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与回应:离婚与奸淫,路16:18的逻辑与意义

推荐视频:

1、阿米什的恩典:http://www.fuyin.tv/html/2412/36018.html

2、饶恕的力量:http://www.fuyin.tv/html/2446/36683.html

1

先生,路16:18以及路16:14-18,对我来说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太难了,太长时间了……请帮助!

平安。显而易见,在圣经相关信息上进行泛道德主义、特别是泛性道德主义的竞赛,是教会、特别是中国教会的主要偏执之一。这是巴比伦的“属灵丛林法则”——在“生命食物链”上抢占最属灵的高位。而路加福音16:18只是基督教性道德主义的受害者而已,这节经文成了“天路丛林”中的一块著名废墟。仅从字面上看,除了“中国教会”和假冒伪善者或“肉食者鄙”以外,正常人都会认为,耶稣这番教导是难懂的,难听的,甚至是“最不讲理的”;而且行文毫无逻辑。这不仅仅是我们的直观感受,路德教会的神学教授,也是Concordia Commentary: Luke的作者,Arthur A. Just Jr 这样写道:Perhaps the most perplex verse, 16:18, appears to be totally unrelated, a non sequitur in the flow of Jesus’ teaching. What do divorce and adultery have to do with possessions and Jesus’ teaching about the kingdom? Jesus statement here on divorce and adultery seems to be unparalleled in the OT; he includes no exceptions (cf. Mt 5:32).   P.628。

Arthur表达了难得的学术诚实。路加福音16:18至少在三个方面是极为费解的。第一、离婚和奸淫的相提并论,并没有旧约圣经的根据,甚至与旧约圣经的相关教导相冲突(申命记24:1-4)。马太福音19:3-11所谓“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两处经文显然是不能完全统一或周延的——摩西不可能仅仅“因为你们心硬”,就支持你们犯奸淫,直接违背摩西十诫(出埃及记20:14)。不仅如此,在马太福音5:27-32和19:3-11中,耶稣都将“为淫乱的缘故”列为可以离婚的条件,但在路加福音16:18中,连这例外的理由也被放弃了——似乎任何离婚者就是犯了奸淫罪,离婚等于犯奸淫。这个道理无论如何都是费解的。第二、违背生活的常识和上帝的基本公义——如果的确是男人的责任而导致的离婚,指控再婚的被休之妻及娶她的男人淫乱,这种释经等于将耶稣视为毫无人性的暴君。除了性道德赛场中的“中国精学”,没有人这样极端“属灵”。第三、路加福音16:18突然插入到路加福音16:14-18关于“神国”的话题中,主题转换之突兀和不合逻辑,是显而易见的。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耶稣突然话题一转,从律法、先知和神的国这些“宏大叙事”,顷刻间转向了“婚姻和家庭”。不着边际,让人瞠目结舌。

但是,错的总是我们,神总是正确的。Arthur 的一些领受实在别开生面,但让我们多少有天开之感:In the Torah, divorce and adultery are never mentioned together……It is Jesus who bring divorce and adultery together……In the light of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Law as Torah or Gospel, Jesus’ word about marriage and divorce and adultery must be understood in the context of the OT metaphor of God’s relationship to Israel as a Bridegroom to the bride. Israel, as bride, commits adultery when she chases after false gods. This is a poignant way in which the OT describes Israel’s idolatry (Hosea2:4ff.; 3:1-2; 4:12ff. ; Jeremiah 3:1; 5:7; 9:1; 13:22l Ezekiel 16:32; 32:27ff. ) 换言之,耶稣这里谈的丈夫和妻子的关系,乃是指耶和华与以色列,基督和教会的关系;而这个隐喻,是律法和先知的核心话题,也是神国的题中之意——“天国好比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马太福音22:2)。不仅如此,如果我们将路加福音16:14-18放到如下交叉结构中,就会有更清楚的看见:

14 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嗤笑耶稣。

15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神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

16 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人人努力要进去。

17 天地废去,较比律法的一点一画落空还容易。

18 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

其中,16节位于话语的核心:主耶稣教导我们,律法和先知,即旧约圣经关于神国的启示已经完全了,不再需要律法和先知狗尾续貂。剩下的工作只是怎样进天国的问题。17节讲律法——没有人能靠行律法努力进天国,这条路是死的。18节讲先知——选民进入神的国只有一条道路,就是靠新郎对淫妇的不离不弃的爱。然后反过来我们看:在律法之下,所有罪人,包括选民,都是淫妇。淫乱主要包括两个方面:14节讲人的第一淫乱,就是爱钱财超过爱上帝;这是最普遍最深刻的偶像崇拜。15节讲人的第二淫乱,就是向人自以为义,这与权力崇拜相关,这也是最普遍最深刻的偶像崇拜。世人包括选民都犯了这两种淫乱罪,在等候丈夫的救赎和洁净。不仅如此,所有先知书都是围绕这两个主题进行的:第一、以色列人淫乱了,为钱财和自义;第二、新郎要来的,基督或弥赛亚,要来救赎淫妇,直到羔羊的婚筵。换言之,进天国只能靠丈夫对妻子的不离不弃的爱。18节也为十字架的预备——没有人靠钱财、自义能进天国;也没有人靠行律法和个人努力能进天国;除非耶稣为淫妇死,又为淫妇复活,这淫妇才可能成为神国的新妇。若非如此,这“女人”就会一直在两种淫乱中,不能自拔。

