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与回应:加尔文的拐点与我们的2016年之夏

1

亲爱的任牧师,平安。【路德神学持守的因信称义的真理,要旨也在这个地方:我信神,我们凭着信心生活,是这信心胜过了世界。圣灵正在建造这样的教会,你要有信心——摘自不寐之夜2016年3月9日《回应与问答》】感谢我的神,祂垂听了我的祷告,为我预备了出路。……现在的教会虽然完全走的是加尔文体系,以“活出基督的生命”“荣耀神”“神的绝对拣选主权”为讲道台和周间团契学习的中心思想,但是至少不是女牧者了。至少我在领受圣餐时,听到男牧师念到“这是我的身体”时,没有像听到女牧师念出来那么别扭了。就我目前处的情况,没有其他选择。所能做的,就是无论如何,还是坚持去教会参加主日崇拜聚会,和每周一次的周间小组团契聚会。更加不能拉下的,就是不寐之夜的每一篇证道和回应与问答。查考博文中提到的每一处经文,让我如饮甘露。感谢神,现在已经没有抱怨,有的只是欢欢喜喜的忍耐等候:我信神,我们凭着信心生活,凭着信心等候圣灵为我们预备祂的教会,因祂造了我们,必不撇下我们。在不寐之夜的每一篇文字中总能得到安慰和鼓励,因为——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愁。(箴言10:22)。感谢我们的上帝。

平安。首先我们需要澄清一个问题:无论是关于加尔文,还是关于女牧者,这些争辩都是重要的。因为总是有人宣称他们只关心核心真理问题,言外之意,教义之争是无足轻重的党争。这是不对的。一方面,人无权将圣经某些信息断章取义为核心真理;另一方面,真正的教义争辩 都关乎核心真理。首先我们看见圣经上的见证:保罗和彼得在安提阿的公开争辩。其次就是初代教会的信经、要理问答以及后来认信教会(confessional church)的共同教义,都是建立在教义分辨的基础之上。当然,所有严肃的教义分辨都远离肉身控告和人身攻击,这是底线。基督徒不要作小人。

感谢主,到3月13日,随着箴言最后一课的结束,我们历时不到一年的时间,完成了旧约概论的系列课程,这个系列课程实际上重构了基督教信仰的原初景象。新学期我们将转向教义课程,首先就是《马丁路德小要理问答》(Luther’s Small Catechism,Der Kleine Katechismus,1529)。上个主日我已经在教会中讲了这个系列课程的导论,并特别提到,加尔文怎样弃绝了路德的要理问答,而用《日内瓦要理问答》(The Geneva Catechism,1537,1539,1542,1545)取而代之。加尔文的《日内瓦要理问答》用“人生的目的”取代“上帝的目的”(十诫),用“我怎样在社会中荣耀神”取代“我怎样在教会中支取恩典”,重建了现代基督教的基础,这是一场致命的颠覆,败坏深远。现代基督教的所有混乱和衰败,都可以追溯到470年以前的这场基博罗哈他瓦。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catechism这个概念。这个字出于希腊文κατηχέω,意思是“口头教导”,现在翻作“要理问答”。因为它的主要教学方式是问答。这种教学方式根植于犹太拉比传统中。而初代教会catechism的目的是,教导孩童和初信者(catechumen)完成基本真理的学习,好预备洗礼,特别是圣餐礼。由于天主教在基本真理上的僭越,路德于1529年根据初代教会的传统,重写了catechism,这是基督教有史以来最为中道的要理问答。但10年之后,就被加尔文的日内瓦要理问答取代。我们今天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认识路德的要理问答怎样构建了基督教信仰的基本框架。

路德的要理问答包括六大主题。前三大主题可以统称为神论,后三大主题可统称为教会论。神论包括十诫(the Ten Commandments)、信经(the Apostles’ Creed)和主祷文(the Lord’s Prayer)。十诫首先解决了全人类和基督教最关心的一个蒙学问题:dose God exist?上帝是否存在。上帝藉着十诫、或写在每个人心中的律法,叫人无可推诿地“证明”了祂的存在。上帝是个灵,是人眼不能看见的存在;上帝藉着圣道启示自身。而这圣道显明了人的不义和有罪。其次,信经的中心信息是我信基督,祂的降生、传道、受难、复活和复临——上帝藉着基督启示了祂自身,并将“非在”或不义的人拯救出来,与神和好。再次,主祷文,是基督教导的新生活,让我们知道在基督里的新人,怎样与神和好——正确处理人与上帝、世界、魔鬼、自我和邻舍的关系。因此这三大主题依次是上帝、基督和新人。这个神圣秩序是不能颠覆的,他们是我们信仰真正的根基。

