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二十二课:两兽统治世界(13:1-18)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启示录13:1-18:

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4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5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6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7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8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

9凡有耳的,就应当听。10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

11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12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13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16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为这话语感谢神。启示录13章在逻辑完整性无法分割,所以我们一日完成。古蛇或魔鬼对世界统治或败坏大致分两个阶段:海洋帝国(如拉哈伯)与陆地帝国(如大红龙)。如果将12-14章作为一个单元,可以看见这样的逻辑关系:古蛇(12)武装两兽(13),与之对立的是羔羊和三位天使(14:1-13)、人子和祂的三位天使(1:14-20)。而启示录13章可以视为一个完美的交叉结构:1-8与11-18首尾呼应着两兽,他们都是古蛇权势之下的差役;而中间9-10是教会,胜过阴间的门;平行2-3章七间教会。

除了但以理书中的兽,另有学者认为两兽平行约伯记40-41章的“河马”(בַּהֲמוֹת)与“鳄鱼”(לִוְיָתָן)。也有人认为面对“基督教国家”,海兽指外国敌对势力,而陆兽指内部仇敌的权势。而为形象说明两兽及其关系,可以“暂且”将海兽相当于海洋文明和商业文明中的帝国,如埃及帝国(也可以将之归入陆兽)、希腊帝国、罗马帝国、日耳曼帝国到德意志第三帝国,甚至也部分指向日不落英帝国及日本帝国;而陆兽相当于草原文明和农耕文明中的帝国,如巴比伦-亚述-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俄罗斯帝国、中华帝国,最终指向习共帝国。不过两兽实际上共享一父就是龙,因此一些特征也可以共享。我们可以交互使用这些共同的概念。值得强调的是,兽作王始于蛇对亚当夏娃的胜利;千年不断地延续在中国龙文化之中;直到龙文化与进化论胜利会师于现代,畜牲作王,野兽专政。所以兽也平行了进化论中关于人是兽(动物)的教义,其中“飞猪在天者,必然成为“百兽之王”。对动物或畜牲作王的世界的胜利,只能在圣殿或教会。上个主日我们以十字架-至圣所之二元结构重析启示录,目的也在于此。一方面,十字架可以胜过分蹄不倒嚼猪文化和吃人鬼畜;而至圣所可以倾覆飞猪在天的世界之王或大红龙。圣所在启示录21-22章中完全为圣殿,宣告基督的国度对龙潭兽国最终的胜利。值得强调的是,请对比这里的七次“权柄”与上文的基督作王两个概念,一方面,这是王位之争;另一方面,单着启示录13章七个权柄惊醒所有“顺服掌权者”的基督徒——不要最终沦为魔鬼的儿女、重蹈亚当夏娃。这七次“权柄”都指向龙和它所赐予的兽。而启示录13章中的权柄与罗马书13章的“在上掌权的”甚至彼得前书第二章的相关概念完全一致。

教会就是主的殿,就是圣所。“22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23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24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希伯来书12:22-24);“6但基督为儿子,治理神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7圣灵有话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8就不可硬着心,像在旷野惹他发怒,试探他的时候一样”(希伯来书3:6-8)。阿门,

一、海兽(1-8)

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

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4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5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

6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7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8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

先返回但以理书第7章。这段经文存在三重平行:龙(2,4,7);权柄(2,4-5,7);亵渎(1,5,6)。可以平行这样的事实:它是魔鬼,它要向人甚至教会作王,它向神犯罪(亵渎神,偷窃神的权柄和荣耀,攻击神和教会)。所谓龙或魔鬼将权柄赐给兽,可以参考马太福音4:8-11,“8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9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10耶稣说,撒但退去吧。(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11于是魔鬼离了耶稣,有天使来伺候他”。神儿子胜过了魔鬼的试探,但那些屈从或迷惑魔鬼试探的罪人,就成了占山为王、建国作妖、渎神吃人的畜牲。他们的国超越动物庄园,乃是地狱的入口。另外,这段经文还可以平行为以下三个主题:兽和龙的关系(1-2);兽与人的关系(3-5);兽与神的关系,包括与教会的关系(6-8)。

1、龙与兽(1-2)

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κα εδον κ τς θαλσσης θηρον ναβανον χον κεφαλς πτ κα κρατα δκα κα π τν κερτων ατο δκα διαδματα κα π τς κεφαλς ατο νμα βλασφημαςand I saw a beast rise up out of the sea, having seven heads and ten horns, and upon his horns ten crowns, and upon his heads the name of blasphemy.

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κα τ θηρον εδον ν μοιον παρδλει κα ο πδες ατο ς ρκτου, κα τ στμα ατο ς στμα λοντος κα δωκεν ατ δρκων τν δναμιν ατο κα τν θρνον ατο κα ξουσαν μεγλην; And the beast which I saw was like unto a leopard, and his feet were as the feet of a bear, and his mouth as the mouth of a lion: and the dragon gave him his power, and his seat, and great authority.

