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四十二课:我主我神我王(22:12-17)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启示录22:12-17,

12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14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15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17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感谢神的话语。这6节经文的一些基本概念,在启示录前文中都出现过。12节平行3:11(我必快来;另参诗篇22:19,雅歌8:14)与2:23(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及20:13(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13节平行1:8和21;16。14节平行3:4与16:15(洗净衣服)、2:7与22:2(生命树)、21:25-27(从门进城)。14节有些古卷有不同的版本。15节平行21:8,21:27。16节平行5:5(大卫的根)、2:28(晨星)。17节平行21:6(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另参7:17)。等等。

这就意味着,今天的证道经文在字词释义上没有压力,我们可以把重点放在结构及其神学含义上。首先,旧约的平行经文可以查看以赛亚书11,26,40,55,62,60,65-66等。其次,这6节经文的交叉结构如此完美,大家可以自己研究考查、总结应用。以下线索可以参考。12与17首尾呼应,如“来”(神来与人来);给与(ἀποδίδωμι)与取(λαμβάνω);行与喝。13与16前后呼应,从两个角度强调耶稣的(你们说我是谁)。一方面,祂是神的儿子或祂是神,并唯有祂是神;另一方面,他是君王,并唯有祂是王。中间14-15聚焦基督的审判或祂是审判主。也可以说在基督面前,人分两类:义人与恶人。两类人的结局分别对应福音与律法、祝福与咒诅的二元架构;而这真理粉碎了一切泛爱主义和“都是罪人”的属灵谦卑表演;而真理出于神。不仅如此,这个分别为圣的真理不是双重预定,而是根据你的行为或义与不义。我们还可以将这段经文关涉三个基本主题,归入基督论的三个本方面:1祂是主(12,14-15,17)。是按人的行为(义)赏赐人永生、又按照人的行为(不义)刑罚人永死的审判主。2祂是神(13)。祂与任何偶像区别,必能胜过任何以为时与势都在他们一边的权势;为此我们不丧胆,不怕天他们人类。3祂是王(16)。超越所有先知和祭司,是所有合法权柄的根源,是万王之王。因而这些陈词滥调伤不到我们:“这世代你还瞧得起哪位牧师?”你不用问挪亚和亚伯兰,你问你自己和你们一会:大卫诗篇先求的,是你们一会所求的吗?更重要的是,启示录22:12-17启示的基督,你自己和你们一会所信的基督吗?

主也这样预言(注意其中的“王”):“31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32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33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34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41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46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马太福音25:31-46)。阿门。

一、因行审判(12)

12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κα δο, ρχομαι ταχ κα μισθς μου μετ μο ποδοναι κστ ς τ ργον ατο σται;And, behold, I come quickly; and my reward is with me, to give every man according as his work shall be.

从逻辑上看,启示录22:12是对22:10-11的进一步阐述:“10他又对我说,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11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同时这节经文也与22:14-15及17交叉呼应。赏罚:μισθός,dues paid for work;reward: used of the fruit naturally resulting from toils and endeavours(马太福音5:18,启示录11:18等)——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专门指针对行为而支付的“工价”(路加福音10:7,约翰福音4:36,提摩太前书5:18);或者翻作“工钱”(马太福音20:8,雅各书5:4)。基督复临是发工资和奖金的日子。动词报应ἀποδίδωμι参见马太福音5:26、5;33;启示录18:6,22:2等。这也是启示录中明确的平行经文,并让我们真能解11章中的两位见证人:“17说,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阿,我们感谢你,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18外邦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你的仆人众先知,和众圣徒,凡敬畏你名的人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你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就到了”。

应该强调:ταχύ更指向“突然”(16:15;2:16;3:3,11;以赛亚书47:11;玛拉基书3:1;耶利米书6:26;使徒行传1:7)而非“时间很短”。当然二者可以兼得。在任何时代,对任何人,突如其来的终局都是真的,无论咒诅还是祝福。赏罚首先是针对传道人的,也针对每一位基督徒——所以这里强调“每个人”(ἕκαστος)。另参哥林多前书3:8-14,“8栽种的和浇灌的都是一样。但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9因为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10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11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12若有人用金,银,宝石,草木,禾楷,在这根基上建造。13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它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14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主必快来”正是殉道和忍耐的理由。显而易见,“将一切都交给神”的人有祸了;而那些从不建造工程专门拆毁别人工程的“讲道指摘控告者”,你们有祸了。

