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夏季集训或圣经问答第五讲:走向启示录

1

请问牧师,我们应该如何预备启示录的课程?

平安。在CSMP过去的5年多时间里,我先后7次被控告到“教区”接受公会式的审判。就这样,我从熟悉的习国警察面前,站到了我不熟悉的西方审判官面前。控告我的人是黄白两道、教会内外、赵党上下组成的联军;而我被构陷的罪名,除了“讲道台上90%讲政治”,就是十年前讲启示录,有个别观点不符合协同书(LC-MS在北京和蒙特利尔的“特使”负责搜集证据并召集“庭审”)。期间不乏曾经自称是我学生的人,千辛万苦翻译我的讲章,然后雪片似地寄到教区和神学院。当然,“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加拉太书2:5)。今天我们重新面对启示录,与这些控告无关。没有任何人能影响和捆绑我们。但我们不妨将我们所经历的,恰恰视为启示录系列课程的一种预备。我也在拔摩岛。但是,我们学习启示录只需要预备一种心态:“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示录1:3)。在这个前提之下,对学员提出下列要求:

首先当然是在2020年9月6日正式开讲之前,反复阅读启示录。不要被任何参考书和名牧影响,也不要迷信任何圣传、传统与宗派教义。真正的基督徒必须唯独圣经。也要求大家将我十年前的启示录讲章放倒一边。即使将来有所谓“矛盾”,请以最新讲章为准。一定要警惕那些半吊子或山顶洞人,就是连圣经都没有怎么读懂更没有任何领受的人;他们反对唯独圣经。你们当怜悯他们,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就远离他们,如避瘟疫。

其次,有条件的学员,除了和合本圣经和ESV、KJV版本的启示录,必须(!)有一本希腊文的启示录,即The 27th edition of the Nestle-Aland Novum Testamentum Graece。并结合原文,注意“业内人士”以及高等评判或自由派对启示录或使徒约翰的Solecisms之诟病。不仅如此,要思想Solecism现象可能存在的意义。

再次,建议(!)大家购买以下三本参考书:G. K. Beale, New International Greek Testament Commentary (NIGTC), Eerdmans, 1999;Revelation (Concordia Commentary),1999,Louis A. Brighton;Stephen S. Smalley — The Revelation to John (2005)。这三位作者基本可以代表改革宗(长老会)、路德宗和圣公会关于启示录的基本观点。另外还可以参考Four Views on the Book of Revelation (Counterpoints) by Kenneth L. Gentry Jr.; Sam Hamstra Jr.; Robert L. Thomas; C. Marvin Pate。阅读这些参数书重点研读他们是如何介绍和讨论启示录的结构或outline的。当然你可以提出自己关于启示录的结构分析。这些研读目的不是推荐一种“权威”的启示录结构模型或范式,而是帮助我们在启示录课程之前更多熟悉启示录。

最后,参加启示录课程的弟兄姐妹和慕道友,先访问作为“启示录引论”的2020年CSMP夏季集训问答系列视频。这些问答不仅结合圣经,也结合现实,将我们带入启示录的历史处境之中。神的话语是又真又活的真理。结合这些问答,思考如下问题:启示录中的巴比伦大淫妇、大红龙、兽、数子神学现象、王与众王、以及七间教会与我们宗教改革之间的关系。同时思想两个问题:第一、启示录如何全面、彻底地粉碎了非政治的鸡汤教及其谎言;第二、华人教会、白左教会以及东正教,如何弯曲了所谓的“初代教会”。

2

牧师为什么说神只是疼爱教会?

平安。雅歌之爱情在新约应验在基督和教会关系中,这是雅歌学习的首要目标。这与“唯独教会”这个宗教改革的目标完全一致。基督徒不重视教会,雅歌只能被基督徒作家劫持到香草山作男盗女娼或压寨夫人、文化基督徒用圣经武装自己作政论;华人读经为鸡犬升天;而山顶洞人及雇工们必毫无畏惧之心地拆毁教会、逃之夭夭或离经叛道。我们不仅要认识神就是爱,更要认识神疼爱谁。疼爱一词可以平行下列经文:申命记33:3,“他疼爱百姓。众圣徒都在他手中。他们坐在他的脚下,领受他的言语”;申命记7:7,“耶和华专爱你们,拣选你们,并非因你们的人数多于别民,原来你们的人数在万民中是最少的”;以弗所书5: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这个夫妻之爱,与“神爱世人”(约3:16)说的爱部分重合,但大有不同。另参玛拉基书1:2-3,“2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你们却说,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耶和华说,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吗?我却爱雅各,3恶以扫,使他的山岭荒凉,把他的地业交给旷野的野狗”(罗马书9:13-15)。尤其不要被泛爱主义的鸡汤教和万国万神(人尽可夫而已)的淫妇们所捆绑。我们也只爱这独一真神。认贼作父的才“必遭雷劈”。

