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与回应:你在哪里,修道院、教会还是世界

1

教会小猴子2015-11-07 15:43:30 说: 平安,如何看待?加尔文所说的世界是我们的修道院。+王艾明:……后,我愿意重复我在国内外各地讲课和演讲时常常爱引用的两段话来结束我的分享。第一句,是马丁﹒路德的话,加尔文经常应用。虽然他们之间从未谋面相聚,只有通过梅兰希顿互致问候,但是,加尔文始终视路德为其信仰和事业上的导师,而事实上,真正继承路德改教事业的不是信义宗,而是加尔文影响下的各类归正宗传统的教会。路德说:“世界是我们的修道院!”这一句话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加尔文传统承继者,将世界的每一份责任,无论是爱邻舍,还是爱国家,都应该以信仰去理解和担当!第二句,是加尔文的话,他的学生们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了。这就是:“世界是上主荣耀的剧场!”加尔文率先垂范地从恩典的工具层面开启了新的范式,进而他的影响之下的一代又一代的门徒们竞相从实践层面去探索活出主的名和彰显出主的荣耀的方式和路径,于是,形而上的真理不再被个人权威一再重新发现,而是,承传大公信仰,在世界的公共领域里,活出恩典和爱,在法律、伦理和公平正义的秩序上,处处建立合理的规范,就成为加尔文传统对现代世界文明最大贡献之奥秘。……

平安。首先需要说明,署名王艾明(英文名Ambroise WANG,牧师,金陵协和神学院教授,瑞士巴塞尔大学神学博士,瑞士纳沙泰尔大学荣誉博士。现任金陵协和神学院副院长,中国宗教学会理事,《金陵神学志》主编、江苏省基督教协会副会长、中国基督教协会神学教育委员会副主任、辽宁大学区域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摘自百度百科)的这篇文字里有很多不实之词,特别是涉及路德和加尔文之间关系的时候。他可能把马克思恩格斯之间的伟大友谊这种中学生的政治情感,复制到路德和加尔文身上了。加尔文从未“始终视路德为其信仰和事业上的导师”,若是如此,就不会存在一个改革宗了。而加尔文通过梅兰希顿转达的主要是对路德的控告,以及挑拨离间。王先生这篇文章再一次让我们看见,中国官方教会和家庭教会在拥趸和紧跟加尔文领袖这个方面,是完全一致的。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状。两方面根据加尔文神学,也共同繁衍了女牧者文化和不同版本的荣耀神学以及社会福音。改革宗的世界观和天主教的修会传统的区别仅仅是出世修行还是入世修行的区别。成圣因此是人努力操练的结果,以马内利和教会、施恩之具已经形同虚设;基督退怯为修辞对象,教会堕落为寺庙、社会和事业。问题的关键是:那人,你在哪里?基督,你在哪里?

(1)修什么道

不过王先生有一句话是对的:全世界都是我们的修道院,这个思想并非出于加尔文;但路德也不是首创者。“社会是修道院”这个口号至少可以上溯到方济各。而路德在批判罗马的修道院制度(Monasticm)的时候,从另外一个角度重申了这个观点——从修道院归回教会。而加尔文又重新解释了这个口号;实际上是又返回了方济各——方济各 的修道在旷野,加尔文的修道在世界。事实上,方济各(可以代表罗马的传统)、路德和加尔文,代表了教会神学的三个基本方向,即修道院、作为施恩之具的教会,以及社会取向的“无形教会”。在人本主义复归这个方面,加尔文的“全世界”与方济各的修道院是完全一致的:离开施恩之具的人,借着圣灵的名义,背对或面对人类或邻居,靠禁欲或成功成为基督的见证。人本主义的方向就是异教的方向。修道主义和成功神学是并将一直是基督教会中的败坏力量,甚至是基督教真理衰落的罪魁祸首。准确地说,“全世界是我们的修道院”这个说法,在路德那里根本算不得什么重要思想,路德并不关切这个伪命题。正相反,路德用更多的热情抨击修道院和全世界,而他的目的,是返回圣经,在修道院和全世界两种异教或两者极端中间,带领基督徒返回教会。教会的正确方位,恰恰在修道院和全世界中间的位置上,而罗马和瑞士都已经被掳掠到巴比伦了。

