣经讲的悔改和重生的果子,首先就是放下道德和真理上的骄傲,然后去爱;但保罗华许对悔改重生的理解完全相反。又15分钟对人的审判,终于开始讲“称义”了。然而他根本不是在讲“称义”,而是用“称义”来审判人。这真是一个天才,连释放也成了捆绑:我们是恩典的俘虏,“我被那恩典限制住了”;但你们竟然在没有像我一样被恩典限制住。他一方面说:“基督教不是关乎道德的,基督教是关乎祂的”;但他讲的完全背道而驰,他将基督教变成了关乎“你”的道德控诉。

当然,我们不能说保罗华许一无是处,没有谁一无是处。他对箴言17:15的看见本有深刻之处:“定恶人为义的,定义人为恶的,这都为耶和华所憎恶”。他正确地将 “定恶人为义为耶和华所憎恶”这个信息,指向基督的救赎和十字架的道理。但是,他只是片面的深刻。因为同样为耶和华所憎恶的包括:“定义人为恶的”。如果说前半句预表基督的十字架,后半句则预表基督的教会或基督徒——已经在基督里被称义的,你继续用律法“定义人为恶”,必“为耶和华所憎恶”。这就是耶稣为什么长篇累牍咒诅法利赛人的缘故,也是启示录12:10魔鬼被摔下的根本原因:它是控告弟兄的。“定义人为恶”让神的儿子徒然死掉了。你既不能用过去控告神称义的弟兄,也不能用当下他的不完全一味控告他。不仅因为你就是那人,更因为耶稣才是他的主(他的主人在),并建造教会在持续更新他。当然你可以谈蒙恩罪人的罪,但你的动机和内容都是颠覆性的。

只有保罗华许这类传教士,才能如此彻底地将恩典讲成神的恨或愤怒。于是接下来他用30分钟讲神的憎恨和地狱,期间绝对不会忘记随时攻击别的传道人没有他纯正。显而易见,他关心的并不是神的愤怒落在了神的儿子身上,他强调的是神的愤怒落在你们人类身上。在第60分钟的时候,他终于讲到基督的十字架,并说基督的十字架“满足了神的公义,平息了神的愤怒”。但是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无法平息保罗华许的愤怒:他根本不讲从十字架赐给人救恩和自由;而是从这里开始抨击各种“异端”,用十字架来钉别人的十字架。这是当下的一种十字架神学:我们的基督并钉你们十字架。然后又继续讲神的审判、愤怒、公义、咒诅和人的罪孽、隔绝、死亡。十字架根本拦阻不了这个“漆黑的夜”继续蔓延,越来越黑,伸手不见五指。“咒诅”和“愤怒的杯”更加成了随后布道时间的主题。“祂替我们成为咒诅”完全被轻描淡写了;然后他用加重而夸张的语气来咒诅所有听众:罪孽、污秽、羞耻、分离、愤怒、公义(又一次倾倒下来)、如此可憎、如此可恨、以至于“当你们迈向地狱的第一步时,所有的受造物将起立鼓掌”……显然,带头鼓掌的是保罗华许。十字架的救恩变成更“犀利的咒诅”。耶稣根本不需要下到阴间,到保罗华许的布道会现场就可以了。

这场“纯正福音”的最后结论是:“听着,公义也必将倾倒在你们当中的一些人身上……愤怒将会在永恒的地狱里倾倒在你们当中的一些人身上,因为你过去所犯的罪,和你在永恒中将继续犯的罪”。显然保罗华许自己是不属于“你们”的。不仅如此,他看不见上帝的愤怒此时此刻(罗马书3:23-26)全部倾倒在祂儿子身上;他也看不见,按他对福音的理解,耶稣不能救赎任何一个人。保罗华许和耶稣有一个分工:十字架上的基督在向人类倾倒祂的宝血;保罗华许负责向人类倾倒神的愤怒。他的愤怒只是一种投资:在十字架下嘲笑别的传道人如何“荒谬可笑”、离经叛道;而只有我是七千人。在耶稣面前,这是一个马大。宝血与祂无份,愤怒也与他无份。他将十字架完全讲成了怨气冲天的悲剧,好像他为我们同钉了一样。对他来说,“成了”只是“债还清了”(其实还没有);但“成了”更是罪人与神和好。在他看来,十字架只是证明了神的公义,却没有大能与大爱。“真正的福音”不再是福音:他用十字架骂你;而支持保罗华许的人在利用他骂他们所恨的私敌和邻舍。最后几分钟,保罗华许对这些已经粉身碎骨、呆若木鸡的会众讲论“重生的教义”:越过基督和教会的重新造人与个人重生。这是人本主义最后的黄昏。