这节经文需要强调的核心真理仍然是:因行审判。这使基督徒知道应该怎样预备“我必快来、赏罚在我”。换言之,你我或每一位基督徒,必须预备自己的行为(ἔργον)或工程,并唯有借此才可能得赏赐。这赏赐不仅仅是给义人的,也应许给接待义人的人:“41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42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马太福音10:41-42)。这赏赐有可能在今生已经开始部分应验。中译有“赏罚”而原文没有“罚”这个字,但这个译法逻辑上是成立的。如使徒行传1:17-19,“17他本来列在我们数中,并且在使徒的职任上得了一分。18这人用他作恶的工价,买了一块田,以后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19住在耶路撒冷的众人都知道这事,所以按着他们那里的话,给那块田起名叫亚革大马,就是血田的意思。20因为诗篇上写着说,愿他的住处,变为荒场,无人在内居住。又说,愿别人得他的职分”。与犹大工价并行的是巴兰工价(彼得后书2:13-15,犹大书1:11)。

二、耶稣是谁(13)

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I am Alpha and Omega,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the first and the last.

现在,我们可以将这些不断重复的宣告(1:8,1:17,2:8,21:6),指向耶稣基督的神性。这是平行的真理:“1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2这道太初与神同在。3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翰福音1:1-3)——这是指向“起初”。“18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19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20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这是指向末了。相关宣告以证明基督的神性及唯一神信仰——因为只有神才拥有这样的特质,而任何假神和偶像都不可能创始成终(希伯来书12;2)。他们也只能一时小人得志,“时与势都在我们这边”。偶像也都必然成为“过气网红”。以赛亚书至少三次谈论了这样的真理:以赛亚书41:4-5,“4谁行作成就这事,从起初宣召历代呢?就是我耶和华,我是首先的。也与末后的同在。5海岛看见就都害怕,地极也都战兢,就近前来”;以赛亚书44:6,“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以赛亚书48:12,“雅各,我所选召的以色列阿,当听我言。我是耶和华,我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基督徒如此认信,就是要我们远离偶像崇拜(启示录22:9)。

值得强调的是,13(神-主)与16(王)两处基督论,可以平行诗篇中大量的相关信息:“我的主我的王”、“我的神我的王”、“耶和华我的王”等(诗篇5:2,44:4,68:24,74:12,84:3,145:1)。另参约翰福音1:49,“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马可福音15:32,“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那和他同钉的人也是讥诮他”;西番雅书3:15,“耶和华已经除去你的刑罚,赶出你的仇敌。以色列的王耶和华在你中间,你必不再惧怕灾祸”;撒母耳记上12:12,“你们见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我说,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神是你们的王”。

其次,这样宣告的目的之一,是教导以色列胜过偶像崇拜,也胜过政治恐惧(21:8):“1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以色列阿,现在你当听。2造作你,又从你出胎造就你,并要帮助你的耶和华如此说,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耶书仑哪,不要害怕。3因为我要将水浇灌口渴的人,将河浇灌干旱之地。我要将我的灵浇灌你的后裔,将我的福浇灌你的子孙”(以赛亚书44:1-3);“7自从我设立古时的民,谁能像我宣告,并且指明,又为自己陈说呢?让他将未来的事,和必成的事说明。8你们不要恐惧,也不要害怕。我岂不是从上古就说明指示你们吗?并且你们是我的见证,除我以外,岂有真神吗?诚然没有磐石,我不知道一个。9制造雕刻偶像的,尽都虚空。他们所喜悦的,都无益处。他们的见证,无所看见,无所知晓,他们便觉羞愧。10谁制造神像,铸造无益的偶像?11看哪,他的同伴都必羞愧,工匠也不过是人。任他们聚会,任他们站立,都必惧怕,一同羞愧”(以赛亚书44:8-11);“你们都当聚集而听,他们(或作偶像)内中谁说过这些事。耶和华所爱的人,必向巴比伦行他所喜悦的事,他的膀臂也要加在迦勒底人身上”(以赛亚书48:14);“耶和华说,恶人必不得平安”(以赛亚书48:22)。另参希伯来书12:2,“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三、人类终局(14-15)