我们先来介绍路德对修道院的批判,然后看他对“全世界”的攻击。当然,路德自己也曾经是修道院的修士;因此这也是一种自我否定和自我批判。离世修行和入世修理已经捆绑教会和基督徒数千年了,方济各和教皇是始作俑者。路德首先指出,教皇和修士是互相支持、彼此亲吻的:They are the rats, and pope is their king。这话当然很难听,但是路德为何如此激烈抨击修道院传统呢?因为修道的神学本质是离弃道成肉身的基督,而人自己想靠自己肉身成道。修道院实际在否认基督的救恩、施恩之具和基督所设立的教会; 而修道士若非说谎,绝对不可能到达他们追求的属灵境界与内在和平。东正教的电影Fr Abdel Messih el Habashi The Ethiopian Monk,代表的恰恰是教会野心家向异教的突围和犯险。偶然性和白日梦以及彼此犯贱、装神弄鬼,正取代圣道和圣礼的确实性和神圣性以及完全性,展示了那种基督教的可怜巴巴、走投无路和压力山大。当代基督教特别是中国教会,为主的缘故也亏欠路德一份尊重。路德在1531年注释加拉太书5:3的时候,已经呼吁全教会离开修道院,如同以赛亚呼喊以色列离开巴比伦和波斯:“你们要从巴比伦出来,从迦勒底人中逃脱”。因为“修道院里没有确定的救恩”(No certainty of salvation here)!

上帝并不藉着个人灵修与人和好,而是借着基督和祂的道缔造和平。路德1531年写的这些话应该记在这里,特别送给出世修行成瘾、鸡犬升天成癖的中国教会:Ask the monks who earnestly labor to obtain peace of conscience by their tradition whether can be sure that their of life please God and that they are favor with God because of it. If they confess the truth, they will answer: Although I live blamelessly and observe my order with all diligence, I cannot affirm with certainty whether this obedience of mine pleases God or not。次年,路德翻开马太福音5:6,让我们看见修士和修道院不过是绝望者却仍然不想要基督的一种选择:Defeatism makes deserters of society, 或者,despair makes a monk。路德在解释马太福音5:27-30的时候,阐述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观点:耶稣并不鼓励我们离开世界,但要求我们胜过世界;而祂已经为我们胜过了世界。这是看似接近,但实际上完全不同的三条道路:离开世界返回个人(修道院);离开教会进入世界(加尔文);在基督里在教会中胜过世界(马太福音16:18)。1533年,路德指着路加福音2:15-20劝阻类似The Ethiopian Monk无头苍蝇一样清高着逃亡旷野的人,责备他们不爱基督也不爱邻舍。他们真正追求的是人的荣耀,更多罪人仰望我这个罪人的“道行”。

(2)什么世界

然后我们来看路德对“全世界”的看法和加尔文的截然不同。路德在注释创世记34:30使徒行传27:24的时候说过:The world to exist because the church is in the world. Otherwise heaven and earth would burst into a conflagration in a moment. For the world, being full of blasphemy and godlessness, is not worth one grain of wheat。路德特别指着加略人犹大警告教会:那种贪爱世人和钱财的荣耀,不仅不是基督的见证,反而成为魔鬼的食物。因此基督徒必须极力避免物质主义世界的捆绑。这是路德一贯的观点: This world will coming to an end; Christian dear the world as Atlas was thought to do; The world reminds me of a ramshackle house, for the world “seeing is believing”。路德下面这些话是对加尔文主义的“世界观”极好的警告: We should not immerse ourselves too deeply in this temporal life, as do the swine and irrational animals, which are not interested at all in a future life; Men love the world rather than the Word.。基督徒如果追求在世界里面向世界荣耀基督,就必须密切关注世界,但路德呼吁基督徒ignore what all the world is doing;因为这世界充满了贪婪、虚假、淫乱和罪恶,并且死不悔改;世界根本不想要律法也不想要福音,只是极力利用弯曲律法和福音。

对路德来说,存在一个deadly paradox: the best in the world are worst。而且路德认为改革宗所滥觞的社会福音已经不再是福音,因为社会改革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对人的无知。The world resembles a drunken peasant; when you lift him into the saddle on one side, he tumbles off on the other. There is no elping the world. No matter what attitude you take, it wants to belong to the devil (1533)。路德更强调的不是:世界是基督徒的修道院,而是,世界是魔鬼恶性竞争的巢穴, this world is the devil’s den of cutthroats. 1531年路德解释诗篇147:12的时候,他说不知感恩和敬拜神的人类世界,由于这种无耻,还不如动物世界。因为一头猪也认识喂猪的人,人却不认创造和供养他们的上帝。不仅如此,世界不仅不认上帝,而且敌对上帝,自以为上帝。他们实际上根本不认同上帝的荣耀,只是想照人的样式,根据人的荣美或荣耀重新创造上帝。这个世界永远是释放巴拉巴钉死基督的世界, 并且是杀害先知的世界。因为仆人不能高于他们的主人。荣耀神学的基本道理和马太福音10:22针锋相对,他们靠世界喜欢我们而定义荣耀。在这个意义上,王明道的道德荣耀神学和林书豪成功荣耀神学以及港台的家庭荣耀神学都是加尔文主义的恶果,都是修行主义的翻版。