无论是龙站在海边的沙上,还是约翰站在海边的沙上;是在这个方位海中的兽上来了,并被约翰看见。ἐκ τῆς θαλάσσης θηρίον ἀναβαῖνον:a beast rise up out of the sea。如果将以色列作为一个坐标,可以指着兽是从大海上来的;而在希伯来文的语境中,大海常常指地中海。所以两兽可以分别指向来自西方和东方(内陆)两个方向上的敌基督帝国。动词ἀναβαίνω可同时指兴起、崛起。至于“十角七头”,可以参考12:3及17:7-14,我们会在第17章进一步讨论。总而言之,“十角七头”指向世上的某些众王。亵渎的名号:ὀνόμα βλασφημίας,the name of blasphemy。名在这里是单数。另参创世记11:4,“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שֵׁם也是单数),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值得强调的是,1启示录13:1中的“名”,与启示录13:17-18中的“名”及其“数目”在这一章中是首尾呼应的——666应该包含着亵渎神的意义。否则,我们无法理解启示录15:2对“名字数目”的胜利。那么亵渎神是什么意思呢?

名词βλασφημία也是单数:slander, detraction, speech injurious, to another’s good name;impious and reproachful speech injurious to divine majesty。在新约中它出现了19次,如马太福音12:28-32,“28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29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30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31所以我告诉你们,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32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一般来说,所谓亵渎主要指人自以为神(马可福音2:8,14:64;约翰福音10:33);何况畜牲自以为神,是亵渎中的亵渎。其次这个名词也指对人特别是对基督徒的毁谤(启示录2:9)。该次在启示录13章重复出现了3次,显明兽国的特征之一就是不法之人自以为神。而这样的捆绑出于蛇:“你们便如神”。

除了头角为王,我们看这兽的形象——可以这样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这兽将如何展示他的权柄和荣耀。“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这三种形象首先平行了但以理书7:3-6,“3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形状各有不同,4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我正观看的时候,兽的翅膀被拔去,兽从地上得立起来,用两脚站立,像人一样,又得了人心。5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旁跨而坐,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6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得了权柄”。但以理书7:17解释说:“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因此我们首先可以说,末世流氓帝国集中了历史上所有邪恶帝国的“优势”或罪性。海兽是其他三兽的完成,因为日光之下必无新事。海兽拥有过往一切帝国的邪恶,但有再度登峰造极。不仅如此,这三大恶兽的共同特点是吃人作王(另参撒母耳记上17:34-37;耶利米书5:6,何西阿书13:7,阿摩司书5:19)。他们必然都是暴君:“暴虐的君王辖制贫民。好像吼叫的狮子,觅食的熊”(箴言28:15);都是教会的“天敌”:“他向我如熊埋伏,如狮子在隐密处”(耶利米哀歌3:10)。

有一种政治畜牲叫“战狼”。这兽是谁呢?或者以他是从哪里来的?它是龙的差役,是魔鬼之子:“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καὶ ἔδωκεν αὐτῷ ὁ δράκων τὴν δύναμιν αὐτοῦ καὶ τὸν θρόνον αὐτοῦ καὶ ἐξουσίαν μεγάλην:and the dragon gave him his power, and his seat, and great authority。首先注意这个结构δύναμιν……θρόνον……ἐξουσίαν μεγάλην,如何平行12:01中“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魔鬼总是模仿和弯曲基督。藉着这些经文,我们不仅能更深刻里理解罗马书13章和彼得前书第二章何为“顺服掌权者”;而且更能让我们真实明白以弗所书6:12等强调的“空中掌权者”——龙授权给兽,足以标明魔鬼就是借着现实存在的人或王存在的,魔鬼的政权就是这世界上的政权。因而那些回避政治及其罪恶的“基督教”,就是回避兽的小兽,若非无知,就是撒但一会的。

2、兽与人(3-5)

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κα εδον μαν τν κεφαλν ατο ς σφαγμνην ες θνατον κα πληγ το θαντου ατο θεραπεθη κα θαυμσθη ν λη τ γ πσω το θηρου; And I saw one of his heads as it were wounded to death; and his deadly wound was healed: and all the world wondered after the beast.

4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κα προσεκνησαν τν δρκοντα ς δωκεν ξουσαν τ θηρίῳ κα προσεκνησαν τ θηρον, λγοντες Τς μοιος τ θηρίῳ τς δναται πολεμσαι μετ ατοῦ; And they worshipped the dragon which gave power unto the beast: and they worshipped the beast, saying, Who is like unto the beast? who is able to make war with him?

5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Κα δθη ατ στμα λαλον μεγλα κα βλασφημας κα δθη ατ ξουσα ποισαι μνας τεσσαρκοντα δο; And there was given unto him a mouth speaking great things and blasphemies; and power was given unto him to continue forty and two months.

