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整理:2020年11月8日,川普赢了(启示录6:1-8)

弟兄姐妹平安。川普赢了,川普赢了。即使现在拜登正在举行就职典礼,我们仍然宣告川普赢了。因为我们只承认事实,或者我们只承认在上帝面前的事实。不仅如此,感谢神再一次招聚我们来到祂的圣殿,愿祂用喜乐、平安、感恩和赞美充满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寻找天国的人。我们尤其要为我们这个世代叫川普的弟兄感谢赞美神。这些日子我想过无数个方案,最后我只能说,主啊,你最伟大。一个叫川普的财主,就像亚利马太的约瑟一样,在他的晚年,竟然有机会在基督的患难中有份,这就是蒙大爱的明证了。

如果我是川普,如果我们是川普,如果我们真的在基督里面,如果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选举日当天如期顺利上位,第二,就是经历目前的患难和十字架,你选择哪一个?没有一个人,包括川普本人,包括我们自己会选择当下的经历。但是,指着圣经我们知道,当下的经历是最蒙福的经历。我们的神是何等的伟大,因为只有借着这样的经历,才可能呼召更多的人仰望天国。我曾经问过很多人,你祈祷川普顺利连任,目的是什么呢?如果如此邪恶的美国人获得了一个良善的君王,可以说几乎没有人会信基督。他们会继续的淫见,继续的犯罪,继续的骄傲。但是川普现在的遭遇好有一比,那就是主说的,我要被举起来,会吸引万人归向我。我绝非说他是基督,我是说主应许我们,我所经历的,你们也要经历。所以即使拜登宣告他胜利了,我们仍然宣告川普赢了。即使民主党的匪徒此时此刻端着冲锋枪闯入教堂,我们要对他们说,川普赢了。

川普赢了,这四个字中间可以加一个冒号,川普这个英文名字的意思就是赢了。Trump,胜利。但是,神学上的赢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为什么要信基督呢?简而言之,基督教有两大祝福是独一无二的。第一,今生得胜,第二,永世得生。今生得胜,永世得生。今生得胜,那么什么是神学定义的胜利呢?第一,神所定义的胜利,标准与世不同。神所定义的胜利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世人定义的胜利是能坏的冠冕。当然很多时候,这两者不是互相排斥的。但是,当我们非要得能坏的冠冕,因而伤害了永生的冠冕,我们宁愿放弃前者。所以,如果拜登要为四年的冠冕,付出永世刑罚的代价,这就是圣经定义的愚昧人。所以第一个点不同,标准不同。

第二点不同,过程不同。世人理解的胜利,基本上是一蹴而胜。但是圣经定义的胜利,是胜了又胜。胜了又胜,是什么意思呢?何为胜了又胜?为什么要胜了又胜呢?简而言之,就是胜利是一个过程,是一个不断的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一个过程。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讲过程胜利。第一,就是之所以延长胜利的时间长度,第一个目的是要带领更多的人一起分享胜利。11月3号,如果有所谓胜利,其实是川普一个人的胜利。现在,所有的人都被迫的,所有支持他的人至少,或者更多正在被唤醒的人,开始分享他的属天的胜利。于是我们会看到,今天中午,美国50个州,有人会站在街上,站在城市的中心,实际上在分享川普的属天的胜利。只有是一个过程,才能够激动、激发、激愤、唤醒更多的人出来。这个过程是亚伯拉罕所代表的。亚伯拉罕75岁离开了迦勒底的吾珥,这正是川普的年龄。亚伯兰离开迦勒底的吾珥的时候,一定呼喊过他所有的族人,但是跟出来的只是一部分,今天同样如此。

不仅如此,离开吾珥是什么意思呢?离开吾珥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离开巴别塔,巴比伦文化中心。巴比伦文化中心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全球化,那就是人要建塔,塔顶通天,那就是中南海粪坑和华盛顿沼池现在形成的共同信仰,那就是拜登曲线。这个词不准确,拜登直线所展示的塔顶通天的基本样式。我要告诉大家,这场大选真正的思想分歧,其实就是基督教传统与全球化思潮的冲突。而全球化思潮归根结底,就是巴别塔大淫妇基本的教义。怎样才能够带领族人或者亚伯拉罕的后裔,陆陆续续的离开吾珥,前往应许之地呢?我做梦也想不到,神用了如此奇妙的方法,那就是把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川普,高高的举在十字架上。一秒,一个小时,我知道现在很多人何等的焦虑,一个小时过去了,一天过去了,一周又要过去了,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说,我们要起来,我们要离开原来的位置,我们要做一些什么。这什么意思?我们要离开吾珥,前往因许之地。亚伯兰进入迦南,在迦南搭支了一个帐篷。你们想象一下,整个的含的后裔,整个迦南七族的人如鲠在喉,但是不能消灭它。川普有一个小帐篷在推特上,你看把这些混蛋气的急的。就站在那里,像石头一样,就扎在那个地方,就像我们这些小小的教会,像一颗钉子钉在这个时代。所以胜利是胜了又胜,是一个过程,第一个目的就是呼喊更多的人在这个过程当中起来,告别巴比伦大淫妇,前往应许之地。

第二个目的,呼喊更多的人胜过更多的人。必须把胜利拉长,才能够把更多的仇敌显露出来,把撒旦之子、黑暗之子一天天的显示出来,充分的暴露出来,甚至把教会的假弟兄也显示出来,以便让我们有机会,有力量,有时间胜过四面的仇敌,并将这个得胜的过程做成我们的试炼,我们的功课。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会经历雅各所经历的,也会经历保罗所经历的。雅各所经历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与神的使者摔跤,直到黎明。然后付出什么代价?脚伤腿瘸。我们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的,魔鬼之子不是浪得虚名,我们要付出代价。用保罗的话,这代价是什么呢?罗马书8章35节,患难、困苦、逼迫、饥饿、赤身裸体、危险和刀剑。你必须经历这一切,然后靠着基督,又有一个字,那就是得胜有余。若非一个过程,圣经所应许的这一切祝福,一切经历,都会落空。所以必须是胜了又胜。

总结,所以赢了胜利乃是上帝赐给他的百姓在今世经历的福分。为这样的缘故,旧约是以色列赢了的历史,新约是教会赢了的历史。上帝对雅各说,你现在要叫以色列,为什么?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胜了,以色列的名字就是赢了。世人会说,他赢什么了?希伯来书11章,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今生并没有得到所应许的,但是这丝毫不阻碍圣灵称雅各为以色列。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丝毫不妨碍我们说川普赢了。新约圣经,当教会这个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神就说你赢了。马太福音16章18节,神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赢他。新约圣经结束的时候,七封书信,神连续对教会说你赢了,得胜,得胜,七次得胜。教会就是赢了的教会,就是得胜的教会。不仅如此,到了启示录第6章,对启示录七间教会的胜利做一个更伟大的总结,那就是骑白马的,得胜的,有神所赐的冠冕的,他胜了又胜。现在我们来看启示录第6章。