教会论部分依次包括洗礼(the Sacrament of Holy Baptism),赦罪礼(the Office of the Keys and Confession)和圣餐(the Sacrament of the Eucharist)。洗礼标志着新生活或教会生活的开端——人若不藉着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这洗礼是赐给所有基督徒和他们的儿女的。其次是赦罪礼。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真理,虽然不是“圣礼”,却是教会生活的一个基本方面。“赦罪礼”所包含的四个基本信息都被现代教会和中国教会弃绝了,当然,这始于加尔文。第一、在教会里向神认罪,承认基督徒不过是蒙恩的罪人,每周都需要在施恩之具中更新。这意味着我们进教会的首要目的不是荣耀神,而是神接纳我们,更新我们。第二、只认自己的罪,并只向神认自己的罪。这让基督教远离邪教——控告别人的罪,审判监督别人是否悔改,以及勉强别人公开在人前认罪。第三、更重要的是,相信基督的赦罪和称义,由此胜过魔鬼的控告,免得基督徒然死了。第四、圣职是至关重要的。天主教滥用了圣职权。圣职人员无权赦罪,只是宣告基督的赦罪。但是,加尔文开始彻底放弃了赦罪礼并且因此放弃了钥匙职分,用所谓“长老制”把教会扁平为一种世俗组织或政治机构。最后,圣餐强调上帝的同在,而且是真实临在。这方面的争辩我们已经言之能详。

现在我们来看看加尔文从他的要理问答开始,怎样“创造”了另外一个基督教。加尔文主义者撒谎说:“加尔文在新的要理问答中使用一问一答的模式,使得这一工具更容易被使用”。仿佛一切都是韩国人发明的,但至少要理问答这种方式根本不是加尔文的新发明。当然这不最致命的问题。加尔文的日内瓦要理问答包括如下五个方面。第一、人的信心(faith);第二、十诫;第三、人的祷告(prayer);第四、神的话语(the Word of God),第五、圣礼(the sacraments)。值得一提的是,后来的Heidelberg和 Westminster以及基督教要义等等相关文献,都可以视为日内瓦要理问答的升级版。我们仅仅从日内瓦要理问答就可以认出加尔文主义的邪教本质,并让我们再一次跌破眼睛地看见,基督教是怎样从加尔文开始改弦更张的。必须强调,魔鬼的道理的问题不在“错”,而在“秩序的颠覆”。加尔文的叛乱至少表现在三大方面,每一方面都构成了对基督教基本真理致命的颠覆。

第一、加尔文用人和人的信心,取代了神和神的律法,重置了基督教信仰的根基,这就是“信心”对“十诫”的置换。这一点正如加尔文主义者自己所承认或炫耀的:The Geneva Catechism is primarily concerned with humans’ relationship to God。路德要理问答完全根基于圣经:上帝不顾一切自上而下地、排他地将祂的旨意启示给人,这就是十诫。但是,上帝的旨意在日内瓦被偷偷地放在了第二位,上升到第一位的是人和人与上帝的关系。《日内瓦要理问答》共373问,而“人论”这部分占据了举足轻重的比例,共130问,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圣经或神的话语部分,只有13问!在“信心”这部分,问题首先集中人的荣耀而不是神的真理。这是《日内瓦要理问答》的前七问:

1. 老师:人生的首要目标是什么?学生:认识造我们的神。

2. 老师:你这样回答的原因是什么? 学生: 因为他创造了我们,把我们安置在这个世界里,要在我们身上得着荣耀。他确实是我们生命的开始,我们的生命应该献身于他的荣耀。

3. 老师:人最高的美德是什么?  学生:即如前所述。

4.老师:为什么你认为这是最高的美德? 学生:因为如果不具备这一点,我们就比野兽还要糟糕。

5.老师:因此,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对一个人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比不向神而活更糟糕了。 学生:正是如此。

