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二十一课:审判龙的传人(12:1-17)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启示录11:15-19:

1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2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4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作牧)。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6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

7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8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9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10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11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12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

13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14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15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16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原文作河)17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

为这话语感谢神。首先我们可以将启示录11-12视为一个单元,并将之交叉结构:启示录11:1-14与12:1-17首尾呼应,两个见证人与世界的战争及复活(11:1-14),在12:1-17展示为妇人孩子与魔鬼(世界之王)之间的战争。另外,这两个信息也是完全平行的:“对他们说,上到这里来。他们就驾着云上了天”;“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而中间11:15-19聚焦基督作王。其次,启示录12章本身还可以交叉结构:1-6与13-17前后呼应,在地上,龙与妇人孩子争战。1-6重点强调龙吞吃孩子(基督)。13-17的重点在龙逼迫妇人(教会)。而7-12揭示大龙就是魔鬼;并让我们看向魔鬼与世界的关系,它迷惑普天下,并成了世界的王。如果将天指向天国,这一幕也意味着,当魔鬼被驱逐出神的教会或独角世界,就会在世界(地与海)作王——于是有了后文(从启示录13章开始)的两兽。的确,龙行天下,地与海都有祸了,美国和中国都有祸了。

而启示录11与12章之间的逻辑关系可以这有理解:基督来是作王的,而他的见证人也攻击世界;因此世界的王,就是龙及其差役,必要起来争战;甚至要把基督和教会消灭在萌芽状态。也因为污鬼认识基督,必然决一死战,为保卫权力权柄荣耀,展开阴间的门:“27耶稣上了岸,就有城里一个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来,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28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29是因耶稣曾吩咐污鬼从那人身上出来。原来这鬼屡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他竟把锁链挣断,被鬼赶到旷野去。30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群。这是因为附着他的鬼多。31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32那里有一大群猪,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稣,准他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他们。33鬼就从那人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路加福音8:27-33)。注意这段经文中的无底坑与下海等概念,如何与启示录11-12章相关信息平行。

启示录第12章的旧约背景,首先当然在创世记第3章,特别是创世记3:1-7,和创世记3:13-16——那里有妇人和孩子,以及蛇及其后裔。创世记第三章也同时预告了女人后裔最终对“龙的传人”的胜利。其次,约伯记1-2与撒加利亚书第3章——两处魔鬼都以控告我们弟兄的方式出现。而在约伯记中,某种意义上撒但也算吞吃了约伯的妇人和孩子。最后,这是旧约众先知论断的4大鬼王及其吞吃以色列、最终被刑罚的历史;他们从高位上被倾覆,可平行龙被摔下的信息:亚述王、巴比伦王、埃及法老和推罗王。这一事实再一次见证了基督作王、并借审判世上众王而作王的基本真理。“1耶和华作王。愿地快乐,愿众海岛欢喜。2密云和幽暗,在他的四围。公义和公平,是他宝座的根基。3有烈火在他前头行,烧灭他四围的敌人。4他的闪电光照世界。大地看见便震动。5诸山见耶和华的面,就是全地之主的面,便消化如蜡”(诗篇97:1-4)。阿门。

一、吞吃孩子(1-6)

1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2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

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4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作牧)。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

6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

世界历史就是魔鬼抵挡基督的历史。但“异教文学”和犹太人缥缈的胡说,在我们这里都是粪土,不要在任何“圣经批判”或高等下流身上浪费时间。妇人与孩子同时指向圣诞节和五旬节,或者同时指向马利亚-耶稣/教会-基督徒。双重产难的旧约根据在创世记3:15-16,“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16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另参创世记35:16-20、出埃及记1:15-22和马太福音2:13-23记载的两次产难。而真理上可以平行马太福音10:24,“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这段经文可以交叉结构,1与6首尾呼应,记载妇人的产难和归宿。中间3-5聚焦龙的吞吃及其原因——王位和国度之争。

1、产难(1)

1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Κα σημεον μγα φθη ν τ οραν γυν περιβεβλημνη τν λιον κα σελνη ποκτω τν ποδν ατς κα π τς κεφαλς ατς στφανος στρων δδεκα;And there appeared a great wonder in heaven; a woman clothed with the sun, and the moon under her feet, and upon her head a crown of twelve stars。

2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κα ν γαστρ χουσα κρζει δνουσα κα βασανιζομνη τεκεν;And she being with child cried, travailing in birth, and pained to be delivered.

天上的异象,意味着这是神的启示,是圣灵里的看见。σημεῖον μέγα更可以直译为“大神迹”。这是神要我们看见(ὀπτάνομαι,马太福音5:8,17:13,24:30,26:64,27:4,27:24,28:7,28:10等)的真正的神迹。灵恩派热衷的医治神迹到底能是什么目的呢?你的“见证”不如医院,所以世人追求医治神迹不如信科学,除非你为了省钱和宗教炫耀。不仅如此,医治之后你总有起来干点正经事吧?难道你们一生的信仰生活就是连续不断地“不花钱就治病”?你们还是要生病而且必然要死的。哪是蠓虫,哪是骆驼?这些无知妇人,若不悔改,最终也不能明白真道。

“身披日头,脚踏月亮”首先与约书亚长日有关,那是一场大的争战,而以色列必然得胜。其次,日月星三光可以指一切光辉都是基督真光的见证,或都要顺服那光。十二星可以隐喻以色列12支派或所有圣徒(创世记15:5),而神被称为众光之父(雅各书1:17)。冠冕指向权柄与荣耀——她所怀的胎,是生来要作王的,是犹太人的王(马太福音2:2)。不过动词περιβάλλω(完成时、被动语态)不仅仅是披上衣服,也指环绕,to throw around, to put around。连同ὑποκάτω τῶν ποδῶν αὐτῆς(under her feet),这一幕也可以指神要藉着她的孩子,胜过一切自以为太阳的暴君和自以为月亮的教主,以及所有自以为星星的名人;所以这些人间的小光都在敬拜神的儿子,甚至成了祂的脚蹬。正因为如此,世上的太阳月亮和星星都会联合起来,必须消灭基督。这是阴间般的残忍,但教会可以胜过阴间的门。

这一异象充分与约瑟的梦链接:“6约瑟对他们说,请听我所作的梦,7我们在田里捆禾稼,我的捆起来站着,你们的捆来围着我的捆下拜。8他的哥哥们回答说,难道你真要作我们的王吗?难道你真要管辖我们吗?他们就因为他的梦和他的话越发恨他。9后来他又作了一梦,也告诉他的哥哥们说,看哪,我又作了一梦,梦见太阳,月亮,与十一个星向我下拜。10约瑟将这梦告诉他父亲和他哥哥们,他父亲就责备他说,你作的这是什么梦。难道我和你母亲,你弟兄果然要来俯伏在地,向你下拜吗?11他哥哥们都嫉妒他,他父亲却把这话存在心里……18他们远远地看见他,趁他还没有走到跟前,大家就同谋要害死他,19彼此说,你看。那作梦的来了。20来吧。我们将他杀了,丢在一个坑里,就说有恶兽把他吃了。我们且看他的梦将来怎么样”(创世记37:6-20)。注意这段经文中如何提到兽与(无底)坑。

另参雅歌6:9-10,“9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只有这一个是她母亲独生的。是生养她者所宝爱的。众女子见了,就称她有福。王后妃嫔见了,也赞美她。10那向外观看,如晨光发现,美丽如月亮,皎洁如日头,威武如展开旌旗军队的是谁呢?”这位妇人可以同时可指向新妇或教会,就是以基督为中心的教会。以赛亚书60:19-21也可以与之平行,“19日头不再作你白昼的光,月亮也不再发光照耀你。耶和华却要作你永远的光,你神要为你的荣耀。20你的日头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缩。因为耶和华必作你永远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毕了。21你的居民都成为义人,永远得地为业,是我种的栽子,我手的工作,使我得荣耀”。

名词γαστήρ指腹部或怀胎。καὶ ἐν γαστρὶ ἔχουσα κράζει,因为怀胎而哭喊。动词ὠδίνω指产难:to feel the pains of child birth, to travail(加拉太书4:19,4:27)。哭喊与产难是两个并列的主动词。而动词βασανίζω作分词:to torture,疼痛,试炼。这是怎样的痛苦呢:“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2:34b)。这个动词分词带一个不定式:τίκτω,to bring forth。无论四王五王(罗得被掳是什么后果?)法老亚比米勒亚玛力人哈曼希律彼拉多怎样阻挡,耶稣一定降生并且复活。另参约翰福音16:19-21,“19耶稣看出他们要问他,就说,我说等不多时,你们就不得见我,再等不多时,你们还要见我。你们为这话彼此相问吗?20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痛哭,哀号,世人倒要喜乐。你们将要忧愁,然而你们的忧愁,要变为喜乐。21妇人生产的时候,就忧愁,因为她的时候到了。既生了孩子,就不再记念那苦楚,因为欢喜世上生了一个人”。

这是旧约的相关预言:“因此,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就是神与我们同在的意思)”(以赛亚书7:14)。另参以赛亚书66:7-10,“7锡安未曾劬劳,就生产。未觉疼痛,就生出男孩。8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因为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这样的事,谁曾听见?谁曾看见呢?9耶和华说,我既使她临产,岂不使她生产呢?你的神说,我既使她生产,岂能使她闭胎不生呢?10你们爱慕耶路撒冷的,都要与她一同欢喜快乐。你们为她悲哀的,都要与她一同乐上加乐”(另参以赛亚书26:17-21,51:1-3,54:1-7;何西阿书13:13;弥迦书4:9-10,5:3)。妇人在先知书中多指向“锡安的女子”或以色列。

值得一提的是,天主教的教师们极力借此聚焦马利亚;但是,这一幕恰恰让我们看见,马利亚是人,不是神。她是需要救恩的母亲。

2、龙祸(3-5)

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κα φθη λλο σημεον ν τ οραν κα δο, δρκων μγας πυρρς χων κεφαλς πτ κα κρατα δκα κα π τς κεφαλς ατο διαδματα πτAnd there appeared another wonder in heaven; and behold a great red dragon, having seven heads and ten horns, and seven crowns upon his heads.