启示录第6章开始了神的审判,七印。我们分两个主日讲完6印,因为第7印在第8章。今天讲前4印,然后下个主日讲第5印第6印。我们在讲这几印之前,我们先看一看这7印所形成的一个格局,一个结构。我们看,第一印讲的是白马,狮子和白马的一个联合见证,这是第一印。第二印,红马。红马的到来夺去了地上的和平。第三印第四印,这可以放在一起,都指向审判,神的愤怒临到了这个地。如果说第一印指神的祝福临到了地上,那么二三四印指神的愤怒倾倒在地上。到了第五印,情况有所改变,就是再一次转向对圣徒的安慰。第六印,分两大部分,非常长,从第6章到第7章。开始是审判,大地震,然后到了下半部分,那就是以色列人和从列国来的基督徒全面回归。最后是第七印,再一次审判。按照这样的一个结构,我们会看到什么呢?你会看到了这样一个平行的结构,圣徒审判、圣徒审判、圣徒审判,拯救圣徒,审判世人。这是一个平行的信息,你可以这样说,福音律法,福音律法。

不仅如此,这七印大致上还可以平行创世纪里面的七天创造。这样看去的话,很有趣,你会有很多发现。我不逐一展开说了,我举例而言吧。比如说,白马,白马这个白字其实是光。光照耀在黑暗当中,相当于第一天。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然后把光暗分开,白马往普天下去,胜了又胜。审判,第二三四印可以相当于第二到第三天。那有两次分别,第一次是把天和地分开,第二次是把陆地和水分开,审判的目的是为了分别。那么我们举例来说,第五印是什么意思呢?是圣徒的安慰。第四天是创造什么?创造光体。你们是世上的光。第六印如果平行第5天的话,那么第6印实际上也是审判地上的罪人。第5天创造的实际上是空中的鸟和海里的鱼。如果我们按照圣经其他的一些平行的信息,我们会知道,其实海里的动物基本上是被咒诅的状态。这至是贯穿旧约一些预言的一个基本的道理。第6天,圣徒的回归,这特别有趣,第6天造什么?造动物和人,重新造人,新造的人全回来了,太有趣了。第7天,全部的审判,这个审判是指什么审判?从天到地的审判,把香炉从天上全部倾倒在地上。但是在第7天里面,创世纪第二章说,创造天地的来历,原来如此,旧天旧地结束了,新天新地即将到来。我这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线索,大家不妨自己再平行的去考察。

我们今天重点讲前四印。因为前四印和后面的三个印是明显啊分别出来,合为一个单元的。比如说,他们都有四活物,然后都有马,四匹马,然后都有一些平行的概念,比如说你来,诸如此类。所以这四匹马吧,我们这样来说,可以合成一个独立的单元。但是难题就在于,这四匹马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只有一个线索来解决这样的神学难题,那就是以经解经。感谢神赐给我们66卷书,65卷书都是启示录的字典。四匹马最充分的旧约的启示在撒迦利亚书第1章和第6章,大家去看好了,看讲章,这是解释四匹马的一个最重要的背景。结论,四匹马象征着神对遍地的查看和巡视,但那个时候还没有动刀兵。那四匹马是马本身和马车,但是骑马的人没有说带着兵刃,那还在预备。第二,所有的这些审判和查看在撒迦利亚书当中归结为一个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建殿。建造圣城,拆毁世界是为了建造圣城,审判世人是为了建造圣殿。大家看这里,这是完全平行的信息,这个我就说到这里。

那么怎样来理解四匹马,特别是第一匹白马,那么一直是有严重的对立和分歧。关于白马到底是代表基督或者基督的力量、基督的使者还是代表撒旦和撒旦的差役?是代表正义还代表邪恶呢?这本身就有对立。这个对立在某种意义上是现代基督教才有的。在初代教会,中古时期,教会基本上都把白马或者白马使者指向基督或基督的使者。我想告诉大家,我基本上倾向于这种传统。为什么这样说,我等一下再来解释。这是根据字义,根据以经解经,应该得出来的最合理的结论。但是不仅如此,这个分歧是因为有一个先入之见导致的。这个先入之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们一定要把这四匹马或者四位骑士指向人或者人格化的某个使者。这种解释可能本身是有问题的。换言之,按照希伯来文学的一些传统,这些动物的形象有的时候其实不是指人,他可能指一个国,你比如说像以西结书最明显,但以理书也是最明显。或者他甚至也不是指国,它只是指一个时代,一个时间。这是希伯来文学的特点,汉语没有这个,我相信其他的文学也没有这种传统。

我这样讲的圣经根据是什么?那就是创世纪41章。法老梦见了14头牛,7头壮牛,7头瘦牛。约瑟给他解梦说,每一头牛代表一年,这波牛代表丰年,那波牛代表灾年。所以这四匹马按照这样一个平行的信息,更合理的解释应该是指四个时代。你就不要勉强非得把它定义为好和坏。简而言之,我们有两大原则。第一,把它指向时代,或者说首先不是把它指向谁,而是把它指向什么或何时何地,这就迎刃而解了。那就是说,这四匹马有可能指向已经出现的或者正在发生的人类历史的四个时代:白马时代、红马时代、黑马时代、灰马时代,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可以解释太多太多历史问题,而且让我们对历史有一个重新的把握,并且再一次确认历史是他的故事。

第二,这种解释的目的不在于,你定义不同的骑士到底是代表善还是恶,而是让我们进一步的确认,无论他行善还是行恶,神的目的是好的。神要借着这样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骑士,不同的马,来完成祂最高的旨意,那就是祂的公义和怜悯。我们这样的解释也是平行创世记第50章,约瑟的见证。约瑟的一生不管经历了白马黑马红马灰马,他说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是好的。不管你在经历白马时代、红马时代、黑马时代、灰马时代,神的旨意是不变的,他的意思仍然是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

这四个印,我又把它重新排列了一下。好,我们再看这个,这个大体的结构吧。我已经把白马时代、红马时代、黑马时代、灰马时代写在里面了。但这四印之间也大体上有一个逻辑关联,那就是如果白马时代是代表一个福音得胜的时代,那么可以指人类在这个时代纷纷的归向了基督,或者我们换一个词,这是人类的福音化的时期,这太美好了。我们突然会发现,从主耶稣基督降生,受难升天,圣灵降临,保罗西行,一直到1500年,其实我们从天国的视角上去看,这个历史时期,1500年的历史时期,简而言之是什么?那就是福音化,对吧?整个世界都福音化了,当然以欧洲为最。罗马帝国首先福音化,随着蛮族入侵罗马帝国,整个欧洲所有的国家都福音化了,我们会看见福音如何的胜了又胜。同时,传教士实际上脚步已经踏遍了世界的各大洲,多好。