6.老师:什么是真实地和正确的关于神的知识?   学生:这样的知识使神应得的荣耀被归给他。

7.老师:什么是荣耀神的适当方法?   学生:把我们所有的信心都放在他身上;用我们的全部生命学习侍奉他和遵行他的旨意;在我们的所有需要中呼求他,在他里面寻找拯救和所有可以被渴望的美好事物;最后,用心灵和言语去称谢他,因为他是所有祝福的源头。

几乎每一个中国基督徒都是吃着这狼奶长大的。首先,人生取代上帝成为历史的起点和中心。其次,人生的目的取代上帝的旨意成为信仰的起点和中心。再次、人荣耀上帝而非上帝拯救罪人成为信仰的起点和中心。再其次,人怎样将荣耀归给神,取代基督怎样将生命和真理倾倒给人,成为信仰的起点和中心。最后,信仰是人的意志支配或决定的行动,与上帝和施恩之具无关。这种神学狡猾地抽空了基督教全部的启示特质,并且必然导致如下后果:人本主义或人文主义取代神本主义;行为主义取代启示真理,社会见证取代教会生活,荣耀神学取代圣礼教会,论断人取代仰望神……这正是近代社会和现代基督教的基本状态。请注意加尔文在这里怎样喋喋不休地强调荣耀或人的荣耀。这真太可怕了。当路德将十诫视为要理第一块基石的时候,已经等于说,你的那些荣耀不过是粪土,只有上帝和上帝的真理才是万有的根基,只有祂的话语才是我们的生命。而圣经不断咒诅加尔文主义的荣耀神学:一方面,上帝根本不在乎你的荣耀,所以主说: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另一方面,人视为荣耀的,上帝常常看为恶心。我们来到教会根本不是要在那里荣耀神,而是要在那里支取上帝在基督里的荣耀,就是赦罪、恩典和真理。不是我们这条“烂命”或粉饰的骨头能给上帝添光加彩,而是领受上帝的恩典,好让我们的枯骨不断复苏。

第二、赦罪礼的废弃。加尔文的要理问答完全不要这个仪式及其所包含的真理。这个礼仪的废弃实际上废弃了教会存在的意义。教会不再是基督真实临在的教会,只是教室、演讲大厅和俱乐部。一方面,圣职人员完全可有可无。改革宗和灵恩派最多需要的只是一个圣经教师或属灵表演艺术家,而不是承接钥匙权的仆人。不再尊重牧师,羊群就分散了。另一方面,人进入教会是为了给上帝什么,而不是从上帝那里不断支取赦罪的恩典和更新的能力。赦罪礼显明的事实是:蒙恩的罪人首先需要而且不断需要支取真理、生命和恩典。但荣耀神学撒谎说,我已经重生、成熟到了作你们生命见证的程度了。每一位加尔文分子都是一位狂热的川普分子,都是一位潜在的邪教徒——他们“好”到连自己都忍无可忍的地步,不揭露你、不监督你,不为你祷告、不雷锋你不能自已。

第三、用人的祷告完全废弃了主祷文。请仔细阅读日内瓦要理问答祷告这部分,你就看见贼怎样破窗而入。这场骚乱骇人听闻。在他们的要理中,根本不是基督怎样教导我们祷告,而是加尔文怎样教导我们祷告。这部分信息是这类异教乱象愈演愈烈的根源:祷告会、祷告变成控告,表演式祷告,以及属灵表演艺术家。中国教会和现代教会的公共祷告活动,就是连细节也与主祷文背道而驰。首先,耶稣在主祷文之前严厉禁止人前的表演性祷告,但广大基督徒针锋相对,反其道而行之。其次,主祷文坚决地把上帝的旨意放在祷告的前面,并限制人的贪欲;但基督徒的祷告至少在实践中,将人的意思和贪求永远放在第一位。这场背叛始于加尔文。