4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κα ορ ατο σρει τ τρτον τν στρων το ορανο κα βαλεν ατος ες τν γν κα δρκων στηκεν νπιον τς γυναικς τς μελλοσης τεκεν να ταν τκ τ τκνον ατς καταφγAnd his tail drew the third part of the stars of heaven, and did cast them to the earth: and the dragon stood before the woman which was ready to be delivered, for to devour her child as soon as it was born.

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作牧)。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κα τεκεν υἱόν ρρενα, ς μλλει ποιμανειν πντα τ θνη ν ῥάβδ σιδηρ κα ρπσθη τ τκνον ατς πρς τν θεν κα τν θρνον ατοAnd she brought forth a man child, who was to rule all nations with a rod of iron: and her child was caught up unto God, and to his throne.

这是我们应该看见的第二神迹。第一是看见基督,第二是认识魔鬼。两大“神迹”都看见了,你就不会将主要生命浪费自己的肉身的软弱和神迹上。再次呼喊,情奴和蚂蟥的女儿悔改吧。不过这里不再说是大神迹,只是另一个神迹(ἄλλο σημεῖον)。现在那畜牲出场了。那兽出场了。那爬物或爬虫出场了。魔鬼粉墨登场了。这就是龙。而这里首先突然将之命名为大红龙:又大(μέγας)又红(πυρρός,having the colour of fire, red;6:4)又龙(δράκων),迄今为之,“贵国”三重实锤。δράκων:a dragon, a great serpent, a name for Satan。这个名词在新约中出现了13次,都在启示录。不用矫情,龙就是龙,就是“魔鬼的化身”或显现;不分好坏与中西。

头(κεφαλὰςx2)与角(κέρατα。路加福音1:69,启示录5:6,9:13)指权柄或王权国权,冠冕指荣耀——这是世界的王,而他几乎偷窃了神所有的权柄和荣耀。该撒帝国算是它的“前身”:“7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8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但以理书7:7-8);“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但以理书7:24;另参但以理书8:21-22)。所以说头与角指向王和国这些基本政治概念。另参启示录17:9-12,“9这里就是需要有智慧之心思的地方。七个头就是七座山、妇人坐镇的地方;10又是七个王∶五个已经倒了,一个还在,另一个还未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存留片时。11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自己是第八个,还是属于七个之中的∶他正在走向着灭亡,并且归于沉沦。12你所看见的十个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必跟兽同得权柄、做王一个时辰”。这龙是皇帝或众王之王。

这里关于龙的形象简明扼要,至于它的撒但真身放在下文。第4节要描述龙的丰功伟绩或它的伟大斗争——它一定要斗,一定要吞吃孩子和生命,不仅因为它有病,更因为它是魔鬼,是世界的王。这位好斗成瘾的恶兽,终于漏出了“狐狸尾巴”(οὐρά,9:10,9:19)。尾巴这个概念上追踪溯源:我们认识了蝗军的尾巴,也认识了马军的尾巴,现在大尾巴狼亲自指挥亲自领导亲自上场了。“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这是旧约的平行经文:“10它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11并且它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12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它。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但以理书8:10-12)。所以我们更明白为什么该撒神庙也将彗星神殿。

但这是主的话语:“18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19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20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三分之一的星辰可以指三分之一的天使都随之败坏了,这是传统的解释。至于有学者将之指向“圣徒”,或有相关经文,但在这里不合逻辑和语境,无须采信。不如将这一幕如此应用:三分之一的“明星”一起败坏了。看看这世界的政治明星、企业明星、体坛明星、演绎明星……怎样随着龙国厉害了而一起被败坏的。这是真正的坠机和巴别塔耶利哥的倒塌。另参前文三分之一的概念——他们是当灭的物,被神咒诅的族类。动词σύρω的基本含义是:to draw, drag,of one before the judge, to prison, to punishment(使徒行传8:3,17:6等)——拖拉人入监,下地狱。这里的摔下(ἔβαλεν)是主动语态,但是下文9,13节是被动语态——它犯罪出于它自己,它被刑罚出于神。她现在主动“下凡”到地上(εἰς τὴν γῆν)——蠢货们却呼喊:把这地的归给该撒吧。

“混世魔王出世”要干什么呢?这是大红龙的初心:“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它一出现就是为了消灭基督,这一点可以“问候马克思”。这里的“前面”与下文的“身后”对立,在“圣诞”之前和“复活”之后,龙都要消灭基督和教会。有弟兄有宝贵的看见:之前阻挡基督上十字架,之后阻挡基督下十字架。而且这场世界众王的“自卫反击战”,主要战略是向妇女和孩子下手。竟无一人是男儿,看哪,这是专门欺负妇女和小孩儿的“真男人”;“是惹不起的”。

这孩子(τέκνον)当然首先指向基督,女人的那位后裔。但小孩子也可以同时指向人类的未来和希望——任何希望都是它要毁灭的对象。这是贵国现代史和美国当代史。事实上也为同样的理由,我们给一切τέκνον施洗。一生下来就吃掉(ὅταν τέκῃ,as soon as it was born),这就是将救恩和希望消灭在萌芽状态。一间教会的诞生也大抵如是。ἕστηκεν,保持站立,提高警惕,时刻准备者。这些妖精不休息,终日思想和忙忙碌碌地作恶。连春节-春晚都不休息。我们重点说说动词吞吃:κατεσθίω,to consume by eating, to eat up, devour(马太福音13:4;启示录10:9-10,11:5,20:10等)。首先,这是以食为天的灾民;其次,这是吃人的兽;最后,这一幕与圣餐相关联——耶稣降生在畜牲槽,以圣餐让人吃;同时教导基督徒也要如此行。这吃货虽然一度气吞万里如虎,但最终一定被吞吃。活该。

值得一提的是,“主流相声界”津津乐道启示录中的大红龙就是旧约、罗马希腊北欧传说中的“海怪”、“大鱼”、“拉哈伯”(约伯记7:12,9:13,41:12,诗篇74:13-14,87:4,89:10;以赛亚书27:1,30:7,51:9;耶利米书51:34;以西结书29:3,32:2;阿摩司书9:3,约拿书1:17等)。这个说完是不周延的,也可能是不诚实的。其中有人试图借此暗示:大红龙不是指中国或马共。然而启示录中的大红龙基本是是一个新概念,指向末世突然出现的邪恶帝国。最多我们可以说,拉哈伯(רַהַב,storm, arrogance;pride, blusterer)与大红龙是魔鬼败坏世界的两个不同阶段;因为魔鬼一直在攻击,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以不同的形象和不同的战争显示存在。用拉哈伯洗地大红龙是不成立的。当然旧约圣经也有“大红龙”的某些线索,但在别处:

以赛亚书14:29,“非利士全地阿,不要因击打你的杖折断就喜乐。因为从蛇的根,必生出毒蛇。它所生的,是火焰的飞龙(שָׂרָף מְעוֹפֵֽף,民数记21:6-9,申命记8:15;以赛亚书6:2,8)”;以赛亚书30:6-7,“6论南方牲畜的默示。他们把财物驮在驴驹的脊背上,将宝物驮在骆驼的肉鞍上,经过艰难困苦之地,就是公狮,母狮,蝮蛇,火焰的飞龙之地,往那不利于他们的民那里去。7埃及的帮助是徒然无益的。所以我称他为坐而不动的拉哈伯”。以赛亚书14章就是“论巴比伦王”的著名篇章,巴比伦王被隐喻为魔鬼。שָׂרַף作为动词,基本含义就是to burn,如创世记11:3,“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שָׂרַף)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创世记38:24,“约过了三个月,有人告诉犹大说,你的儿妇他玛作了妓女,且因行淫有了身孕。犹大说,拉出她来,把她烧了(שָׂרַף)”。所以说,大红龙也是大淫妇,或奸夫淫妇。