方济各和加尔文的修士最大的罪恶实际上是否认基督和自以为义。他们一个共同错误是过于看重外在环境和世界反应对属灵生命的决定。但罪人逃亡任何地方,在任何成功境界中,也不可能改变他里面的罪性,他是个罪人因此需要基督救恩的基本事实。路德特别提到创世记中的约瑟和福音书中的施洗约翰。这两个似乎在生命和属灵上都强于修士的人,从来不鼓励信徒离群索居。约瑟在弟兄中间,而约翰的指头指向基督上帝的羔羊,而不是旷野,或他身上的骆驼皮毛与所吃的蝗虫野蜜;当然也不是社会。既然旷野和地下室不是正确的方向,是否就应该掉头进入白宫、街道和家庭呢?耶稣从旷野回来,并没有走向耶路撒冷宫廷。路德也强调人在世界里的呼召或职分(calling),但那不是为了荣耀神,而是为了生活,罪人不得不在荆棘和蒺藜中间寻找食物。耶稣3年之久和门徒同在,升天又差遣门徒我们普天下去“施洗”和“教导”(马太福音28:18-20)。当然,彼得偶尔还可以打渔,保罗有时候不得不编制帐篷,但保罗和彼得不可能用鱼篓和营地来荣耀他们自己,或用这些事业为基督的见证。中国方济各和加尔文的弟子们,他们的错误在三个方面,第一、把圣经中的骆驼过滤了,然后在蠓虫上博大精深;第二、隐修和显摆,那是霾国的两种国粹:达则兼济,穷则独善。中国队永远胜利。

(3)什么荣耀

第三、加尔文的犹大之吻——“唯独荣耀神”(soli Deo Gloria)。这是我们在悬崖系列中尚未清理的一个病毒。这个病毒隐藏得很深,但也更为邪恶。在路德三个唯独之后,捆绑在第四个唯独之后,这个“唯毒”站在宗教改革的旗帜中已经祸害教会很多年了。加尔文的本意首先是“舍己”的(反对荣耀归于教皇和罗马),一直发展到后来成了中国那些半吊子牧者们“你可以荣耀神”这个思潮的神学根据。首先必须说明,无论是加尔文还是改革宗,他们的第五个唯独是完全没有圣经根据的,是人本主义对启示真理和福音一次致命的捆绑。

首先,圣经讲的荣耀主要指向基督和祂的复活,没有任何人本主义的含义(路加福音 24:26; 约翰福音2:11,7:39;罗马书8:17,8:30;帖撒罗尼迦后书1:12 1:12;彼得前书1:11)。其次,圣经讲的荣耀是针对法老和西顿的——上帝要在他们身上得荣耀。这是加尔文主义者唯一配得的荣耀(出埃及记14:17,以西结书28:22)。其次、选民成为神的荣耀或荣耀的见证,圣经所有相关经文只是指着神的救恩和教会,完全出于神而不是出于人;是神主动让我们成为祂的荣耀,让世人借着我们的得救而不是我们的善工和成功认识神的荣耀(诗篇 50:23,哈该书 1:8;以赛亚书49:3 ,60:21;耶利米书13:11,33:9 ;约翰福音15:8)。最后,人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将什么舍己,而将什么当作荣耀献给神——更多的情况是,你所有自以为荣耀的献祭在上帝那里都被视为粪土。选民唯一正确的态度只能是:我作了当作的,我是无用的仆人。换言之,你做什么都不能荣耀上帝,除非上帝乐意“利用你”荣耀祂自己,你的“唯独荣耀神”这个谎言神看得极为真切,你只是更隐蔽地唯独荣耀你自己。