骚乱快500年了,人本主义邪教在成功钉死耶稣之后,不断彼此相钉,这就是他们的十字架神学。最早一场人本主义运动至少持续了205年:“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世纪4:26)。第二场人本主义运动则是巴别塔,巴别塔将日内瓦要理问答前七问总结为一句话:泥土作砖,塔顶通天,人要传扬自己的名。第三场人本主义运动就是在埃及430年,人本主义的结局就是人成为法老的奴隶。这正是现代基督徒的基本命运。在这方面,我不太同意路德的一个判断:教会被掳于巴比伦。事实上巴比伦时期恰恰是犹太会堂建立的时期,而犹太会堂是教会的母体。犹太人背弃神的罪恶恰恰发生在他们住在耶路撒冷的世代。相反,在被掳掠到巴比伦的日子,他们开始呼求神。加尔文所代表的这场叛乱,乃是返回巴别塔和宁录,甚至是返回埃及。请注意旷野中这场著名的变故:“4他们中间的闲杂人大起贪欲的心。以色列人又哭号说,谁给我们肉(בָּשָׂר,创世纪2:21)吃呢?5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6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除这吗哪以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民数记11:4-6)。

日内瓦要理问答首先是厌弃吗哪了(十诫),然而要吃肉或将地上的一切土产给神,这进一步返回该隐的献祭。加尔文就是要从基博罗哈他瓦返回埃及去,直到该隐。这七种食物首先是人肉(人的肉体成为中心);其他六样都是地里的出产,与该隐的献祭完全一样。而到了民数记下一章,吃肉神学就显出邪教本色:“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米利暗和亚伦因他所娶的古实女子就毁谤他”(民数记12:1)。他们的“干粮”其实就是亚当的肉体,而不是基督的身体和血,以及十诫所代表的圣道。我们拿什么来比喻日内瓦要理问答呢?“33肉在他们牙齿之间尚未嚼烂,耶和华的怒气就向他们发作,用最重的灾殃击杀了他们。34那地方便叫作基博罗哈他瓦(就是贪欲之人的坟墓),因为他们在那里葬埋那起贪欲之心的人”(民数记11:33-34)。

这的的确确是两种教会的对立,就是荣耀神学和圣礼教会的对立。这场对立特别生动地记在路加福音18:9-14,“9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10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11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12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13那税吏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14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现代教会和中国教会整体上就是法利赛人的教会,而我们正在建造的是税吏的教会。只有法利赛人“才有生命”,且“在教外有好名声”。上帝降卑的人被邪教高升,上帝高升的人被邪教降卑。这个逆转在神学历史上可以追溯到《日内瓦要理问答》。当神本被人本取代,当祭司被伟人替代,当税吏被法利赛人替代,耶稣的死而复活和罪人称义实际上跟“他们教会”毫无关系。

荣耀神学以及那些强调“上帝绝对主权”的加尔文主义更为邪恶,因为他们进一步捆绑上帝,偏偏妄称主名地将他们的荣耀,说成这就是神的荣耀,这就是为了神的荣耀,这就是神一定或必须悦纳的荣耀。这种教会不再强调这个救赎真理:“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而是一定聚焦吃人自义:“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这个颠覆如此真实,如此普遍,以至于教会几乎全面沦陷。我们这一小群就像房顶孤独的麻雀。

路德教会真的很艰难,我们能够存在已经是神迹。当年路德宗怎样在普鲁士面对改革宗,今天我们就怎样在蒙特利尔面对宣道会,在网络上怎样面对邪教徒。仅以蒙特利尔路德教会为例,10年,换了四位主任牧师;我这位“外国人”现在竟然成了这间教会的元老,想来心酸,唏嘘不已。而这座城市那个半路德会的信义会,在道德恐怖分子或加尔文邪教领袖几十年的围攻下苟延残喘。上周六路德教会英文堂进行了新牧师的按立仪式,一些弟兄姐妹为其肃穆庄严感动。然而我建议大家从中看见路德教会和中国教会的根本对立。从美国等地来的这些教会领袖,其中没有一位女牧师也没有师母;更重要是,没有任何一位名牧有任何机会在这里搞什么福音大会、布道会、祷告会、特会、见证会等等。他们每一个人必须尊重所有圣礼程序,尊重本地牧师的权柄;特别是,尊重主日。就连按牧仪式也不敢侵占基督徒的主日崇拜,他们只能选择周六完成这个盛大的活动,然后静静离开,返回去侍奉他们教会的主日。我们根本不需要看任何人,包括牧师们怎样“荣耀神”。这种教会文化在中国教会和现代基督教中是不可能出现的。