值得强调的是,עוּף的意思是飞行,to fly, fly about, fly away(创世记1:20等);这是龙与蛇的区别。参考:甲骨文(羽,借代翅膀)(圆圈,像鸟窝状),表示幼鸟在鸟窝里振翅。另外,旧约圣经中与中国龙同平行的概念还有猪。 因为中国龙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红山文化的玉猪龙(所谓“中华第一龙”)。而这是旧约圣经对猪的双重定义:第一、分蹄不倒嚼——专门罪人绝不罪己(利未记11:7)并且形成死猪崇拜或传统崇拜或祖先崇拜(申命记14:8);第二、自以为比别人圣洁清高进一步巩固了死猪崇拜(以赛亚书65:3-4)因此必然吃人自义(以赛亚书66:17)。猪龙文化的本质必然是真龙天子飞猪在天的帝王文化和圣人伪学。不过若偏执龙在民间宗教图腾上的爪印,而绕开龙在政治上的结构性存在,这是一种诡诈和巧计,是一种“教会政治”。这种如龙之精明,在可以在倪柝声=李常受到唐牧师和郑老师身上一脉相承。至于全能神教,他们对大红龙的指控没有全错(但逻辑上不周延,参见下文);只是她们忘记了,“女基督”不过是,或必然是另一位洪秀全和中国龙。

第5节告诉我们,龙为什么要吃孩子:“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作牧)”。这是最简单的战争真相:王者之战——基督来要作王,众王和皇帝都不干了,于是你死我活。但吃也吃不着:“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那宝座(τὸν θρόνον αὐτοῦ)是施恩座,不是十字架。原文是神和祂的宝座(τὸν θεὸν καὶ τὸν θρόνον αὐτοῦ)。这是约瑟带着马利亚母子逃亡埃及的故事,也是神的使者带领使徒出监的故事,更是基督和基督徒复活、“被提”、与主同在的故事(约翰福音3:13,8:14,13:3,14:2,16:5,16:28;希伯来书11:16等)。注意这里特别强调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υἱόν ἄρρενα(马太福音19:4等),a man child;儿子,大丈夫。一方面,祂要统治列国——除了他以外没有别的王,凯撒也不再是王。另一方面,用铁仗统治或牧养,这不排除政治手段:“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辖管原文作牧),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启示录2:27)。

3、避难(6)

6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καὶ ἡ γυνὴ ἔφυγεν εἰς τὴν ἔρημον ὅπου ἔχει τόπον ἡτοιμασμένον ἀπὸ τοῦ θεοῦ ἵνα ἐκεῖ τρέφωσιν αὐτὴν ἡμέρας χιλίας διακοσίας ἑξήκοντα;And the woman fled into the wilderness, where she hath a place prepared of God, that they should feed her there a thousand two hundred and threescore days.

基督复活升天了,甚至司提反们和两个见证人也与主同在。但马利亚和教会还在地上。但一段时间内教会住在旷野。在希律凯撒权力不及的地方,神为给我们预备一座逃城,一个避难所。但这绝不意味着基督教是避世的宗教。因为这场逃避有一个时间限制,就是“一千二百六十天”。这是魔鬼军队践踏圣城的战乱年代。而“养活”(τρέφω,to nourish, support;feed. etc.)这个概念也让我们想起以利亚的经历——以利亚只是在乱世暂时安居“旷野”;但时候到了,他必出来站在亚哈与耶洗别及假先知们的面前。这事儿也由不得他和彼得。虽然基立溪和黑门山上真好,你还是要被迫与主走十字架的道路。你必须从旷野的洞中“滚出来”。顺便说一句,鸡汤教和东正教的“教堂”,真实的神学位置其实就是山洞,甚至是高原上的老鼠洞。参考以利亚的三场旷野见证:

列王记上17:1-4,“1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亚对亚哈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起誓,这几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2耶和华的话临到以利亚说,3你离开这里往东去,藏在约旦河东边的基立溪旁。4你要喝那溪里的水,我已吩咐乌鸦在那里供养你。你要喝那溪里的水,我已吩咐乌鸦在那里供养你”。

列王记上17:7-9,“ 7过了些日子,溪水就干了,因为雨没有下在地上。8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9你起身往西顿的撒勒法去(撒勒法与路加福音四章二十六节同),住在那里。我已吩咐那里的一个寡妇供养你。”(另参列王记上18:4,“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的时候,俄巴底将一百个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个洞里,拿饼和水供养他们”)。

列王纪下19:3-8,“3以利亚见这光景就起来逃命,到了犹大的别是巴,将仆人留在那里,4自己在旷野走了一日的路程,来到一棵罗腾树下(罗腾,小树名,松类。下同),就坐在那里求死,说,耶和华阿,罢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5他就躺在罗腾树下,睡着了。有一个天使拍他,说,起来吃吧。6他观看,见头旁有一瓶水与炭火烧的饼,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7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来拍他,说,起来吃吧。因为你当走的路甚远。8他就起来吃了喝了,仗着这饮食的力,走了四十昼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二、胜过魔鬼(7-12)

7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8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9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10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

11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12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

这段经文可以交叉并且平行。所谓平行,首先这三个动作的平行:“一同被摔下去”、“已经被摔下去了”、“下到你们那里去了”。所谓交叉:7-9与11-12首尾呼应,一方面,“迷惑普天下的”与“地与海有祸了”呼应——魔鬼是世界的王。另一方面,两处同时记载了基督的胜利:天使对龙的胜利,弟兄对龙的胜利。我们不知道天使使用什么兵器,但基督徒胜过龙使用的是“道”;依靠的是基督的救恩——救恩是为了胜过魔鬼的控告以及死亡威胁。不仅如此,败于天使,恶龙就进入这世界;败于教会,邪教就占领了地与海或中国为王,正在消灭美国。中间第10节算是对11:15-19的总结,继续宣告基督作王和对龙、龙国的完全胜利。基督同时是天使和教会的主。这三段经文也可以一一对应魔鬼的三大品质:迷惑或说谎(9);控告而且日夜控告,相当于杀人(10,另参约翰福音8:44);(死亡)恐惧与愤怒(12,另参雅各书2:19)。进而言之,这是魔鬼的三板斧:迷惑天下、控告弟兄(基督教)、恐惧死亡。

1、天使与魔鬼(7-9)

7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Κα γνετο πλεμος ν τ οραν Μιχαλ κα ο γγελοι ατο πολμησαν κατ το δρκοντος κα δρκων πολμησεν κα ο γγελοι ατοAnd there was war in heaven: Michael and his angels fought against the dragon; and the dragon fought and his angels,。8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κα οκ σχυσαν, οτ τπος ερθη ατν τι ν τ ορανAnd prevailed not; neither was their place found any more in heaven.

9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κα βλθη δρκων μγας φις ρχαος καλομενος Διβολος κα Σατανς πλανν τν οκουμνην λην βλθη ες τν γν κα ο γγελοι ατο μετ ατο βλθησαν;And the great dragon was cast out, that old serpent, called the Devil, and Satan, which deceiveth the whole world: he was cast out into the earth, and his angels were cast out with him.

属灵战争是真正的宇宙大战或星球大战,在天上(7)和地上(9)同时展开。鸡汤教偏执以弗所书6:12回避地上的战争,是一种典型的单目神学。第8节首先让约翰看见的是Καὶ ἐγένετο πόλεμος ἐν τῷ οὐρανῷ,And there was war in heaven。有战争在天上。可以讲这是第三大“神迹”。这个天当然不限于天文学的天。战争(πόλεμος)这个概念在启示录出现了8次(新约中共18次)。这是战争的双方:“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首先,正义一方是主动出战,但同时也是被动反击——为保护上文的妇人与孩子。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天使天军攻击龙和龙的使者,同时是主动和被动的。πολεμέωx2是πόλεμος的动词形式。

米迦勒:Μιχαήλ,מִיכָאֵל,Michael,”who is like God”。也可以将这个名字的意思理解为“出于神”,“因为神”。这个专有名词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出现了13次,主要是人的名字。其次是“天使长”的名字。如但以理书10:13,“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就是天使长。二十一节同)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但以理书10:21,“但我要将那录在真确书上的事告诉你。除了你们的大君米迦勒之外,没有帮助我抵挡这两魔君的”;但以理书11:1,“又说,当玛代王大利乌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但以理书12:1,“那时,保佑你本国之民的天使长(原文作大君)米迦勒必站起来,并且有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没有这样的。你本国的民中,凡名录在册上的,必得拯救”。另参犹大书1:9,“天使长(ἀρχάγγελος,帖撒罗尼迦前书4:16)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吧”。天使长或大君:אַחַד הַשָּׂרִים הָרִאשֹׁנִים,one of the chief princes。所以我不排除米迦勒真的可能是一位君王,他同时是神的使者或仆人。