法利赛人嘲笑耶稣,这是淫荡的笑,他们因为爱上了偶像、小三(钱财与向人的自义)而嘲笑上帝和选民的“婚姻与爱情”。法利赛人代表的淫乱基本上表现在三个方面:爱钱(贪财)、吃人(自义)、拒绝并杀害新郎(钉死基督),拒绝基督里的安息和婚筵。“但起初并不是这样”,在基督里却不是这样;律法要在基督里(基督和教会的关系里)成全,而不是在基督徒的两性生活中成全。罗马书10:4说:“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你们心硬,但神就是爱。耶利米书3:1,“有话说,人若休妻,妻离他而去,作了别人的妻,前夫岂能再收回她来?若收回她来,那地岂不是大大玷污了吗?但你和许多亲爱的行邪淫,还可以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以西结书43:7,“他对我说,人子阿,这是我宝座之地,是我脚掌所踏之地。我要在这里住,在以色列人中直到永远。以色列家和他们的君王必不再玷污我的圣名,就是行邪淫,在锡安的高处葬埋他们君王的尸首”。何西阿书3:3,“我对她说,你当多日为我独居,不可行淫,不可归别人为妻,我向你也必这样”。

贯穿先知书的基本信息是以色列人的淫乱和上帝对这场婚姻的重建;而且从乐园中亚当和夏娃的婚筵,一直到启示录中羔羊和新妇的婚筵:创世记2:24,12:17,19:26,20:7,38:15;出埃及记34:15-16;利未记17:7,20:5-6;民数记14:33;申命记31:16;约书亚记6:17;士师记2:17,8:27,8:33;列王记下9:22,3:16,22:38;历代志上5:25;历代志下21:11,21:13;诗篇73:27;以赛亚书23:16-17,54:6,57:3,62:5;耶利米书2:20,3:1-2,3:6 -9,3:20,5:7,7:9,9:2,11:15,13:27;23:10,23:14;以西结书6:9,16:15-17,16:21-58,20:30,22:9-11,23:3-49,24:13,43:7-9;何西阿书1:2,2:2-5,2:19,3:1-3,4:2,4:10-18,5:3-4,6:10,7:4,9:1,12:12;阿摩司书7:17;那鸿书3:4……在新约圣经中,拜偶像和奸淫更是相提并论、甚至是互相解释的:使徒行传15:20;罗马书2:22;以弗所书,5:5;歌罗西书3:5;希伯来书11:31,12:16;雅各书2:25,4:4;彼得后书 2:14;启示录 2:14,2:20……

新约圣经进一步告诉我们新郎是谁,以及他要做什么。路加福音5:34,“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岂能叫陪伴之人禁食呢? ”约翰福音3:29,“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以弗所书5: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32,“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33 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耶稣也在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教导旧约神学,教导何为律法与先知。律法的总纲就是爱(情),讲忠贞的爱情,爱神爱人,这是主耶稣自己对律法的总结。律法第一条就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以有别的神”;上帝是是忌邪的丈夫。其次就是禁止人的自义——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出埃及记20:3-7,34:14;申命记5:9 20:5;诗篇119:160;马太福音22:40;罗马书10:4;提摩太前书1:5)。第三就是以嘴亲子,信靠基督,进入羔羊的婚筵:“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出埃及记20:8;马太福音12:8)。拆毁两大偶像和奸夫,剩下就是教会的合法性与必要性。耶稣讲完律法,讲先知。先知的主要信息之一是谈以色列人和耶和华之间的“夫妻关系”,讲神的忠信与爱情,讲以色列人的属灵淫乱——“可叹忠信的城,变为妓女。从前充满了公平,公义居在其中,现今却有凶手居住”(以赛亚书1:21)。众先知几乎是关于以色列人奸淫罪的连篇累牍的见证。先知的总纲可以说是“反对淫乱,迎接新郎”。一方面,淫乱是事实,是罪的本质;另一方面,新郎要来了,淫妇要悔改,归信基督。

耶稣讲论的属灵淫乱有两个基本表现,实在是深刻无比的,而且直指人心,直到今天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