亲爱的弟兄姐妹,现在到了末世了,我们盼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被我所看见的异象感动,并真能体谅和分担我所面对的重担、严寒和各种危险以及羞辱。最后我分享一段经文给大家;并让我们祈祷神,继续带领我们胜利进入下一站。“1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2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3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4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5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6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8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摩太后书4:1-8)。阿门。

2

感谢赞美主!一直为你的身体捏一把汗,一直在祷告。箴言这一站终于又完成了。我读得不易,难以想象你写得如何不易。我看先生是以一年写四本书的速度在点燃自己、烧尽自己:《利未记》、《以赛亚书》、《箴言》,再加上一本《问答与回应》。你不是写小说,你是写证道讲章。我不知道明天将如何,但盼望你能休息一段时间。听闻有人情愿“把自己的眼睛剜出来”给你,好让你一直帮助我们看圣经。我没有这么大的爱心。我只是盼望你休息一段时间,这不是从神来的命令吗?我们都知道,2016到2017年度,你还要完成另外“四本书”……

平安。以赛亚书完成的时候,我忙得连自我庆祝的时间都没有,但箴言完成的这个星期一,我从领事馆回来,就给自己斟上一杯金酒,炒一盘我最爱吃的尖椒牛肺,还有我自己发明的鸡蛋菜花空心面。祝贺你,又下一城。“教会”同时递给我一杯酒表示祝贺,总是这样。亲爱的,这杯酒我会喝,且一饮而尽,且用伤口沾着盐喝。 这是主受难的日子。我原以为魔鬼特别不喜欢启示录,看来它同样不喜欢箴言。2016年的它和2013年的它有什么区别呢?上帝从不在人间给无用的仆人摆设筵席,我的筵席在人间的对岸或教会的后面。(只)有天使和野兽,旷野寂静。

其实3月13日夜晚,主日的夜晚,终于完成旧约概论的那个夜晚,我看见一个人一夜无眠。他心里和脸上都是活水的江河。他好累,他心力交瘁。这是早春的寒夜,如同城外冰冷冰冷的石头。这城市不是德令哈,这城市是路司得。人生如梦,传道如戏(希伯来书10:33)。有一个终点叫髑髅地,有一个冠冕叫荆棘,有一种庆功酒叫醋。主啊,我愿你来。

谢谢一些弟兄姐妹对我眼睛和身心的牵挂和代祷。我现在有信心在新的一年里,靠着主将另外四座或五座大桥建立起来。他们依次是《路德小要理问答》、《约翰福音》、《罗马书》、《提摩太前后书》;甚至还有2016-2017版的《问答与回应》。而且我会争取在雪雁归来之前,将以下音频和视频全部上网:《路德小要理问答导论》——这涉及我们信仰的基本常识;以及《旧约概论系列课程》,这包括利未记、以赛亚书和箴言三大部分。我在这里特别感谢CSMP所有学员的理解、奉献和支持,也感谢相关同工的劳苦。我继续奔跑,直到地的尽头,直到天的开始。

3

user695357162016-03-09 13:41:30 说: 任牧师,平安。我有好发怒的毛病,跟随您学习后,常常提醒自己“你就是那人”,但我仍没法克服好发怒的性情。刚才我又怒了一下。原因是看到我的同事以食为天,钱为主,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区别,而且一嘴的理,我就怒了,帽子往上冲了一下。任牧师,我自知心里对他们是恼火、蔑视和些许同情,没有爱。而且我知道我的怒,是出自于骄傲,因为“我说的是真理,你们凭什么不接受”,我这心理,是危险的法利赛人心理了吧?对待不信的同事朋友,正确的交往态度应该如何呢?我还有一个想法是,爱是先给真理和主内弟兄姐妹的。这想法是否不妥?我还曾设想,如果约翰福音8章1-11节中围观群众是中国人,耶稣说你们谁没有罪就先拿石头打她,话音一落石头雨就该下来了。中国自信无罪的人太多了。您觉得呢。总感觉今天问这些问题要挨您骂了。愿神加倍保守您的眼睛。