这是天上战争的结局:“8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一方面,麟凤龟龙们必然失败,不可能胜过天使天军。这是我们的安慰,这是教会的安慰,这是所有天上居民的安慰。另一方面,天国里不再有魔鬼及其差役的位置,永远的赵家人最终不能留在教会。不过动词ἰσχύω不仅仅指得胜,其基本含义是:to be strong,to have power(马太福音5:13,8:28,9:12,26:40等)。也许这样说更准确:龙及其使者的权力和能力被大大削弱了;它们不能再一手遮天。如同一场贸易战大大削弱了厉害国——如今它已经不能那么厉害或豪横了。自以为是天这个“龙国梦”不再,这也相当于“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至少到今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是小偷或盗贼,或根本有病;“天上”不再有罪犯、鬼魔、污灵或者“大外宣”、“代理人”、蛮龙舌血的位置。或者至少,撒但无法再欺骗天上的居民或真正有信仰的人,苍蝇不能再演天使,只能满世界撒币去欺骗或互相欺骗更多以食为天的猪群鸡犬和无知妇人。当然它们绝不会自己承认失败。它们是被摔下去的。感谢主,米迦勒和他的同工团队没有“把一切都交给神”——他们把龙及其传人从天上摔下去了,使之不再“崛起”。“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第9节经文本身是交叉结构。龙在这一章中有三种称谓:大红龙、大龙、龙——她不红不大的时候也是龙。这也意味着“中国=中共”。我们重点看中间这句话。那么这个神龙敢死队是谁呢?“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原文没有“就是”这个词,而是以同位语的方式解释大龙即古蛇(ὁ ὄφις ὁ ἀρχαῖος,that old serpent;创世记3:1,14)。但是,形容词ἀρχαῖος的基本含义是that has been from the beginning, original, primal, old ancient等等。它也可以指“第一蛇”。换言之,魔鬼有诸多不同的“身份”,但是“大龙”或“第一蛇”是它在某些时候的特别表现。其次,这第一蛇被称为(καλούμενος)魔鬼,又叫撒但。ὁ καλούμενος Διάβολος καὶ ὁ Σατανᾶς——所谓的魔鬼或撒但。动词καλούμενος意味着,“第一龙”不等于魔鬼——你可以说大龙就是古蛇和魔鬼;到你不能说古蛇或魔鬼就是大龙或大红龙。正如王二蛋就是人,但人不就是王二蛋。因此,不能否认魔鬼在历史的某个时期,如启示录指向的末世的某个极端,以大红龙的方式起来败坏世界;同时在其他民族文化历史中,也可以以不同形式的海怪毒蛇的方式出现。

我们再举一个明显的例子:“21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22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说,主阿,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23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马太福音16:21-23)。主耶稣直接称呼彼得就是撒但,但绝非说彼得=撒但。而是强调,此时此刻,撒但完全捆绑了彼得,那时彼得的言行等于撒但的言行。这个逻辑适用于我们说习国或中国就是魔鬼的国度。当然希律或犹大与彼得不同。彼得只是偶然被捆绑或劫持了;但习国和中国被败坏了数千年。但这不意味着每个习国人都永远是撒但的奴仆;也不意味着西方人在基督之外就不是撒但的儿女。圣经是这样说的:“我们知道我们是属神的,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翰一书5:19)。结论:一直结构性地不在基督里的种族并自诩为龙的传人的民族,是魔鬼的儿子;而以国家名义抵挡基督又自诩龙的传人之国,是魔鬼的国度。

有“论断”别人“唯一明白圣经”而借此标榜自己“更唯独明白圣经”的台湾教师继续教导说:魔鬼的意思就是抵挡和控告。这就是似是而非的半吊子。实际上撒但(Σατανᾶς,adversary)这个希伯来字才有抵挡之意;而魔鬼(διάβολος)这个名字出于动词διαβάλλω,to throw over or across, to send over;to traduce, calumniate, slander, accuse, defame——故意损坏别人的名誉,毁谤、诽谤,控告(路加福音16:1)。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可能有这样的用意:藉着毁谤抵挡基督和基督的门徒。这的确是古蛇在伊甸园中的工作,先毁谤神,然后抵挡基督成为亚当夏娃的主。然后也是它在约伯身上的工作,只是转向了毁谤约伯的信仰。而无论是毁谤还是抵挡,所有魔鬼的工作都是欺骗和谎言。πλανάω,to cause to stray, to lead astray, lead aside from the right way。用动词分词,可以说这是大龙的第三名字(ὁ πλανῶν):骗子,撒谎者,孙子;勾引者,淫妇。欺骗的目的是为了带领人偏离真道和基督(马太福音18:2-3);而且是藉着弯曲和掩盖圣经进行欺骗(马太福音22:29)。主耶稣特别告诫教会小心末世大骗子(马太福音24:4-5,11,24)。

岁在龙蛇。龙蛇不仅欺骗国内的人和身边的人,而且欺骗全世界。τὴν οἰκουμένην ὅλην,the whole world。名词οἰκουμένη的基本含义是:the inhabited earth;the universe, the world。为什么呢?首先,它知道基督是全世界的救主和审判者,而福音要传遍天下(马太福音24:14;启示录3:10),所以它必须在全地阻挡基督和教会。其次,它一度是成功的,的的确确这世界的王是世界的王——他成功组织了世界列国和人类起来一带一路地与基督和基督的教会争战:“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οἰκουμένη)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启示录16:14)。值得讨论的是,土龙刍狗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无外乎捆绑夏娃亚当的三板斧。第一是食物或撒币。第二情欲,包括对基督最后审判及公义真理的普遍恐惧与厌恶。第三是智欲和权欲——煽动罪人起来演基督。

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只有性丑闻或性控告才能欺骗全世界,或让全世界闻风而动,淫者见淫。所以鱼龙混杂们精通怎样利用“范冰冰吸粉”。换言之,情欲和权欲必须龙凤呈祥(祥就是屎),就是指利用编辑、编造和毁谤性控告和性丑闻完成,以动员人的情欲或嫉妒,察己知人地使人借此有效在别人肉身上的作王。所以龙的传人之所以能飞龙在天亢龙无悔,在于肉身示众肉身于肉身。不然那丑八怪不可能欺骗全世界。这是孙子们的兵法。注意约翰福音第八章,如何平行了两个真理:一方面,魔鬼之子利用性丑闻作王抵挡基督;另一方面,主耶稣在那里定义了魔鬼的本质:“43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呢?无非是因你们不能听我的道。44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45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约翰福音8:43-45)。在约翰福音中,神的儿子与世界众王之间的冲突公开化,也恰恰是从这里开始:“于是他们拿石头要打他”(约翰福音8:59)。

2、基督与魔鬼(10)

10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κα κουσα φωνν μεγλην λγουσαν ν τ οραν ρτι γνετο σωτηρα κα δναμις κα βασιλεα το θεο μν κα ξουσα το Χριστο ατο τι κατβλθη κατγορος τν δελφν μν κατηγορν αυτν νπιον το θεο μν μρας κα νυκτςAnd I heard a loud voice saying in heaven, Now is come salvation, and strength, and the kingdom of our God, and the power of his Christ: for the accuser of our brethren is cast down, which accused them before our God day and night.

神从天上宣告了龙蛇帮的彻底失败。这是对米迦勒之战的肯定。这是约翰从天上听见的声音。也许他现在真的很阿门:“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示录1:3)。这里再一次强调大声音,这大声音就是放胆传道要宣告的真道——教会凭什么回避龙、中国和政治?既然听见了,就不能不说。καὶ ἤκουσα φωνὴν μεγάλην λέγουσαν。“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使徒行传4:20)。“官长”(使徒行传4:21)算什么呢。不仅如此,这里再一次强调龙及其传人“已经被摔下去了”,等于再一次安慰了神的百姓。不过值得强调的是,这节经文公开了龙族犯罪的基本动机和基本事实。

第一、龙的动机:它们就是要废掉神的救恩(ἡ σωτηρία),同时褫夺神的能力(ἡ δύναμις,马太福音6:13等)、国度(ἡ βασιλεία)和基督的权柄(ἡ ἐξουσία)。注意神的权柄和基督的权柄围绕“国度”或“王权”交叉呼应。这里又特别强调基督是“祂的基督”(τοῦ Χριστοῦ αὐτοῦ);平行诗篇2:6,“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但这三个问题上的偏转,正是基督教主流沦为撒但教的基本明证。首先,肉身修行和肉身控告为基本“正经事业”的“主流相声界”或属灵表演艺术家,其“龙胆”就是要在这两方面肉身成道,废弃基督的救恩。一方面,如果人藉着修道院和东正教以及灵恩派可以鸡犬得道,那么最终基督的救恩就毫无意义。另一方面,撒但指着约书亚现在的肉身和从前的犯罪控告他不配作祭司,实际上就是要让基督徒然死了,更将约书亚的救恩和重生废弃,让约书亚永远作律法主义的奴仆。其次,他们藉着着非政治和绕行政治,将“神的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一部分或全部让给该撒和赵家人。就国度而言,这是他们的基本教义:上帝的归上帝,该撒的归该撒。就权柄而言,他们弯曲罗马书13章和彼得前书第2章教导基督徒要顺服所有龙的权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撒但一会岂不更对吗?