3

流氓羞辱了黎先生,然而,我們的主所受的是我們所不能受的。自由香港養育的黎智英留下的告白,感天動地:“我两手空空来到香港,所得一切都歸功於香港之自由,如今感恩得以以生命回報自由。”令人敬重!+为什么说希律王是懦夫?+黎智英是基督徒,是我们的弟兄。想问牧师,他如果为公义为自由牺牲是殉道者吗?

平安。首先我们需要明白,圣经中并没有殉道这个概念。其次,黎智英自己也并没有自诩殉道。既然圣经上没有这个概念和定义,关键取决于我们在哪种意义上使用之。有人可能为了显示自己更“保守主义”或真理上更圣洁纯正,要用归谬法立自己的义,大可不必与之纠缠。所谓归谬法,就是先虚构对方在一个道德高地,或指控对方在属灵上的极端僭越,然后用耶稣作为“做人标准”起来吃人自义。但是神是看人内心的。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两个话题:第一、我们可以在何种意义上说这些香港基督徒是殉道者;第二、圣经中更可以平行的人与事是什么。

第一、所殉何道。如果我们在行公义好怜悯以及爱人如己为朋友舍命这个“道”上,说香港这些基督徒是殉道者,严格来说并没有问题。至少可以参考如下相关经文。诗篇82:3,“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诗篇106:3,“凡遵守公平,常行公义的,这人便为有福”;弥迦书6:8,“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马太福音22:39,“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约翰一书2:28-29,“28小子们哪,你们要住在主里面。这样,他若显现,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他来的时候,在他面前也不至于惭愧。29你们若知道他是公义的,就知道凡行公义之人都是他所生的”;约翰一书3:7-10,“7小子们哪,不要被人诱惑,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10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翰一书4:8,“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约翰福音15:13,“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黎智英只是平信徒,不是传道人。平信徒按自己的“圣召”和职分殉道。我们不能说“只有传道人有资格殉道”。我们也不必用使徒的标准要求每一位会众。

当然,我们不需要走到政治基督徒和文化基督徒那种极端中去,所谓不信基督行公义也可以得救。初信这由于无知可以理解;但这类观点的背后实质上埋伏着鬼魔的恶谋,因为它他们不仅狡猾地否定了这个真理: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藉着祂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而且,他们又狡猾滴将行公义与信基督对立或平行。正相反,信基督并唯有信基督的人,才可能真行公义、行真公义、而且持续行公义。唯有基督完全为公义舍命,并且因复活而可以定义为完全的殉道。

第二、不必殉道。我们尊敬和爱惜香港的弟兄姐妹,也未必是因为他们是殉道者,仅仅因为他们是神造的人,甚至是我们的弟兄姐妹。而他们也不必非得为殉道而被敬重。他们只是在捍卫自己的家园,而那家园是神赐给他们的“疆界”(申命记32:8),也是他们养育和教导儿女的房屋(出埃及记2:17)。因此,黎智英等人捍卫香港就是底线上的保家卫国,抵抗侵略和流氓盗贼。而神站在他们一边。这可以平行拿伯的葡萄园的故事:

列王纪上21:1这事以后,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个葡萄园,靠近撒玛利亚王亚哈的宫。2亚哈对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作菜园,因为是靠近我的宫。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是你要银子,我就按着价值给你。3拿伯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13有两个匪徒来,坐在拿伯的对面,当着众民作见证告他说,拿伯谤渎神和王了。众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头打死……17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18你起来,去见住撒玛利亚的以色列王亚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19你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吗?又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

