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耶稣在水面之上行走(可6:45-52)

愿恩惠、怜悯和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于你们。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马可福音6:45-52:

45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伯赛大去,等他叫众人散开。

46他既辞别了他们,就往山上去祷告。47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稣独自在岸上。48看见门徒,因风不顺,摇橹甚苦。

夜里约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们那里去,

意思要走过他们去。

49但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以为是鬼怪,就喊叫起来。50因为他们都看见了他,且甚惊慌。

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51于是到他们那里上了船,风就住了。

他们心里十分惊奇。52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

感谢神的话语。马可福音6:45-52可以交叉结构如上。我把今天的证道信息分成两部分:首先分析这段经文的结构和意义;然后藉着圣地之旅所看见的考古信息,对这段经文加以应用。愿那用五饼二鱼和水面行走神迹启示自己,并藉着这样的圣餐真理和复活真理建造自己教会的基督,在这邪恶淫乱的世代,就是娈童和妓女横行的世代,加倍与我们众人同在;使我们分别为圣。因为主说:“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娈童”(申命记23:17;另参哥林多前书6:9))。当神的儿子被弃绝,特别是当“神的儿子与人的女儿交合生子”,人类又到了这样的境地:“17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18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创世记6:17-18)。阿门。

一、释经:结构与意义

1、基督论:那分饼的事(45;51b-52)

45与51b-52前后呼应,将五饼二鱼的神迹引证为水面行走神迹的基本背景;从而指向基督和祂复活的真理。如果五饼二鱼或圣餐预表耶稣的死和复临(哥林多前书11:26);那么水面上行走则指向基督的复活,或祂对死亡和魔鬼的胜利(创世记6:17;启示录21:1;马可福音5:13;路加福音17:27;罗马书6:3-4;彼得前书3:21;以赛亚书27:1;以西结书29:3,32:2等);或祂复活使我们称义(诗篇71:20)。

换言之,“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就不可能明白水面上行走的事。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正如约翰福音6:54所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但对复活真理的无知和无视,不仅是门徒的问题,也是今天教会的问题。如果教会不能成为复活或水面行走神迹的见证,那么基督徒一定会被死亡恐惧特别是政治恐惧所掳掠,结果必然沦为娈童和淫妇。娈童因政治恐惧作暴君的太监和奴仆,因此不惜否认主名,弯曲真理,出卖耶稣。娈童就是那些“不谈政治”或反政治属灵高调的“基督徒”;他们榜示因为爱和真理而“低调”,他们的低调仅仅是因为被希律吓破了胆并且贪爱世界,又自作聪明,一位世界的王看不洞他们的藏头诗。而淫妇主要是律法主义者,因为自义和从未得着称义,更弃绝复活使人称义的真理(罗马书4:24-25,6:4-5)。她们必然藉着控告弟兄吃人自义,更藉着钉别人的肉身十字架而与魔鬼和世人行淫。因此他们吗必然爱管闲事,说长道短;必然常常学习,终究不能明白真道。她们甚至成为女牧者,起来教导男人,成为现代耶洗别(以西结书13:18;启示录2:20)。总而言之,假牧师是出卖基督的犹大;淫妇是猎杀弟兄的宁录或以扫。所以复活的主对彼得说:你往哪里去(Quo Vadis)。如今又到了亚撒和约沙法改革的时候了。

时不我待。耶稣随即(εὐθέως!)催(ἀναγκάζω,to necessitate, compel, drive to, constrain)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伯赛大去,等他叫众人散开”。一方面,这是面对末世审判的紧急状态;另一方面,教会要与世界分别为圣。而这场催促不仅是面对末世审判的,也背靠这圣餐事件——世人弃绝了基督的身体和血。ἐπὶ τοῖς ἄρτοις,of the loaves——关于那些饼的事,至关重要。

2、基督与教会(46-48a与50b-51a)

46-48a与50b-51a前后呼应,可以指向基督和教会关系的真理。即基督是教会的大牧人,祂爱教会甚至为教会舍命,祂作中保和升入高天的大祭司为罪人和教会祷告或代求;祂藉着圣灵安慰教会,祂藉着真理与教会同在。值得强调的是,主耶稣的祷告不是王牧师式的人前祷告,祂离开众人才去祷告,或正如耶稣自己教导的(马太福音6:5-8)。他既辞别了他们:καὶ ἀποταξάμενος αὐτοῖς ἀπῆλθεν,And when he had sent them away, he departed……惟愿中国教会的祷告表演早日下架。这是我们的教会:有执事,没有执事会;有祷告,没有祷告会。谁符合圣经呢?另外,这里的“他们”可以同时指向世人和教会——主耶稣在审判之前,为万人祷告。

