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整理:2021年1月23日,冬季问答16,中国教会能得救吗?

大家平安,我先读一下今天的来信。任牧师您好,通过学习您的视频,学习圣经一年多了。感谢神,将你的讲道赐给我,有一些疑问盼望您百忙中解答。第一,中国教会的现状不乐观,会有一些教会的会众不能得救吗?基本算是讲圣经的教会的会众能得救吗?教会牧师教导错了或不完全正确,但会众并不知道,因为没有能力判断对错,这样的会众能得救吗?家庭教会不安排圣餐,会众能得救吗?家庭教会平时是女牧师,甚至是女执事讲道,会众能得救吗?三自教会能得救吗?自己在网上通过QQ、微信和教会一起进行主日崇拜,算过教会生活吗?如果觉得受洗的教会或牧师不太正规,能去别的教会二次受洗吗?不能。只通过视频学习你的讲道和学习圣经,没有条件去教会,能得救吗?没有条件创造条件。

八个问题,八个问题讲了7次8次的得救。这是一个好问题,这些问题是好问题,我们谢谢这位弟兄。这个问题不仅代表了中国教会普遍关心的神学问题,而且问题本身反映了中国教会存在的核心问题。我下面的回答不是针对这位弟兄的,我谢谢他,我针对的是中国教会本身或者我们说的鸡汤教的主流。我们怎样面对这些问题呢?我想这是常见的问题,我甚至可以想象一些名牧们面对这些问题,如何中了圈套,然后互相的试探。求神帮助我们脱离这样的一个泥沼,一起能够归入真正的真理,并且因真理而得自由。我的回答主要分五个小问题。第一,得救的必要条件。第二,教会得救与得胜。第三,得救是一个过程。第四,得救是神的主权,因此对得救的过度执着可能是个假问题。第五,唯一的真问题是,被回避掉了,我们需要回到那个真问题上去,并且想一想这些问题为什么会是对我们的试探,对提问者是个试探,对牧者也是个试探。

我先讲第一个小问题,必要条件。怎么才能够得救?根据圣经,得救有一个必要的条件,信基督,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信基督,信福音,坚持教会的生活。因为你信基督,信福音,是借着教会不断的让你继续的明白,到底你信的是不是基督,你信的是不是福音。因为神在教会设立的传道人,在教会设立的使徒先知,借着教会传讲基督,传讲基督的圣道。这是个必要条件,所谓必要条件,就是有之未必然,无知必不然。你必须去信基督,你必须去听到,你必须去经历圣礼,你必须坚持教会的生活。这里面有大量的经文,我不展开讲了。所以,这位弟兄提到了很多的问题,问你自己,他讲的是圣经吗?他讲的是福音吗?这需要装备,这需要学习,需要圣灵借着教会与传道人的同在。这个问题其实不是很难回答,我们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

第二个问题,特别是在启示录当中,启示录第2章和第3章,把得救的问题和另外一个概念联系起来了,就是得胜。我希望大家能够记得得胜这个概念,重新思考一下我们所关切的得救的问题。这里我特别强调的就是,启示录2到3章的得救或者得胜和什么密切相关?和教会,七间教会。也就是说,只有借着教会的生活,我们才可能得胜,以至于得救,因为教会胜过阴间的门,这是很清楚的。

第三个问题,我找了大量的经文,我这里不给大家每次都读了,你自己在和合本圣经当中去检索得救这个词,他们就会出来。我这里找到大约十几节经文,谈到的是什么呢?就是得救是个过程。保罗说,我们得救如今比起初更近了。这不仅仅是一节经文,有非常多的经文在谈到得救,以至于得救,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等等。也就是说,得救不是一个点,它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持续的相信,持续的成圣,持续的得救。所以这个问题在这些真理上问的不全对。传道人没有办法回答你已经得救了,只能说你正在得救,最终能不能得救,交给神。当然也在于你自己,也在于你自己是否一直将起初的信心坚持到底。

