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夏季集训或圣经问答第三讲:乐园在关门

1、你说的宗教改革到底是什么意思?

弟兄姐妹平安。在我们即将打开启示录课程之前,我们需要藉着大家共同关心的这个问题,总结性地阐释一下我们倡导的教会改革的两大目标;基督与教会。

第一、唯独基督。只是我们回归的唯独基督,与新教改革多有不同。这个唯独不仅是排他的,排斥教皇和一切偶像;以及基督是圣经的归结与中心。因为我们同时强调,基督是王,耶稣是主。上帝是上帝,上帝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上帝不是拈花微笑的自私偶像,也不是远离红尘的山顶洞人。这是真正的敬畏与信仰。这是什么意思呢?基督教必须将基督重置于话语中心,特别是政治话语以及所有宗教话语的中心。这首先意味着必须拆毁基督和该撒的两国论,众教平等的谬论,以及一系列鸡汤教的12条经典教义。这是我们信仰的基督:“15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16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17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18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歌罗西书1:15-18);“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歌罗西书2:15);“9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11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立比书2:9-11);“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启示录17:14);“15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辖管原文作牧)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示录19:15-16);“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哥林多前书15:24)。特别提醒大家,检索启示录中所有“王”这个概念,而启示录将彻底推翻鸡汤教非政治的所有筵席或桌椅板凳或大小商铺,集中见证我们所信的是哪一位:“彼拉多就对他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约翰福音18:37)。

第二、唯独教会。我们当然知道,而且已经多次讲论过:“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神的国在哪里?在某种意义上,神的国始于以色列或教会,并成于以色列和教会。教会从埃及或世界中分别出来,并胜过阴间的门(马太福音16:18)。这一点仍然启示在启示录中:从七间教会到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归回,最后是:“神的帐幕在人间”:“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启示录21:3)。教会是基督的新妇,是对大淫妇的彻底否定和胜利。而这样的教会论意味着什么呢?“20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21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22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23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以弗所书1:20-22);“9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10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11这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12我们因信耶稣,就在他里面放胆无惧,笃信不疑的来到神面前。13所以我求你们,不要因我为你们所受的患难丧胆。这原是你们的荣耀”(以弗所书3:9-13);“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两争战原文都作摔跤)”(以弗所书6:12)。

记住我们是如何回归以弗所书6:12的。一方面,支配和捆绑我们仇敌的力量不是血气,而是魔鬼;否则你无法理解无缘无故的恨。鸡汤教将世界的恨虚空为魔鬼的恨因此“我(在这世界里)没有仇敌”,但整全的真理是:不属血气的鬼魔,利用属血气的世人,恨教会(约翰福音7:7,15:18-19;约翰一书3:13)。“敌基督”是撒但及其差役的合谋共犯(约翰一书2:18,22;4:3;约翰二书1:7)。“不与属血气的争战”,绝不意味着我们的仇敌不是“世人”;而仅仅是意味着鬼魔所捆绑的这些“世人”,比你要爱的“仇敌”更残忍,直如阴间般的残忍。他们的归宿就是启示录所说的火湖和城外。而且启示录明明白白地说,教会的仇敌是“住在地上的人”:“9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10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启示录6:9-10)。另一方面,因此我们才真知道“不要因我为你们所受的患难丧胆”(以弗所书3:13)、“能以放胆……放胆讲论”(以弗所书6:19-20)如何指向世界之主面前的见证。面对“空气”不需要“胆气”,除非你撒谎成瘾,装X成疯。

朋友们,至少在我们上述两大基本见证上,他们的基督教根本不是基督教,我们和他们信仰的不是同一位神,我们侍奉的不是同一教会。至少到我们这个时代,基督教作为世界的婢女或躲在山洞里藉着各种乱伦制造下流卑贱怯懦伪善的摩押人和亚扪人历史,该结束了。而我们所见证的信仰根本不是什么哗众取宠的新鲜事物,不顾是主耶稣基督教导的基本常识:“9所以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11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12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13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或作脱离恶者)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有古卷无因为至阿们等字)”(马太福音6:9-13)。