这是与五饼二鱼神迹发生的同一天,从晚饭转向黑夜。ὄψιος,late;evening。大约是在下午3点到晚上6点这段时间;也可以指晚上6点到天黑这段时间。当然,按犹太人的历法,此时也是新一天开始的时候。

此时耶稣独自(μόνος)在岸上,但门徒的船在加利利海中。这是我们的主。一方面,祂完全知道我们的艰难,知道每一间教会每一位基督徒信的恨艰难。祂看见,祂看顾;祂是神(创世记16:13;31:42)。祂看见我们劳苦:βασανίζω,to test (metals) by the touchstone;to question by applying torture;to vex with grievous pains (of body or mind), to torment;to be harassed, distressed。因为风不顺:ἐναντίος,over against, opposite;逆风。另一方面,祂一定向我们走来,带领我们一起度过风和海。四更天大约是凌晨1-3点。考试到最艰难的时候,祂来了。“人子到了”——这是救赎的真理,也是殉道的真理(马太福音10:16-42)。

3、教会与基督(48b与49-50a)

48b与49-50a前后呼应,强调基督和教会另一方面的真理:教会看见了这神迹和复活的主;因此教会应该和必须是基督复活的见证。而教会作为基督复活的见证,乃是教会从复活的主那里领受的核心使命。娈童和淫妇不可能是基督的见证,只是罪、死亡和魔鬼的见证。在这个意义上,仍然可以称之为魔鬼之子或撒旦的差役。

这是人无法想象的一幕,这是神迹。但也许门徒比我们更敏感这神迹意味着什么。翻作鬼怪这个名词是φάντασμα,这个名词在新约圣经中只出现2次。大意是:an appearance;an apparition, spectre;幻象,幽灵、幻影、幻觉。我个人更愿意将之理解为“幻觉”。他们按正常人的理性,不可能相信这是真的,因此只能认为是幻觉。马太福音14:26是这样表述的:“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鬼怪。便害怕,喊叫起来”。恐惧和喊叫不是因为这个幻觉或错觉,而是“因为他们都看见了他,且甚惊慌”。这里特别强调,“他们都看见了他”:πάντες γὰρ αὐτὸν εἶδον;每个人都是见证人和目击者——水上行走与登霄石完全是不同的事实。

是因为门徒发现这根本不是幻觉而是事实,而是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看见了并互相确证了这一事实。于是他们“且甚惊慌”。ταράσσω,to agitate, trouble(马太福音2:3等)。没有人可以面对神,没有罪人能站立在神的面前。具有马可福音特色的εὐθέως在这里再次出现,这个“连忙”并与45中的“随即”也前后呼应。我们要立即离开世界和罪,我们要立即归入基督的救恩。第一、你们放心。θαρσέω在新约中出现8次,赦罪之后的平安,信心之中的勇气。第二、是我。一方面,祂 是自有永有的那位神;另一方面,人类放心的原因是因为“有我”。耶稣的十字架取代了人类大洪水。第三、不要怕。已经在基督救恩之下的人,就不需要怕任何人控告审判和危险死亡。

4、走过他们去(48c)

中间这一句话(48c)可以这样理解:主复活了,并且要向门徒显现;并藉着这样的显现,将罪人从娈童和淫妇变成新造的人。καὶ ἤθελεν παρελθεῖν αὐτούς,and would have passed by them。这一句很奇怪的经文。一方面,耶稣愿意或本来的意思(θέλω,to will, have in mind, intend)是经过他们,而不是到达他们那里去。换句话说,耶稣是要我们藉着祂对水的胜利,或祂的复活,能够胜过这场试探。但是,只是因为我们仍然小心,最后祂只能“于是到他们那里上了船,风就住了”。换言之,是因为我们对复活真理的愚顽和小信,导致了我们在黑夜和风暴中的惊慌失措。

但神怜悯我们,祂体谅了我们的软弱,再一次亲自来安慰我们,带领我们,与我们同在。神并不蔑视我们的恶恐惧,但我们没有理由将恐惧粉饰成属灵和成熟。我们只是需要在恐惧中呼喊神的帮助和同在。动词παρέρχομαι的基本含义是:to go past, pass by(马太福音5:18,8:28等)。是经过门徒然后继续向前;只是给门徒看见祂在水面上行走的事实;而不是要去他们那里上船。如今,耶稣第一次来已经成为παρέρχομαι;祂的死和复活都经过了我们,而且已经过去了。那么,我们遭遇黑夜和风海的时候,会有信心和勇气吗?如果没有,我们就需要教会,或神藉着圣道(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和圣礼(那分饼的事)的同在。