那么福音化时代大回转,巴别塔之后,人类都跑了,对吗?都被赶走了,都回来了,都福音化了。那么这个时代之后,进入了近代和现代社会,出现了一个什么时代?历史学家把这个时代叫做一个极端的年代,那就是人本主义、启蒙运动、宗教改革、文艺复兴、英国革命、法国革命、美国革命、中国革命、世界革命。我们用一个词,这是革命的时代。人类失去了和平,进入了一个极端的年代,革命的时代,这是大革命的时代。这个大革命的时代可以说经历了将近500年的时间了。大革命的时代纷纷戴上了各种假基督作王的所谓的民族国家。这个民族国家在不同的地方,纷纷的带领自己的民族进入了第三个时代,那就是大饥荒的时代。中国最明显,北韩最明显,基督教国家稍好一些,但是整个非洲从来没有脱离饥馑。南美洲,印度次大陆,中国,东北亚,甚至俄罗斯从来没有离开过短缺。换言之,至少整个非洲大陆和所有的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从来没有离开过一个基本的经济形态。这个经济形态,用一个最简单的概念全部概括,不是计划经济,比计划经济还有概括能力,那就是短缺经济,多美好。这个时期,100年、50年、70年,大体是这样。

然后进入了第四个时代,那就是大瘟疫的时代。这场瘟疫当然以中国病毒为最,但在这之前有不断的预警,猪瘟,鼠疫,什么非洲来的各种病毒,流感,艾滋病,难以置信的癌症的泛滥,这什么意思?人类正在面临大规模的死亡。圣经让我们敬畏,历史是他的故事,但是他的故事仍然是呼喊我们悔改,得救。

好吧,现在我们看第一印。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的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你可以反对,因为这里确实没有明说。但是按照上文的基本顺序,这个活物应该是狮子,这是一个基本概念。然后,这个狮子和白马其实正好是匹配的,和胜了又胜也是匹配的,胜者为王嘛。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主耶稣基督生下来,就是那犹大的狮子,生来做王的。他来,神的儿子显现出来,要胜过魔鬼的一切作为。他要胜过死亡、世界和罪。所以这信息就统一了。所以,我们先把第一印和狮子的形象连接在一起,那就是神的儿子来了,我来,我是王,主说我是王,特来为真理做见证。这个时代开始了,这个白马的时代,这个狮子做王的时代开始了。

声音如雷,说,你来。基督和他的福音,基督进入世界,差遣教会,他一直说你们要说。我的话语,你们出去要呼喊,你们要去传道,直到地极,为什么声音如雷呢?我在讲章中讲了一个基本的原因,那就是在这个大媒体大科技公司大外宣,所有的言论都被恶人控制的时候,一个方面,神的百姓的声音微弱到听不见哪。上一周,我看见了两个我们的主内遭遇患难的那些见证,真是难过极了。一个是在新疆,判了那么多年,我看见她妈妈在那个屏幕上哭泣。还有一位被抓了,他的妻子在网上说救救我们,然后把她4个孩子的照片放在那里。但是,这些声音在这个如此喧嚣的世代里,有谁听得见呢?没有人听得见,除非上帝打雷。根据旧约的经文,神的愤怒临到。这是声音如雷的第一个概念,那我们感谢神,因为雅各和约翰这对兄弟都叫雷子。神拣选他的圣徒,神拣选他的百姓,甚至借着他们的受难和见证,使这世界上早晚要响彻全地的春雷。

第二个可能的原因,是我现在要跟大家分享的。声音如雷就意味着,福音或者上帝所要人类知道的真理和事实,实际上是所有的人都听得见,看得见的。罗马书讲的很清楚,他的声音传遍天下,他的量带直到地极,诚然全人类都听见了。都听见了,是什么意思?都听见了,你还不悔改,审判的时候无可推诿。以今年美国大选为例,再以它为例。我在推文上说,其实2020年的美国大选有三大神迹。这三大神迹都声音如雷的在呼喊美国人。第一大神迹,川普竟然三天以后死而复活,打着引号,我不是说他就是基督的死而复活。那怎么可能呢?康复就行了,康复之后,比以前还精神,老头倍儿精神。我服了,犹如神助。第二个,我们这样讲,求神怜悯吧,一个老太太突然就死了,然后一个大法官易人。我就想起传道书说的话,真是死有时生有时。

第三大神迹,拜登,在这场巨大的,罕见的,令人作呕的造假选举舞弊之前,他竟然在电视上,当着普天下的人说,我们已经成功的组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包罗万象的选民欺诈系统。人家供认了呀,好像没人听得懂,人们不相信他怎么这么诚实。所以我说拜登77年,这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的诚实话。但是这事,我告诉大家这是神迹。不,这绝不是老年痴呆。你这样讲,你就不相信历史是神的故事。他怎么说出来的?神让他说的呀。圣经根据,巴兰神迹。巴兰说,我要去咒诅以色列人,我拿人钱了。每次神都说,你去祝福我。巴兰一开口,就是祝福以色列。我就觉得,这件事情让我特别特别的感慨,这真是一个有神的世界。你说他怎么可能把他所做的和将要做的这一切,全都告诉普天下人了。神让他说的嘛,他都交代了呀。

但是,这三大神迹是什么?神的声音如雷,美国人,你听见了吗?你正在看见,你正在听见这三大神迹,你仍然硬着颈项。所以我连续发了几推,美国人你有祸了。但是,听懂的人有福了,说你来,来吧。有人说,这个你来指的是喊那个马或者骑马的你来。不是的,我认为喊的是约翰,说约翰你来看,喊的是我们。所以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这个弓,参考诗篇45篇1到7节,指的是神。冠冕,启示录我们已经讲过冠冕了。得胜的,我就赐给他冠冕。再加上白马,所有的白字在启示录当中全部是正面的概念。有人把这个白马使者指向撒旦的差役。有一个理由就是,撒旦也装作光明的使者。错了,为什么错?因为那个白,那个光明跟这个不是一个词。这个白在所有的新约圣经当中,在所有的启示录经文当中,都是正面的,白衣、白石、白色大宝座。所以我刚才说,以经解经,这个白马使者应该指向基督或者他的使者或者福音的力量。没有问题,没有任何问题。特别是启示录19章11节,更明确的告诉我们,那骑白马的,他的腿上写着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好吧,你还是服了吧。你除非勉强的说,这不是一位。即使不是一位,但是骑白马这个形象的基本含义应该是一致的。