第二、龙的罪行。“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ὁ κατήγορος τῶν ἀδελφῶν ἡμῶν ὁ κατηγορῶν αυτῶν ἐνώπιον τοῦ θεοῦ ἡμῶν ἡμέρας καὶ νυκτός;for the accuser of our brethren……which accused them before our God day and night。这里的每一个概念都很重要。首先,可以说这句话是龙的第四个定义:控告者。ὁ κατήγορος……ὁ κατηγορῶν,the accuser。名词κατήγορος,an accuser(a name given to the devil by the rabbis)。这个名词在新约中出现了7次,首先就在约翰福音8:10,“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而且总是利用律法陷害人(使徒行传23:30,35)。“辩士帖土罗”是控告者的标准形象(使徒行传24:1-8)。控告者总是在有权柄的政治势力或世界众王以及主流民意面前控告弟兄(使徒行传25:16-18)。不过动词分词ὁ κατηγορῶν用于强调,它在我们神面前被视为控告者。撒但没有办法在神面前扮演光明的天使,神知道它是谁,而且它的罪已经定了:你是控告者。而你怎样论断人,就怎样被论断——这经应该这么应用,就完全周延了。

其次,控告的终极目的是夺去神在受害人身上的救恩,所以这里强调“在我们神面前”。当然这句话也同时包含这样的意思:控告者的行为和动机在神面前都是敞开的。那些匿名的黑暗动物,以及假借别人名义借刀杀人的孙子和教痞们,你的阴损、恶毒、伪善与下流,在神面前都是显明的。所以主说:“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马太福音12:36)。换言之,网络流氓的马甲、小号和“引用”或设局编辑与文学撒谎、创作和构陷,都是无效的。

再次,被控告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弟兄(τῶν ἀδελφῶν ἡμῶν)。天使或约翰这句话令人感动。人性是这样的:在控告风波中,“基督徒”开始选边站,卑鄙的随众作恶,利欲熏心的落井下石,狭窄的趁机吃人自义,或公报私仇;一般卑鄙的置身事外,趁机切割。能在控告找到真弟兄,这也是神有时候任凭那恶者兴风作浪、搅扰教会的美意了。

最后,日日夜夜(ἡμέρας καὶ νυκτός)地控告。日夜在这讲章中寻找控告证据的人真惨。那畜牲有多恨我。嫉妒成病。日日夜夜用我们的“荣耀”或它想象的荣耀,惩罚着自己,天可怜见。实际上控告者的的确确是被神咒诅了。这日夜将生命浪费在别人身上的“大儿子”,它们被神咒诅了。控告者实际上是被控告者的奴仆,这是深刻的事实——你叮住谁及其肉身和讲章,你就是谁的奴仆。这才是含被咒诅的真意之一:“24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25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26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27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创世记9:24-27)。看那花生壳的文学脑袋和龇牙咧嘴的教痞肥臀,你们真苦啊。主啊,别饶他们;愿他们终生吃土,用肚子走路,咬我脚跟。

3、弟兄与魔鬼(11-12)

11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κα ατο νκησαν ατν δι τ αμα το ρνου κα δι τν λγον τς μαρτυρας ατν κα οκ γπησαν τν ψυχν ατν χρι θαντου;And they overcame him by the blood of the Lamb, and by the word of their testimony; and they loved not their lives unto the death.

12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δι τοτο εφρανεσθε ο ορανο κα ο ν ατος σκηνοντες οα τος κατοικοσιν τν γν κα τν θλασσαν τι κατβη διβολος πρς μς χων θυμν μγαν εδς τι λγον καιρν χει;Therefore rejoice, ye heavens, and ye that dwell in them. Woe to the inhabiters of the earth and of the sea! for the devil is come down unto you, having great wrath, because he knoweth that he hath but a short time.

天使已经得胜,弟兄(原文是“他们”)也开始得胜并已经得胜。得胜(νικάω,to conquer)这个概念我们在启示录2-3章以及多次经历了,这很重要。如果一定要谈基督教的见证和生命,就在这双重的胜利。不仅米迦勒和天使没有“把一切都交给神”;而且,弟兄们更没有,你必须去争战或迎战,胜过龙和龙的传人。第一、“是因羔羊的血”(διὰ τὸ αἷμα τοῦ ἀρνίου)。是靠着羔羊的血,不是我们自己的血气。这逻辑是非常严谨的:魔鬼控告我们是要指着我们现在的肉身和从前的犯罪夺去我们的救恩,我们只能指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恩和我们的因信称义胜过控告者。这是保罗相关教导和见证(罗马书8,加拉太书2,6;提摩太前书1)。第二,“和自己所见证的道”(καὶ διὰ τὸν λόγον τῆς μαρτυρίας αὐτῶν)。龙胆蛇心控告我们的肉身,除了嫉妒、自义和抱怨以外,也是为了废弃讲道台,让我们闭嘴。但是正相反,我们要站立得稳,并加倍放胆传道。一方面,神说你的罪赦了,我们相信,使控告无效。另一方面,要向普天下的人宣告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的真理。

但是,当“杂种”或“基督徒作家-人家牧师”看控告无效,看见你越发放胆传道,而且主真的与你同在;那么,恼羞成怒的该隐和拉麦,必然淫合希律该撒和淫民,起来杀人。所以,“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καὶ οὐκ ἠγάπησαν τὴν ψυχὴν αὐτῶν ἄχρι θανάτου;6:9)。这时候,我们唯一的依靠又是羔羊的血,或祂的复活与复临。总之,见证的基本含义就是殉道,原因是“放胆传道”。与此相关,贪生爱钱的人,最终与这道无关无分。神的儿女与龙的传人的区别也在这里:后者活在死亡恐惧之下;但真正的基督徒,必然能靠着复活的信仰胜过死亡的威胁。

对控告和死亡的胜利才是真正的喜乐,才是圣灵里的喜乐,才是教会见证的喜乐。“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διὰ τοῦτο εὐφραίνεσθε,Therefore rejoice;借此你们快乐吧!可以把“诸天和住在其中的”(οἱ οὐρανοὶ καὶ οἱ ἐν αὐτοῖς σκηνοῦντες)同时指向神国和神国里的人,就是教会中的圣徒。“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马书14:17)。主流相声界鼓噪的喜乐,与圣灵有什么关系呢?与监狱书信腓立比书反复教导的喜乐有什么关系呢?但启示录是真正的荣耀颂,是回家浪子的荣耀颂。εὐφραίνω,to gladden, make joyful(路加福音15:23);不是土族人和赵家人的欢乐颂(路加福音12:19);也不是暴君和暴民的欢乐颂(启示录11:10)。最终,这欢乐建立在大淫妇被焚烧的事实之上(启示录18:20)。

真理的另一方面是咒诅或“活该论”:“只是地与海有祸了”,οὐαὶ τοῖς κατοικοῦσιν τὴν γῆν καὶ τὴν θάλασσαν;Woe to the inhabiters of the earth and of the sea!地与海组成整个世界;同时,为后文地上的兽与海上的兽上台做了铺垫。当魔鬼及其教义在教会以及“基督教世界”找不到立足之地,就只能去进入“猪群”(马太福音8:23)。但是猪群也正好在地与海之间。所以难怪下文这样定位龙的位置:“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个二维世界没有诸天和住在其中的,梦碎之后,魂归何处?不过“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也要谨慎的,主耶稣这个教导实在深刻:“43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44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45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马太福音12:43-45)。

最后这句宣告是给整个人类的:“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动词καταβαίνω传主动语态,魔鬼下到“你们那里”或习国人标榜的“我们这儿”,不是神让它去的,那真是它自己的选择。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法国留学生和美国胡适们,纷纷拜服。而这句话实际上等于说,教会或教会文明之外的世界,就是魔鬼掌权的世界。这是明显的。不仅如此,这句话让我们看见魔鬼的第五个名字或本质:他是死亡恐惧者——因为知道(εἰδὼς)余日不多,所以永远是愤青和伟大斗争的倡者与实践者。它知道自己是没有未来的,更知道几乎所有人都盼着他快死或不得好死;因此就必须在余生牢牢控制权力比如军队和网络。权力特别是专制权力是无神论恶棍对死亡恐惧的精神胜利及唯一的“救命”稻草。大愤怒(θυμὸν μέγαν)与大龙是平行的——它唯一可以定义为“大”甚至“大大”的,就是习惯或表演“大大地发怒”(创世记4:5)——不好惹。θυμός常指王怒或暴君之怒(希伯来书11:27)。它越想自己快死了就越生气。死亡恐惧和失位恐惧是一体两面的,因龙的传人永远是“可怒之子”(以弗所书2:4)。他们一定要杀人,因为他们怕死。教会之外,人对人必然是龙或狼,共同形成阴间的门——人对人是地狱。我们要知道,龙和龙的传人,看见香港沦为人间地狱,看见美国和全世界都成了中国病毒毁害下的地狱,他们就喜乐了。地狱唯一的“喜乐”就是看见地狱——找到组织了,狗看见了翔。