第一、与偶像行淫,而最大的偶像,就是钱财。14节的φιλάργυρος(谈爱钱财的)可以翻译成being lovers of moner,即,法利赛人是钱财的情人、情夫或丈夫。这一点很重要,这是18节的逻辑起点。φίλος与 ἄργυρος的联合,基本含义是,银钱的朋友,或与钱财结婚组成家庭,与钱财合成一体,不能分开。不仅如此,φίλος还常指新郎的朋友,这是一个第三者的角色:“参孙的妻便归了参孙的陪伴,就是作过他朋友的”(士师记14:20)。路加福音16章前后两个比喻,都是讲贪爱钱财之人怎样失去了救恩,或怎样舍弃钱财追求神的国。相关信息可以参考路加福音16:13,“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另参马太福音 6:24)。上帝要求爱情的专一:“因为恶人以心愿自夸。贪财的背弃耶和华,并且轻慢他(或作他祝福贪财的,却轻慢耶和华)”(诗篇10:3)。不仅如此,新约圣经总是将淫乱和拜偶像相提并论,甚至互相解释:哥林多前书5:10-11,6:9,10:7;以弗所书5:5;歌罗西书3:5;提摩太前书6:10;彼得前书4:3,5:2启示录21:8,22:15……

第二是自义,而自义乃是所有权力的起源、目标与合法性。路加福音16:15是对演神吃人、装神弄鬼吃人、罪人像神一样论断善恶等等“高等妓女”淫行的深刻审判:“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神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这种“高等淫乱”不仅具有自渎和渎神性质——自以为神;而且一定具有吃人或恶兽的性质——只有吃人才能自义。所以耶稣这里用这个句子来论断法利赛人的自义:Ὑμεῖς ἐστε οἱ δικαιοῦντες ἑαυτοὺς ἐνώπιον τῶν ἀνθρώπων,Ye are they which justify yourselves before men。向人(ἄνθρωπος)自义包括几个方面的信息。第一、不是在神面前讨神的喜悦,而是要讨人的荣耀。第二、通过看人、论断人,显示自己更义。第三、论断人的对象 主要是人的人性,如含对挪亚。“在城上献为燔祭”(列王纪下3:27)的人性或罪性,本是吃人者自己也有的——正因为如此,圣经才反复说:你怎样论断人,就怎样被论断;正因为如此,吃人者才可能察己知人,反戈一击,招招见血,残酷无情。

而这种演神吃人的淫乱,恰恰是亚当夏娃与蛇“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的神学结晶。与蛇淫乱,先是背叛上帝,然后彼此像神一样相咬相吞。然而耶稣在这里再一次清清楚楚告诉我们神的心肠:“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ἐν ἀνθρώποις,among men,在人中间,向人追求荣耀。在人中间的属灵高调,特别是人藉着加害于人的属灵高调,所谓为神为教会等等道德大话,乃是上帝最憎恶的淫乱。βδέλυγμα,abomination;这个字有这样的含义:恶臭的;邪恶的;污秽的;恶劣的;犯规的。实际上这个字动词形式βδελύσσω的基本含义就是臭,发出恶臭(to stink )。你们能看见上帝的表情吗?上帝对那些自以为自己生命比别人好并通过审判别人、在罪人面前显示这一点的罪人,极为厌恶。罪人对罪人的义薄云天,洞主们的淫态和残忍是令神作呕的。吃人自义者有一个被鬼附着的重担——它必须不断借着更多的说谎向人来圆第一个谎:我真是为了神,不是为了自己。遗憾的是,属灵淫乱乃是中国社会和中国教会根深蒂固、无所不在的“普世价值”。这些中国人一天不向邻舍的罪风骚万种道德,恶心千般属灵,就无法生存。因为中国人心思意念、动作存留全在乎它。

总而言之,与钱财(玛门)和权力(自义)的婚外情,这两种属灵的淫乱才是贯穿圣经始终的关于淫乱的基本定义。法利赛人视名与利为神,神对这种高等淫乱深感恶心。钱与义,利与名,财富和权力,两种深刻而普遍的宗教淫乱,对中国人和世人而言,是有着宗教感的淫乱——爱之弥深,走火入魔。中国教会即使表面上放弃了第一种淫乱,但在第二种淫乱中,因为口含天宪,而更加登峰造极,病入膏肓。不仅如此,实际上教会同样与钱财存在难舍难分的奸情。洞主们为了钱财而自义,或者为了钱财和自义,才会露出那样一种淫态:“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雅歌8:6)。若非洞见了法利赛人和文士这两大致命而深刻的淫乱,我们不能理解耶稣这句审判是什么意思:“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翰福音8:7)。这里的罪就是指与钱财和人的淫乱。所以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世人以及教会爱财富和权力超过爱上帝,甚至利用上帝来取得财富和权力。华盛顿,两种自以为义的表演,背后是为了个人或集团,或两个国家、或东方和西方的罪人,对玛门和权力无休止的“爱情”或贪欲。全世界的人都背叛了丈夫,爱上了金钱和权力。而所有的宗教神祗,都是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而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这也是对所有宗教和文化的彻底审判。而所有宗教的真正目标,不过为了钱财和权力,包括知识权力和道德自义。

“18 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男人都死光了。全人类都在等候这样一位大丈夫:只有这位新郎不会休妻另娶,不会犯奸淫;只有祂不会将妻子交给偶像去淫乱,而且不会任凭淫乱到底;因为只有祂的国不在这世界上,只有祂不以金钱和权力为目标;只有祂有能力和爱心爱淫妇爱到底,甚至为妻子舍命;只有祂有能力和爱心,称淫妇为义,并将妻子更新为新妇!