有史以来,基督教最无耻也最狡猾的口号就是“唯独荣耀归于上帝”。这个表面上只是高举上帝的口号实际上在高举人,并且将人的荣耀放在神的荣耀之上。上帝在基督里重新造人,现代人在加尔文里重新造神。这个唯独和其他唯独不同,因为你们将“荣耀”变成了人可以“唯独”的客体,而且还不是唯独给人,而是唯独给神。但你不仅无权无能,而且一定盗用和假冒。你到底想把什么荣耀归给神呢?除了荣耀本身,任何你看为荣耀的东西在神那里都是可咒诅的,应当焚烧的垃圾,神都露出恶心至极的表情。你的荣耀,即你认为天主教和教皇篡夺的而你想夺过来还给神的那些荣耀就是法老和凯撒的荣耀,都是魔鬼在旷野中的试探。你夺过来的粪土一样的东西,耶稣根本不想要。你要把这些垃圾唯独荣耀基督吗?人能认定的荣耀就是面包、属灵秀和权力欲。你把诺贝尔和平奖和加尔文伟大的神学顶峰这些小丑一样的东西强加给基督吗?那坐在天上的必嗤笑你们。而你们根本不可能将荆棘的冠冕视为荣耀。何况你算什么,你像神一样八荣八耻给神,就像蛇一样分辨善恶给神,这是何等狂妄的教义呢?直到今天,改革宗的讲坛上还在信口开河:你们可以荣耀神。他们的神就是尼禄和巴力,如同他们的社会就是修道院;而他们的荣耀其实就是一种“圣战”。

加尔文的观点重新返回人身上——基督徒在世界里的成功见证上帝的荣耀。这不过是另外一种修道主义而已。路德的方向是从修士到基督,从修道院到教会;而加尔文的方向是从修士到基督徒,从修道院到世界。路德确实说过,耶稣教导我们不要逃离世界,而是胜过世界;但加尔文更强调,我们胜过世界的方式就是进入世界。两者的区别最后必然表现为;平信徒靠事业在世界荣耀上帝,还是基督徒靠教会在世界见证基督。

世界并不是我们的修道院,我们也不需要修道院。我们是永生神的教会。教会在世界里,教会要胜过世界。虽然世界是敌基督的世界,但是神爱世人,and God so loves the world。大卫鲍森在台北的一次会议上反复强调圣经很少讲爱,这个说法完全是矫枉过正、夸大其词的。这个“上帝不爱论”,完全无法解释十字架的存在和意义。上帝养活一朵野花和小麻雀,这是神的爱;神的儿子为我死而复活,这是神的爱。最后的问题是,基督怎样爱世人。神按祂的爱来爱世人,而不是按世人的方式爱世人。这是关键,这份爱最终归结为基督爱教会,并借着教会爱世人——爱人首要就是“施洗”和“教导”(马太福音28:18-20)。神的爱不是让我们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而是让我们胜过和世界的婚约,归向基督(以弗所书5:25)。如果人靠自己的生命能够满足上帝律法和公义的要求,耶稣就徒然死了,基督的新娘就独居甚好。。基督在哪里呢?不在修道院,不在世界,而在教会。玛拉基书1:11,“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在各处,人必奉我的名烧香,献洁净的供物。因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马太福音18:20,“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阿门!

2

透明一代:谈论中世纪,似乎绕不开意大利诗人,天主教徒但丁的《神曲》。据说但丁是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是所谓的资产阶级新时代最初一位诗人。特别是其人文主义思想影响广泛,如名句“一心循着你自己的道路走,让人家随便怎么去说吧!”凡读书人都耳熟能详。国内教科书对但丁的评价颇高,大概是受马恩影响。不知先生如何看待但丁的《神曲》。

平安。但丁比彼得拉克“更没溜”,因为后者对“黑暗的中世纪”以前的希腊罗马那些光屁股小人儿的印象至少是真实的,而但丁的“神曲”只是“神州”的“神”——他描写天堂地狱炼狱,一直在煞有介事地讲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东西。他唯一确知的是贝缇丽彩•坡提纳里。但丁确实引领了这种近代以来肆无忌惮的罪恶:文人可以滥用或发挥圣经来满足他们的情欲和私心。路德本人对但丁比我有更多的好感,主要是因为但丁对教皇制的激烈抨击。但丁甚至将教会称为妓女,尽管他并不反对教会教义。在我看来,但丁的“神学思想”对加尔文的影响比路德更大,特别是其世俗帝国的观念,与加尔文的荣耀神学有“血缘”上的连接。而我把但丁视为西方精神病史中的一个事件;他的炼狱思想比中世纪更中世纪。实际上除了两个德国人及其远东鹦鹉们的热捧,这个人在西方,特别是在意大利的影响都极其有限。

3

Lutheran:除了马太福音18:20和希伯来书10:25 ,马太福音20:18-20也告诉我们何谓圣经说的无所不在和以马内利:“18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19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 20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很清楚,圣道和圣礼都在这里了。按某些牧者和基督徒理解的圣灵内住和无所不在,耶稣这番话也是毫无意义的——圣灵内住的人根本不需要洗礼和圣礼,更不需要“你们”去教导她。这些异教徒今天何其多也。