平安。先分享几节经文吧。箴言29:11,“愚妄人怒气全发。智慧人忍气含怒”;以弗所书4:26,“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路加福音15:28,“大儿子却生气,不肯进去。他父亲就出来劝他”。看来圣经并没有说人不可以生气,只是强调三个底线,第一,不要总是把自己的怒气粉饰成神的义怒。第二、不要没完没了地生气,特别是生别人肉体的气;更不要因为忍无可忍就去揭露你一直遮盖的那人或那些人。既然忍气吞声,既然遮盖到了今天,我们就坚持到底,全然交托。第三、不要因气而牺牲教会生活。特别愚昧的行动是:我生某人的气了,所以我今天不去教会。要多傻的人才这样虐待自己呢?中国不仅仅是自信自己无罪的人多,拿石头打别人的人更多。道德恐怖分子就指这样的人:明明知道或宣称知道自己是罪人、基督拯救罪人,却仍然起来攻击和弃绝别人。

4

罪人中的罪魁:我明白了,灵修是没有错的,主耶稣亲自教导我们要效法他的良善心谦,错的是我们这些“霾国人士”,王朔对他的女儿说“那些人让我们做好人,这样他们可以更方便地做坏人。”而“霾国人士”让基督徒效法耶稣,这样他们可以做法利赛人和文士。他们要查看并检验你的“悔改”,你的“谦卑”,你的“温柔”,你的“果子”,这样他们才可以从中找到一两样悦人眼目的,拿来做“满汉全席”。

平安。灵修生活主要是教会生活,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多有讨论。关于怎样面对宗教检察官和控告者,或法利赛人和文士,不妨也学学那些今世之子的聪明。昨天看郭德纲于谦和一位女主持聊天,“我的学生”的一句话颇有师承:“你和他们争什么呢,骂你的人比你自己都清楚你是冤枉的(他比你更清楚他就是在冤枉你),但他就是要骂你”。需要补充一点的是:教痞比我们任何人都知道他自己不是为了神来骂我们的,但他就是要妄称主名。所以,愚蠢不是智力缺陷,而是道德缺陷。道德问题不能辩论,只有诉诸神的怜悯。我没有神怜悯的心肠,我就将他们看为粪土。由于我不在场,满汉全席的结局从来都是不欢而散。他们能招来几只苍蝇呢?

5

起司猫吧2016-03-12 20:23:39 说:任牧师,平安! “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 5并尝过 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 6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 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 希伯来书这段经文是指什么情况?姊妹判定是离弃了道理?是远离神不去教会聚会吗?我身边有过一些弟兄姊妹做的见证,为了赚多点钱养家,离开教会去世界忙碌了,但是或短或长一段时间后会借着某些遭遇患难觉的是神在管教和警醒后重新返回教会,回到基督里,难道这样已经不再被神饶恕,从恩典中被除名了吗?

平安。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应该讨论过。我理解主要是否认基督,这种大罪特别可以通过放弃教会生活见证出来。因为当时在大逼迫期间,你参加聚会就可能面临监狱和死亡的惩罚。于是一些基督徒不敢再去家庭教会,反而去合法的犹太公会。而犹太公会是不承认耶稣是基督的。这是我们理解这段经文的关键。因此我的基本建议是:不要对这些经文作过于苛刻的解释。但教会生活的的确确是最基本的“持续得救”的见证。

6

任牧师您好。我没有受过任何系统的神学培训,更没有任何教职。11年5月受洗信主后,一直试图通过能够找到的书籍学习圣经;去过段加尔文宗教会的查经班,收获不是很大。最近几个月一直从网上接触武汉路德会的网络群,也通过网络看北京路德会的东西;当然更主要的是看协同书第一册。也对外宣称我自己是路德会基督徒。前我得知,武汉及北京的路德会他们都是威斯康辛州路德会的差会;我也网上看过你的很多文章,知道您是密苏里路德会牧师;请问任牧,威斯康辛州路德会和密苏里路德会到底教导有什么区别?不知怎么的,知道武汉那边是威斯康辛州路德会,感觉有点失落,也许看你的博客多了,我更乐意自称为密苏里路德会信徒。您建议我进入CSMP系列课程,学费对于我不是负担,可我集训时间估计没有,而且我也仅仅是一个平信徒。密苏里路德会在中国有没有教会?我想加密苏里路德会交流群。信徒离开教会信仰会出问题。

平安。1、WELS和LCMS的区别,在不寐之夜有过讨论,请查考。2、集训不是加入CSMP的必要条件,可以通过网络完成相关课程。3、一般来说,只有加入CSMP才能进入这个社群参加讨论。

7

任牧师:您好!代问同工们好!我有个问题想请教:经上说“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也是最大的;其次是爱人如己”。我个人对《圣经》中“爱人如己”的理解是——首先要传福音,拯救灵魂,接着是看望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其中也包括非基督徒),再接着看顾的是主内的弟兄姊妹。谢谢!