14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

15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这两节经文是平行的,一方面是祝福;另一方面是咒诅——末世审判最终是根据个人所行的将人类一分为二。而借此圣经对鸡汤教的泛爱主义秀及唯独信心、只经纶设置了清晰而刚性的底线。比如如果你坚持无限度地位第15节中的所有恶人祷告,爱他们,你这比上帝更“大爱”的人,最终适合于住在城外。而如果你谦卑得不愿意进城,觉得自己不配,你最合适的地方也只能是在城外。但你们不愿意——谦卑修士和泛爱大师,你们的父从起初就是说谎的。另外,启示录22:14-15与也是完全平行的:“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

1、祝福(14)

14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Μακριοι ο ποιοντες τς ντολς ατο, να σται ξουσα ατν π τ ξλον τς ζως κα τος πυλσιν εσλθωσιν ες τν πλιν.Blessed are they that do his commandments, that they may have right to the tree of life, and may enter in through the gates into the city.

祝福的概念至少可以平行“八福”(马太福音8:5-12);另参诗篇1:1-2,“1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2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也许正因为如此,接受本才说:行(ποιέω)祂诫命的人是有福的:οἱ ποιοῦντες τὰς ἐντολὰς αὐτοῦ。因为这样一来,启示录这句话就与诗篇1:1-2完全平行了:行律法=喜爱律法;查考圣经是为了行圣经的义。

虽然有古卷说的是“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但“洗净”也是义人的行为:“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启示录19:8)。重生不是因为我们的义:提多书3:5,“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但是永生与行义相关:“行为纯正的义人,他的子孙,是有福的”(箴言20:7)。正如你出生完全是恩典,但长大成人建造工程,你自己责无旁贷,你不能将成长包括治理这地管理看守特别是“事奉他”都“完全交给神”。这是完全平行的信息:启示录7:13-17,“13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14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15所以他们在神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16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17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权柄((ἐξουσία))就是罗马书13:1-3中的权柄——不是你要顺服外邦掌权者,而是你必须珍惜和行使神早已赐给你的权柄:“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1:12);“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加福音10:19)。最后,这里再一次强调“从门进城”——这门是窄门,是义门(诗篇118:18-20,以赛亚书62:10)。

2、咒诅(15)

15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ξω δ ο κνες κα ο φρμακοι κα ο πρνοι κα ο φονες κα ο εδωλολτραι κα πς φιλν κα ποιν ψεδοςFor without are dogs, and sorcerers, and whoremongers, and murderers, and idolaters, and whosoever loveth and maketh a lie.

首先注意,副词ἔξω并不是专指与火湖平行的另外一个地方,它只是指外面的(without, out of doors),与福音无关无分的。其次,22:15与21:8(及21:27)是平行的:“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两处经文共享的概念是“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注意“拜偶像的”这个概念,与启示录22:8-9之间的关系——你应惊叹约翰有多危险。至于“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ὁ φιλῶν καὶ ποιῶν ψεῦδος),比“说谎话的”(ψευδής,形容词)更饱满一些。他们爱(φιλῶν)上了说谎,因而乐此不疲。假神、阴谋论患者和肉教徒都是如此。这个行谎言(ποιῶν ψεῦδος)与上文的行律法(ποιοῦντες ἐντολὰς)正好是对立的。ψεῦδος在这里是名词,重点在行为。