还不仅如此,还有一个词,那就是胜利。胜利这个词在启示录当中出现,我记不清了,好像是26次还是28次。但是除了两次以外,其他都指福音或者教会的胜利,或者基督对魔鬼的胜利。所以胜利这个词更重要的,你去参考什么呢?你去参考约翰丛书。所谓约翰丛书,指的是除了启示录以外,约翰福音、约翰一二三书,在那里怎样使用的胜利?那很清楚,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可以放心,因为我已经胜过了世界。约翰书信说,那胜过世界的是谁呢?那不是神的儿子吗?不是信神儿子的吗?太多了,这个经文太多了,看讲章。所以结论,胜了又胜的白马骑士,指的就是至少是基督福音化的大局。

但是不仅如此,这里面这个胜了又胜,这个翻译有些问题,我把希腊文写在这里了。大家努力的看一眼,我给大家解释。我现在喝水小点声,有人提意见说,听道有声音。这里面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大家可能已经看出来了,那就是胜利这个动词没有宾语。这个动词在新约出现的时候,包括在启示录,大部分都是指你胜了谁,对吧?你得胜过什么呀,这里没有。我反复考察这个原文,我突然看到的是什么呢?其实这个胜利在这里面不是指它要带宾语,而它本身就是另外一个动词的宾语。第一个胜利是动词分词,可以作宾语。第二个是动词不定式。我们可以这样来翻译这个词,就第一个动词写在这个地方,就出来。出来那个动词也可以指离开。所以离开这个动词的宾语是胜利。我直接把它翻译,应该是这样来翻译,就是离开胜利,为了胜利,应该是这么来翻译。

那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讲,一个方面指的就是川普,你要离开一种你认为的胜利,为了一个我认为的胜利,这是一种解释方法。第二种方法,就是你经历了一场胜利,但是没完呢,这事没完呢,早着呢。你以为11月3日就over了吗?没有,没有,那个才开始,还有很多很多你想不到的,你看不见的,你不明白的胜利在等着你呢。好吧,我觉得这种解释可能更合理一些。这也是我们的一生。我们的一生要不断的经历这种胜利,哪怕我们到了晚年。所以,我开始为什么说川普真是神爱之人。这个绝非因为他是个财主,赚了那么多钱,更非因为他是美国总统,而是因为一个人到了75岁的时候,还有机会真正的经历主的十字架,这是多大的福气,马利亚太的约瑟。你不要为川普哭。

而且最近很多人骂川普,骂什么川粉之类的,说我太喜欢你们哭了,我活着全靠你们痛哭了,这真是魔鬼之子。不,川普的福分,你们不明白。我们基督徒哭泣不是为我们哭,是为你们哭,因为你要下地狱了。先知耶利米是为他哭吗?他为即将被巴比伦毁灭的耶路撒冷人哭。主说,你们现在哀哭,将来要嬉笑。他们现在嬉笑,将变为哀哭,将来一定丢在外面哀哭切齿了。所以,75岁的川普,他可以想象第一个胜利,但是他想象不到第二个胜利。第一个胜利是恩典,第二个胜利是恩上加恩。我们不要为患难而怨恨神,相反如果我们为义受苦,为主受苦,为公义受苦,为福音受苦,那是我们短短的4年,很多很多短短的4年的在一生当中所经历的联合起来的我们这短暂的一生当中最大的福分。你让他平平稳稳再干4年,你的目的是什么呢?弟兄姊妹,你哀叹什么?你哀哭什么?你的美国理想破碎了吗?你对属世的荣耀追求的太过了吗?他是有福的。但你不要害怕,神说你所经历的一定是你能忍受的。所以当我们,甚至在我们的晚年,也会经历神赐给我们的十字架的时候,神一定已经预备了我们去胜过死荫的幽谷应该有的知识,能力,力量,甚至同工,他必与我们同在。

好,我们现在来看第二印。在第一印和第二印之间有一个历史事件的过渡,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但是我可以想象的是,在每一印发生之间的这个时期,神仍然说,你悔改吧。时候到了,揭开第二印。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第二个活物,相应的平行牛犊,牛犊代表祭牲。这很有趣,如果我们刚才那个分析基本上是靠谱的,就是说白马时代指向福音化的1500年,特别是福音全球化,传教士走向荒蛮之地、外邦之地的这个历史时期,那么我们就会看到什么?看到无数殉道者的血。保罗一代人走向欧洲,首先是司提反和雅各殉道了。然后,一代一代的传道人,一代一代的传教士,在他们走向外邦之地,为主做见证的时候,真的是头颅落尽血斑斑。白马的时代,福音的兴旺是因为建立在殉道者的血这个根基之上的。而这殉道者,我们可以用一个形象来代表,那么他们就是祭牲,他们就是牛犊,他们就是被杀的羔羊。但是时候到了,羔羊借着牛犊呼喊,第二个时代的到来,这个时代就是革命的年代。

革命本身是罪恶,我还是那句话,神使用这个红色的年代,这个红马的年代,这个革命的年代,这个共产主义大红龙兴起的时代,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惩罚外邦人对传教士杀害的罪。我以中国为例,大家看到没有?就是在中国有两场对基督教传教,对福音化残酷逼迫的事件。第一个事件是义和团运动,太残忍了,对传教士是极其残忍的,对教会。第二场就是19世纪20年代,前后应该有10年到20年时间的非基运动。这两场运动,第一场运动是全中国人民的底层,义和拳,一帮土匪村骗,联合起来,流氓,代表中国社会的底层,对基督教的一场疯狂的逼迫。第二场是中国社会所有的精英,国共两党所有的精英文化人,联合起来,对传教士和教会的逼迫。而这两场逼迫当中,中国政府、中国当局不同程度都参与其中。这两场大革命之后,20世纪大约50年前后的一个时间,最后迎来了共产主义的惩罚。所以我们可以这样来说,中国人民非基的罪恶得到的必是共产主义更邪恶势力的惩罚。

红马来了,“红的”这个词实际上原文是指火,火一样的颜色。在列王纪下第3章里面,强调的就是血流成河。启示录12章3节,大红龙的红就是这个词。所以,我个人领受的是,红马代表一个革命的年代的到来。但这个革命乃是神也使用他们为牛犊复仇。当然,革命本身最后也会被倾到,就像大淫妇大红龙,最后会受更重的审判。

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如果白马的年代不是福音化的时代,你无法理解这个太平。相对而言,1500年来的人类的历史,中间除了黑死病、局部的战争以外,其实主耶稣降生到1500年,实际上是人类历史上,东方我不管,东方另当别论,中国灾民历史没消停过。欧洲历史而言,大部分时期是和平的,相对而言。西罗马帝国,而且东罗马帝国我们讲过,千年帝国,都是和平的。所以我一直在强调,黑暗的中世纪是恬不知耻的近现代无神论学者和恶棍伪造的谎言,为什么呢?我们仅以和平为例,中世纪是相对和平的。但真正到了红马时代,革命年代,战争年代就是现在。宗教改革以后,首先爆发的是西方基督教国家的彼此战争。然后,两次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然后,共产主义横扫了欧洲,横扫了俄罗斯广袤的土地,横扫了东欧,横扫了中国,横扫了整个亚洲。红马从莱茵河畔启程,一直奔跑到太平洋西岸。2020年,借着3个糟糕的女人和1个糟老头子,求神饶恕我这么说,红马正在踏上美利坚帝国的土地,红马来了。