我重点要跟大家分享的是第4个问题和第5个问题。第4个问题是什么呢?那就是对得救的过度执迷,或者把必要条件变成了充分条件,这种观点,这种思考问题的方法是个假问题。圣经最重要的根据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得救,实际上主权在神,得救出于神,是神所赐的,我们得救是神所赐的。这意味着什么?我们靠自己没有办法完全确立得救的确据。那为什么中国教会如此如此的沉迷,就是在得救这个问题如此的用力过猛呢?为什么?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来自于中国文化本身的那种功利主义,或者我自己定义的灾民理性,就是凡事就直奔主题。一个最重要的功利的结果,但是忘记了得救是神的主权,而神对基督徒的生活其实提出了很多很多方面的要求,这些要求不是得救这个概念能够包括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改革宗加尔文主义,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基于这两个背景,天天关心自己是不是得救了,就成为华人教会中心的议题。而这个议题,实际上你要是返回圣经上去,你会发现它很可笑,它会败坏我们的信仰生活。为什么呢?摩西,神说摩西你要向天举杖,你要带领以色列人过红海。摩西的问题会不会是这样?那我能不能得救呢?亚伯拉罕献以撒,我能不能得救呢?我的意思是说,神给我们的命令不一定就直接关切到你是不是得救,而是关切到什么呢?你这样做对还是不对。换句话说,得救与否是一个成败的问题,你行与不行是一个是与非的问题,而大部分我们的信仰生活是和是非相关联的。新约圣经,天使向马利亚显现,祝福马利亚说,蒙大恩的女子,你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马利亚问,那我能得救吗?天使对约瑟说,起来,带领女人和小孩子逃往埃及去。约瑟说,那我能得救吗?

大家明白吗?就是你怎样赢和你能不能得救,有的时候它不是一个问题,它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这样的例子非常非常的多。启示录,基督对约翰说,你起来,把所看见的异像记下来,写信给七间教会。约翰说,那我能得救吗?假问题,这是个假问题,兄弟。那么华人教会对这个问题的执迷,有点像谁呢?有点像赵本山,就直奔主题,来时候的车票谁给报了?就是我信基督,我要立竿见影的拿到最终极的答案。它也更像这样一个情况,就是一个不用功的学生,天天追着老师问,我能不能得100分?我可不可以考100分?所以我们说,这类问题的过于执迷,是一个假问题。而且我们基督徒生活绝大部分时间,绝大部分的行为,其实不一定就是越过整个的过程,直接和最终是否能得救连接起来。主耶稣对门徒说,若不跟着我,若不背着十字架跟随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话音刚落,你是否像彼得他们那样,或者说你自己会问耶稣,那我能得救吗?主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你是否相信这话?还是你现问主,我要跟随你有个条件,有个前提,你要告诉我,我跟随你能不能得救?这是个假问题,在哪里?你跟随主持续到底和得救,它是一个重合的问题。就像你只要努力学习,就会考高分一样,不要把这两个问题拆开来问。

不仅如此,我们看第5个小问题。有一个问题是真问题,这个真问题是什么呢?我说这是一个有明确答案的问题就是真问题,那就是我们虽然可以把最终如何得救放在过程当中,甚至悬置起来,或者仅仅限于必要条件的逻辑,但是有一个否定性的结论是清楚的,是个真问题,那是什么?就是不行义的人,不义的人一定不能得救,这是清楚的。恶人必不能得救,这也是清楚的。圣经有明确的这样的教导,主耶稣说,我不认识你们,为什么?因为你们这些恶人,离我去吧,是恶人。还有呢?不义的人复活定罪。使徒行传明确的说,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因此这些真问题催逼我们不是关心能不能得救的问题,而是要关心你不能得救的问题,那就是让我们有两个方面要做出选择。第一,你不能做恶,从否定的方面来讲,你不能做恶。第二,从肯定的方面来讲,你必须去行义,对吗?

但是这个问题为什么说是一种试探,就在这里了。他实际上是在等待着牧师这样来回答他,如果牧师告诉你可以得救,你连正经的教诲也不愿意去了,圣礼型的教会也不愿意参加了,也不愿意去建造了,也不愿意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改善了,甚至你可能继续去败坏。你会躺在一次得救永远得救这种邪教教义之上,然后不行义,反而与义行作对,甚至丧尽天良,颠倒黑白,心安理得,因为我已经得救了。所以我不会上这种问题的当,我的答案就是你得救是个过程,但你不行义,一定不能得救。愿主的救恩与我们同在,阿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