只有当魔鬼或龙授权给地上的畜牲并建立了兽国,它对世界的统治才可能是真实的。所以接下来我们就看见魔鬼如何藉着畜牲治国完成对世人的专制和管理。首先,这畜牲一定是经历过失败的,然而反败为胜的经历,反而向人成就了战无不胜或献血换来革命成功的神话。极端的非法政权都极端建立“先烈”的丘坛,实际上不为纪念,而且指着“死伤”之偶像重复僭主的合法性——凶手成了革命家。实际上十字架神学和纪念碑丘坛相去不远。无论出于愚蠢还是出于恐惧,“灾民”追逐或顺服这种“神迹”。总之,第一个“王”被神打击,但不仅不悔改,它及其同志们反而更加刚硬;而他们的刚硬不仅被人类视为罪上加罪,反而视为“立志”的教科书。这是从江西到延安到北京的革命史。这也是个人历史:每个人都受过伤,一个受伤的人若不在基督里治愈,就有可能最终成为龙的传人——那受伤的人只有藉着“起来”并伤害别人才可能“精神胜利”,或向世界报复。

所以,“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女人的后裔伤了蛇的头(创世记3:15;以赛亚书27:1;诗篇74:13)。他们的教义或意识形态已经破产;十字架已经废弃魔鬼、死亡、罪和世界的权势。或者就政治史而言,哈曼-尼禄们抛头颅洒热血这般过来了,甚至“复活”了;才有革命成功或将革命进行到底。或许这第一个头是“开国元勋”,至少是老一代无产阶级杀人犯或主义的导师。建国初期遭遇绝境与绝罚,或社会主义运动在苏联东欧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死伤:ἐσφαγμένην εἰς θάνατον,wounded to death。动词σφάζω在这里是被动语态:to slay, slaughter, butcher,to put to death by violence,mortally wounded——他像动物一样被暴力伤害过,遭遇死亡或道德危机。这个动词在新约圣经中出现10次,9次在启示录(约翰一书3:12,启示录5:6等)。经历过这样的伤害,但基督和基督徒因复活进入天国之路;而浸淫在死伤之中的灵魂,只能不断向地狱沉陷。“那死伤却医好了”:καὶ ἡ πληγὴ τοῦ θανάτου αὐτοῦ ἐθεραπεύθη,and his deadly wound was healed。不过πληγή的基本含义是:a blow, stripe, a wound,a public calamity, heavy affliction, plague(9:20,11:6等)。所以这句话的意思也可能是“这场灾祸结束之后”。大饥荒之后有文革和N度文革。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καὶ ἐθαυμάσθη ἕν ὅλη τῇ γῆ ὀπίσω τοῦ θηρίου,and ll the world wondered after the beast。或者说,个人崇拜开始了;某种意义上的人民民主也开始了。而有基督徒转去跟随那兽的:“我们就是支持共产统治”:“18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19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约翰一书2:18-19)。所以,望俄珥巴转身离去的样子,谁会心疼呢。为什么有人转去东正教呢?因为东正教的圣灵是不认子的:“22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23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翰一书2:22-23);“2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3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翰一书4:2-3)。进一步,不认子就会任凭“圣徒传统”分割子的荣耀,就连这些离经叛道的人,自己也会藉着“修行”偷窃基督。

崇拜那王,或其主义,所以“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于是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或者秦皇汉武毛邓江胡习。προσκυνέω已经表明,他们以龙和兽为神。是人类宗教历史或精神文化、政治文化中巨大的转变,人彻底取代神,完成了蛇的初心:你们便如神(创世记3:5)。崇拜龙的原因是兽的权柄源于龙(13:2),这是“信仰的力量源泉”,人家也有信仰;伟大复兴都是因为“传统文化”或“马列主义”是宇宙真理。而崇拜兽的原因是该兽“战(πολεμέω)无不胜”。这可能不仅仅指这畜牲军事实力强大,也同时指它可以超限战——这种无底线的打法,让任何对手都望而生畏。不仅如此,在流氓国家,个人崇拜从来不是因为假神有什么道义和真理的力量,仅仅因为他有权,且控制了枪杆子。这是动物庄园的信仰或蛇学:成王败寇。而这样龙的传人,不可能以基督为神,因为基督“战”不过彼拉多、希律和大祭司。所以他们心目中的神永远是“战神”,如凯撒。“谁能与它交战呢”,这句告白也道出了鸡汤教和所有非政治邪教的真情:丧胆了。“贪与怕”,这是他们一切道理的总纲,其他道理都是遮羞布,永远是裤衩追不上。