基督徒对主祷文太熟悉了,熟悉到不知所云,如在睡梦中。愿圣灵叫醒我们。至少重读主祷文首尾呼应的经文,你就看见何为基督,何为教会,何为神的国。一方面,神的国必要降临在这地上,这足以洁净一切非政治的庙宇;另一方面,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主的,根本没有凯撒和“圣徒”以及任何偶像作王的任何余地。而这两方面构成了道成肉身的基本真理;凡否认道成肉身的灵就是敌基督的邪灵(约翰一书2:18,22;4:3;约翰二书1:7)。2020年,必有“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约翰一书2:19);不要相信他们的花活,真相很简单:“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各书2:19)。但必有更多的归回,“飞来如云,又如鸽子向窗户飞回”(以赛亚书60:8)。因为神的美意本来如此:“正当那时,耶稣被圣灵感动就欢乐,说,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阿,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路加福音10:21)。

谁能真的明白启示录,并进入神的国呢?不是得道高僧和太乙真人或任何自诩“得救不容易唯有我们得道成仙”的人;而是看见皇帝是没有穿衣服的小丑就说出来的小孩子。对于“正教大德”,“耶稣看见就恼怒,对门徒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马可福音10:14)。阿门。

2、教会怎样看美国关闭中国领事馆?

平安。判断这场史诗般的“圣战”有两个基本视域。第一、向美国开放是中国单方面的需求;总体上,美国并不需要中国,甚至“脱钩”已经正在上升为美国的国策。这是一个简单事实:正是因为所谓的“全球化”使中国崛起。在这个前提之下,无论是美国关闭中领馆,还是中国以报复之名关闭美领馆,都符合美国的利益和战略,都是中国的大失败。1980-2020,大红龙的后裔用脚投票,不爱江山爱美国。谁是受损者一目了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新外交思想”藉着报复性关闭,积极配了美国的新外交转向。第二、因此,这场关门之战不是单向报复,而是双重单向报复。可以说是上帝从中美两方面同时关门了。可以用之隐喻如下经文。关闭乐园;创世记3:23-24;关闭方舟:创世记7:15-16;关闭圣城:启示录21:8,27;关闭圣城:启示录22:14-15。中间可以检索福音书中如下概念:天开了、羊的门、进窄门、针的眼、钥匙权、门关了(马太福音25:10,约翰福音20:19)等。讲道台上将对这些经文作进一步阐释。

3、基督教怎样看中华联邦的政治理想?

平安。30年前,就是我们看见的政治常识。在灾变论中,大国政治文明的两个基本前提或基本建构,就是个人自由与国家联邦。但是,两者都需要信仰,当然是基督教信仰为前提。前者为个人自由及其边界设立了先验的根基;而后者,使联邦成为可能,以便最大限度地避免中国军阀内战和希腊城邦战争。尽管我们知道,即使所谓的基督教国家之间也发生过战争。我们只是在理性范围内作出最不坏的选择。联邦制的本质和保障是联会制。

4、提问先生:华人教会流行的「婚前协谈」「婚姻辅导」是否应当成会教牧实施之重点?圣经「耶和华将女人带到亚当面前、亚伯拉罕为以撒取亲」都有之前的「中介者」参与,而有些教会把「婚前辅导」看成牧师为其证婚与教堂婚礼的必要条件,并规定虽有法律夫妻登记,但教堂婚礼前不能同居,谢谢。

平安。关于两性关系在教会服侍中的位置,可以参考前两次的主日证道——夫妻问题不是教会聚会的中心,尽管是教会教导中的一个问题。牧师在这方面作一般性的教导就可以了。你所引用的经文首先是指向基督和教会的关系的。

5、任牧:平安。国内的前辈弟兄传记里和见证中经常能看到听到人被鬼附的事情,因此会有赶鬼的经历,而这个现象在国外却不常有(据我所知)。难道中国的鬼特别得多吗?中国的基督徒和教会特别喜欢做见证,特别是我们这个背景的教会,通常就是生活当中遇到的小事,我们把这些都称之为“神迹”。所以中国人会认为他们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这个又真又活表现在生活上的大小事情都能经历到神的同在,从工作生活到家庭子女,大事小事神都给我们包圆乎了,而西方国家的基督信仰已经走向衰败。因此这次的疫情就成了他们夸口的表现,我亲耳听到我们教会的一个姐妹说:这次的疫情就是神用来惩罚美国的,因为他们离弃了神,美国应该学习我们中国的抗疫经验。”随口批评川普和美国对中国的打压。我听完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很伤心。我们教会很多弟兄姊妹是这样,骂美国,骂川普,我不知道怎么把真相告诉他们……