如果说水指向神的审判和死亡;那么主耶稣的七大神迹中有三大神迹与水相关;而门徒都是这神迹的见证人:把水变成酒;平静风和海;在水面上行走。这也让我们想起约翰福音21:14:“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向门徒显现,这是第三次”。不仅如此,走过他们去,让基督与所有异教的“神迹”完全不同:唯有基督的神迹有法学的证据,有见证人。因此祂是真的。所以主说:“15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启示录22:15-16)。阿门。

二、应用:在加利利海上

感谢主把我们带到加利利海,使我们可以声临其境地认识耶稣神迹所发生的地理和历史背景;并能从中看见更丰富的真理与恩典。我的领受是:五饼二鱼和水面行走的神迹,应该都发生在伯赛大附近,而非传统上认定的塔布加或革尼撒勒。而围绕伯赛大所进行的一切考古发现,又可以让我们对这些神迹有着更为深刻的看见。

1、耶稣与加利利海

第一,耶稣平静风和海,应该发生在从迦百农到格拉森的海路上(马可福音4:35,5:1);而赶鬼入猪的神迹,发生在加利利海东岸的格拉森-加达拉一带。

第二,医治血漏之女和女孩而复活的神迹,应该发生从耶稣从格拉森返回迦百农的路上(马可福音5:21,6:1)。

第三、施洗约翰被杀之后,耶稣从迦百农再一次坐船退避(暗暗地)到约旦河东岸的旷野,应该靠近伯赛大的地方(马太福音14:13;马可福音6:31;路加福音9:10;约翰福音6:1)。这是符合政治逻辑的:希律安提帕是加利利分封的王,而迦百农在安提帕的境内。但安提帕的兄弟腓力,就是把安提帕夺去妻子的希律腓力,是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而伯赛大在特拉可尼境内(路加福音3:1)。耶稣几乎等于“出国避难”。

第四、耶稣在水面上行走,应该发生在从伯赛大附近的旷野绕行伯赛大和迦百农-革尼撒勒方向的海上(马可福音6:45,53;约翰福音6:17,24)。到此为止,耶稣穿越约旦河进入加利利海的海面,整整四次之多。如果我们将约旦河入海理解为生命进入死亡,那么耶稣在这里的穿行往来,实际上是要将复活的真理显明出来。

第五、耶稣继续“政治避难”,从革尼撒勒退到推罗西顿(马可福音6:53;马太福音15:21)。然后耶稣又从西顿返回伯赛大,医治瞎子(马可福音8:22);并从那里上到黑门山(马可福音8:27);从那里登山显荣,再穿越加利利开始了十字架之旅。

2、伯赛大到迦百农

无论如何,水面上行走的神迹是围绕伯赛大进行的。但伯赛大的神学意义在教会传统中显然被轻视或忽略了;而这样的忽略就会失去对五饼二鱼神迹以及海面行走神迹的理解。那么关于伯赛大,我们能知道一些什么呢?她与耶稣的这些神迹有什么关联呢?

伯赛大这个专有名词在新约中出现了7次。

首先,伯赛大是耶稣咒诅的城市之一;而考古学证明了耶稣咒诅都应验了(马太福音11:21;路加福音10:13)。其次,伯赛大是使徒腓力、彼得和安德烈的家乡(约翰福音1:44,12:21);彼得和安德烈后来“移民”到了迦百农,当然他们也可能在两处或两个“国家”都有房产(马太福音8:14;马可福音1:29)。无论如何,使徒们实际上都不是贫民,而是家道殷实。最后,伯赛大有三大神迹:五饼二鱼、水面行走和医治瞎子(马可福音6:45;马可福音8:22;路加福音9:10)。关于伯赛大医治瞎子的神迹,有一点是被特别强调的;“耶稣拉着瞎子的手,领他到村外”(马可福音8:23);“耶稣打发他回家说,连这村子你也不要进去”(马可福音8:26)。值得强调的是,这里的κώμη应该不是之村庄,而是指城市,并且是有着交易市场以及会堂的城市(马太福音14:15;路加福音5:17,9:12;约翰福音7:42)。主耶稣吩咐的医治的人尽快逃离伯赛大,如同天使这样吩咐彼得逃离所多玛。因此这三件事合并起来,显示了这样的真理:耶稣进入伯赛大代表的世界,就是为在她灭亡之前,呼召人出来得救。

那么伯赛大的罪恶到底是什么呢?