但人不过是人,没有谁是基督。只是罪人也无法理解上帝在基督里和罪人的婚爱关系。相反,定睛男女关系,中国人民或中国教会好这一口儿,他们总是性丑闻中露出馋像。“恶兽神学”从含的揭露和定罪妲己开始启程,争吃肉身一直到今天。但性癖争战同样是为钱财和权力、偶像和自义服务的——揭露下体是最低成本的商业竞争。而个体原因乃是淫者见淫与淫而不得导致的报复和变态;而蛇愿意鼓励亚当和夏娃趁肉像神。这是中国教会利用路加福音16:18起来用性道德吃人的种族传承和个人原因以及灵界背景。然而,我们愿意赞成Arthur A. Just Jr的领受,因为这样的解释不仅符合圣经整全的真理,也符合基本的神学常识。我们这样领受并非要降低圣经对两性的道德要求,而是要从两性中心的假神学,或男与女关系的伪神学,回归到神与人关系的真正神学。换言之,路加福音16:18真正要启示出来的真理,乃是基督和我们的关系,而不是世俗社会男人和女人的关系。而在并只有在基督和我们的关系中,才包含着所有奸夫淫妇解放的福音。不仅如此,如果世界里的奸夫淫妇已经靠自己可以脱离一切淫行了,基督和罪人的关系就毫无意义。如果人靠自己努力可以进天国,整卷圣经的神圣婚约和圣子婚筵,就成为一场欺骗。

我们鼓励人靠着基督洁净和更新夫妻关系。但是,我们从不把人这些破事儿看成是神学的中心,更不会将别人的下体变成我们的宗教行动。我们也从来不看那些自以为义的“狗男女”在台上表演他们如何比那位可怜人更如胶似漆,因此怎样值得教会顶礼膜拜和倾心效仿。我们拥有这样的火眼金睛,就是看得见所有“吃肉”的“神仆”以及摇旗呐喊的小妖,不过就是白骨夫人和它的畜类。吃人求长生不老的人,不再需要基督和祂的复活。他们不过就是路加福音16:14-18中定义的两种奸夫淫妇。

不仅如此,这种奸夫淫妇总是撒旦的使者,是教会的诋毁者和拆毁者。他们就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的人,或者所谓“圣灵内住”,或者所谓“彻底重生”的人,其最终结果就是不要教会和安息日,不要基督。因为他们活着就是基督,他们弄死你就有益处。而他们降卑到教会唯一的目的,就是借着献祭别人、让你经火来扮演光明的天使。在他们自以为香气逼人的恶臭中,我们总愿意“爱心诚实”地提醒他们:把你们的裤衩穿上,现在是崇拜时间,今天是安息日;收刀入鞘吧,因为基督要遮盖你了。不仅如此,面对任何人在肉身上的软弱,真正的教会当在圣道中仰望上帝的怜悯:“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篇103:14)。而在教会中,“爱心诚实”总要持守中道:“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拉太书6:1);因为“你就是那人”(撒母耳记下12:7)。肉身当放弃对肉身的终极审判权,逃离蛇的古老诱惑:“ 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翰福音3:6)。

基督教的装,已经让人忍无可忍。为财富和权力,一群罪人在别的罪人身上装神弄鬼吃人,这才是最大的淫乱。归根结底,教会里面没有神的爱,因此,教会被掳于巴比伦。

软弱是怜悯的对象,吃人只能下地狱。正因如此,弟兄姐妹只要在聚会和装备中,不会影响他们在教会中的侍奉。这也是CSMP的一个教牧原则。靠着基督的恩典和真理,当废弃任何种族歧视,也废弃任何婚姻歧视。我不看肉身的秀态,也不听肉身的告诉;教会不是淫妇演圣女、怨妇装天使、西门庆潘金莲义怒成基路伯撒拉弗的舞台。但我相信“闭门的祷告”和“我只得罪神”的那种忏悔。不仅如此,我深信我的主,就是默示雅歌的灵,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就是为我们称义已经复活的基督,会祝福所有人像人一样追求他们的爱情。神也必体谅所有肉身在各种婚姻地狱中的挣扎,因此设立教会和我们相约,并不断用真理使我们成圣,用真理叫我们得以自由。愿所有新造的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因为主恩同在,主爱久长。阿门。

2

如鹰上腾:第一次读路得记,曾震撼其“人性”之美,也迷失其中,这是上帝的话语吗?“整卷路得记,没有“神说”——历史怎样是祂的故事”呢?再读路得记,知道旧约是新约的预表,是那将要来的事的影儿,那谁是预表基督呢?又百思不得其解。中国文化中从来就没有路得、拿俄米这样的人物,西方文学作品里也是鲜有。工业革命以来,人与人是机器上螺丝与轴承的关系,是冰冷的理性的;现代社会处处充满竞争、算计,人与人的关系是钱与物、资本与利润的关系。如果没有耶稣基督,这世界仍然是丛林,是沙漠,是人间地狱。