但是对不起,无论你怎样用疯狂,这个事实无法改变:你“时候不多”了。ὅτι ὀλίγον καιρὸν ἔχει,that he hath but a short time。你希律王,你这个狐狸;你就是利用淫妇把宣告这个信息的施洗约翰杀了,你的日子仍然不多了。就在你把约翰的头放进盘子的时候,虫子已经越过了你的泥土长城。

三、逼迫妇人(13-17)

13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14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

15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16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原文作河)

17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

拜等来了,快跑。有学者指着启示录12:13-17强调这是新约的出埃及记,这不无道理——基督教就是全地范围内的出埃及记,神儿女要脱离魔鬼的权势,迁入神的国(歌罗西书1:13)。在这段经文中,龙与蛇两个概念是交叉并用的——已经无需再掩盖龙或龙的传人的真实身份——他们就是那毒蛇的种类。这里重点讲述了大红龙对妇人的三场战役。第一场逼迫发生在生产期间,妇人避祸旷野(13-14)。第二场是蛇在妇人身后“吐槽”,大致相当于要在名誉上毁掉妇人。那口水真脏(15-16)。第三场是专门争战基督的见证人,这意味着圣徒开始殉道(17)。换言之,整个基督教你已经无法扑灭了,那么,谁起来在龙的权势下为主做见证,谁就会成为龙争战的对象。龙要在海边建筑防火墙和刑场。另外,有版本有18节:some translations put the Greek phrase represented as “And I stood upon the sand of the sea” in Rev 12:17, Rev 12:18, or Rev 13:1.

1、超限战(13-14)

13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Κα τε εδεν δρκων τι βλθη ες τν γν δωξεν τν γυνακα τις τεκεν τν ρρενα;And when the dragon saw that he was cast unto the earth, he persecuted the woman which brought forth the man child。14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κα δθησαν τ γυναικ δο πτρυγες το ετο το μεγλου να πτηται ες τν ρημον ες τν τπον ατς που τρφεται κε καιρν κα καιρος κα μισυ καιρο π προσπου το φεωςAnd to the woman were given two wings of a great eagle, that she might fly into the wilderness, into her place, where she is nourished for a time, and times, and half a time, from the face of the serpent.

龙的和龙的传人最恨神的教会和启示录。因为我们靠着启示知道它是谁,知道它的起源和结局。魔鬼也知道我们的知道,所以伟大斗争的第一幕总是针对教会,特别是传讲启示录的教会——猪党大张威势而来。看这对奸夫淫妇:“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着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使徒行传25:23)。龙也知道自己是因为要吞吃那孩子在罪才被摔在地上的。但孩子已经吃不到了,那么就逼迫(διώκω)生孩子的母亲。教会在龙国一定遭遇逼迫。而这是两个基本事实。第一、你长大之后并没有遭遇逼迫因为你最终根本不是教会。当然,逼迫的形式不同。第二、为怜悯,千万不要让女人作牧师——女牧师不是牧师。

不过值得强调的是,逼迫和追杀孕妇和产妇,这的确是典型的超限战。龙认为产妇就是它的威胁,教会就是颠覆政权的敌对势力。它没有错。但奇妙的是,神就是要用产妇和孩子胜过魔鬼:诗篇8:2,“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以赛亚书11:8,“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断奶的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马太福音21:16,“对他说,这些人所说的,你听见了吗?耶稣说,是的,经上说,你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完全了赞美的话。你们没有念过吗”。

但时候未到,神不会让教会先行殉道。第14节与第6节是平行的;“6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只是在这里强调妇人是如何就逃到旷野的,原因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我不反对这个“过度应用”——这鹰某些时候可以指美国等庇护国。我把圣劳伦斯河看成我的避难所或“自己的地方”。τοῦ ἀετοῦ τοῦ μεγάλου,大鹰;与大龙对立。飞行,为什么就不可以是乘飞机飞行呢?加拿大凭什么就不更是旷野呢。这一事实首先可以平行撒拉和利百加如何向法老和亚比米勒幸免于辱。其次平行出埃及记19:4,“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另参申命记32:9-14,;诗篇17:8-9,36:7-8;以赛亚书40:31等)。还可以参考耶稣家谱中的四位女性。

2、口水战(15-16)

15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κα βαλεν φις πσω τς γυναικς κ το στματος ατο δωρ ς ποταμν να τατν ποταμοφρητον ποισAnd the serpent cast out of his mouth water as a flood after the woman, that he might cause her to be carried away of the flood.。16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原文作河)κα βοθησεν γ τ γυναικ κα νοιξεν γ τ στμα ατς κα κατπιεν τν ποταμν ν βαλεν δρκων κ το στματος ατοAnd the earth helped the woman, and the earth opened her mouth, and swallowed up the flood which the dragon cast out of his mouth.

那兽和那些畜牲不会放过我们,必有“身后泼妇吐槽”;在传道人离开之后也要藉着口水战拆毁教会。动词βάλλω就是上文的“摔”,这真具讽刺意味。女人的后裔伤蛇的头,蛇的后裔伤女人后裔的脚。而吐口水生动显示了一种华春莹-赵立坚式的坚夫莹妇战法,所谓飞龙前天,屎尿在地——除了旷野,哪儿的都是厕所。而在蝗军和马军的形象中,我们已经看见了嘴(στόματος)的功夫,但还是人家龙嘴真的很嘴,果然是猪嘴。口水竟然像洪水(ποταμός,a stream, a river;a torrent;floods;马太福音7:25;启示录8:10,9:14;但以理书11:10,22;诗篇18:4-6,88:7,144:7-8等)一样。若没有五毛水军并掌握了所有喉舌、大外宣、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甚至街谈巷议,这如何可能。龙的目的是藉着舆论人战将妇人冲去。形容词ποταμοφόρητος之被谁冲尽;也指“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不过这水也指势洪水猛兽的追兵和敌基督的军队。

背后使阴招,对女人下手,这倒是龙国的勇武了。这的确是中国功夫了。但这场口水战或法老的跟踪追击、帝国的重兵压境的结局是什么呢:“16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原文作河)”。地(ἡ γῆ)在这里被拟人化了,这是希伯来文学的特点,更准确地说,这地也是神拯救妇人的工具。龙以为这地是它的势力范围,但是,神可以让这地成为其葬身之所。βοηθέω:to help, succour, bring aid(马太福音15:25)。继续拟人化,地竟然“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不要自夸天时地利人和,“时和势都在中国这边”;因为这一切都可以瞬间逆转。这是完全平行的经文:“11耶和华阿,众神之中,谁能象你。谁能象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12你伸出右手,地便吞灭他们。13你凭慈爱,领了你所赎的百姓,你凭能力,引他们到了你的圣所”(出埃及记15:11-13)。这口水之军不仅仅来自埃及法老,也来自“教会内部”。“31摩西刚说完了这一切话,他们脚下的地就开了口,32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33这样,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活活地坠落阴间。地口在他们上头照旧合闭,他们就从会中灭亡”(民数记16:31-33;另参申命记11:1-7;诗篇106)11,17)。

这是地的口(στόμα)对龙的口的胜利。或这一幕可以指:全地的声音或革命事件,反过来将一尊的声音覆盖了。另参以赛亚书43:1-4,“1雅各阿,创造你的耶和华,以色列阿,造成你的那位,现在如此说,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属我的。2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3因为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是以色列的圣者你的救主。我已经使埃及作你的赎价,使古实和西巴代替你。4因我看你为宝为尊,又因我爱你,所以我使人代替你,使列邦人替换你的生命”。因此,若追兵势如洪水猛兽,这“地”也可以指向“列邦人”,水来土掩。而对基督徒来说,龙王口水或主流舆论是一种试炼:“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雅歌8:7);“7因此,主必使大河翻腾的水猛然冲来,就是亚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势。必漫过一切的水道,涨过两岸。8必冲入犹大。涨溢泛滥,直到颈项。以马内利阿,他展开翅膀,遍满你的地”(以赛亚书8:7-8);“12唉,多民哄囔,好像海浪匍匐,列邦奔腾,好像猛水滔滔。13列邦奔腾,好像多水滔滔。但神斥责他们,他们就远远逃避,又被追赶,如同山上的风前糠,又如暴风前的旋风土。14到晚上有惊吓,未到早晨他们就没有了。这是掳掠我们之人所得的分,是抢夺我们之人的报应”(以赛亚书17:12-14);“我要使大山小冈变为荒场,使其上的花草都枯干,我要使江河变为洲岛,使水池都干涸”(以赛亚书42:15);“我来的时候,为何无人等候呢?我呼唤的时候,为何无人答应呢?我的膀臂岂是缩短,不能救赎吗?我-岂无拯救之力吗?看哪,我一斥责,海就干了,我使江河变为旷野。其中的鱼因无水腥臭,干渴而死”(以赛亚书50:2)。习国干了。地吞掉一切江河。