平安。我也同意将这三节经文同时印发给圣灵内住了的所有人。马太福音18;20,“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希伯来书20:25,“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见)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我建议继续对下面的经文,并将希伯来书10:26-29视为希伯来书10:25的解释:“26 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27 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 28 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 29 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4

凤凰网友:案头已经堆积了好几篇文章了。牧师,跟不上你生产的进度啊!!!+希望着:校对……文章实在长,读得云里雾里……

平安。谢谢大家的爱心诚实和忍耐。我这么堆积如山,有三个原因。第一、以赛亚书太长了,一篇讲章涵盖9章内容,确实勉为其难。无论怎样点面结合,又想面面俱到,就会出现这种抓不住要点和线索的印象。以赛亚书概论不是主题式的讲道,毋宁说是资料性或图书馆式的。需要有这样的意识,才能适应这种比较新的体裁。第二、好消息是,11月还有两周,以赛亚书就讲完了,因此大家可以松一口气。我计划给大家特别是CSMP学员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消化和重读以赛亚书系列讲章。因此大家不用着急。相应的调整是,原计划每月一考,现在这三场考试一并挪到12月下旬,就是在以赛亚书所有讲章讲完之后,我会一次性将试卷发给大家。也请大家互相转告。第三、我自己觉得时间越来越紧迫,就想起主说,要趁着在有光的时候在光里走。正像小松鼠们,当趁着晚秋的日光多囤积粮食。无论是身体还是视力,上帝不会任凭我一直这样透支的。我也不知道那恶者什么时候刀叉压境。所以我总有写不动了或根本不能写了的时候,总有不能再按时分粮的时候。因此,我就现在拼了吧,但你们可以慢慢来。我这样说不是要撒娇讨巧,而是告诉大家,你们不一定要全部跟上来。你们有更多的时间。

5

为什么耶和华降大灾给与法老和他的全家呢?因为法老玷污了撒莱吗?

平安。创世记12:3 就是答案:“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另外,法老该打。这些都是有了老婆的人。所以,别惹基督徒和他们的老婆。

6

仰望2015-11-05 23:37:52 说: 一个姐妹说,信主很久了,但是有一天在某一刻感到确据自己得救了。难道得救的确据需要自己在某一刻确实的感受到吗?

平安。基督徒可以在很多特别的时刻经历圣灵的感动,但如果你把你的主观体验的某一刻作为得救的关键时刻,就犯了两个常识性的错误。第一、人的得救确据不在我们自己的主观感受上,而在基督的复活上。第二、得救是一个直到死才能完成的持续过程,根本不是哪一点可以决定的。所谓“信主很久了,但是有一天在某一刻感到确据自己得救了”,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说法:信主的时候竟然还没有得救,那你信的到底是什么呢?圣经明明说信必得救。关于得救,请参考这些经文:罗马书 13:11;希伯来书6:9 ;腓立比书 1:19;彼得前书2:2;哥林多前书15:2;腓立比书1:19,2:12 ;彼得后书3:15 ;民数记21:9 ;约翰福音3:14 。事实上,得救是一种以教会生活为核心的新关系。最可怕的现象是“定点得救”可能造成一种邪教——从那一刻起,她就不再需要教会也不需要牧师更不需要丈夫了,她要起来吃人了。夏娃就这样出墙的。圣徒从这一刻就死了,妖精从这一刻就诞生了。妻子从这一刻就离婚了,淫妇从这一刻就神学院毕业了。几年前我们遇见过这种妖精,一时妖风大作。但只要回到圣经,这病立刻就好了。

7

博凡博凡:“新约圣经中有一位奇特的女性,就是撒罗米(Salome)”“教会传统上一直将这位撒罗米等同于“西庇太儿子的母亲”,就是约翰和雅各的母亲(马太福音20:20,27:56)。但事实上,这个解释从来没有圣经的直接证据,也没有经外旁证。但是,撒罗米在历史学家的作品中,清清楚楚就是那位希罗底的女儿”。--这是一个令人震撼的发现(看见),完全颠覆了传统教会的观念:“即使撒罗米或亚玛力人也可以成为基督的门徒”。对人来说,特别是对于中国教会来说”犹太人和亚玛力人一起在教会里,是完全不可能的”。但人所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感谢上帝!衪知道我们这些罪人心里所想的的什么!”将撒罗米一定解释为使徒的母亲,这也是蒙恩的罪人继续阻击亚玛力人得救的一个见证”.所以我今天也愿意在这里赞美我们救主耶稣基督长阔高深的大爱和何其难寻的大智!这里的”历史学家”是指撰写《犹太战争史》和《上古犹太史》历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吧?