所以“唯我独信”有以非政治为荣、同时在强迁面前忍气吞声的华人基督徒,不必拷问拿伯是不是殉道者,就像和平奖的精英们没有资格诟病杨佳是否原始正义一样。而且无论你是否支持,上帝都站在拿伯一边。你在乎不在乎无所谓,但神在乎。“华人基督徒”也没有资格否定拿伯的公义,你们“理直气壮秀”地支持邪教党,而拿伯已经公开对亚哈说不了。你们也和你们的王一样不知羞耻吗?拿伯和约伯亚伯一样,在神面前都看为宝贵。我爱者三位“大伯”,他们似乎都与公义怜悯相关。约伯当然是行公义者(约伯记1:1,22:3等);那么亚伯牺牲“头生的和羊的脂油”在为谁献祭呢?“小心眼子”们即使继续否认亚当可能不是第一人,但怎么否认亚伯至少也是在为亚当夏娃这些“其他人类”在献祭?而拿伯正是对亚哈耶洗别说不,即使在审判台和匪徒面前仍然坚守真相的英雄。他比很多华人传道人和基督徒更讨神的喜悦。黎智英更像拿伯,因为香港就是他的葡萄园,就是他和他孩子们的家。你们“华人教会”在北方丘坛上将儿女经火献给摩洛;而拿伯已经站在世界之主和匪帮面前了。

不仅如此,神更使用香港定了大淫妇的罪;至少在这个意义上,神在香港。因为神说:“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创世记9:6)。这里的“人”未必是基督徒。无论黎智英是否是殉道者,都不影响巴比伦是大淫妇及其最终被焚烧。这是懦夫定律:美国惹我们,我们就报复香港人。但你必须付出代价。图密善(Titus Flavius Domitianus)享年45岁,在位15年;他被杀后,尸体无人理会。神从未放过耶洗别:“耶洗别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间如同粪土,甚至人不能说这是耶洗别”(列王纪下9:37)。而作为基督徒,当一家三口在血泊中呼救的时候,你不必问那母亲那孩子是不是殉道者。正如好撒玛利亚人,不必追问那受害者是不是殉道者。

我们最后也应该为黎智英弟兄感谢主,因为神用香港的基督徒在用鞭子管教更多地方的儿女。黎智英弟兄说的真好:“我两手空空来到香港,所得一切都归功于香港之自由,如今感恩得以生命回报自由”。他也在见证这道“7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8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11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12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提摩太前书6:17-12)。当然,他不是传道人防。但是,他足以让所谓的传道人羞愧。有人如自以为属灵,你们去对比这三个论题:1、黎智英与土豪们对比;2、黎智英与假男人对比;3、黎智英与鸡教徒对比。

4

尊敬的任牧,平安。读经《帖撒罗尼迦后书》第2章,有很多的不明白的。请任牧有时间时,给我们讲解这卷书,解开其中的精意,带领我们更多的明白圣经。

平安。在我们学习启示录的时候,一定会涉及到这一章。请耐心等候,全心预备。我在这里只是提醒大家注意其中“不法”的概念是如何被强调的:“7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8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9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在某种意义上,可以从这个角度去思想:那个领袖是不合法的,那个国家是不合法的,那个制度是不合法的,那个“师傅”是不合法的。而“贵国”一切的罪恶、无耻和被咒诅,归根结底,与这个不法有关。顺便说一句,魔鬼嫉妒基督,乃是因为它是不合法或不守本位的“天使长”。

5

任牧師:撤母耳记下 21章 10至14節,利斯巴的行動原因何在?和大衛的反應原因何在?我從未懂過 能否解釋一下為什麼?謝謝

平安,如果仔细读撒母耳记下21:1-9,利斯巴的反应应该没有什么难题。大卫在徇私,利斯巴如同“访民”。不过这两节经文确实需要仔细考察:“13大卫将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的骸骨从那里搬了来,又收殓被悬挂七人的骸骨,14将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的骸骨葬在便雅悯的洗拉,在扫罗父亲基士的坟墓里。众人行了王所吩咐的。此后神垂听国民所求的”。“收殓被悬挂七人的骸骨”应该是对利斯巴这位母亲的一种安慰或抚恤,这不难理解。但为什么同时安葬“约拿单的骸骨”,这与利斯巴的抗议有什么关系呢?我想大卫可能是希望在“安葬”一事上做到绝对公平。换言之,他并没有为了顺应或迎合利斯巴所代表的“民意”,用轻视约拿单的的方式为自己换取“政治稳定”。当然,大卫安葬约拿单的骸骨也是一种悔改,他并没有他自己所想象的那样爱约拿单;也许这一事件激动大卫反省自己的不公不义不忠不信。另外,利斯巴也并非是什么义人,这一点可以参考撒母耳记下3:11,“扫罗有一妃嫔,名叫利斯巴,是爱亚的女儿。一日,伊施波设对押尼珥说,你为什么与我父的妃嫔同房呢”。