平安。弟兄姐妹对圣经、包括对路得记的热情,总是让我感动不已。天天考查圣经而不是天天考查罪人的人,是有福的,而且蒙了大福。按着耶稣自己的教导,路得记当然同样是在为基督作见证的(路加福音24:44-48;约翰福音5:39)。这一点我们绝不摇动。

前几天我还对一位“贵国教会”的领袖说:“灵意解经”这个指控你们实际上是在控告耶稣,而这种控告只是出于你们的嫉妒和无知以及不信。你们不仅对原文释经无知,也不真的相信整卷圣经是同一位圣灵所默示的。你们实际上不相信这话:“但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圣灵。他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约翰福音15:26);“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作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翰福音 16:13)。你们这些不信派实际上对待圣经和对待人文著作一样,有莫名其妙的骄傲,更因无知无畏蒙了心窍。但如果你把利未记和路得记开除出“给我做见证的就是这经”,你就可以开除任何书卷。这样一来,你就彻底废弃了我们信仰的圣经根基,你就等于宣告耶稣是说谎的。所以“灵意解经”这类控告纯粹扯淡,正像“保罗维权”是扯淡一样。这种无端的高调控告,服从的仍然是教会吃人的丛林法则而已。

提及这个话题不是出于狭隘,而是因为这是一个有代表性的问题。为基督的缘故,我们感谢神,感谢神将路得记赐给我们;同样是为了这样的目的:使我们可以更认识基督,并靠祂得生命。我们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认识路得记里面的基督,第一是从原文角度看;第二是从结构方面看。我们先讨论第一个问题。

考查原文,至少有四个核心概念,让我们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路得记里面的基督预表。第一就是“the Kinsman-Redeemer”这个概念,这是通过 גָּאַל这个字启示出来的,这个字在整卷旧约中的基本含义就是救赎,指向的就是救赎主,就是耶稣基督。如创世记48:16;出埃及记6:6,15:13;这个字在利未记和民数记中大量出现。而在路得记中,在这短短的一卷书里,就出现了21次,在10节经文中,多翻作“至近的亲属”或“赎”:2:20、3:9、3:12、3:13、4:1、4:3、4:4、4:6、4:8、4:14。波阿斯与路得,预表基督与教会,这在神学上没有任何问题;而耶稣基督,就是教会“至近的亲属”,祂道成肉身与我们这些罪人认同,为救赎我们。第二就是相关的圣餐信息。路得记2:14,“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饼,将饼蘸在醋里。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边坐下,他们把烘了的穗子递给她。她吃饱了,还有余剩的”。这里的“醋”实际上指的乃是酒。第三则是“伯利恒”的预表,关于天上降下的粮,可参考约翰福音6:48和弥迦书5:2。第四,则是路得记结尾处关于那个孩子的信息,连接耶稣的家谱(马太福音1:5),也同时预表基督(路得记4:15)。

我们可以借着结构分析深化上面的领受。路得记分四章,每一章都相应地有着一个基督的信息。第一章的基本信息就是:天上降下的粮——粮食在伯利恒,耶稣降生在伯利恒。第二章的基本信息是:耶和华的翅膀。请注意这些经文之间的平行关系:“12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马太福音23:37,“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第三章的基本信息是:基督里的安息。第一节经文:“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对她说,女儿阿,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最后一节经文:“18 婆婆说,女儿阿,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相关经文可以参考马太福音11:28,希伯来书4:9等。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路得记第4章孩子降生的相关信息:A son who anticipates the Son。这是一位牧师的领受,请大家参考:

There are five ways this son points forward to the birth of God’s Son. 1. This son is born in Bethlehem (4:11). 2. This son is referred to as “the offspring” in the midst of a comparison to Judah (4:12). The word “offspring” often is a technical term used to identify someone who will have a special role in God’s plan of salvation. It is first used of Eve’s offspring who will crush the head of the serpent (Genesis 3:15). Later this word is used in reference to the offspring of Abraham who will inherit the land (Genesis 17:7-8), and the offspring of David who will sit on the throne forever (2 Samuel 7:12). Each of these promises are fulfilled in Jesus (see Revelation 13:3, Galatians 3:15-16, and Luke 1:32-33, respectively). 3. This son was conceived through a unique demonstration of God’s power, “and the Lord gave her conception” (4:13). Jesus also would be conceived in an even greater demonstration of power, in a virgin. 4. The women of the town bless Naomi, saying the son, “shall be to you a restorer of life and a nourisher of your old age” (4:15). The delightful renewal Naomi experienced was only foretaste of the complete restoration of eternal life that God’s Son would provide. 5. This son is the next step toward the coming of David, from whom would come the Messiah, Jesus (4:17-22, see the genealogies in Matthew 1 and Luke 3).