不仅如此,这畜牲开始自以为神:“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Καὶ ἐδόθη αὐτῷ στόμα λαλοῦν μεγάλα καὶ βλασφημίας,And there was given unto him a mouth speaking great things and blasphemies。用大话(μέγας)去亵渎。μέγας不仅是大,而且大大大大。我们知道,这是希律和西拿基立尼布甲尼撒被灭的原因。也可以说赐给它一张嘴(στόμα),赐给他一个宣传部,一个发言人等等,专门负责自夸。在自夸这种极端无耻方面,没有任何政治人物可以望龙国项背,而且自古皆然。“德配天地”,“御疯而行”,“千古圣君”,“为天地立心”——神都吐了。而这个自以为神的畜牲,必然膨胀到这种地步:“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ποιέω)四十二个月”。根据上文,这赐权的主体应该始终是龙——魔鬼有能力控制、支配和煽动这“高等动物”。兽继续膨胀一定向普天下开战,奉行全球主义;特别是向教会开战(11:2)。一方面是狂妄,假神以真神为敌;另一方面是恐惧:基督和教会所传讲的真理,一直显明这祸是假的,而且宣告它必将被审判。于是这四十二个月的战争,归根结底是畜牲发动的对基督教的超限战。总之,他的权力越来越大,并越过政治,扩张到宗教世界和全球。该撒根本不会限于该撒的地界。

兽政之初,首先拆毁和残害教会。这一史实不仅在东方如此,在西方也有源远流长。至少可以藉着约翰逊法案分析其前因后果。古已有之:“10它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11并且它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但以理书8:10-11)。这是假基督的结局:“23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必有一王兴起,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24他的权柄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毁灭,事情顺利,任意而行。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25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但以理书8:23-25)。另参但以理书11:36-39,他主要靠“贿赂”作王:“36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37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38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39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

3、兽与神(6-8)

6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κα νοιξεν τ στμα ατο ες βλασφημαν πρς τν θεν βλασφημσαι τ νομα ατο κα τν σκηνν ατο κα τος ν τ οραν σκηνοντας; And he opened his mouth in blasphemy against God, to blaspheme his name, and his tabernacle, and them that dwell in heaven.

7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κα δθη ατ πλεμον ποισαι μετ τν γων κα νικσαι ατος κα δθη ατ ξουσα π πσαν φυλν κα γλσσαν κα θνος; And it was given unto him to make war with the saints, and to overcome them: and power was given him over all kindreds, and tongues, and nations.

8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κα προσκυνσουσιν ατ πντες ο κατοικοντες π τς γς ν ο γγραπται τ νοματα ν τ ββλ τς ζως το ρνου σφαγμνου π καταβολς κσμου; And all that dwell upon the earth shall worship him, whose names are not written in the book of life of the Lamb slain from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

也许启示录13:1-8有这样的逻辑关系:“鸡汤教”无视这兽国背后的势力是龙或魔鬼,却一味谄媚“顺服掌权者(1-3);也无视全地的人怎样陷入偶像崇拜,无论假神教还是财神教(4-6);于是最后,魔鬼军队扑向教会(7-8)。以东人从来活该。

第5节旨在自夸自吹自擂自我神化;第6节开始攻击神。在取得对基督教或基督教文明或传统的初步胜利之后,兽更加不可一世,“6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一方面,畜牲打开了那张破嘴(καὶ ἤνοιξεν τὸ στόμα αὐτοῦ)公开攻击上帝,藉着亵渎神的名而亵渎神。基督教这个名称本身都成了敏感词。“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以理书7:25)。另一方面,直接用话语攻击或批判真教会和真基督徒(以弗所书2:6,歌罗西书3:1)。这是典型的拉伯沙基现象。再次,语言的批判转向武器的批判:“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不是神的“任凭”,而仍然是龙的赐给(ἐδόθη)。最后,征服了“基督教世界”之后,它要建立全球统治:“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它要成神或全地的主,世界的王。它一度是成功的:“8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这意味着所有外邦人都会崇拜或被迫崇拜它。对比:“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3b)——跟从现在转向了崇拜。

但是感谢神,神确实任凭了这场瘟疫的流行或世界的变局,但美意在这个地方:将生命册上的人拣选出来。愿我们知道,至少最近几年,这将稗子和麦子分别出来的圣工,几乎是前所未有。不仅如此,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教会改革成了当务之急。

二、教会(9-10)

9凡有耳的,就应当听。Ε τις χει ος κουστω; If any man have an ear, let him hear.

10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ε τις αχμαλωσαν συνγει, ες αχμαλωσαν πγει· ε τις ν μαχαρ ποκτενει, δε ατν ν μαχαρ ποκτανθναι. δ στιν πομον κα πστις τν γων; He that leadeth into captivity shall go into captivity: he that killeth with the sword must be killed with the sword. Here is the patience and the faith of the saints.