平安。我同意你的看见。只是人的时间有限,因此教会,特别是牧者,应该把爱首先见证在福音事工中;而同工首先把爱见证在教会同工中。请注意这一节特别奇怪的经文:“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哥林多前书13:3)。按我们人的理解,这些义举简直就是大爱了,但保罗竟然不认为这是爱。答案很简单,如果你不能忍耐身边的人,特别是不能在教会中“恒久忍耐”,如果你不能“只喜欢真理”;那些慈善行动在上帝眼中就毫无意义。一个到处控告主内弟兄姐妹没有爱心的人,这是何等大的讽刺呢?遍地游行的爱心大使毕竟是魔鬼的儿子。

8

舟山雨点:任牧平安!请教一个关于主耶稣基督的用法问题。最近重读《腓立比书》,发现关于主耶稣基督的用法有好几个,包括“基督耶稣、耶稣基督、主耶稣基督、基督、主耶稣”,到底有什么不同?是不是基督主要指向圣子的神性,耶稣指向圣子的人性?盼望藉着牧者的教导,更加读懂圣经。谢谢!愿主耶稣基督继续加添您侍奉的力量!

平安。仔细读圣经的人有福了。首先我完全同意你的领受:基督强调祂的神性,耶稣强调祂的人性。这可以通过使徒书信看出来——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基督这个称呼更多出现。因为耶稣已经完成了道成肉身的工作。至于“基督耶稣”和“耶稣基督”哪一句更强调神性或人性,这要看语境。有的时候,这些称呼在一个句子或一段经文中同时出现,可能也是为了形成“交叉结构”。

9

牧师,最近遇到个问题,想请教您:就是探望病人的事,雅各书提到为病人抹油的事。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 (雅各书 5:14 )我知道天主教会探望病人,会为病人抹油,似乎只有神父可以抹油。牧者不应该不务正业,我也非常赞同,但时间许可或一些特殊情况,我想去探望一下病人也无不可。(不知是否正确)我想请教的是:1.路德教会有没有这样为病人抹油呢?2.这油是什么油?3.牧者没时间探望病人,是否可以让执事或其他弟兄姐妹为病人抹油祷告?愿主加倍赐福您和您家人,愿您保重身体。

平安。一般来说,路德教会没有为病人抹油的习惯(经文也是建议性的),但我不反对有人这样做。2、这油是ἔλαιον,即橄榄油(olive oil)。相关经文可以参考:马太福音25:3,“愚拙的拿着灯,却不预备油”;马可福音6:13,“又赶出许多的鬼,用油抹了许多病人,治好他们”;路加福音7:46,“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路加福音10:34,“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希伯来书1:9,“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读雅各书首先要注意,这封书信不是写给外邦教会的,而是写给犹太人组成的教会的:“作神和主耶稣基督仆人的雅各,请散住十二个支派之人的安”(雅各书1:1)。用橄榄油缓解病痛甚至痊愈伤口,是犹太人的一个习惯。另外,新约圣经的相关信息,总是将医治和赦罪、悔改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雅各书强调“该请教会的长老来”的主要原因:“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各书5:15b)。教会同工探病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涉及赦罪的问题,最好由牧者出面。而医治的真正目的是用真理重新点亮这个人的生命。

10

亲爱的任牧:平安! 这些天里对经文的结构比较感兴趣,也会试着做许多分析。在读约翰福音的时候,有感动就把这写出来和你分享,望指正(略)。

平安。这些结构分析非常有帮助,希望继续下去。这也是对约翰福音系列课程必要的预备。一般来说,约翰福音第1-2章呼应创世纪1-2章,也有一组七天的信息。

这是第一天发生的事,“6有一个人,是从神那里差来的,名叫约翰。7这人来,为要作见证,就是为光作见证,叫众人因他可以信。8他不是那光,乃是要为光作见证。9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这是在约但河外,伯大尼,(有古卷作伯大巴喇)约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见证”。创世的第一天就是“有了光”。