红马来了,首先要完成的就是失去了太平。夺去太平这个词,主早有预言。路加福音12章说,我来把火——红,把火丢在地上,岂不是我所愿意的吗?你们不要以为我来有和平,不是的,我来乃是让地上动刀兵。反复这么讲,而且他也预言,在末世,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这个世代,因为它遵循基督教的传统,一直把美国保护在和平之下。但是,200年之后,这个和平借着我刚才讲的三个恶女人和一个糟男人,是否会让红马踏上新大陆?我不知道。所以,这是人类,至少北美居民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

夺去太平之后,人彼此相杀。彼此相杀,人类内战。但是,彼此相杀有一个经典的教义,叫阶级斗争,你把它翻译成这个词就好了。人类历史从来没有到了这样一种邪教的教义的程度,就是不仅是承认彼此相杀,或斗争,或者阶级斗争是事实,是历史的某一方面的事实,而且对彼此相杀或者斗争赋予了完全正面的价值,叫伟大斗争,叫革命,叫伟大的革命。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邪教。

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我觉得可以有两层含义。一个当然是指向神的大刀,那就是无论你们彼此怎样相杀,神的力量是最大的。所以以赛亚书说,神是挥舞大刀,刑罚鳄鱼的。人类彼此相杀,最后一定会赢得上帝对所有杀人者严厉的刑法,那流人血的,血必被人流。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以西结书,整个的21章都在讲神的刀,用一章在讲神的刀,杀谁呢?杀杀人者,杀不可一世的,杀那些鼓吹伟大斗争的,秀肌肉的,军费最高的,维稳费最高的,炫耀武力的这些杀人者,最后会死在刀下,应验了我们主讲的一句话,凡动刀的最后比死在刀下。

革命的年代,战争的年代建立起来的革命政权,它会怎样来管理它的国家和民族呢?翻到第三印。听见第三个活物说,你来。第三印对应第三个活物,是什么?是人脸,有一个脸面像人。我今天想补充一下这个信息,这很有意思。1500年的白马时代,大约300年、400年、500年的红马时代,革命和战争的年代,人类迎来了革命政权。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的学者,就是民族国家在全世界纷纷独立,摆脱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统治,推翻了三座大山,迎来了最恶心的、像屎一样的山峰对他们更恶心的统治,这就进入了黑马时代。但是,这个黑马时代,这个革命政权,这个弃绝了基督作王的近代和现代的人类所建立的这个革命政权,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假基督作王。所有的革命领袖,在所有的所谓的现代国家,美国稍微好一点,宪政国家稍微好一点,它被限制了权柄。那么除此以外,所有的革命政权的领导人都是假基督。他们以基督的形象和道理,荣耀和权柄统治自己的国家,都一样,全都一样。从金日成到毛泽东,都是如此。从斯大林到赫鲁晓夫,都是如此。从卡斯特罗到东欧所有的那些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如此。

但是大家要想一想,这种统治的罪恶最形象的用一个词来表达,是什么呢?就是对人,对上帝所造的人,对上帝按照他的形象所造的人的侮辱。我们是换一词,这种专制国家从根本上来讲,根本不把人当作人。人只是历史的代价,是历史的工具,是砖头,是螺丝钉,是畜生,是喂饱就应该感恩的牲畜。共产主义今天的政治合法性是什么?我喂饱了你们,所以我要做领袖,对吗?你知道这个词是对人何等的侮辱呢?这种侮辱是什么?打你的脸。人的脸有神的形象,人的脸,或者神的形象,或者人的尊严,在整个的革命政权之下遭受了空前的侮辱。被侮辱的人类只学会了一个功课,那就是加倍的再侮辱别人,并且互相侮辱。夫妻之间为什么会骂人骂得那么难听?有些企业为什么如此糟糕的人际关系?权力斗争,那些阶下囚为什么都会万劫不复?侮辱。必须把侮辱发挥到极致,而其根本就在于,假基督只能通过侮辱仍然残存在人类身上的神的形象,来完成他的统治。但是神要复仇,借着人脸,借着被侮辱的人脸,呼喊一个时代的到来,那就是黑马时代的到来。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在这个革命国家,在这个无神论的国家,除了权力让一个独裁者有脸,他有脸,所有人都不能要脸。他要脸,所有的人都不可以要脸,并且以不要脸为进取和吃饱或者围绕他身边唯一的条件。我们再说一遍,独裁国家就是只有一个人要脸,因此所有的人都不要脸,而且以不要脸为荣耀,为晋升之阶的这样一个国度。确实他统治的第一个方案,就是人脸方案,现在叫人脸识别。差不多,差不多呀。第二个在这个国家获得尊严的方式,是什么?唯物论,以食为天,有钱。中国现代史,前35年有权,后35年又有权又有钱,而且有权才能有钱。怎么惩罚这样的革命政权呢?一个,就是利用所谓天鹅绒革命打翻他们的权力,齐奥塞斯库瞬间化为乌有。第二个,就是让他们先后进入灾难深重的短缺甚至大饥荒。你不是物质是第一性吗?你不是代表先进文化的生产力方向吗?你不是食为天吗?你不是解决了所有人的温饱,所以有资格统治国家吗?你不是物质第一性吗?

好吧,我觉得这个黑马年代对他们的惩罚,最残忍的就是他们都开始经历短缺。我们都是这么长大的,现在想想我们从小过的什么样的日子呀。吃苞米,吃大麦,你一年能吃几个小麦?喝酒,用油。我不知道你们家怎么样,我们家是农村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我们家做饭,一年一瓶油,你能想象吗?油和酒不可糟蹋。喝酒,我爸爸也算是国家干部,那只有过年才能喝一两口酒。不仅如此,在这样的国度里面,相当长的时间内,请客吃饭就是最大的一个交易活动。更多广泛的,是什么呢?就是生产许可证,各种票证。票证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短缺,没有嘛。所以你会看到,革命政权一定迎来,红色的革命政权,红马的革命政权一定迎来黑马所代表的短缺和经济贫困给他们的侮辱。不要以为现在经济好像发展了,从三年大饥荒到现在的粮食危机,时间太短了,时间还长着呢,但是这个逻辑不会有所改变。黑马在这里面代表的就是短缺。