(3)霾国恶人

保罗华许的新律法主义对中国教会的败坏是致命的。这本来就是一个罪人定罪罪人自象为神的国家,保罗华许让他们如猪添翼。分蹄却不倒嚼,如今改行用圣经吃人了,他们的马槽从来没有圣婴,今天,他们只是用刀叉取代了筷子。就在美国人懵然无措、被洗衣男骂得郁闷却不敢做声的时候,就在中国“基督徒”绞尽脑汁昼夜思想怎样出人头地扬名立万报仇雪恨的时候,美国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保罗华许主义。保罗华许这个人类的普遍蛇说,根本不需要与中国教会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因为它本来就是中国教会的具体实践。龙的传人像神一样论断别人而像神,这是霾人五千年的专业。我们中国人太熟悉道德吃人自义这一套了,我们一直是他的祖宗。这是我们祖宗早已满盈的恶贯。东方道德群狼之所以故作姿态热烈拥抱这位后来者,只是一种“狡诈的谦卑”而已:我们彼此太仇恨和嫉妒了,唯有外来和尚才能鸡立鹤群。只要是洋和尚,就是好和尚。同时,中国的教痞神棍只是借刀杀人而已,美国牌的飞刀更加杀你没商量,而且凶手可以推卸责任。

事实上,美国兴起这套东方的风俗,乃是表明:西方教会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中,又不肯回归传统,于是不得不和东方伪君子苟合,借尸还魂。保罗华许是基督教和印度教、回教、摩尼教以及后现代主义、加尔文主义的拼盘。这个潮流只产生暴徒,不造就使徒;它不能重生任何人,只是将正在重生中的人,拿去重新钉在十字架上。表面上是为钉十字架的耶稣报仇,实际上是这个“贱人”自己在人类和教会身上报仇。道德和律法这种东西,所有罪人都无师自通,不学有术,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保罗华许是美国无套裤汉和中国贱民的胜利,这是一场真正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失去的只是锁链,但会让所有人都带上锁链。保罗华许一定深受中国人欢迎,受中国知识分子的欢迎;特别深受那些恰恰在道德上更为不堪,用肚子走路一直吃土却野心勃勃要成为人上人而一直不得志的小人的欢迎。在一片瓦砾和尸横遍野之中,潘金莲和西门庆将自己变成撒玛利亚村庄废墟中唯一的幸存者和胜利者。他们将这片废墟称为真正的教会和纯正的福音。

在上面那场布道会结束的地方,保罗华许忧伤地看着所有会众:“如今我要离开你们到父那里去,你们很快不见我;你们要趁着有光的时候赶紧来就光……”但枯骨们毫无表情,只有中国读者在太平洋两岸掌声雷动。先生,摩西并不能进应许之地,因为按着律法,没有人能进去。中国的律法主义者只是改头换面的新儒家而已。今天,所有中西方道德食客胜利会师了,“还要将脖子扭一扭”,却不知道个个脸上都带着血污;也以为别人不认识他们是谁。呲牙咧嘴的新律法主义者也算原形毕露。但真光已经照耀,天已经起了凉风。在这真光里,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保罗华许仍然是我们的弟兄,正如西门彼得一直是,尽管他一度被称为魔鬼。但愿他不会一直是“引用圣经的恶人”。保罗华许只是一个来自农村或荒岛的孩子,他身上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由于长期的贫穷、贪婪和嫉妒,他太爱世界了,太想成名了、太想成功了。他需要的只是怜悯和继续的追问:你在哪里,你是谁,你吃了什么?我对这位弟兄最后有一个忠告:把自己的讲道录像放在台上,自己和会众或骨灰们一起坐在下面;耐心90分钟。我相信那一天我可以这样对这位美国人说:欢迎你回来,保罗华许弟兄。