平安。莎乐美的证据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约瑟夫的历史著作;另一方面是考古发现——一些出土的钱币上印着撒罗米的头像,并注明她就是撒罗米。

8

七色光:恒常警醒,主恩常在!另请问如何看待如拉斯普今这类“圣人”的事迹?是否就与霾国古往今来的历代“高人”“大师”一般,也与不寐兄几位先时所论“太平道“”白莲教”太平天国“直到如今的古今中外各类“人神”传统”不无干系?谢谢!

平安。“圣人”这种把戏,已经荒废很多年了,一直到王明道和死亡季刊卷土重来。但很多人和死亡季刊在2015年就彻底分了。而且我知道,2015年是中国教会聚散离合特别忙碌的一年。这是值得特别感恩的。从岁首到年终,神的意思总是好的。人的意思总是装二和害人,但神的意思总是好的。圣人是人间最艰苦卓绝的事业,这种艰苦卓绝乃是因为这个事业是上帝咒诅的。圣经上讲的圣徒就是普普通通的基督徒,就是被耶稣的血遮盖的信徒。但异教中盛产的圣徒都是魔鬼的儿子。德国人很辛苦,用40年的时间来解释他为什么违背第五诫。而中国教会主流和中国主流相声界同样辛苦,下半年到更多时间,甚至恐怕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解释他们为什么违背第二诫。出来装,总是要脂粉的。这世界最可怜的人,就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的人。你无论有多努力,有多雄辩,多么人多势众,你刚刚推上去的那块石头,还是会砸下来。西西弗斯只是一个神话,但中国教会却是神州的一个残酷事实。无论耶书仑多么肥胖,还是谁谁谁多么骨瘦如柴,他们都不需要教会。马可福音10:18 太宝贵了,“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这话够每一个人琢磨一生了。所以从2015年开始,我也和所有“高人”分了,我怕咬着。

9

透明一代2015-11-07 21:58:05 说: 请教先生,到底谁是以赛亚书49:12中的“秦国”? 以下文字来自百度百科: 罗马帝国(公元前27年—公元395年),正式名称为元老院与罗马人民(拉丁语:Senātus Populusque Rōmānus,缩写SPQR),中国史书称为大秦、拂菻,是古罗马文明的一个阶段……

平安。这个问题在这个主日的讲章会讨论,敬请垂注。不过中国史书中的大秦和这个秦国无关。

10

sophie-run:任牧师平安。提问1:请问约翰福音3:11“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我们所说的,是我们知道的;我们所见证的,是我们见过的;你们却不领受我们的见证。”中,‘我们’是指主耶稣和传福音的门徒,还是复数指三位一体的神? /提问2:耶利米书44:15-19,经文中那些妇女说的难道是实情?或者还是出于私欲,仅仅是为反对耶利米做假见证呢?

平安。这个“我们”更可能是指耶稣和尼哥底母,参考上一节经文:“耶稣回答说,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事吗?”这话大意是说“我们以色列人”。只能说妇女们说的部分是实情,问题是神怎样看事实。法老也享尊荣,无神论者也常常过得比基督徒好。但我们按真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人在罪中平安不是真正的平安,而且更不是永远的平安。这场对话也含义深远,就是人到底怎样看属世的平安和上帝的管教。

11

起司猫吧2015-11-09 09:19:05 说: 亲爱的牧师,教会里一位阿姨的女儿刚产下一个儿子,是大龄生产,之前掉了好几个孩子,都是自然流产,所以她女儿的婆婆常受到周围人的讥讽,笑话她儿媳妇那么大还没生个孩子,她的婆婆祷告神,并且求神给她一个看见,我理解这个看见可能是指凭据,后来她就在梦中梦到他儿子的手机上显示一个孩子的照片,又梦到一只公山羊对着她家门口。这个向神求凭据的祷告让我想起师士记6:36—40经文,我也知道身边有些基督徒在祈祷某些事情时也很想向神求凭据,但是不敢这样求,所以请教任牧师对求凭据这事的领受和看法。谢谢您!

平安。圣经上确实有向神求凭据(兆头)的记载;但圣经没有规定人祷告一定要先求一个兆头。因此我的态度是,求也好,不求也好。只是不要把神的祝福当成彼此攻击的凭据。但主要问题可能在别处,就是那些已经明明看见兆头了,却仍不信。这实在是小信的人。亚哈斯王就是一个反面见证,对他来说,有没有兆头他都不信。