我想在这里补充一个关于人脸的信息,就是马太福音有一个难解的经文,为鸡汤教经常拿来恬不知耻的炫耀,什么呢?就是主说过一句话,说打你的右脸,你要把左脸也给他。他们也经常这样来攻打我们,说你们为什么在讲公义的时候,违背了这样的一个教导呢?我们曾经怼回过去,怼回过他们。我们的答案就是,没有打我的脸,打你的脸,我们说不可以打。习近平打不着我的脸,打你的脸,我说不行,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

但是我想讲今天另外一个可能的道理,从这里来看,就是我们的主怎么会教导我们这样来生活呢?任何话语都有它的语境,你不能无限的发挥。我讲过,马太福音第5章主这么讲,第6章就说你不要把珍珠扔给猪,不要把圣物丢给狗,你要平衡。另外一个,我们借着这里面的人脸有一个看见,就是在一定的时候,神不要让我们打回去,他也是为了爱我们,对吧?警察说你蹲下,你说你蹲下,那你不早死了。那蹲下吧,蹲下吧,没办法嘛。彼得挥刀,开始主说,你你可以买刀,记得吧?你不要灵意解释,就是买刀。但你不要带很多,能防身就行了。但是人家都大兵压境了,带着武警,带着城管,带着解放军,都来了,你拿刀比划什么呀?你快收起来吧。其实这个解释,这都是最常识的,最常识的。那么在那种情况下,在武警、军队、城管团团围住你的时候,神说打你右脸,你把左脸也给他吧,为什么?神说,你要知道,有一天他怎样打你右脸和左脸,我要把他所有的脸都给他打飞了,我对此深信不疑。打吧,总有一天,神会狠狠的抽你们。

当然鸡汤教的人又来攻击我了,这个人没有爱心。你挨打以后,你再跟我讲爱心,好吧?别人的脸挨打了,说你没有爱心。你不配,除非你的脸也挨打了,你才会说,主啊,你抽他。这句话有圣象根据没有?当然有。犹大书说,主责备你。您把它稍微文学化的翻译一下,就是主抽你。

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我先跟大家讲,天平这个词在整个新约当中出现了6次,除了这一次以外,其他5次都翻译成一个字,就是轭,我的轭是轻省的,奴役、绞锁、锁链。所以我们再一次看见,我们刚才讲的是完全平行的信息,那就是黑马时代指向的是一个专制奴役,所有的人像奴隶一样生活的时代。当然翻译成天平,我也不反对。根据旧约的相关信息,天平啊,那里面的银子啊,一升,三升,这些概念和起来,经文都在这里,我不一一说了,他指向一个共同的事件,就是战争导致的饥荒和短缺。没有别的,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结论,这个没有争议。你当常识来接受就好了,就是革命的年代最后一定导致经济的短缺,生活必需品、粮食作物到了极度匮乏的时候,到了什么程度呢?仅仅能维持温饱。他让你活着,因为你是奴才,你必须给他干活。

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根据相关经文,是什么意思呢?一钱银子就是一个工人一天的工价。这里的一升麦子指的就是一天的粮食,干一天,吃一天饭,生产队。你知道中国有个叫生产队的东西吗?几十年时间,中国人民就是这么活着的。年景不好,那就大面积的死亡。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大部分人其实连小麦也吃不上,吃不上细粮,全都吃粗粮。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不吃玉米,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从小天天吃,我现在见到玉米,我就害怕。油和酒不可糟蹋,有三种解释。第一,珍贵的生活用品。不可糟蹋这个话谁说出来的?你可以不管,你可以说是国家政策宣布的,现在习主席刚刚讲过嘛,要节约粮食,反对浪费。其实我觉得太深刻,太形象了,你把它翻译成中央办公厅的文件,叫做什么?一四菜汤,太有趣了。

第二,油和酒这个概念在新约圣经当中,常常指什么?常常指药用品。那是另外一种生活必需品,药用。比如说,那个好撒马利亚人,涂上油,抹上油。这个国家的药用是管制的。我们看一些文学作品,有两种情况常常发生药品管制。第一,就是日本人控制。八路军伤员的药品大大的没有,因为我们都控制了嘛。第二个,就是中国共产党对药品的控制。第三个更可能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酒和油在相关的一些经文里面,指的是圣殿里的用品。圣殿里有油,圣殿里有酒。也许神在这里面有这样一个概念,不要再把圣物和珍珠丢给狗了。这个国家,不要糟蹋了,免得他们回来糟蹋了。所以在整个的革命年代和革命政府之间,教会都转入地下。多精致的应验,福音不再传给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不仅如此,经济的短缺,还是不悔改,怎么办呢?到了第四个年代了,第四个世代了,第四印。

我听见第四活物说,你来。第四个活物在那个排序当中指的是飞鹰。我就想到了,这个时代是什么时候呢?因为鹰这个概念最早出现的是出埃及记,神说我要带你们如鹰背在背上,带来归我。这个飞鹰,出埃及记,神的使者在埃及所行的,最后所行的,就是杀掉埃及人所有的长子。所以,可以和下面的灰马所代表的死亡和阴间平行,什么意思?就是死亡临到了,特别是以瘟疫为代表的大规模的死亡的时代开始了。

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它。我稍微解释一下,灰色这个词,原文是绿色。在新约圣经,基本都翻译成青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你就当灰色来听吧,反正灰色代表死亡。或者它也是为了显示生和死之间两种截然对立的状态,我以后有心得,再跟大家分享。骑马的名字叫作死,我看见周莺姊妹是这么读的,名字叫作死。可以,可以,我开始也是这么读的。当然,你可以说名字叫拜登,都行,名字叫作死。作死先生就来了,作死先生。但是这个作死的死和无神论世界、革命政权理解的不一样,他们以为一死百了,死去就去见马克思了。见不着,因为马克思已经正在那里面挨抽呢,见不着马克思,都下地狱了,为什么?因为死的后面就是阴间,也就是说没有一死百了,没有死后的轮回,死之后是永死,在火湖当中,在地狱里面永永远远地受苦,言语无法形容。只是提醒那些无神论者,你不能指着死亡可以一了百了,可以随意作恶。圣经明确的说,人人都有一死,逗号,死后且有审判。

有权柄赐给他,我按照原文的顺序把这句话重新翻译了一下,应该是这么说,就是有权柄赐给他们,中间没有别的词了,过渡,但是意思是这个意思。有权柄赐给他们,管理、统治、奴役、管制地上的四分之一,句号,的人也是翻出来的。那也就是说,在这个恶世代里面,最后地上有四分之一的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会生活在革命政权之下。或者有四分之一的地球表面的国家,生活在这样的经济短缺的政权之下,和现在的情况基本是完全吻合的。你自己可以看,想一想,就好了。现在地上多少人口?70亿。你找出四分之一来吧。中国人民显然是这四分之一当中的核心部分,外面的再加一加,也就是这个概念。所以不是杀害四分之一。我看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有权柄统治这四分之一,然后才是杀害。伤害多少?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找不到。