我在这里只解释一下路得记4:15中“提起精神”这个概念。“他必提起你的精神,奉养你的老,因为是爱慕你的那儿妇所生的。有这儿妇比有七个儿子还好”。לְמֵשִׁיב נֶפֶשׁ,a restorer of life,生命的恢复者,生命的主。换言之,这节经文真正要启示的乃是,这孩子是我们生命的主,在祂里面我们重生,我们永生。圣经就是圣经,是圣灵的书;圣灵的核心工作就是为基督作见证。圣经不是论语,不是资治通鉴。“温州教会”的圣经,不是圣经。

3

寻求的人123 :任牧师平安,为何王下3:27以色列人遭遇耶和华的大怒?

平安。了解这节经文,需要进入语境。至少下面这些信息是不能略过的:

1 犹大王约沙法十八年,亚哈的儿子约兰在撒玛利亚登基作了以色列王十二年。2 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但不至像他父母所行的,因为除掉他父所造巴力的柱像。 3 然而,他贴近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总不离开。

14以利沙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万军耶和华起誓,我若不看犹大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不顾你。

24 摩押人到了以色列营,以色列人就起来攻打他们,以致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以色列人往前追杀摩押人,直杀入摩押的境内,25拆毁摩押的城邑,各人抛石填满一切美田,塞住一切水泉,砍伐各种佳树,只剩下吉珥哈列设的石墙。甩石的兵在四围攻打那城。26 摩押王见阵势甚大,难以对敌,就率领七百拿刀的兵,要冲过阵去到以东王那里,却是不能。27 便将那应当接续他作王的长子,在城上献为燔祭。以色列人遭遇耶和华的大怒(或作招人痛恨),于是三王离开摩押王,各回本国去了。

首先,在神的面前,北国以色列人并不比摩押人更义。这也是一个很深刻的话题,神的愤怒同时可能在外邦人和“替天行道”的人身上。以色列人若自以为神,自以为义,自以为上帝的选民、上帝的鞭子、上帝的狗或上帝的弟弟,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更让上帝感到恶心。换言之,在所有争战中,无论是政治战争还是属灵揪斗,不是在道德上或实力上占优势的一方,就是上帝喜悦的一方。上帝不总是站在“以色列人”一边。有时候正相反,那些总是用属灵高调把别人逼到死地、要赶尽杀绝的“正义之师”,恰恰是上帝最为憎恶的“伪军”。值得庆幸的是,“以色列人遭遇耶和华的大怒(或作招人痛恨)”之后,就像约翰福音第8章那些从老到少的伪君子们一样,毕竟还知趣知耻地离开了:“于是三王离开摩押王,各回本国去了”。而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在霾国的政治生活还是教会生活中,这些东西一定会粪战到底的。

其次,这是KJV对列王纪下 3:27的翻译:Then he took his eldest son that should have reigned in his stead, and offered him for a burnt offering upon the wall. And there was great indignation against Israel: and they departed from him, and returned to their own land。我们看见两种恶臭或淫乱。第一就是摩亚王为了权力将自己的儿子献祭了,这一幕当然也预表基督,预表上帝的儿子将被罪人、也为罪人钉在城墙上,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第二则是“上帝选民”的罪恶,他们赶尽杀绝的宗教恐怖主义,让人神共愤。原文看不出是耶和华的大怒,只是说有一场大怒(קֶצֶף־גָּדֹול)针对以色列。当然,这大怒应该出于耶和华,或神的义怒藉着众怒临到了以色列。

值得一提的是,וַיָּשֻׁבוּ לָאָֽרֶץ׃这句话实在生动而深刻:and they returned to their own land,他们就返回他们的土地上去了;这些本是泥土却起来天使天军最后审判的东西,终于承认自己不是神,不过就是泥土。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4

先生您好。春去秋来,想来加国的枫叶也是摇摇欲坠。不知先生近来可好?我听说,马丁路德在将圣经翻译成德语的过程中,在罗马书的一节经文后加上了一个“唯独”,以建立他“唯独因信称义”的教义。请问,这是真的么?

平安。这是路德本人的回答:

Let this be the answer to your first question. Please do not give these donkeys any other answer to their useless braying about that word sola than simply this: “Luther will have it so, and he says that he is a doctor above all the doctors of the pope.” Let it rest there. I will from now on hold them in contempt, and have already held them in contempt, as long as they are the kind of people (or rather donkeys) that they are.

I know very well that in Romans 3 the word solum is not in the Greek or Latin text — the papists did not have to teach me that. It is fact that the letters s-o-l-a are not there. And these blockheads stare at them like cows at a new gate, while at the same time they do not recognize that it conveys the sense of the text — if the translation is to be clear and vigorous [klar und gewaltiglich], it belongs there. I wanted to speak German, not Latin or Greek, since it was German I had set about to speak in the translation.