6

任牧,平安!最近,我在网上听一个改革宗的弟兄以“批判中国文化”为主题的系列讲座,也是听一段时间后才发现他是改革宗的弟兄。我的问题是,对改革宗除了在真理上需要竭力争辩,在其他方面是否可以互相学习呢,比如可以听这种讲座?比如与改革宗的弟兄姐妹来往?还烦请任牧指点!谢谢!

平安。“在其他方面是否可以互相学习”,这个道理其实不限于我们怎样面对改革宗,就连爆料党甚至东正教以及任何外邦人,我们都有可以“互相学习”的地方,只要“用心去找”。但问题仅仅是:这道理不能反过来——因为“在其他方面是否可以互相学习”,所以有人就争辩说,“在真理上不需要竭力与改革宗争辩”;因此“去哪个宗派的教会都一样”。这是另外一种“岂是真说”了。一方面,我们相对而言坚持路德宗对圣经的基本领受,我们不会因为多方那里“徒然发现亮光”而蠓虫骆驼;另一方面,教会以及宗教改革就是一场属灵战争,任何拆毁CSMP教会的行动都当被咒诅——今天,我们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地说。当然,我这样说只说给能领受的弟兄。不必在意猪狗和小贩。

7

任牧师好,上周听了“婴儿洗礼” 的讲道,又学到很多。1,马可福音16章16节是使徒马可在耶稣上十字架为我们的罪而死,第3天复活后写的。那个被同钉的强盗得救是发生在耶稣被钉的同时或早一点,所以不是没受洗仍然得救的特例。这样理解合理吗?2,我们的小女儿不到30天婴儿奉献,是不是就是婴儿洗礼?

平安。1马可不是使徒。你那样理解洗礼应该是对的。2圣经中没有献婴礼,献婴礼也不是洗礼。圣经有个别“献婴”的行动,但不是主基督设立的圣礼。任何以“献婴礼”为借口拒绝婴孩洗礼的作法都是我们反对的。作为牧师,我建议你带孩子到教会领洗。

8

牧师我们教会的新传道坚决宣言。和这样的传道人还要同领一杯。

平安。首先,这人所说的他自己不知道,他是一个愚蠢和瞎眼的麻风病人。拥护CCP是什么意思?CCP所有的“典章宪法文件”都宣告基督教是人民的鸦片;这传道人如果真的拥护这个核心观点,就必然是假传道,就是敌基督的。实际上他是政治恐惧,或者真正拥护的是被CCP控制的资源与玛门。他在公开卖身投靠,卖主求荣。这广告是打给大使馆看的。这种传道人唯一的价值是让更多基督徒明白,这个基督教道理必须改革的地步了。

其次,他是假的,是撒谎者,是典型双重人格的习国骗子,而且撒谎成性。一方面,他根本不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他移民到了加拿大,显然儿女或什么至近之人也移民海外。如果他是诚实的,应该用实际行动回国去拥护。另一方面,这人即使连中国政府的法律也不可能遵守,这事儿一查一个准。在任何意义上,此人必是不法之人。

再次,这人实际上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是一个有经验的小贩。一方面,他们知道在民主自由法治的国家加拿大,怎样呼喊支持CCP都是安全的。这是习国人妖典型的精明,而且绝对不知羞耻。另一方面,“向上帝交账”这豪言壮语,显示他根本不信神,他以为自己无论怎样悖逆和得罪神,神根本不会追究。这就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想象使徒约翰站在复临基督面前像死了一样,这货竟然以为自己有什么资格可以向主交账。

最后,这人是卖淫女和凶手。因为语境是厉害国正在疯狂凌辱和残害香港人,包括那里的弟兄姐妹。这样高调与凶手站在一起,不仅是这狗饿疯了,而且显示他本身就是撒但一会的人。所以对这撒但的仆人,你们尽快远离吧。这不是什么论断的问题,而是分辨和分别的问题。以色列人要与埃及人以及埃及的术士分别出来。