但是这里面告诉我们的是,怎么杀害他们呢?用四种方式,刀剑、饥荒、死亡和野兽。那个死亡也可以翻译成瘟疫,我不反对。所以我说,这个瘟疫、中国病毒在这个冬天又卷土重来。至少证明了一个事实,就是在灰马时代,在这个末世,瘟疫作为人类死亡的一个基本原因,现在看来会成为常态。求神怜悯我们吧。而且我们更恐惧战惊的是,还不知道将来会有多么更残酷的瘟疫会降临,是吧?艾滋病出来的时候,你能想象到别的吗?猪瘟出来以后,你能想象到鼠疫吗?鼠疫出来以后,你能想到这武汉病毒吗?不知道。但是我们现在借着这些信息,能知道的就是,末后的时代是大瘟疫的时代。

刀剑,重复出现,那就是战争。这个战争可能会发生在更加广泛的范围之内,而且和第二个时代,第三个时代形成了一个呼应的关系。饥荒,上面如果说是短缺,黑马是短缺,这里面真的就饥荒了。那借此你能看见什么?很像埃及的十灾,对不对?就是这个惩罚是逐渐加深的,严厉程度是逐渐严厉的。目的是什么?仍然在呼喊我们悔改,对吗?瘟疫或者死亡,然后野兽。

野兽是什么意思?旧约有相关的经文,是恶兽。那么我们更明显的看见这个词的概念,就是在启示录当中 以后我们会不断的讲到,海里上来的兽,地上来的兽,它只能是指撒旦及其差役,这很清楚。那不仅如此,我们可以指向今天中国的恶兽。中国的恶兽现在有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叫什么?叫战狼,这个恶兽。中国现在有个闪闪发光的名词刀剑,叫什么?叫亮剑。我一般把他们的剑翻译成卑贱的贱,他们又要亮贱了。我一般把他们的战狼都翻译成蟑螂。打拼音,我第一次是碰巧打拼音打出来的,战狼原来是蟑螂。这群恶兽正在遍地横行,但是,他是不是那些和平居民活该赢得的惩罚?加拿大迎来了无数蟑螂。美国人移民,过去30年,迎接了无数共产党员,必有今日。两个字总结,活该。两个字送给他们,也送给我们每一个人,悔改。

我们做点总结吧。我漏掉了一个应用,我在这里面稍微强调一下,一句话就完了。这是国有制经济造成的短缺计划经济,许可证制度。因为有人问我,我也算在这里面问答回应了,就是习近平为什么要灭蚂蚁集团,马云上市?一言以蔽之,国有经济,他要控制一切,答完了。现在我们来看今天的应用部分。川普的遭际,我们弟兄川普的遭际,让很多人到现在也喘不过气来。我也很难过,不能说没有难过,感同身受。然后我们稍微清醒过来以后,我们会震撼于三个基本的事实。第一个事实,就是整个人类败坏的速度和规模超越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觉得,我们漂洋过海,终于找到了一个安息之所。但是一夜之间,我们会发现,我们的西方梦和美国理想瞬间化为了泡影。我们会发现,还是那句话,中南海的粪坑和华盛顿的沼泽是如此的逼近。美国的白左,左派化的严重程度真的是让我们瞠目结舌。但是我比很多人没那么震撼,原因之一是,我四年来已经经历了白左和赵家人联合起来对我的颠倒黑白的迫害和诬告,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了。但是我相信,很多公共知识分子,特别是异见人士,今天真的是震惊了。他们无法接受像美国的主流媒体,美国的主流社会,美国的大科技公司,像推特这样如此不知羞耻的反对自由,侮辱他们的总统,难以置信。

但是我们看到了,这里面有一个预言在启示录当中,就是四分之一人口。然后启示录出现大约有七次之多,三分之一被杀。最后是百分之百,什么意思?人类最后会全面的沦陷,这个势头不可遏制。所以这是我们震撼的第一个事件,就是对人类整体上的沦丧,你只能去慢慢接受它。然后你会知道,为什么主耶稣是道成肉身,为什么世人无故的恨他,恨到什么地步?放到马槽,钉在十字架。还不解恨,最后真的是把他赶出地球,没有存身之地。我相信很多的弟兄姊妹跟我一样感到不解,就是这些美国人怎么如此的恨川普,他到底怎么了。你如此的妖魔化他,把一个真的本来是个好人,一个了不起的人甚至是,或者说如果他是个有缺陷有罪的人,至少跟我们是一样有缺陷有罪的人,你为什么如此的恨他呢?

外邦人不理解,但是明白十字架的道理的人,其实不难。你不明白十字架的道理,你去启示录看。这种对人类的惩罚,为什么如此规模?四分之一人口,三分之一人口,百分之百的人口。百分之百,就是所有的人,人人都有一死,死后必有审判。然后你就更加豁然开朗了,创世纪大洪水的审判,为什么只有挪亚一家八口。现在扫遍民主党和甚至共和党的精英,你会发现,站在那里为基本诚实和天良做见证的,甚至几乎只有川普一家八口,事实如此。当然川普没有挪亚那么孤独,因为我们都与他同在。我们都与他同在,不是因为我们更义,而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圣灵降临以后的时代。愿感动川普的灵,也感动更多的弟兄姊妹,这是第一个让我们震撼的。

第二个让我们震撼的,就是年轻一代,学校教育大规模的左倾、红色。在中国社会不断老龄化,已经成为事实的今天,美国进入了另外一个时期,那就是迁徙一代的人成了美国社会的主力,也成了这次美国大选主要的投票人。他们已经压倒了五六十岁我们这个年龄的人,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成了主要的选民。而这一代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比例的人是恨川普的,所有的理由全都是后现代主义那一套。我们的学校彻底的完了,教育需要重新开始。这个事件当然在中国更为严重。我真的完全难以想象,像北大清华甚至人民大学这样原来的这种知识分子云集的高等校府,怎么会频繁的出现学生举报老师的言论,最后任凭老师被惩罚,如此如此下流的行为呢?我真的不是针对某个个人,这些年我经历了一些所谓北大的人,坦率的说,我心里面是非常非常的绝望。你受过最起码的高等教育,你怎么可能因为讲道台有政治信息,你反而来针对我呢?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的教育彻底坍塌了,最起码的是非都没有了。还打着属灵的名义,你也配?什么叫属灵?基本的公义之心就是属灵,基本的是非,黑白你要懂。如此不负责任,如此自我中心。