12

魯西野叟2015-11-09 21:21:45 说: 任牧好,请问先生:如何区分异教与邪教,极端和异端信仰?它门彼此之间是否都只是”孪生兄弟”之差异?先生有清晰简明的定义吗?记一位牧长定义: “把信仰教导中相对的绝对化叫极端,把绝对真理(教义)相对化的叫异端。”但,什么是信仰中的”绝对”与”相对”的教导,大概指的是哪些部份呢?比如先生常论加尔文主义有一种”邪教精神”,就是认为加尔文把相對之理性、人文精神抬高超越到解释一切真理的地步,因而展现出伤害正确信仰之”邪教(异端)”精神,是否就是这一脉络的结论表达呢?谢谢。

平安。我下面的定义仅供参考。异教是指基督教以外的其他宗教,如佛教、禅宗、犹太教等。邪教主要指以信仰的名义杀人、害人、吃人的宗教。极端和异端都是指基督教神学内部的现象。其中极端是偏执圣经某些章节,但没有以经解经的支持的宗派和教义,如蒙头会,圣安息日运动等等。异端指违背教会传统教义与核心信仰的宗派,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极端尚可暂时容忍,但异端必须分道扬镳。当然,很多时候,这些潮流是混合在一起的,是在千变万化的。这就是我不得不使用“邪教精神”这个概念的原因之一。

13

北欧浪子2015-11-09 18:00:07 说: 任牧师您好。第一个问题:在创世记第49章雅各对以色列十二支派的祝福中提到了西缅支派,是和利未支派一起祝福的,并且提到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我知道利未支派确实是这样的结局,因为他们最后没有产业成为侍奉神的祭司,散住在以色列中。但是在约书亚记19章西缅支派是有地业的,就住在犹大人地业中间,在南部的别是巴一带,这也不能算是“散住”在以色列中间,而是拥有一个正常支派的地业。为什么雅各对利未和西缅一样的祝福最后却要区别对待这两个支派?第二个问题:申命记第33章摩西的祝福中甚至都提到了但支派,但支派在启示录受印的名单中除去了,但是受印的名单中有西缅支派。但是为什么摩西为以色列支派的祝福中却没有提到西缅支派?第三个问题:以色列的所罗门王国分裂的时候耶罗波安带走了十个支派。犹大和便雅悯支派留在南国这很好理解。但是西缅支派是住在“犹大人地业中间”,而且是在南部的别是巴。我很困惑西缅支派是如何加入北国以色列的,这个支派从南国的犹大整体迁移到了北国吗?非常感谢。

平安。约书亚记19:1和19:9用很特别的方式论到西缅支派的“封地”。除了利未支派以外,西缅的分地是完全不同的——封闭在犹大分地中间。创世记49:7中的“分居”不仅有分散的意思,更有“分割”、“孤立”的意思,目的是“不要与他们同谋”,“不要与他们联络”(创世记49:6)。关于西缅,还应该参考以下经文,才更能明白上帝为什么要把他们“包围起来”:出埃及记 6:15; 民数记 25:14;士师记 1:3 ;历代志上4:42 ——西缅代表这样一种蒙恩的罪人:你不看着点儿他,你不管着点儿他,他就肆意犯罪;但你若圈住他,引领他,他甚至可以干出惊天动地的伟业。当然,这西缅就是我们。西缅住在犹大里面,可以预表基督徒住在基督和教会里面。参考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分布图,可以更形象地看见这一点。关于西缅支派没有出现在摩西祝福中,我在申命记概论中谈过这个问题;而启示录中西缅重现,但支派却消失了,我在启示录的讲章中也提到过,可以参考。简而言之,西缅因自己的罪(民数记 25:14)曾被丢弃,但因为恩典和悔改而“重出江湖”;但支派进入永罚是因为自己持续不断地犯罪。但的命运是“郁金香”的致命一击,除非他们弯曲圣经,定义但起初就没有“得救”。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在历代志上4:28-43。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如果西缅人继续住在犹大中间,可能也不会就这样消失得莫名其妙。这是非常值得纪念和反省的属灵教训。

14

舟山雨点:任牧平安!最近查考《罗马书》,14章9节说:“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这里提到的“死人”和“活人”该怎么理解?《马可福音》12章27节又说,“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这里的“死人”和“活人”又该怎样理解呢?不是很明白,盼望您的解答,谢谢!