So much for translating and the nature of language. However, I was not depending upon or following the nature of the languages alone when I inserted the word solum in Romans 3. The text itself, and Saint Paul’s meaning, urgently require and demand it. For in that passage he is dealing with the main point of Christian doctrine, namely, that we are justified by faith in Christ without any works of the Law. Paul excludes all works so completely as to say that the works of the Law, though it is God’s law and word, do not aid us in justification. Using Abraham as an example, he argues that Abraham was so justified without works that even the highest work, which had been commanded by God, over and above all others, namely circumcision, did not aid him in justification. Rather, Abraham was justified without circumcision and without any works, but by faith, as he says in Chapter 4: “If Abraham were justified by works, he may boast, but not before God.” So, when all works are so completely rejected — which must mean faith alone justifies — whoever would speak plainly and clearly about this rejection of works will have to say “Faith alone justifies and not works.” The matter itself and the nature of language requires it.

I know very well that in the original text this word does not occur. Nevertheless it belongs in any good German translation… Whenever we place two things in opposition and want to make clear that we acknowledge or accept the one and reject the other, we use the word ‘only.’ ‘The farmer brings no money but corn only.’ ‘No, at the moment I really have no money, but only grain.’ ‘I have only eaten, but not yet drunk.’ ‘Have you only written, without rereading?’ This is the form which we use in countless expressions: over against ‘not’ or ‘none’ we have the word ‘only,’ to make the contrast clear.

值得强调的是,路德本人和他的天主教论敌都谈过,在路德之前,很多著名的神学家已经将“唯独”翻入了罗马书3:28,这些作者包括Origen、Hilary、Basil、Ambrose、John Chrysostom、Cyril of Alexandria、Bernard、Theophylact、Theodoret、Theodore of Mopsuestia、Marius Victorinus和Augustine以及Thomas Aquinas。而一些天主教的神学家也是这样翻译的。可以这样理解:德语的“唯独”是对副词χωρίς(without any)的意译。另外,基督教的丑闻之一是:改革宗的一些批评家,在这个问题上附和天主教一起攻击路德;而他们同时宣称,他们比路德宗更相信“唯独信心”。

5

亲爱的任牧师,平安!我是CSMP学员……现在有一个问题:上周五我联系了一个姐妹来聚会,她离开她所在的教会已经有几年了,除了网络聚会,没有教会聚会,她以前的教会是“重生派”背景的教会,她以前在里面“讲道”,后面出了问题被开除了,这次她来我这里聚会来就说我们要得救,要有生命,且要我带领那些聚会的弟兄姐妹去她以前的教会去开“生命会”,悔改得救,得生命,她说以后周五会来我们这聚会。请问我能不能接待这个姐妹聚会?另外,牧师有没有小组聚会的程序?愿主祝福您,加添您的心力。

平安。我们教会接待任何人,除非这人干扰教会正常崇拜秩序。在西方,用行为干扰教会崇拜的人可以交付警方。但我不鼓励我们的会友去任何别的教会,特别是什么“生命会”。生命在“祂“里头,不在“她们”里头。而那些特别觉得自己比别人更生命的人,总觉得别人要跟她学生命的人,无论这人怎样“捯饬”,捯饬得天山童姥一样,隔着太平洋我都能闻出灵鹫宫的恶臭来。但她可以来聚会,因为我们深信“真理使人成圣”。只是她和所有信徒一样,只能在聚会讨论中和别人拥有同样平等的发言权。她要守规矩,先知的灵也要顺服先知。她没有资格像北朝鲜播音员那样教导人,更无权违背圣经教导男人,甚至是牧师。关于小组聚会程序,请参考下面的博文。愿神保守和祝福你们的团契。

6

舟山雨点:任牧平安!看了上期的问答与回应,知道了耶和华不让人杀该隐的原因,但那段经文里(创4:15)还有一句,说“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这个记号到底是什么?有解经书说可能是一座城的图纸,既可以接连到下文17节中的“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又可以联系到《申命记》中的“逃城”。不知这样的解释对不对?再次感谢您的解答!

平安。坦率地说,我不知道那记号是什么;迄今为止,所有的解释基本上都属于这种情况:他们在说他们不知道的事。不过按神学的逻辑,这记号可以和基督联系起来,因为整卷圣经都在为基督作见证,而所有的奥秘都在基督里藏着。至于具体怎样连接,我只能承认我的无知。惟愿将来面对面了,请主教导一切的奥秘。值得一提的是,אוֹת在旧约圣经中有记号和约的记号以及证据等等含义,而动词אוֹת的基本含义就是“和……一样”。而仅就这个字的“象形含义”而言,这三个字母可以这样解释:钉在十字架上的上帝,或十字架上复活的上帝。

7

离开教会的人:王神仆咬人一案,正激发很多人认清基督教的邪教本质,离开“基督教”正成为离开巴比伦返回圣殿运动的一部分。牧者和诸位怎么看?+ zgdmdg:《阿米什的恩典》值得看看,这部影片告诉我们,在美国还生活着一小片有点方济各味道的基督徒,约有几万人吧。被物欲捆绑的越少,人越有自由……