现在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些年轻人如此的恨川普,为什么那些人如此的恨川普?我说三大理由。第一,钱,那是他爹。第二,假,假冒伪善。你连川普都可以骂,你肯定比他还高明,你比世界上最有权柄的人都高明,那你就是高明当中的高明。竟然很多无耻的人说,川普是个罪人。他来当美国领袖,他觉得很羞耻。为什么是罪人?因为他以前有男女关系。什么叫无耻呢?就是这些人,他们跟川普唯一的区别就是,川普的事情神赦免了,他们的还没有。第三,淫。川普以及共和党所代表的这个政策,其实有一个方面,就是要回归基督教传统价值和传统伦理。反对同性恋,反对胡乱的堕胎,反对过度的女权主义,反对极端的环保主义。这些年轻人都反对。你有什么资格反对?你知道川普在说什么吗?我这个不展开说了。我的结论就是,学校教育被白左和红瘟彻底捆绑之后,整个一代人几乎都覆没了。

第三个我们震撼的是,或者说第三个需要震撼的是,和前两个密切相关,甚至是因果关系的是,教会的整体沦陷。大家想象一下,今天,就是在美国大选这些日子里面,真正的站起来支持川普的基督教领袖有几个。很多人在网上感到绝望,我说我指着主夸口,我说你不用在中国在华人教会,你就到西方教会,你去所谓的路德宗,所谓的保守路德宗,你能找出第二个任不寐吗?教会都如此,我们有什么脸去震撼人类,震撼年轻一代?羞耻、奇耻大辱。所以神为什么说,审判要从神的家开始?而所有的教会或者全部教会整体的败坏,有一个共同的现象,是什么?我们不谈政治。我因为讲道台有政治信息,被人拒绝,被人审判,被人控告了。今天我们指着四分之一,三分之一 百分之百的人类问他们,你,你的父母,你的儿女,你的丈夫,你的妻子在不在这四分之一里面?在不在这三分之一里面?在不在这百分之百里面?你说的不谈政治,是什么意思?你要关起门来吗?你要钻进山洞吗?你哪里去逃避神?诗人说,我往哪里去逃避你的面,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非政治化,基督教的非政治化,反政治化是今天所有人类败坏的重中之重,根中之根。其实质是,否认耶稣基督是王。他们要让自己的肉体,让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恐惧,让自己的贪婪,让自己的伪善,不仅自己作王,还要在我们身上作王。因此,我们就是一刻的功夫,也不要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真理和自由仍然存在教会中间。

关于我们所传讲的道理,关于所谓的政治的信息,我上周已经讲过了,我再一次把它放在这里。上周讲过了,写在讲章里,放在推特里,复制在这个PPT上。我不读了,我讲了五个道理,有兴趣的弟兄姊妹可以重读。但是这里面,我想强调两个相关的问题。第一个的问题,就是因为我增加了一个内容,除了我们基督徒的政治关切超越阴谋论,下三滥,胜败论以外,我们也要反对理中客。理中客是什么意思?就是理性、中立、客观的这些骗子。这些骗子是什么人?这些骗子就是世界上最伪善的人,标榜自己理性客观中立,不偏不倚,骑墙。一个方面,他们是最贪婪的人,他们想两面有好都吃,两面有危险都撤,这就叫理性客观中立。第二,他们是骗子,他们从来也不理性、客观和中立。现在标榜的几个著名的理中客,其实他们的立场从来如此一致,那就是反川普反基督教,不要被他们骗了。

相关的,我补充一个信息,就是我最近,特别是上一周,我进一步的发现,这些标榜理中客的一些人实际上正是蚂蚁围宅伤害的对象。围宅是罪恶,我不改变,我按照真理,该劝勉的已经劝勉,该责备的已经责备。但是,其中蚂蚁围宅有一些对象在另外一个意义上是活该的,因为他们当中有相当大部分的比例是仇恨川普,是骑墙派,甚至以理中客的名义反对川普的。很多弟兄姊妹可能会觉得,你把川普作为一个标准,是不是有点过?我这样讲是有圣经根据的。首先,川普是不是被侮辱了?是不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其次,他是不是我们的弟兄?然后,我们根据圣经的两大信息。第一,马太福音第10章。第二,马太福音第25章。说,我的小子,一个最小的弟兄,当他渴了,饿了,病了,进监狱了,你只要给他一点穿,给他一点探视,给他一点衣服,或者说你给他一杯凉水,你不能不得赏赐。所以甚至包括CSMP在内,我觉得川普事件,川普的遭际是判断真假弟兄的一个标准。

在这个方面,我想举另外一个例子,那就是法轮功的媒体。长期以来,对他们批评多于赞赏。我今天在这里讲,不是把它当做一个信仰团体来讲,鸡汤教不要跟我恶心,不要找我麻烦,我是把它当作我们社区里面的一个邻居。从香港事变到今天,特别是在美国大选这些岁月当中,法轮功这些邻舍们,他们的勇敢和正直足以让所有基督徒无地自容,你们没有资格批评他们。不仅如此,由于他们的坚持,才没有让海外的舆论,海外的中文媒体变得一片漆黑。当然,他们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法轮功主要的一些媒体正在被绞杀。我们作为神的儿女,我们作为一个稍微有一点点基本的是非之心的人,我们应该对他们表示我们早就应该表示的尊重和敬意。求神怜悯他们。

不仅如此,我甚至想,神允许十几年以前发生在中国土地上那场对法轮功团体的大逼迫,其中也许目的之一正是为了今天。谁做过神的参谋呢?他的旨意高过我们的旨意。法轮功在受苦,在为正义受苦。但是他和我们在一个方面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都有对公义一个基本的感动,并愿意努力去见证。我们是人言微轻的一小群。如果没有这些邻舍在这个世代和我们一同发光,我们算什么呢?我们这一小群,小小的讲道台,我们只是什么?我们只是微弱,但顽强,而且彼此相爱的发光的萤火虫。在这个时代,我们坚定的继续点燃,我们坚决的继续发光。但是我们避免以利亚的骄傲,那就是神确实在这个世代,即使不是7000人,还是留下了很多人没有向巴力屈膝的,用来显示他在这个时代仍然作王。一切都在刚刚的展开,神的旨意和祝福逐渐向我们显明。但是借着我们今天的讲章,有一个旨意从始至终在四个时代是从来没有改变。

现在我们再换个角度看一看这四印、四活物、四匹马。有一个贯穿始终的概念,是什么?那就是你来。提醒大家,接下来的五印、六印、七印,没有你来了。我们今天站在这里,神把一个叫川普的弟兄挂在那个地方,任人侮辱和唾弃。神组织万千灯火,去照亮这个世代。其实声如雷鸣,喊出的就是这两个字,那就是你来。亲爱的弟兄姊妹,你在哪里?神说你来,你来,你来,你来。

我们一起祷告,天父,我们感谢赞美你,谢谢你借着你的启示来安慰我们的心。愿主你的胜利与我们的弟兄川普,也与你的教会,更与你的百姓同在。愿你的恩典与我们同在,直到永远。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