平安。1、关于鬼附的问题,可以参考马可福音中的相关讲论。2、关于个人见证,以前多有讲论,也可以参考最近关于教会的问答与回应。值得强调的是,个人见证最大的问题——即使是相对真实的——是不可复制性。因此这类个人见证对造就别人意义不大,甚至只会败坏人。如果主日聚会以个人见证为中心,就是直接败坏人了。因为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唯有真理能使人成圣。不仅如此,如果“个人见证”基本上与“认罪悔改传福音”无干,只关乎“不劳而获白日梦”,那么这些人经历的更可能不是神,而是鬼魔和他们自己。3、评论中美疫情的严重程度,一个基本的前提是中美同时拥有一致的言论开放环境,以及一致的疫情检疫标准和实践。我同意这场疫情是对中国和美国以及整个人类的惩罚和警告;但美国人的主要罪恶是与中国淫乱。4、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疫苗最终是美国人发明的,那么“贵国贵教”所有关于美国遭遇天罚的说教——即使不考虑特务和黑客偷窃美国方面的研究成果——都是打脸了,如果习国人还有脸的话。

6、任牧师,平安!今天想请教的问题是:在您的讲道,推特和油管上看到末世各种的混乱,灾殃,知道主来的日子近了。您呼喊教会要传福音,也有许多的弟兄姐妹说:主呀,我愿祢来。每当这个时候,我不禁自问:主若是来了,我能面对主耶稣基督吗?我在我们的大家族里面算是唯一个一个“正儿八经”的基督徒,如果主耶稣来了,他们怎么办?我很害怕家人亲人的失落,我很想向他们传福音,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自己在婚姻家庭事业上都没有任何的可夸之处,我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思想和言论都是格格不入的。您在讲道中教导我们要在这末世传福音,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心里难免焦急却又不知所措……90多岁的外婆在鸡汤教里面泡了一辈子,不认识字,如今也老年痴呆了,以前服侍过她,现在也不认识我,外婆信了一辈子真的能得救吗?90多岁的爷爷躺在病床上也老年痴呆了,我在家的日子里尽力服侍他,时而清醒的时候就向他讲耶稣的救恩,要认罪悔改,可是爷爷始终没有放在心上。在病危的时候妈妈(鸡汤教基督徒)叫三自教会的传道人来给爷爷施了洗,但有一次爷爷跟我说受洗的事不要去说,因为他是共产党,爷爷愿意受洗完全是因为怕妈妈不给他好好办后事,因为妈妈跟他说我们是信基督的,你不受洗我不知道怎么给你安排后事……也许大家都会说只能为爷爷和家人祷告了,好像除了祷告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但心里的软弱却一直都在:要怎么向家人亲友传福音?主若真的来了,可怎么办?……

平安。1、关于个人面向末世的重担,可以在“教会神学”中得以释放。神并没有命定每个人都作传道人,尽管每个基督徒都有传福音的使命。只有最终委身一间教会,在教会服侍或坚持聚会,就在方舟之上了。这一点可以参考挪亚一家人。毕竟只有挪亚是传义道的“牧者”。2、关于家庭重担的问题,的确只能“尽人事凭天命”。我们尽力按圣经去传,至于信与不信,信到什么程度,最终是否真得救,都只能交给神。我们不是神。想象义人罗得的遭遇,“女婿”与索多玛一起灭亡了,连妻子也半途而废,奈何。3、阻挡很多华人归信的原因,除了罗得之妻对世界的贪欲,就是俄珥巴式的政治恐惧。因政治恐惧最终离开教会和救恩的人,正是我们教会改革要正视和服侍的对象。但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最近在海边感慨两家人因为上述两大原因的沦陷,只能无可奈何。好消息是,毕竟一位身患癌症的老人去年受洗了,她比拆毁教会的鸡汤之子更有得救的指望。

7、牧师好!我想请教牧师两个问题:1,作为基督徒应该怎么看待安乐死的问题?2,作为基督徒应该怎么看待遗体捐献的问题?3、作为移民,肯定会面临歧视问题,尤其是国内越来愈匪夷所思的政策和做法。作为基督徒,面对歧视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方法比较好呢?