平安。罗马书9:8-9,“8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9 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根据这里的语境,这里的“死人”首先是指“为主而死的人”。复活的基督也是殉道者的主,好让他们末世可以复活。当然,神要审判活人和死人,他是所有人的审判主。而马可福音12:27讲的“死人”是“引用”平常对“死人”的看法,常人以为人一死百了,上帝对死人也没有办法。但耶稣的意思是,所有人都要复活,接受审判。而审判之后进入永死的人,神不再是他们的神了。他们与神彻底隔绝。

15

zgdmdg2015-11-10 09:25:04 说: 又看了一遍《教父》三部曲,还有《美国往事》,我每次看这些西方大片都能感受到影片是在告诉我,基督以外的所有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如过眼烟云;而罪的结果必然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像霾国稍微深刻一点的影片其舆论和思维导向无非是在告诉我们——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人间有救主,莫要灰心哟。不知我的感受是否就是西方这些大片的主题,而更能感受到的是中西影片在思想上的巨大差异,西方影片似乎比较悲观,而霾人影片比较乐观。还请不寐牧者给予指导。谢谢。

平安。西方的电影现在也是百花齐放了。好莱坞基本上是反教会的,而迪斯尼也充满了乐观主义的结局。不过相对来说,西方的影视总是包含着某种残存的宗教感,就是对人的有限性和罪性的追问与正视。中国的文艺迄今为止仍然就人性撒谎,在罪人对罪人的妖魔化和神圣化之间轮回。到了网络文学时代,就只剩下语言游戏和口腔快感了。中国文化已经成功地从五千年的“装疯”阶段,进入到了五年的“卖傻”阶段。但对这个没有最傻只有更傻的时代,这个最没有文化的时代,我的结论却不完全是悲观的。疯子总是要吃人的,傻子丢块骨头就可以了。只要还有一块骨头,傻子们就相安无事。当然,骨头是硬道理的道理,也快不成道理了。因为骨头越来越少,可怜江山贫到骨。无骨时代的逼近,就意味着未来几年,疯子即将“复活”。所以我在太平洋的上空也看见,火在沉静而残酷地燃烧。卖傻的阶段正在转向装疯的阶段。中国实在不是需要大片了,而是需要纯正的福音。因为白痴可以麻醉,群魔则需要斥责。除了狡猾,我们不能给人类贡献任何东西。而狡猾根本不是文艺的对象。门徒围绕中国曾经和很多人展开过一场辩论,教会围绕中国正在和知识分子或文士辩论。事情是这样的:

“14 耶稣到了门徒那里,看见有许多人围着他们,又有文士和他们辩论。15 众人一见耶稣,都甚希奇,就跑上去问他的安。 16 耶稣问他们说,你们和他们辩论的是什么。 17 众人中间有一个人回答说,夫子,我带了我的儿子到你这里来,他被哑巴鬼附着。18 无论在哪里,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齿,身体枯干,我请过你的门徒把鬼赶出去,他们却是不能。19 耶稣说,嗳,不信的世代阿,我在你们这里要到几时呢?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吧。 20 他们就带了他来。他一见耶稣,鬼便叫他重重地抽疯。倒在地上,翻来覆去,口中流沫。 21 耶稣问他父亲说,他得这病,有多少日子呢?回答说,从小的时候。22 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你若能作什么,求你怜悯我们,帮助我们。23 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24 孩子的父亲立时喊着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有古卷作立时流泪地喊着说) 25 耶稣看见众人都跑上来,就斥责那污鬼,说,你这聋哑的鬼,我吩咐你从他里头出来,再不要进去。26 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地抽了一阵疯,就出来了。孩子好像死了一般,以致众人多半说,他是死了。27 但耶稣拉着他的手,扶他起来,他就站起来了。 28 耶稣进了屋子,门徒就暗暗地问他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他去呢? 29 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他出来)”(马可福音9:14-29)

中国表情是典型的:“无论在哪里,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齿,身体枯干”。既然无论到哪儿都这样,移民没有用,灵修没有用,修道院和全世界以及研讨会、祷告会都没有用——“中国”只是换一个地方展示他们的表情。而且这种疯病在遇到基督和祂的福音的时候,就会发作的更加厉害:“他一见耶稣,鬼便叫他重重地抽疯。倒在地上,翻来覆去,口中流沫”。“中国”遇到真正教会的时候,就显出疯狂的不安,或者把公共知识分子变成宙斯及其仆从的流氓状态,或者把一些霾国教会扭曲成洪秀全以及死亡季刊的样子。这病根本无药可医,因为“从小的时候”就有病,“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这是一个经历过无数次水深火热的生命,这个生命已经是任何物质力量无法战胜、根本不能改变的神州现象。耶稣医治和颠覆这个“神迹”采用了前所未有的办法。“祷告”首先让我们想到“万民祷告的殿”,其次更让我们想到神帮——必须求神,必须放弃任何人文主义的方案。人的革命和改革只是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我这里不是在讲基督救国论和什么社会福音的鬼话。但愿东方历史即将进入一个新阶段:这孩子要“大大地抽了一阵疯”,然后就真的好了,阿门。

任不寐,2015年11月1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