口水战舆论战宣传战;军事力量与日俱增;口诛笔伐穷兵黩武,这是龙行天下的一贯伎俩。枪杆子笔杆子两手都硬,但两大水军追不上大鹰的两个翅膀。他们起初就吐口水污蔑基督教是人民的鸦片,凡是一神教都是专制独裁的意识形态云云.他们一度得势(但以理书9:26)。至于基督徒个人,就在神把你安置在逃城的过程中或之后,“口水”和特务将像法老的追兵排山倒海。那嫉妒成病的二百五作家教痞,联袂鸡汤鸡血长舌妇和“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的犬类(启示录22;15),甚至一生都放不下匕首投枪,“我要把你写在我的小说里”。感谢神,让我们气死猪:“你未把我交在仇敌手里。你使我的脚站在宽阔之处”(诗篇31:8);“求你不要把我交给敌人,遂其所愿,因为妄作见证的,和口吐凶言的,起来攻击我”(诗篇27:12)。诗篇56:4,“我倚靠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诗篇56:11,“我倚靠神,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诗篇118:6,“有耶和华帮助我。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希伯来书13:6,“所以我们可以放胆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

3、政治战(17)

17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18)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κα ργσθη δρκων π τ γυναικ κα πλθεν ποισαι πλεμον μετ τν λοιπν το σπρματος ατς τν τηροντων τς ντολς το θεο κα χντων τν μαρτυραν το ησο ΧριστοΚα στθην(?) π τν μμον τς θαλσσηςAnd the dragon was wroth with the woman, and went to make war with the remnant of her seed, which keep the commandments of God, and have the testimony of Jesus Christ. And he(I?) stood upon the sand of the sea。

妇人平安了,大红龙气成大紫龙,更加恼羞成怒。καὶ ὠργίσθη ὁ δράκων,And the dragon was wroth with the woman。动词ὀργίζω是被动语态,龙被激怒了。另参启示录11:18,“外邦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你的仆人众先知,和众圣徒,凡敬畏你名的人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你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就到了”。龙颜大怒,是列王发怒的根本原因。但是当力所不及旷野的时候,龙就迁怒与“她其余的儿女”。这应该是坚持在龙国的基督徒。καὶ ἀπῆλθεν ποιῆσαι πόλεμον μετὰ τῶν λοιπῶν τοῦ σπέρματος αὐτῆς,and went to make war with the remnant of her seed。显而易见,你若一直百般顺服龙的所有权柄 ,它不会与你争战。不排除他派警察进入教会。儿女原文是σπέρμα,from which a plant germinates;the semen virile;种子,有男子气概的(马太福音13:23,22:25等)。

更准确地说,σπέρμα将我们带回创世记3:14-16,“14耶和华神对蛇说,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16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现在我们看见的,正是女人的后裔与蛇的后裔之间的战争。那么,女人的后裔如何伤蛇的头(13:3)呢?“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一方面,他们是坚持神的道的。名词ἐντολή用复数,指神的所有诫命(马太福音5:19),当然首先是十诫。这应该意味着,龙和龙子龙孙是结构性践踏十诫的,特别是犯下了偶像崇拜等大罪;而基督徒责备这些罪恶。他们顺从神不顺从人。否则,这些冲突或战争是完全可以避免的。τηρέω,to attend to carefully, take care of——他们坚守并真的在意神的诫命。这句话也可以指这个见证:只顺服神的诫命、命令或大使命。不仅如此,他们的的确确有为耶稣基督所作的见证:καὶ ἐχόντων τὴν μαρτυρίαν τοῦ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and have the testimony of Jesus Christ。这见证是真的见证,是放胆传道那样的见证。见证最终意味着龙国必然以法之名逼迫教会和信徒。这是司法战,更是政治战。这是神仆人的证道,对龙的传人口水的胜利(12:5,11,17;14:12)。

龙要阻挡福音严守国界: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原文不是龙,而是说“它”。有版本是“我”,指约翰。我个人按龙解释。当然两者也不矛盾,因为传道人在哪里,龙的拦阻和逼迫就会追到哪里。海边的沙可能有三个含义。第一,神的百姓很多,龙无法消灭教会。如创世记22:17,“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创世记32:12,“你曾说,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后裔如同海边的沙,多得不可胜数”;创世记41:49,“约瑟积蓄五谷甚多,如同海边的沙,无法计算,因为谷不可胜数”。第二、与上文地与海平行,进一步确定魔鬼的方位——它妄图成为全世界的王。第三、无论是地上的兽,还是海上的兽,都向基督徒和传道人严守“自己的国界”,妄图将福音消灭在国门或“城门”之外。“耶利哥的城门因以色列人就关得严紧,无人出入”(约书亚记6:1)。但神怎么说呢:“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约书亚记6:2)。阿门。

应用:倚天屠龙: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

看着骂我们的人疯了,蝎拥而至,首先感谢主。启示录11章的讲道,为我啸聚了更多的仇敌和“水军”,我的旧恨新仇和“郭德纲的徒弟们”都开始成了朋友。有点儿开心,但“我喜怒不形于色”。而那恶者正利用这些搅扰妄图撕裂教会,阻挡纷纷向圣经归来的百姓。仅仅过去一周,指着启示录11章的讲章起来攻打我的至少有四个方面的拉伯沙基。我在这里一一引经作答。这就是我理解的“以善胜恶”(罗马书12:21)。这些没有重复迦南父亲的下三滥,既没有“基督徒作家”的脏,也没有台湾教痞的“阴”,更不兼两者的“假”;所以为牧会的缘故,不必“就是不开口”、“一句话也不说”或“顺服至死”,反而“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免得他自以为有智慧”(箴言26:5)。

1、耶稣没有为施洗约翰主持公义并责备希律吗

马太福音17:11-13,“11耶稣回答说,以利亚固然先来,并要复兴万事。12只是我告诉你们,以利亚已经来了,人却不认识他,竟任意待他。人子也将要这样受他们的害。13门徒这才明白耶稣所说的,是指着施洗的约翰”。

马太福音21:23-25,“23耶稣进了殿,正教训人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问他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24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25约翰的洗礼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对我们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

马太福音21:31-32,“31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那一个遵行父命呢?他们说,大儿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32因为约翰遵着义路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却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们看见了,后来还是不懊悔去信他”。

路加福音13:31-35,“31正当那时,有几个法利赛人来对耶稣说,离开这里去吧。因为希律想要杀你。32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说,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33虽然这样,今天明天后天我必须前行。因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丧命是不能的。34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35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你们这些瞎眼的牧人和单眼的假师傅,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耶稣不仅“妄议中央”,且公开给“头号反革命”翻案。如在全国各处讲习虐杀的人是义人,又呼吁人们要信从那义人,这是什么意思?耶稣多次讲这邪恶淫乱的世代杀害先知,又说约翰是最大的先知;圣经更说教会建在使徒先知根基之上……约翰不是先知吗?另外,启示录6:10说要为被杀害的圣徒报仇,不包括约翰?不就是主耶稣说的吗?