这个豪猪壮语,将来必然成为定罪的证据。也好。但这些假师傅是谁呢?他们的主是兽,而他们是身上有兽印的地狱之子。这是他们的结局:启示录16:2,“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启示录19:20,“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9

尊敬的任牧师,平安。读下面相关经文,有不解,还希望得到任牧讲解: 希伯来书 9:27: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哥林多前书15:35-54,特别是51-54节: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 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变成:原文是穿;下同)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 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哥林多前书 15:51-54 )我不清楚的是:是人人都会要经历肉身的死亡?还是在我们主耶稣复临时还活着的人,不需要经历肉身的死亡了,是吗?

平安。这些信息仍然会在启示录课程中展开,但是谢谢你,已经开始预备启示录课程了。现在可以回答的是:一般而言,人人都要经历“肉身的死亡”(除非个别案例,如以利亚等)。但是我相信,在主复临之时仍然活着的人,不必经历“传统式”的肉身死亡;但他们肉身的身体仍然需要改变。我目前无法解释这个过程是如何“按科学”的逻辑发生的。

10

怎样看中国的张玉环案+看了一些鸡汤分子因为张玉环是基督徒(我不确定)就感谢赞美神说基督徒的忍耐和主必伸冤。我认为这种事一点也不值得称道。应该先咒诅一番这个邪恶的国家。把习国人摔死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深刻理解了任牧关于中国只是一个前国家,远未进入现代政治经济文明的领域的断言。

平安。首先一定要注意或远离这个以讹传讹的谎言:张案还根本没有得到公正的结果或公义,“主为他伸冤”还只是一种谣言。张玉环只是27年后家破人未亡但人已残地被释放了。但一方面国家赔偿不到位,这是恐怕要不了了之;另一方面,所有匪徒或官痞完全没有得到应有的公义审判,媒体进一步的自由报道必然被子腰斩。我很差异鸡汤徒怎么与喉舌一样开始歌功颂德,甚至以此作为“灵恩教案”了。

而且这类案件已不能令人震惊,因为几乎每个习国人都知道这是习国的普遍现象;令人震惊的是竟然仍有人呼唤国人效法张玉环坚持申诉,必得青天大老爷。这就是中国梦,白日做梦。值得一提的是,制造无数张玉环案的,就是扬言要统一台湾征服香港将地球管起了的厉害国,在不知羞耻上贵国真厉害。不仅如此,接下来梁家河又要梦见猪了,此案又将沦为肮脏的习国政治。而至于鸡汤教的假冒为善,一试就清楚:让鸡汤教的人或他们的父母亲人自己经历这种“忍耐”;你再看看他们的嘴脸。再说张玉环也不是因为信仰的事“恒久忍耐”。可以同情他,为之恨恶罪恶,但不可康人之慨。

另外,“把习国人摔死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相关经文有具体的语境,建议大家发言还是要谨慎,应该详尽考察圣经:

诗篇137:1-9,“1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2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3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4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5耶路撒冷阿,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6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7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以东人说,拆毁,拆毁,直拆到根基。耶和华阿求你记念这仇。8将要被灭的巴比伦城阿(城原文作女子),报复你象你待我们的,那人便为有福。9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巴比伦与雅路撒冷的关系,很难类比习国人与张玉环的关系,演出习国与鸡汤教的关系。不进如此,迄今为止,习国实际上并没有还张玉环公义。路还很长,甚至根本没有国家完全赔偿或伸冤的指望;而所有涉案的警察法官官吏都能按公义伏法吗?指着这个案件歌颂“终于公义或伸冤了”,不过是一种五毛洗地的习性,或鸡汤教徒坐稳了奴才或渴望奴才式平安的邪情私欲。

关于“摔死”一句,另参列王纪下8:12,“哈薛说,我主为什么哭。回答说,因为我知道你必苦害以色列人,用火焚烧他们的保障,用刀杀死他们的壮丁,摔死他们的婴孩,剖开他们的孕妇”; 何西阿书10:14,“所以在这民中必有哄嚷之声,你一切的保障必被拆毁,就如沙勒幔在争战的日子拆毁伯亚比勒,将其中的母子一同摔死”;何西阿书13:16,“撒玛利亚必担当自己的罪,因为悖逆她的神。她必倒在刀下,婴孩必被摔死。孕妇必被剖开”;那鸿书3:10,“但她被迁移,被掳去。她的婴孩在各市口上也被摔死。人为她的尊贵人拈阄,她所有的大人都被链子锁着”。