平安。1、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纠结的。我没有王牧师们那样康人之慨的理直气壮。我只有一个理由让自己不敢轻率作答:如果是我身患绝症,或我的长辈有被病魔长期折磨的死去活来的经历,我会如何选择。我当然知道鸡汤教的理据:“唯有上帝是生命的主权者”。但基督徒有没有把生命献给神的“自由”?问题是,如何理解这个“献祭于神”。我思想的经文在两个方面。第一是“爱人如己”的十诫;第二是约翰福音15:13,“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翰一书3:16,“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因此,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第一、我不知道,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但我知道,那些倾心侍奉神的人,神不会让他们落入这般残酷的试探。第二、如果神特别拣选某些人作这种临终的见证,我不反对出于上述两个原因选择安乐死的人。2我不反对。除了因为爱,也因为我们复活需要的是一个新的身体。这躯壳与复活没有意义。当然,我们完全反对任何强制性的器官捐献,特别是活摘之类的疯狂,完全是无神论者的魔鬼作为。神必咒诅他们。3、有些歧视可能不是歧视,是为我们认罪悔改,如中国病毒造成的所谓歧视。其他一些文化上的歧视,是移民只能承受的代价。但是相对而言,西方没有中国更充满的政治歧视。至于明显的种族歧视,当然可以说不,不必忍气吞声。

8、任牧:平安。前几日,跟一个在其他教会当中做牧师的弟兄聊天,他说我们中国会把文化中以前拜偶像的观念带到信仰中,然后把基督当做另一种偶像来拜,这种自我解读 人本的信仰,很容易迷信化,很多人在不信前拜惯了偶像,他信了耶稣后,无形中还是会把原来的旧一套放在拜耶稣上。我听完后,感触很深,中国的教会绝大多数都是人本主义和个人主义信仰,一方面我们信耶稣感谢是为了在地上得富足享亨通,另一方面我们常常高举个人经历(经验),似乎“上帝是谁”由“我个人的经历(经验)”来定义。还有我发现中国人特别热衷于将基督信仰变成一种本土化的信仰,建立在传统的儒家文化之上,而不是建立在普世价值之上,他们对外国传教士来中国传福音不是很关心,他们很在乎神给中国兴起多少有名的基督徒,说起他们的经历常常津津有味,非常自豪,不知道是不是跟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有关。我现在越发觉得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撒旦文化,不仅毒害国人,更是毒害中国的教会。请问任牧你怎么看待以上两个问题?如果有说错的,也请任牧指出,谢谢!

平安。1、是的。所以约翰这句教导当永远成为每一个基督徒的儆醒:小子们哪,你们要远避偶像。值得强调的是,希腊哲学,特别是希腊-俄罗斯正教(东正教)以及灵恩运动、聚会所等,个人崇拜的现象同样严重。2、本土化、本色化,其本质是本人化——“我”成为神。3、中国文化是所有文化中最具有撒但特质的,这就是说谎与杀人。中国人是世界上撒谎绝对没有任何道德负担反而以耻为荣的民族(如韬光养晦)。与撒谎成性这个魔鬼性平行的孙子兵法就是偷。新冠疫情的疫苗可望年底在美国出现;但中国式偷窃已经变本加厉了。至于杀人,直到今天,仍然是“国法党纪”的灵魂。

9、请教任牧师:1、信徒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否确认自己进不进得了天国?(或者说上帝是否给了信徒这样的行为能力?)2、如何确认?谢谢任牧!辛苦您了!

平安。我个人领受的是,真正的信徒一直能靠着圣道和圣礼确信自己的得救,包括在“最后时刻”。而按生命神学的逻辑,如果看自己的生命,即使到“最后时刻”,仍然会跌倒。这也是我们一直反对他们的理由:加尔文主义者和灵恩派以及召会,教导人在自己生命中找得救的确据,最终一定跌倒人,使人重新成为地狱之子。

10、任牧师晚上好,最近几个月都在听你的讲道,感觉不错。很长时间没有答案关于所罗门得救没有,其实可能不应该想这个问题,但最近突然有了答案,所以很想听听你的答案和理由。非常感谢!