正因为如此,启示录13章中间这节经文面对教会——这是基督呼召约翰记载这一切的真正原因。第9节的信息可以平行启示录2-3章那7场同样的呼告。基督教该苏醒了,魔鬼藉着兽拆毁教会、败坏世界已经恶贯满盈。要像平原的骸骨一样苏醒。基督教是否还可以将起初的信心坚持到底?这需要“听”。“24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25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彼得前书1:24-25)。两兽形成阴间的门,教会,并且唯有教会,可以胜过它。如基督降生在牲口槽中。大致而言,神任凭龙飞在天龙行天下,目的有二。

第一、公义。以恶制恶。这绝非是说神是恶的源头,而是神按祂至高的公义和智慧完成了对恶的审判,同时又将圣民分别为圣。这是双重公义。一方面,被利用的那恶,本身活该被利用。所谓:“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罗马书9:17)。法老不是无缘无故被兴起来或被利用的,他被利用乃是因为他已经获罪于天。这一点看出埃及记1-2章即可;而那个历史背景,构成了神让法老刚硬直到最后灭亡的序幕。另一方面,被兴起的恶者去刑罚更多作恶的人,也是后者的活该。这一事实可以平行东方习国对西方白左的侮辱、毒害和杀戮。其中的道理就是“掳掠(αἰχμαλωσία,以弗所书4:8)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开另参耶利米书15:2,43:11)。耶路撒冷的遭遇是整个人类的镜鉴,活该论不限于“以色列”。你也可以这样应用马太福音7:1,“论断的必被论断”。与此同时,神更藉着这样的“畜灾”或动物内战,将教会分别为圣——不用我们动手,免得基督徒在流人血的罪中有份。是的,这是洗斯坡上的神迹或上帝的兵法。

第二、分别和造就圣徒:“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 Ὧδέ ἐστιν ἡ ὑπομονὴ καὶ ἡ πίστις τῶν ἁγίων,Here is the patience and the faith of the saints。ὧδε,此时此地。忍耐不是面向“掌权者”,而是面向信心和教会。忍耐在于坚持,信心在于见证(马太福音10:22;路加福音8:15)。而且没有这些大患难,根本就没有基督徒的生命见证和将来的荣耀。忍耐指不可在患难中卖主叛教;更不是指作农奴弯曲真道,而是坚持作农夫:“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雅各书5:7)。

三、陆兽(11-18)

11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12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13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

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

16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海即洋,西化即洋化。这应该是两兽关系的本质。无论是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还是不中不华帝国,他们和西方关系在表面上总是表现为敌对关系,西方总是“反华势力”,但本质是羡慕嫉妒恨;或者深刻的崇拜。这一点看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国两会实际上是外国人家长委员会,就一目了然。从留洋到撒币,从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到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直是东方的真正信仰:像西方那样。即使最极端的东方主义和传统主义高调,也不过是一种怨妇心态:给西方看。缺了西方观众,龙的传人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所以无论对西方的肯定还是否定,也无论东方自我肯定还是否定,他们灵魂的本质总是西方的孝子贤孙或狗奴才。这一切源自真正的乡愁——东方人也是巴别塔的移民。周穆王装嫩于西王母,唐三藏上了西天。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东方崇拜西方,要的总是器物、技艺、科学和生态以及物质文明,就是兽性;但不会仰望救主。畜类相通,洋为中用;师敌人之长技以制夷。移民不信主,终于是畜牲。

1、崛起(11-13)

11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Κα εδον λλο θηρον ναβανον κ τς γς κα εχεν κρατα δο μοια ρνίῳ κα λλει ς δρκων;And I beheld another beast coming up out of the earth; and he had two horns like a lamb, and he spake as a dragon.

12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κα τν ξουσαν το πρτου θηρου πσαν ποιε νπιον ατο κα ποιε τν γν κα τος κατοικοντας ν ατ να προσκυνσωσιν τ θηρον τ πρτον ο θεραπεθη πληγ το θαντου ατοAnd he exerciseth all the power of the first beast before him, and causeth the earth and them which dwell therein to worship the first beast, whose deadly wound was healed.

13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κα ποιε σημεα μεγλα να κα πρ ποι καταβανειν κ το ορανο ες τν γν νπιον τν νθρπων;And he doeth great wonders, so that he maketh fire come down from heaven on the earth in the sight of men。

有人将两兽的关系平行彼拉多与希律。这兽是从地(τῆς γῆς)上来的,该兽的故乡永远是地上或这个世界。他们的宗教即使出世不过就是从中南海换到世外桃源或老鼠洞或脑洞或外女怀中。东方国家从来无法无“天”,他们的“天”不过是倒立着的地——玉皇大帝姓张,释迦牟尼拈花微笑人家是王子。“生我是这块土地,养我是这块土地”,泥土就是他们的神,爱国主义实际上就是爱地主义,就是“终身吃土”结果以土为父以泥为母或父天母地的蛇类,果然是龙的传人。即使与天地斗,不过是大地之子的革命造反。