2

舟山雨点:任牧平安!想问您关于“才德妇人”的问题。之前看过您的相关讲章,说到《箴言》最后部分 “才德的妇人”是预表教会的,但没有展开,所以我还是不大明白。合和本圣经中,这段经文(箴31:10-31)有一个小标题叫“论贤妻”,给人的感觉是妻子信主之后,立志做“模范妻子”的指南和标杆,这样理解有什么问题吗?这个“贤妻”是如何预表教会的呢?“她丈夫”是预表基督吗?盼望得到详解。另外再问多一个问题,就是《列王纪下》中,戏笑以利沙是秃子的童子,有42个被两个母熊撕裂(王下2:23-25),为什么神的处罚这么严厉?主耶稣不是说过,“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吗?感谢您全然为主摆上!求主继续保守您身体健壮,灵魂兴盛!

平安。谢谢弟兄。在CSMP的课程中,《箴言》是其中特别重要的一课。之所以将《箴言》列入旧约课程,乃是因为这卷书一直被中国教会滥用,而这卷书更是解释“基督中心论”的典范。至于“才德的妇人”这一章,我在这里只是简单提供一些查经的线索:请注意和才德妇人有关的那些“材料”,与会幕或圣殿中一些材料的相关性。“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教会是天国的入口。

王下2:23-25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很多人为基督教辩护,都集中在解释נַעַר,יֶלֶד(童子)这个概念上,意思是这两个字不是小小孩儿,而是大孩子,甚至是青年人。但是,这个解释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不仅在这节经文中,“孩子”(נַעַר)前面偏偏加了一个形容词קָטָן,就是强调是“很小”的孩子;而且,难道杀害大一点儿的孩子,就足以证明耶和华或先知更仁慈了吗?也有人在动词“撕裂”(בָּקַע)上下功夫,说这个动词的意思只是伤害。事实上这个“撕裂”是更残酷和暴烈的杀害。甚至有人说这些孩子是年轻的祭司,而以利亚曾经杀死过很多异教的先知;他的徒弟只是如法炮制。但这个解释根本没有圣经根据。所以,问题可能根本不在这个地方。当然,我们必须将我们不明白的经文交给上帝,我们相信祂总是对的;只是我们知道的实在有限。在这个前提之下,以下分享仅供参考。

首先,关于“仁慈”的问题,如果你能接受大洪水和所多玛这样的灾难,对接受这节经文就完全不应该有问题。大洪水灭绝的人岂止是童子呢,一定包括孕妇和无数无辜的婴孩儿。上帝对“孩子”、“人”和“死亡”的看法跟我们都不同。我们可以咒诅死亡,但只有神可以胜过死亡。其次,旧约所有这类难题,若不将这些事实同时指向基督,根本不可能有答案。所有人都是罪人,孩子也是,若非基督的救恩,根本不可能赦免。而这个例子也恰恰证明,孩子洗礼是必要的:孩子也是罪人,要承担罪责;而若非藉着水和圣灵生的,没有人能进神的国。最后,这些经文也有隐喻:这些孩子代表不顺服上帝的以色列人,后来确实有熊一样的列强不断兴起来“撕裂”以色列人(何西阿书 13:8;阿摩司书5:18-20)。上帝也是在呼喊以色列人悔改,否则,更大的灾难就会临到。如果教会将上帝的警告解释得非常仁慈,这个警告就毫无价值了,上帝也根本不许要将祂的儿子弃绝在十字架上。

3

小麦圈:任牧师,平安。我的约旦之旅结束了,感谢您的建议,这些个也都安排进了我的行程。这次的旅行,深感约旦是一个很美好的国度,但那里的人们却信奉伊斯兰教,清真寺随处可见,每天几次的祈祷也是全范围广播(也许是唱经),基本人手一本古兰经。就连圣乔治教堂也是东正教,点着蜡烛供着马利亚像,进去看有点邪乎。他们离应许之地这么近,还是这么一副景象,让人看了心里很不舒服。您怎么看?