平安。“最近突然有了答案”仍然“很想听听你的答案”,这是否就是传说中“那试探人”的?这经你没有读过吗:列王纪上2:45,“惟有所罗门王必得福,并且大卫的国位必在耶和华面前坚定,直到永远”;历代志下9:31,“所罗门与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大卫城里。他儿子罗波安接续他作王”;马太福音1:6-7,“6耶西生大卫王。大卫从乌利亚的妻子生所罗门。7所罗门生罗波安。罗波安生亚比雅。亚比雅生亚撒”。

11、任牧,您好,打扰。一些问题,关于试管婴儿及子宫环等,我近日了解到中国国内做试管婴儿的时候会制作多个受精胚胎,有时多达十几个,用不完的就丢弃了,这些体外受精卵是人吗?与弟兄姊妹讨论时,有人提出,受精卵没有着床不可能生长,这不是人。由此又引来另一个相似问题,为女子上子宫环,就是一种让子宫处于炎症的状态,不让受精卵着床,这是杀人吗?这两天看见拿着竹蜻蜓出生的婴儿时有些感触。另外一个延伸,某些神学理论认为不应该避孕,这有圣经依据么?期您回答。 

平安。坦率地说,我不知道答案,我个人也不关心这个问题,也因没有能力关心这类问题。圣经中找不到直接答案,可能是因为这个道理:“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命记29:29)。我的意思是,如果基督教将精力用在“明显的事”上,已经足够“殉道”的了。就好像大洪水中的人们,不去看灭顶之灾,却在讨论精子和卵子的前世今生。“贵国”此时此刻正在水深火热,七月飞雪,哀鸿遍野;去向灾民传福音吧。

12

任牧平安!请问下,一、雅各书第一课1:26:00左右您提到如果牧师出错怎么办,会另外专门讲,能提示下在那篇讲道讲么谢谢!二、我们是间小教会,一直没有专职牧师,只有其他教会的牧师每月一次主持主日餐和证道,日常事工基本由一位传道人主持。是不是应该做些改进。您能推荐些有关教会建设方面的讲道么谢谢!

平安。1、启示录2-3章会涉及这个问题:七间教会领袖出错了,怎么办,请等候。2、我只能推荐CSMP,藉着这样真理的建造,培养传道人。

13

任牧師好!我在美國佛州,參與浸信教會10多年,對聖經了解不深(慚愧)。幾個月前有人提醒我多數教會歪曲了聖經,而且我日常行為、言語有歪曲的影子。我心裏很多疑問,也在尋找答案。近來一直在聽牧師的youtube 講道。我有些問題,任牧師方便回覆嗎?我主要是想認清歪,不再行歪。公義是什麼,不義是什麼?它的標準是什麼,哪些經文?在哪裡能聽近來您的啟示錄課程?我對牧師的教會不熟悉。有查經班我可以參與的嗎?牧師說雞湯教。浸信會是嗎?謝謝 祝福!

平安。1关于公义与不义,首先参考创世记18:25,“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然后参考所多玛人的所作所为。2启示录的课程会在今年9月初开始,相关视频会发在Youtube的同一网址上。3我们有一个CSMP的神学系列课程,有兴趣的话可以再来信索取相关资料。新一届CSMP将会在明年秋季开学。浸信会和主流们都属于我定义的鸡汤教。

14、任牧师,我所在的教会,叫召会,教会和召会这两个名称有什么不同吗?求任牧师賜教,感谢赞美主,哈利路亚!

平安。改革宗乐于在下述教义上与召会血拼,这种教义血拼表现出来的伪勇敢总是令人叹为观止:“基督在人性上是被造的,但在神性上则不是被造的”。但是基督论(神人二性 的不可分割)并不是召会的根本性问题,我也一再劝阻弟兄姐妹远离纯粹教义的争辩。大致而言,无论灵恩派(事实上的反教义的教义主义者)改革宗还是聚会所,甚至包括某些路德宗,他们执着的教义都不可避免地沦为新概念神学,言辞争辩,以至于最终归结为撒但深奥之理。近代以来的神学院,主要负责教导“撒但深奥之理”,而假装明白了或恍然大悟的人,被差遣出去建立教会和聚会所。倪柝声-李常受一系的教会实践,除了分享了新教反婴孩洗礼、反对分门结党却加倍分门结党之假冒为善、以及在圣经上进行李常受式的指指点点等罪孽以外,召会的主要问题进一步表现在下述三个方面:

第一、对教会的重新定义(assembly of God,Εκκλησία)。“呼召出来”仅仅是教会特征的一个方面。呼召出来如果没有进入地极,往普天下去,站在外邦人和世界之主的面前,基督教就必然沦为避世的异教。教会不仅仅是从埃及“召”出来的新人,而且经过旷野,必须进入迦南。这就是基督呼召门徒“你们来跟从我”(马太福音4:19),“所以你们要去”(马太福音28:19)的整全真理。召会的本质就是从埃及出来,然后一直绕行,直到吃喝玩耍吃人自义地死在旷野。但这是马太福音1-2章中关于基督的双重定义。首先,“21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22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应验主藉先知所说的话,23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以马内利。(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马太福音1:21-23)。这是第一组的“出来”(耶稣)与“进去”(以马内利)。其次,“14约瑟就起来,夜间带着小孩子和他母亲往埃及去。15住在那里,直到希律死了。这是要应验主藉先知所说的话,说,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21约瑟就起来,把小孩子和他母亲带到以色列地去。22只因听见亚基老接着他父亲希律作了犹太王,就怕往那里去。又在梦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内去了。23到了一座城,名叫拿撒勒,就住在那里。这是要应验先知所说,他将称为拿撒勒人的话了”(马太福音2:14-23)。这是第二组的“出来”(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与“进去”(他将称为拿撒勒人)。这拿撒勒人,首先应该追溯到创世记3: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而使徒行传10:38至少说明了拿撒勒人是什么意义:“神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都是你们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神与他同在”。而这是教会的见证:“3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4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启示录11:3-4)。实际上,召会的宿敌改革宗以及召会的姐妹灵恩派,甚至人家路德宗、人家东正教,共享了召出来死在旷野的宿命——“你们要上去”,必有杀猪般的非政治嚎叫。

第二、取消圣职个人任意而行(Brethren)。这从教会组织上完成了内部的瓦解;同时,非牧职的“大哥”仍伪善存在。于是我们看见,“华夏圣经教会”有牧师,而陈希增们的教导方式仍然是“一个人讲众人听”。医治这种平等主义的热病,首先要反省路德改革援用以弗所书2:9上的矫枉过正,其次要全面返回“教牧书信”(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彼得书信和使徒行传。至少如下经文足以粉碎召会的流言:“1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2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摩太后书4:1-2);“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或作救赎的)”(使徒行传20:28);“1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2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3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4到了牧长显现让这个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得前书5:1-4)。

第三、生命神学,其实质就是“你们便如神”。有代表性的教导如1994年2月20日,李常受“又看见了”圣经中“神圣启示的高峰”:“神成为人,为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是在神格上)成为神”。1997年2月,李在最后一次特会中,释放了《在生命中作王》的信息云云……这种生命神学“比田野里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地回避了十字架,将教会与魔鬼及世界的关系,精致地缩小为我与自己的关系,并且战无不胜,不知羞耻地培养属灵表演艺术家。于是,基督教不可避免地沦为一场面对世界之主面前的装孙子;而在彼此之间的“装X”。所谓在安全和下流的地方无限勇敢。事实上,浸淫所有基督教主流的这个蛇言,首先在召会中发扬光大:一方面,亚玛力人和迦南三十一位王就是我们的肉体;另一方面,摩西所罗门保罗约翰的生命成长见证历程云云成为讲道中心。即使唐崇荣们反对召会的第一个方面的教义,但在第二个方面,所有基督教主流们的教导没有什么不同。被蛇言捆绑的人本主义者不仅对保罗关于“保罗算什么”的反复呼喊充耳不闻甚至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对基督的教导更是猪油蒙心:“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翰福音15:5)。我们换一个角度说,离开圣礼型教会,离开圣道和圣礼,“保罗”及“保罗神学”、“保罗的生命”什么都不是。这就是我们建立和归回教会的原因。所以,天父啊,“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翰福音17:17)。阿门。

任不寐,2020年8月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