如何理解这里的羔羊(ἀρνίῳ)呢?这个邪恶政权更有宗教感,算是基督事件的山寨版,是“假先知”(16:13,19:20,20:10)引领的革命运动。启示录中的ἀρνίῳ就是指基督或神的儿子;因此,陆地畜国的皇帝永远认为或自诩自己是神的儿子,就是所谓天子,甚至畜牲的时候都有“上天垂象”。无耻无我,自古而然。“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所以黄帝尧舜是天子;从此“臭不要脸”的假神或大罪人或不法之人,在中国进行千年统治,苍蝇们内圣外王。周以天子为君主(“大君耶和华”)正名。秦祖龙以降皇帝皆天子,单于、天皇、可汗类此。更有圣旨,德为圣人的旨意,这是东方的“圣道”。明清两朝“奉天承运”。天必灭之。不仅如此,龙国人民全部望子成龙,每个人都是“两角如同羊羔”的幻想狂,每个灵魂都是“怀才不遇”的精神病。而这是鸡汤教的通病:一遇见基督就哭了——喜极而泣,准备翻身做王。这就是他们的“个人见证”。但假上帝就是他人的地狱,他要在你身上演神,成就一代又一代装X教,病入膏肓。然而羔羊只是这些装X犯的表面形象,他们不能说话。或者你不能听他们说话,特别是内部讲话和重要讲话。他们一说话,一匿名攻击,就完全显出龙猪本质。坚夫莹妇,闷声发大财,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蛇像毕显。所以“说话好像龙”。龙只是背后操控海中的兽;而在地上的兽身上,龙已经呼之欲出了。于东方皇帝不仅仅是天子,个个都是“真龙天子”。瞒都瞒不住,这叫制度自信:我们就是魔鬼的儿子,我们就是龙的传人;我们就是六六六。

能够将基督和魔鬼同时演绎于一身,能够如此德艺双腥(馨),神畜一体之人,二毛各领疯骚十几年。活该。当然,羔羊与龙的合并,也表明陆兽帝国充分将基督教的某些方面和撒但教的本质实现了极端的融合。实际上这是共产主义和白左思潮的本质。这是主耶稣对教会以及“基督教国家”的警告:“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马太福音7:15)。“中国人民不好惹”。

然而这假羔羊真猪龙,从始至终是西方的模仿者,东施效颦是中国文化的历史。首先,“它在头一个兽面前”,这个概念可以指“中”完全离不开“洋”,“有一万个理由也要搞好中美关系”;甚至像受造者离不开创造者;而且他的一切都是为显在洋人面前。这是一种青楼心态,靠注意力安身立命荣辱升黜。根本原因是从未建立垂直的人与神的关系,因此必然在平面上找一个假神去侍奉——越是表示仇恨,越是爱之不得。十字架现场好大一瓶醋,人说山西好风光。“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这是汇报演出,也是力量源泉——马克思主义是权柄的源泉。注意“所有的权柄”——基督徒不可再顺服鸡汤教理解的所有的权柄,人不可顺服畜牲,正如亚当夏娃不可以顺服蛇。也可以这样说,在任何领域,“天子”们都梦想像洋人那样。正因为如此,该兽“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60:10,11:10),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这才是真正的崇洋媚外。现代中国人,每一个细节都在讲述如何崇拜“头一个兽”。当然,这个“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更像被打残的“共产主义运动”。也可以将这场“初心重建”理解为毛化或斯大林化。于是西方也有了白左,破锣蜥其本质不过就是“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而白左之所以媚共,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基督徒,不是天上的居民;而是“住在地上的人”。

但是仅仅靠意识形态的谎言不能服众,必须有“崛起”的“神迹奇事”:“又行大奇事”。σημεῖα μεγάλα即启示录12:1中的大异象。再一次提醒一些人:启示录不仅不讲灵恩派的医治神迹,而且在启示录中,大神迹大奇事,都出于魔鬼或兽。这也正是主耶稣的预言:“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马太福音24:24)。如何理解这“大神迹”呢?“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平行路加福音9:54,“他的门徒,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阿,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吗(有古卷无像以利亚所作的数字)”(另参列王纪上18:38-39,列王纪下1:10-14;启示录11:5,20:9)。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个“火从天降”的“神迹”,一方面是假神极度演神的审判;另一方面,他们的目的在灭绝基督徒,甚至是种族灭绝。他们模仿火烧所多玛去火烧基督教。而且这场火刑是当着全人类的面公演的,因为制度自信因此不再隐藏。这种罪恶远远超过奥斯维辛集中营,是光天化日之下反人类暴行。这种暴行已经开始,未来可能愈演愈烈。武汉肺炎对人类而言,不也是一种祸从天降吗?

2、专制(14-15)

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κα πλαν τος κατοικοντας π τς γς δι τ σημεα δθη ατ ποισαι νπιον το θηρου λγων τος κατοικοσιν π τς γς ποισαι εκνα τ θηρίῳ χει τν πληγν τς μαχαρας, κα ζησεν;And deceiveth them that dwell on the earth by the means of those miracles which he had power to do in the sight of the beast; saying to them that dwell on the earth, that they should make an image to the beast, which had the wound by a sword, and did live.

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κα δθη ατ δοναι πνεμα τ εκνι το θηρου να κα λαλσ εκν το θηρου κα ποισ σοι ν μ προσκυνσωσιν τν εκνα το θηρου να ποκτανθσιν;And he had power to give life unto the image of the beast, that the image of the beast should both speak, and cause that as many as would not worship the image of the beast should be killed.