2、圣经中的公义不是人说的公义更不是政治公义吗

神说的公义当然不完全是人说的公义;但如果说神说的公义完全不是人说的公义,则是控告神完全不说人话,如否定基督道成肉身作完全人;且否认主为用人能听懂的明白话拯救和审判万人。不仅如此,圣经讲的公义,从根本上说首先就是政治公义和律法公义。希伯来文翻作公义的词首先是מִשְׁפָּט(x421,创世记18:19,18:25,40:13等)。其动词词根שָׁפַט(x203)可能包含的每个概念都指向政治公义并关乎“论断”(审判所多玛埃及和全地):to judge, govern, vindicate, punish(创世记16:5等)。和合本中“公义”出现了263次,大多与“审判的公义”或“公义”的审判相关。举例说明。

圣经第一次出现“公义”这个名词在创世记18:25,“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另参出埃及记9:27,“法老打发人召摩西,亚伦来,对他们说,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华是公义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恶的”。利未记19:15,“你们施行审判,不可行不义,不可偏护穷人,也不可重看有势力的人,只要按着公义审判你的邻舍”;申命记1:16,“当时,我嘱咐你们的审判官说,你们听讼,无论是弟兄彼此争讼,是与同居的外人争讼,都要按公义判断”;申命记4:8,“又哪一大国有这样公义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明的这一切律法呢”;申命记16:18,“你要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各城里,按着各支派设立审判官和官长。他们必按公义的审判判断百姓”……圣经最后出现的公义在启示录,都与“审判的公义”相关:启示录16:5,“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阿,你这样判断是公义的”;启示录19:2,“他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因他判断了那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给他们伸冤”;启示录19:11,“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

其中对所多玛王及所多玛城(创世记18:25)、埃及法老(出埃及记9:27)和巴比伦大淫妇(启示录19:2)的公义审判,以及教导“审判官和官长”必须按公义审判、审判“有势力的人”和“百姓”等等,都清清楚楚首先是“政治公义”。只要我们打开圣经,就可以简明扼要地胜过非政治邪教的攻击。就像主耶稣在旷野,只是用“经上所记”就可以胜过魔鬼的试探。不仅如此,凡是被魔鬼迷惑的人,都回避、绕行和无视公义,特别是政治公义或国家践踏神的律法,大加犯罪。而这正是那古蛇迷惑人的目的之一。启示录12章共17节,中间经节是地9节:“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现在我们返回创世记,可以看见被蛇迷惑的人唯独不关切公义,他们的“善恶”和宗教是以食欲、情欲和智欲(权欲)为祭坛、标准或中心的:“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世记3:6)。

魔鬼和龙教(撒但教)不关切公义,原因绝非它清高,而是因为它起初就犯罪,恨恶公义。所以圣经说:“7小子们哪,不要被人诱惑,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8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9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10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翰一书3:7-10)。驶入保罗与使徒约翰同作见证:“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哥林多前书13:6)。这也是先知的道理:“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诗篇82:3);弥迦书6:8,“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

而且这公义常常恰恰就是站在君王及其差役面前宣告的公义,这是先知和使徒共同的道理:但以理书4:27,“王阿,求你悦纳我的谏言,以施行公义断绝罪过,以怜悯穷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长”;“24过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犹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来到,就叫了保罗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25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使徒行传24:24-25)。基督耶稣的道首先就在“公义”。另参罗马书14:16-18,“16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毁谤。17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18在这几样上服事基督的,就为神所喜悦,又为人所称许”。罗马书14:16-18与创世记3:4-6是针锋相对的。在蛇,第一信仰是食物;在神,第一真理是公义。而且我们知道,被毒蛇恐吓和迷惑的人,之所以回避和恨恶政治公义,原因也在这里:死亡恐惧、以食为天、自己犯罪并且合伙犯罪。越是和希律党淫乱的“基督徒”,越是说谎攻击公义。

但是说谎说到反对公义、并因为反对公义至于自义,又自诩圣洁、清高、纯正的地步,这样的罪人和假师傅,真是龙德传人,很难悔改了。所以圣经最后这样教导教会:“10他又对我说,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11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12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但是,“28小子们哪,你们要住在主里面。这样,他若显现,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他来的时候,在他面前也不至于惭愧。29你们若知道他是公义的,就知道凡行公义之人都是他所生的”(约翰一书2:28-29)。

3、耶稣从不政治抗议,只是一味地顺服,而且顺服希律彼拉多至死吗?

腓立比书2:1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圣灵有什么交通,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2你们就要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3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4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5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6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7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8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9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11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12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们既是常顺服的,不但我在你们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里,更是顺服的,就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

以赛亚书53:1我们所传的,(或作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2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3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4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5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6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7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或作他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8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9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10耶和华却定意(或作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或作他献本身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11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12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

我们在这里强调4个基本事实和1个基本逻辑。第一、以赛亚书中,主耶稣顺服的是天父;不是世界众王;为成就十字架的救赎大计。用主的话语说:照你的意思,不要照我的意思。而主耶稣从来没有顺服或教导教会顺服希律凯撒彼拉多的意思或意志。十字架现场耶稣“不开口”,是为了完成这个计划:“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第二、腓立比书讲论的顺服,是以耶稣顺服父神的例证,教导教会内部弟兄姐妹彼此顺服。没有任何一处是教导教会顺服世界众王。第三、复活之后直到复临,两处经文同时教导了这样战争和“驯服”世界众王的真理:“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以赛亚书53:12a);“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腓立比书2:10)——而教会必须去传扬和见证复活-复临的基督是万王之王的真理,这才是“我父的意思”(约翰福音6:40):“20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21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22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23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以弗所书2:20-23)。第四、耶稣被处死,从世界的角度看,根本原因恰恰是政治:一方面,他在彼拉多或世界众王面前宣称自己是王;另一方面,他用暴力或鞭子“洁净圣殿”,彻底成为犹太教所有领袖的政治公敌。

所谓基本逻辑是指:如果按鸡汤教的教义,主耶稣和基督教一味顺服世上众王,那么,不仅耶稣根本不可能被钉十字架;而且所谓的教会见证、为基督受苦、为义受难以至于死或殉道,完全不成立,完全没有必要。而鸡汤教的逻辑恰恰与启示录12章这些经文背道而驰:“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作牧)。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11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17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第一、根据启示录2:25-29,教会要和基督一起“用铁杖辖管万国”,你们说顺服世界众王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蛇的“岂是真说”吗?说你们是撒但教和龙的传人岂不正对吗?第二、“弟兄胜过它”还是“顺服它”?而“它”若仅仅是空气中的幽灵而没有掌握地上的政权、国家机器和杀人权柄,基督徒如何可能“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第三、如果基督徒一味地顺服,“也不开口”,你如何“为耶稣作见证”?龙怎么可能“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没有人“争战”,根本没有抵抗,只有拜登屈膝,箪食壶浆,龙行天下,所向披靡。

实际上,你们鸡汤教为一己之私和恐贪蠢淫,就以神为说谎的了。你们是控告之子,无愧于龙的传人。然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从没有教导说: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你们要顺服他们。主是说: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你们不要怕他们。主更没有说,你们站在他们面前“一句话也不要说顺服至死”,而是说:“18并且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19你们被交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马太福音10:18-19)。如果你们一味地顺服凯撒希律,他们何必杀你们的身体呢。让我们再强调一遍,我们也从未教导教会委身政治抗议;讲这一切,只是诚诚实实地要回归这经:放胆传道。我们也不炫耀自己的勇敢,只是无论面对口水和水军,还是面对凯撒和希律,都求圣灵充满我们,使我们可以放胆传道。我今天在这里不厌其烦地解释,也不是处为了面对龙的传人——“冤枉你的人比你还知道你有多冤枉”——而仅仅是为了牧会。

殉道是战死,不是跪死。这是主的话语,更让我们知道为什么会有战争或动刀兵:“26所以不要怕他们。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27我在暗中告诉你们的,你们要在明处说出来。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房上宣扬出来。28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31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32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33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34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38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39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0:26-34)。偏执马太福音第5章的鸡汤教,应该反复去读马太福音第10章以及23-25章。无论鸡汤还是鸡血,“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魔鬼的儿子,众善的仇敌,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吗”(使徒行传13:10)。

4、耶稣禁止教会“论断”彼拉多和“那些人”、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吗?

路加福音13:1-5,“1正当那时,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耶稣。2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3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4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5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实际上,路加福音13:1-5完全可以平行启示录12:12,“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

你们是怎样读这经的呢?首先,我们要知道,这里的“有人”或主耶稣责备的对象,应该就是后来聚集钉耶稣十字架的犹太人;而他们将彼拉多拉进来不过是为了设计陷害耶稣。“正当那时”这一事实可以参考上文,耶稣责备的是那些“假冒为善的人”(路加福音12:56)。显然,路加福音13章只是犹太人报复耶稣的又一场争战而已。但是主耶稣回避彼拉多的罪恶了吗?一方面,主耶稣明确“论断”彼拉多和那些加利利人“有祸了”;另一方面,“你们”若悔改与之分别,“都快乐吧”。路加福音13:1-5绝非支持非政治邪教。主耶稣已经定了彼拉多、那些加利利人、那十八个人及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的死罪(灭亡,约翰福音3:18)。这是前提。同时主教导“你们”要悔改,与之分别。这正是我们最近教导的双元真理:攻击世界(彼拉多和那些加利利人);攻克己身(要悔改)。而耶稣复活之后,五旬节上和五旬节之后,使徒多次呼喊“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使徒行传2:14)要悔改,并且多次质证彼拉多和希律就是钉耶稣十字架的“不法之人”(使徒行传2:23,3:13-15,4:26-31)。

这才是基督的见证人,这才是我们应该用以胜过龙所见证的道:使徒行传2:38-40,“38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9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40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使徒行传3:19,“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使徒行传3:26,“神既兴起他的仆人,(或作儿子)就先差他到你们这里来,赐福给你们,叫你们各人回转,离开罪恶”。阿门。

任不寐,2021年2月20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