11

只有他支持香港反CCP,不看他看谁……

平安。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说海外共产党人。1反G支港是海外政论主流,不反X并借反G公开敛财独此一家。岂止含族,更是财神教。2对董瑶琼陈秋实袁弓夷的攻击若非有病必是有鬼。不要再痴迷这人这题。3顺便说说黑川者:贸易战和金融制裁才能打击财神教,因钱是作死基础、法老他爹和假国假神。有在朝与在野或国内与海外两种财神教。

当爆料党公然用“万国万神”及可笑的多元逻辑讥笑、攻击并取代唯一神信仰的时候,继续站在爆料党一边的“基督徒”不仅贱,而是根本就不是基督徒。他们更是含族人和财神教徒,也是为30块钱随时可以卖主的犹大,为一碗红汤出卖长子名分的以扫。多年前我们刚刚“启蒙”之时就对红瘟黄祸白左们说过:用你们的形式逻辑来反驳这个实体真理吧:除了你父亲你没有别的父亲——这个排他的、独断的告白,是否让你普遍的认贼作父的多元主义或各种巴哈伊见猎心喜?而当共产党宣言把经济当作“基础”或他们的父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漏出了他们的底牌。魔鬼之子用“好作食物”统治世界,也必然因次失去一切,特别是失去天国。玛门就是他们的地狱之门。常识、常识、常识——取其钱,要其命。“商人川普”比白左“狠”多了。这些年习国人和土豪们嘚瑟,不就是撑着了吗。

看见很多人嘲笑和讥评川普怎样沉迷贸易协议,又指控川普没有对中国下重手。这些人真愚妄。一方面,川普受制于美国的制度约束和选民意志;而且必须兑现经济目标上的竞选承诺。另一方面,对财神教真正的重击就是攻击他们的神。惩罚个人,希律王根本不在乎——别人的命运对他一“钱”不值。川普主义或商人总统川普,才是财神教的克星。

12

任牧您好,主内平安,我发现你的视频讲道有几个月了,很喜欢听你的讲道,你也愿意解答弟兄姐妹们的问题,所以我今天也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耶稣复活后,门徒在他的墓穴里的经历描述不一致,以致我怀疑这四福音书的某些内容。1 马太,马可福音对耶稣复活的描述:主的一个使者把石头滚开,一位穿白袍的青年,都是在描述一个人,主的一个天使;2 路加,约翰福音却是看到二个人穿着耀眼的衣服,很明显是二个天使就是这些描述的不一致性,使我感到困惑,请问任牧您对这几个记载有什么看法?谢谢。

平安。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讲过多次了。一方面,数字之间的不同并不是矛盾的,比如现场有两个人,但某种情况下只描述其中一个人。或者说,不同的人瞩目不同的人。另一方面,“人”与“天使”也不是矛盾的,因为天使可以以人形出现,这在圣经中极为常见。当然,不同角度的记录有不同的神学侧重点,这只能具体经文具体分析。另外,也给大家留一道相关的作业:启示录七间教会的使者,是人还是天使?无论如何,作为传道人,我为每一位认真查考圣经的人感谢神,也为诚实提出问题的人感谢神。我们即将进入下一站,如离开俄珥巴进入伯利恒。启示录就是我们2020-2021年的伯利恒,我们的禾场,我们的粮仓。所以最后请大家为启示录课程代祷,更应该在这样的世代每天查考圣经。“16你们要查考宣读耶和华的书。这都无一缺少,无一没有伴偶,因为我的口已经吩咐,他的灵将他们聚集。17他也为他们拈阄,又亲手用准绳给他们分地,他们必永得为业,世世代代住在其间”(以赛亚书34:16-17)。阿门。

任不寐,2020年8月15日

【补充信息】虽然我们推荐学员在学习启示录的时候使用The 27th edition of the Nestle-Aland Novum Testamentum Graece;但是不反对有学员使用NA28。我个人推荐NA27仅仅因为使用起来熟悉或得心应手。NA28做了一些最新的变化,都对启示录学习的影响不大。参考网文:https://marginalia.lareviewofbooks.org/peter-williams-on-the-nestle-aland-novum-testamentum-grae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