奇怪吗,这里又回到了东方之猪与西方之蛇的关系,而且偶像崇拜变本加厉。这是什么缘故呢?一方面,东方从来没有自己的精神资源,他们没有任何的普世价值,所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谓“全面建造传统文化”,都是显出了灵魂中的一无所有。因此,最终只能依靠“复活”第一个兽事使天下归一,定于一尊。首先,它的权力来源及政治想象力不是出于神也不是来自人民或选举,而是龙和第一个兽:“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πλανάω,12:9)住在地上的人”。这里再一次用“权柄”警告“顺服一切权柄”的鸡汤教。其次,感恩图报,不忘初心,现在龙国要公然进行偶像崇拜:“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重新发现马克思和毛泽东。这是向神出示威:“3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4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5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埃及记20:3-5)。不过“好消息”是,这场偶像运动之后,“伟人”有三四代都必遭天刑。

不仅如此,偶像崇拜或个人崇拜已经拥有的“科技”的支援,所以“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πνεῦμα,spirit)。并且能说话”。又一个权柄。这可能是进入电子时代或屏幕时代了。很快,马恩列斯毛可以站在时代广场向纽约人民发表重要讲话。这更是对基督的模仿——假神也要一直活着,并且向人类说话。名词εἰκών就是东正教所谓的圣象(Icon)。最后,这兽像不仅能说话,而且能杀人;所谓乃父起初就是说谎杀人的魔鬼:“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兽像大国不仅垄断笔杆子,也垄断枪杆子。这不是建立在信仰基础上的崇拜,这是建立在杀人或死亡威胁上的崇拜。这事古已有之:

出埃及记32:31-35,“31摩西回到耶和华那里,说,唉,这百姓犯了大罪,为自己作了金像。33耶和华对摩西说,谁得罪我,我就从我的册上涂抹谁的名。34现在你去领这百姓,往我所告诉你的地方去,我的使者必在你前面引路,只是到我追讨的日子,我必追讨他们的罪。35耶和华杀百姓的缘故是因他们同亚伦作了牛犊”。另参见但以理书3:1-6,“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个金像,高六十肘,宽六肘,立在巴比伦省杜拉平原。2尼布甲尼撒王差人将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都召了来,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开光之礼。3于是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都聚集了来,要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开光之礼,就站在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像前。4那时传令的大声呼叫说,各方,各国,各族的人哪(族原文作舌下同),有令传与你们,5你们一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就当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

3、经济(16-18)

16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κα ποιε πντας τος μικρος κα τος μεγλους κα τος πλουσους κα τος πτωχος κα τος λευθρους κα τος δολους να δσ ατος χραγμα π τς χειρς ατν τς δεξις π τν μτωπων ατν;And he causeth all, both small and great, rich and poor, free and bond, to receive a mark in their right hand, or in their foreheads:

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κα να μ τις δνηται γορσαι πωλσαι ε μ χων τ χραγμα τ νομα το θηρου τν ριθμν το νματος ατοAnd that no man might buy or sell, save he that had the mark, or the name of the beast, or the number of his name.

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Ὧδε ἡ σοφία ἐστίν ὁ ἔχων τὸν νοῦν ψηφισάτω τὸν ἀριθμὸν τοῦ θηρίου ἀριθμὸς γὰρ ἀνθρώπου ἐστίν καὶ ὁ ἀριθμὸς αὐτοῦ χξς;Here is wisdom. Let him that hath understanding count the number of the beast: for it is the number of a man; and his number is Six hundred threescore and six.

如何能将拒绝崇拜兽像的人分别出来定罪杀掉呢?人脸识别。或诸如此类的“高科技”。“16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τοὺς μικροὺς καὶ τοὺς μεγάλους)、贫富(καὶ τοὺς πλουσίους καὶ τοὺς πτωχούς),自主的为奴的(καὶ τοὺς ἐλευθέρους καὶ τοὺς δούλους),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印人是奴隶制的标记。当然“右手”也指向彻底交出权力,额上或隐喻“磕头如捣蒜”。而且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如同该撒的编户齐民。特别注意“小的”(μικρός)这个概念,这意味着国家意志强加给了小孩子,“从娃娃抓起”。而另外两组概念足以标明,中共和中国,有权的和底层的,共享同一个“兽印”,根本不可分开。这兽在模仿神(出埃及记13:9等):上文我们看见神的百姓受印,而现在兽也开给自己的“百姓”加印(χάραγμα)。这显然是一场国家强制行动。在这段经文中,几乎使用的是同一个动词ποιεῖ——制造,做;这是对神创造工作的拙劣模仿。不过,这里的“印”用的是另外一个概念:χάραγμα。与启示录5-9中的印(σφραγίς)不同。σφραγίς主要指有合法权柄的“官印”;而χάραγμα指“人的手艺”(使徒行传17:29)。