平安。方济各从十字军的沙场或绿色的圣战中归来,克莱尔这个评论深得我心:“我觉得你以前是个疯子,但现在不是”。不过方济各的出走方向总的来说是模糊的,甚至有异教的色彩,这个方向有漠视教会、个人隐秀、苦待肉身的深刻危险。基督应许的自由是真理使人得自由,而不是海子的“文学自由”:我随手抓住的东西越少越好。总的来说,方济各和阿米什离开的理由是充分的。那个基督教装成那样了,疯成那样了,实在需要有人起来对基督教说不。但是,他们前往的方向和巴比伦之囚回归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于是,犹大和便雅悯的族长,祭司,利未人,就是一切被神激动他心的人,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以斯拉记1:5)。

关于阿米什人(Amish)的情况,这是维基上的相关信息,可以参考:阿米什人是基督新教再洗礼派门诺会中的一个信徒分支(又称亚米胥派),以拒绝汽车及电力等现代设施,过著简朴的生活而闻名。亚米胥派起自于1693年,由Jakob Ammann所领导的瑞士与阿尔萨斯之重洗派的分裂运动;追随Ammann的教徒便被称为阿米什人(Amish)。在18世纪初期,许多阿米什人与门诺会信徒因为诸多原因移居宾夕法尼亚州。在2000年时,美国境内有超过165,000保守派阿米什人,在加拿大境内则有约1,500人。2008年的调查显示阿米什人的人口数增加到了 227,000人,在2010年有研究显示在过去两年阿米什人的人口增加了10%而达 249,000,且朝西部移动的情形增加中……实际上门诺派是从茨温利的激进运动中分离出来的,在很多意义上,他们是改革宗运动的一个分支;在反对婴孩洗礼的问题上,门诺派尤其激进。电影《阿米什的恩典》在某种意义上,恰恰应该是对婴孩洗礼问题的一个深刻儆醒——这些孩子去了哪里?确据是什么?

无论如何,《阿米什的恩典》是令人感动的,我也推荐大家看看。不过从真理上说,这不是阿米什的恩典,这是基督的恩典;真理的中心不在人的饶恕,而是主的复活——复活的信仰为饶恕提供了真正的根据。而饶恕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特别是涉及死亡事件的时候。我从来不敢在生命悲剧之上过度表现自己如何比别人更有属灵的高度。饶恕很难。而借着饶恕所激发出来的人性丑恶却在我们的身边到处泛滥。一种邪恶是慷人之慨,教会总愿意起来指控受害者缺乏饶恕的能力和爱心,而控告者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第二种就是本来可以理解的、没有饶恕能力的人,却将自己疯狂的报复粉饰成神的义怒,以至于无耻地宣称是为了上帝,为了教会,为了真理,为了我们。这两种谎言一直在深刻地伤害着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的生活,这是死亡之后,魔鬼之子的加倍胜利。所以我劝勉所有想利用饶恕这个项目勾引人入教的人,先学习在神面前基本的诚实。我尊重阿米什的饶恕,特别是那位“执事”的“我不知道!”

这是我刚刚给教会同工的一封信,请大家参考:

【请将这个视频推荐给XXX等慕道朋友,并请转达我的邀请:在这个主日的基要真理课程中,我们会安排一定的时间来讨论这部电影。不过请大家注意,我不是那种牧师,即像阿米什人或生命季刊一样,以为自己已经真理在握、生命圆满了,因此只需“勾引”大家参加讨论,甚至勾引人入教,我好把早已准备好的属灵答案居高临下地教训他们。不是的,我远远没有成竹在胸。相反,我有太多的困惑,太多的功课需要学习和思想。以“替天行道”为例,我们可能只想到天道只是指向公义,却忽略天道也指向饶恕;但是,无论是神的公义,还是神的饶恕,我这个罪人都无能为力,至少是东施效颦……

这部电影的目的对我而言,绝非那些“福音网站”的目的,就是好像我们自己已经解决了这个神学难题,因此只剩下这个使命:向不知饶恕为何物的中国蠢货和霾国罪犯提供基督的饶恕;姿态居高临下,动作惊为天人。不是的,这部影片激发我们在眼泪和两难之间,思想更多的东西。对我而言,影片的宗旨不在自以为神的决断或结论,而是逼迫我们谦卑下来,诚实、倾听、思想、祈祷、分享、仰望……我们不过是人,任何唯一正确的答案都可能是错的,甚至包括对马太福音6:14自以为是的领受和“最终答案”。所以,求主与我们同在】。

“每一次当我以为自己想清楚的时候,就会有曲线球向我飞来”。但有一点我是清楚的:我们最需要的不是“正义”,而是真理与恩典;本乎恩,也因着信。惟愿我们一生,不遇见假基督和女基督;惟愿我们一生,持定元首基督。阿门。

任不寐,2015年9月30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