(1)伯赛大是一座大城。我们知道人类城市文明始于该隐,而完善与宁录。伯赛大实际上是一座巨大的都城。在历史上,应该是基述(Geshur)大城文明的一部分(约书亚记13:11-13;撒母耳记下3:3;13:37-38;14:23,32;15:8;历代志上2:23)。基述一直是以色列人的冤仇。虽然大卫王与仇敌基述王达买的女儿玛迦联姻(另外一位玛迦就是南国的耶洗别);是那里成了押沙龙的避难所或军营与学校。而在耶稣世代,伯赛大是希律腓力献给该撒之妻(或女,Livia Julia)的礼物(Bethsaida Julias),在谄媚权力方面,腓力与献上提比哩亚的安提帕可以互相媲丑。不仅如此,这一事实不仅注意说明“王城”不可能是小村;而且那位“女神”实际上是罗马暴君的极端产物(如果她就是那位奥古斯塔)。因此伯赛大在耶稣世代只能是异教文化猖獗的中心,这一点也被不远处猪群云集所证实。也许因为同样的原因,彼得等使徒被迫迁往迦百农。

(2)伯赛大是猎人之城,也可以说是杀人之城,宁录之城。“伯”(בַּיִת)在希伯来文中就是House,自无异议。“赛大”(צַיָּד)作为阳性名词只出现1次,意思就是猎人(hunter;耶利米书16:16)。而同义词צַיִד则出现了19次(创世纪10:9,25:27,25:28,27:3,27:5,27:7,27:19,27:25,27:30,27:31,27:33;利未记17:13;约书亚记9:5,9:14;尼希米记13:15;约伯记38:41;诗篇132:15;箴言12:27);动词צוּד出现了18次(创世纪27:3,27:5,27:33;利未记17:13;约书亚记9:12;约伯记10:16;38:39;诗篇140:11;箴言6:26;耶利米书16:16;耶利米哀歌3:52,4:18;以西结书13:18,13:20;弥迦书7:2)。三者合计在旧约中出现了38次。猎人的始祖就是宁录,杰出代表人物就是以扫,而以扫基本上可以说是希律家族的祖先。简而言之,猎人文化指向如下罪恶:首先,不仅杀害生命,而且是设计或恶意杀害;其次用肉身或事物试探人;最后,他们主要猎杀神的百姓和仆人。押沙龙在这里学会了猎人的一切“学问”。另外,唯有耶稣用自己的身体和血才能救赎猎人或猎肉文化中的罪人;或者,以猎人之道还治猎人之身(末世审判)。也正因为如此,五饼二鱼神迹(耶稣舍身)和水面行走神迹(胜过死亡并且审判)才是可以理解的。值得一提的是,基述(גְּשׁוּר,Geshur)的一个意思是骄傲的旁观者和冷血的看客(proud beholder)——这是一种属灵的瞎眼,因此在这里医治瞎子别有深意。我们甚至还可以想象猎人观看猎物被猎杀的场面,你绝对不要在猎人眼里看见任何同情和忏悔;他们因猎物而欢喜快乐,并将之粉饰为成功和幸福。猎人不仅制造你的死亡和悲剧,而且要聚精会神地欣赏与玩味。不仅如此,大卫王那次婚姻,罪恶可以类比“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创世纪6:4)——生子押沙龙。大卫父子实际上都被淫妇(巴比伦大淫妇)猎取了。这一点可以参考以西结书13:18,“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这些妇女有祸了。她们为众人的膀臂缝靠枕,给高矮之人作下垂的头巾,为要猎取人的性命。难道你们要猎取我百姓的性命,为利己将人救活吗”。女猎人是猎人中的超级恶者,正因为如此,迦南和巴比伦以及希腊罗马的女神首先都是女猎人。这次以色列之行我们也在一些考古遗址中见识了亚马逊族的无乳女战士,这些女男人实际上就是女猎人。

(3)伯赛大是一座石头城。如今显出一片石头废墟。每一个罪人都是用律法主义打人的石头;而彼得等门徒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仅仅是因为蒙受了恩典,如今成了建殿的“磐石”。而继续留在伯赛大的石头门,经过战火焚烧,不过显出本相。这是公义的。

因此,从伯赛大到迦百农(字根即挪亚)的路线,就是从猎人宁录之城进入挪亚方舟的过程。圣经称迦百农是耶稣的第二故乡或自己的城,一方面与猎人的城对立分别;另一方,迦百农一度成为挪亚方舟停泊的地方。但“挪亚一家八口”进入方舟之后,就是那地得救的人数满了,耶稣就启程了。因此最终迦百农也被咒诅,与伯赛大格拉汛一同沦为废墟。这因此加利利海北侧的这些城市文明,不仅是耶稣第一次来的见证,也是耶稣复临的见证——她们同时具有基督论和末世论的意义。这是主的话语:“37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38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39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40那时,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41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42所以你们要儆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马太福音24:37-42)。但祂愿万人得救,不愿意人沉沦。阿门。

任不寐,2018年7月29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