那么如何在大棒之外加上胡萝卜迷惑人去崇拜兽像顺服兽权呢?钱。这真是龙的传人:第一试探好做食物。所谓国有经济、计划经济,市场准入、经济许可证,大抵如是。“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所谓“有了兽名”,大致可以指:你要姓习,你要姓赵,你要认同中国模式等等。兽也让你出了名,名利双收:如香港艺人,台湾商人,西方政商两界明星,好莱坞,华尔街……一切孝顺或淫合,都是为了“作买卖”(ἀγοράσαι ἢ πωλῆσαι,buy or sell)。无数卖主的加略人犹大和出卖长子名分的以扫,都在这个世代向习国会师了。这里有三项习国的国家条件:第一是“受印记”(国家许可证)、第二是“有兽名”(宣示效忠领袖)、第三是“有兽名数目”(ἀριθμός,有实际行动表明忠于那个兽或领袖,这是亵渎神的行动)。ἤ两次连接,可以指这三项是选择性的,也可以是并行的。另外值得强调的是,末世这“兽国专卖专买”现象,当然不限于习国;我这里只是以其为范例来形象揭示出这些经文可能的含义。不过在“举国体制”这方面,习国显然是第一候选人。以美国为例,联邦政府根本没有全部权利限制企业与中国作买卖。川普禁止抖音微信,地方法院一纸禁令,就搁置了川普政府的政策。川普没有办法,更不可能“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但是在习国,一尊可以在任何领域一意孤行。这是事实,也是常识。

最后,这地上的兽到底是谁,或者基督徒如何辨认呢:“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不关心政治”的鸡汤教永远不可能看见这兽,或者他们早就是兽的爪印或妓女娈童。首先,Ὧδε这个概念平行出现在13:10,“在此”。其次,唯有智慧(σοφία)的人,才能有聪明去(νοῦς)计算(ψηφίζω,to count,calculate,vote;路加福音14:28)兽的数目(另参启示录17:9,5:12,7:12)。非政治的鸡汤教不过大愚若智而已。而我们的讲道台不会放过这世代的666,哪怕是近似。这数目按上文是指兽的名的数目(τὸν ἀριθμὸν τοῦ ὀνόματος αὐτοῦ,the number of his name)。而且这是一个人(名字)的数目:ἀριθμὸς γὰρ ἀνθρώπου ἐστίν,for it is the number of a man。这“魔鬼”不是空气,是实实在在的人。最后,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καὶ ὁ ἀριθμὸς αὐτοῦ χξς,and his number is Six hundred threescore and six。有学者将希腊字χξϚ换算成希伯来字קסר נרון,Νέρων Καῖσαρ, Nero Caesar——尼禄凯撒。这是有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将之指向末世具有凯撒样式的大独裁者。但是,约翰启示录的666真的是指向尼禄吗?这样解释需要“智慧”吗?

对666有太多的分析和想象,此不赘言。只是建议大家远离数学或数字神学。我们需要知道希伯来文的字母代表相应的数字就可以了;但这也许并不是解释这个概念的唯一路径。而根据启示录15:2将这个数目归于第一个兽而非第二个兽,也许在神学上意义不大。两兽可以共享这个数目或其精神含义。另有学者强调鬼畜之666,与神数之777逼近。或许同时指向这样的道理:所有“只差一点点”的世俗君王,更可能是魔鬼的儿子。他特别像,但绝不不是。但是,这些解释都没有清楚的圣经根据。我们还是应该以经解经。这是旧约相对平行的经文:“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个金像,高六十肘,宽六肘,立在巴比伦省杜拉平原”(但以理书3:1;另参但以理书10:1-3)。完全平行的经文有两处。第一、列王纪上10:14,“所罗门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连得”(另参历代志下9:13;这金子是从世界各地运来的)。第二、以斯拉记2:13,“亚多尼干的子孙六百六十六名”(尼希米记7:18亚多尼干的子孙六百六十七名;应该不是抄写错误,可能是近百年时间重新登记的)。而如果我们将这三处信息合起来,可以看见怎样的启示呢?我们继续在祷告中学习,咱们教会见。

在这末世无底坑飞猪在天的日子,愿主的真理加倍安慰、坚固和带领我们:

“1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2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现在或作就)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3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4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5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6现在你们也知道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7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8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9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10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11故此,神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12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13主所爱的弟兄们哪,我们本该常为你们感谢神。因为他从起初拣选了你们,叫你们因信真道,又被圣灵感动,成为圣洁,能以得救。14神藉我们所传的福音,召你们到这地步,好得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荣光。15所以弟兄们,你们要站立得稳,凡所领受的教训,不拘是我们口传的,是信上写的,都要坚守。16但愿我们主耶稣基督,和那爱我们,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并美好的盼望,赐给我们的父神,17安慰你们的心,并且在一切善行善言上,坚固你们”(帖撒罗尼迦后书2:1-17)。阿门。

任不寐,2021年2月27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