第二天:“29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负)世人罪孽的。30这就是我曾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31我先前不认识他,如今我来用水施洗,为要叫他显明给以色列人。32约翰又作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仿佛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33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那差我来用水施洗的,对我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34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这一天涉及水的洗礼或重生,与创世的第二天密切相关。

第三天:“35再次日,约翰同两个门徒站在那里。36他见耶稣行走,就说,看哪,这是神的羔羊。37两个门徒听见他的话,就跟从了耶稣”。创世纪的第三天地上开始出现新的生命。

第四天:“43又次日,耶稣想要往加利利去,遇见腓力,就对他说,来跟从我吧。44这腓力是伯赛大人,和安得烈、彼得同城。45腓力找着拿但业,对他说,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46拿但业对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腓力说,你来看。”创世的第四天是地上出现了光体,使徒是世界的光。

约翰福音中没有第5天和第6天的记录,而是直接到了第七天,或者说中间穿越了三天,这是耶稣死而复活的三天:“1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2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

另外,建议大家对路加福音23:33-43作结构分析,你们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路加医生是怎样记述十字架上的耶稣的。而下个主日,这段经文将是我们的证道经文。

11

请问牧师:教会的执事和同工最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平安。根据“旷野经验”和我个人的牧会经验,主要是两条。第一、敏感时期的属灵争战意识。一般来说,魔鬼总会在以下情况下加倍搅扰教会、牧者和同工:天路的一站刚刚开始,如建堂、呼召按立、起来侍奉、新人洗礼、差遣出发、重要节期等等。总是如此,毫厘不爽。成熟的牧者和同工必能提前设防,得胜有余。第二、人事异动的属灵功课。同工带领朋友来教会,或有新人(church shopper)“巡游”教会,但那人却很快离开。魔鬼要使用这件事搅扰教会:激起同工之间的抱怨,或者激起牧者与同工之间互相抱怨。旷野发怨言可能针对个人肉身、历史恩怨、外教会的控告,真理、生命等等。但成熟的教会一定要记得——一些人的离开和归入,都有神至高的美意。而那恶者却想利用这些窜堂事件败坏神的家。我们要永远记得:教会首先是基督的教会,基督比我们更爱祂的新娘。神藉着任何事件,都是为了带领祂的儿女更加信祂,更加彼此相爱;都是为了让祂新娘更美丽,更圣洁。“他所说的话,有信的,有不信的”(使徒行传28:24)。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但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阿门。

12

渴想天家2016-03-14 19:33:08 说:平安,任牧!1,教会里的一位姐姐让我代问两节经文的含义:马太24:40那时、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24:41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2:很不懂士 师 记21章经文的属灵教训,请求牧师答疑解惑。谢谢,以马内利!

平安。1、这应该是一种比喻的说法:不可能所有人都得救,只能有一部分人得救。主耶稣是勉励我们努力作那个得救的人。2、我曾在CSMP课程启动的时候,给所有学员发过一篇文章,其中讨论了士师记最后3章的神学意义。简而言之是三个方面:第一、以色列人中没有王,或人类没有基督,就会肉体作王:一方面淫乱,另一方面淫者见淫,淫者杀淫。第二、人的肉身取代基督的身体成为事件、风波、教会聚集的中心,结果一定是彼此灭绝。第三、这样肉搏的族类没有被自己杀光,只能出于神的怜悯,归于神面前的献祭——21章那场献祭指向十字架上的献祭,基列雅比人中的处女和示罗的女子则可以指向教会。请注意士师记不断出现的这句话:“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肉身毫无指望,肉身对肉身的审判更令人绝望。所有在别人肉身上作王的都是魔鬼的儿子。于是我们都在等候一位王,直到这一天:“那日是预备逾越节的日子,约有午正。彼拉多对犹太人说,看哪,这是你们的王”(约翰福音19:14)。阿门。

任不寐,2016年3月1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