平安。约旦本来就是迦南人的地方,那里保存一些“迦南风俗”不奇怪。后来战乱不断,异教入侵,又带来更多反基督的文化(赫人、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阿拉伯)。从地理上看,约旦是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人的中间地带;目前居民的主要语言仍然是阿拉伯语。所以回教的影响是自然而然的。更重要的是,圣经中太多这样例子:弟兄或亲近的人,反而不信。亚伯拉罕家族中,就有以实玛利和以扫为证。基督的门徒中,犹大也是另外一个极端的例子。一个人的信,与他与谁为邻没有必然的联系。今天连大部分以色列人也不信基督。信仰首先是这个人自己和上帝的关系,而不是他和邻居的关系。事实上,如果定睛看邻居,包括看基督徒,也可能更加不信。我看保罗、彼得和马利亚都可能跌到。唯独基督,这是我们所信的。

4

青年Patton2015-05-17 23:34:57 说: 尊敬的任牧师,您好,写此留言是为感谢您。……今天我在自己教会传道人的提醒与鼓励下,阅读了您给兄弟教会的回信,我们教会传道人很感动。……主!我个人认为您的看见、批评与建议,是圣灵的工作在带领教会,同时更是主对教会莫大的祝福。求圣灵更新我们,求主坚固我们,愿我们真知道在基督里就有真平安。求主医治内心伤痛的传道人,也求主医治那位被驱逐的朋友,若是主的旨意,愿被圣灵更新的她能回到被圣灵更新的教会。“主的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祷告,感恩! 尊敬的任牧师,求主纪念您的劳苦,愿主多多祝福您!

平安。谢谢弟兄的来信。你的来信和最近一段时间收到的健康问候和“责备”一起,把我投入到爱的温暖中。这些信息生动地给我上个主日证道作了见证:喜乐只能是从真理和彼此相爱而来。喜乐和世界里的利益与成功无关,那些“祝福”可以指向其他方面,但与“喜乐满足”无关。只是我清楚,我这样被爱和喜乐都是不配的,这让我知道何为恩典。愿主的恩常与我们众人同在。而你的祈祷也必蒙垂听。因为主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翰福音15:7)。亲爱的弟兄姐妹,请允许我再自比保罗一次:“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腓立比书4:1)。因为有主,因为主里的你们,我从未如此喜乐,并且正与日俱增。愿神大大使用你们的爱,把中国千千万万个保罗华许,都从一脸阶级斗争的雷子,变成爱的使徒。

5

在真理上刚刚入门的蒙恩罪人:不寐弟兄平安。……我不知道怎样把福音传讲给这样一个有智障的未成年人,我对儿童主日学一窍不通。还请不寐牧者给予指导。谢谢。

平安。首先,向智障人士传福音,是应该的。基督给教会的使命是往普天下去,向所有人传福音,包括智障人士和婴孩儿。其次,信不是理性,乃是神所赐的。传道人首先的责任不是确保听道的人信,而是确保你传的是福音。他信不信是神的事,传不传、传的对不对是我们的事。神会赐给他接受救主的能力。这方面也有很多美好的见证:“圣灵的工作让人能够拥抱上帝和他的真理;做工的一直是上帝”。最后,智障人士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像小孩子,更为单纯,这未必是福音的障碍。福音真正的障碍恰恰是人的智慧,或人自以为的智慧。值得强调的是,我们这些“正常人”,在上帝眼中也不过是一种智障人士。回到第一个问题上,保罗华许不是很智障吗?但神仍然爱我们,因为祂明明启示说:“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埃及记15:26);“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12-13)。愿主大大加添你的力量,在爱心上喜乐满足,在知识上刚强壮胆。主必与你同在。阿门。

任不寐,2015年5月20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