特别的概念是“那些犬类”:οἱ κύνες,the dogs。与下文那些罪人可以平行,也可以互相解释;或者覆盖“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κύων在新约中出现了5次:马太福音7:6,“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路加福音16:20-21,“20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21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腓立比书3:2-3,18-19,“2应当防备犬类,防备作恶的,防备妄自行割的。3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18因为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我屡次告诉你们,现在又流泪地告诉你们。19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彼得后书2:21-22,“21他们晓得义路,竟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倒不如不晓得为妙。22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还有一个概念就是“狗崽子”:马可福音7:27,“耶稣对她说,让儿女们先吃饱。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κυνάριον)吃”。

狗或犬类,在旧约中的信息更为丰富,如出埃及记22:31,“你要在我面前为圣洁的人。因此,田间被野兽撕裂牲畜的肉,你们不可吃,要丢给狗吃”;诗篇22:16,“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篇22:20,“求你救我的灵魂脱离刀剑,救我的生命脱离犬类(生命原文作独一者)”。希伯来文中的כֶּלֶב也常常指寺庙中的男妓(male cult prostitute),就是为了钱出卖肉体和信仰的人,如申命记23:17-18,“17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娈童。18娼妓所得的钱,或娈童(原文作狗)所得的价,你不可带入耶和华你神的殿还愿,因为这两样都是耶和华你神所憎恶的”。既然主流如狗,你责备他们,结果必然“犬类围着我”。כֶּלֶב在旧约中出现了32次,第一次在出埃及记11:7,“至于以色列中,无论是人是牲畜,连狗也不敢向他们摇舌,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

四、耶稣是谁(16)

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γ ησος πεμψα τν γγελν μου μαρτυρσαι μν τατα π τας κκλησαις· γ εμι ῥίζα κα τ γνος το Δαβδ, στρ λαμπρς κα ρθρινςI Jesus have sent mine angel to testify unto you these things in the churches. I am the root and the offspring of David, and the bright and morning star.

“我耶稣”这是强调。“我的使者”(ἄγγελόν)就是22:9中的天使——借此我们更知道,为什么不可崇拜天使。没有必要纠结“你们”与“教会”之间的关系,可以在神学上等同。动词μαρτυρέω即作见证。天使的见证是为了众教会(ἐπὶ ταῖς ἐκκλησίαις)。教会这个概念在启示录中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启示录1-3与启示录22章之间,教会真理交叉呼应。不仅如此,正是16节教会这个概念,在17节中进一步解释为“圣灵与新妇”。ἐκκλησία在新约中出现了118次,四福音书中只出现两次(那是寻找和呼召罪人起来预备教会柱石的时期,“爱仇敌”也与此相关);但在启示录中出现了20次。不学启示录的教会不是教会。教会必须怎样认识基督呢?

第一、“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ἡ ῥίζα καὶ τὸ γένος τοῦ Δαβίδ:I am the root and the offspring of David。这是双重信息:一方面基督是大卫的主(根);另一方面,肉身上耶稣是大卫的后裔(马太福音22;41-46;使徒行传2:34-36)。一方面,所有的权柄(如大卫)都出于神,因为祂是根(罗马书13:1-7)。另一方面,万王之王是基督,祂是最后的王(后裔)。这两个概念可以共同指向这个核心真理:基督是王(诗篇2:1-12)。大卫是王,是神所膏立的君王。但这样的基督论,必然意味着”两件事:希律心里不安;基督必须进入耶路撒冷经历十字架。这是得胜的大卫:启示录5:5,“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在这样的语境之下,请务必重读马太福音16:15-28——认信基督意味着你必须跟随主离开黑门山进入耶路撒冷经历十字架,而这与生命或永生不可分割。与此相关,一方面,基督建立教会胜过阴间或魔鬼的权势(约翰一书3:8);另一方面,打碎世界众王:“26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27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辖管原文作牧),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28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29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2:26-29)。正因为如此,作王与晨星两个概念在启示录2:26-29与22:16同时出现了。

第二、“我是明亮的晨星”:ὁ ἀστὴρ ὁ λαμπρὸς καὶ ὀρθρινός,and the bright and morning star。我们记得另外一个王曾这样自夸:“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13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14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15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以赛亚书12:12-15)。这是什么意思呢?一方面,基督要讲魔鬼褫夺的荣耀夺回;另一方面,基督作王的基本含义首先就是倾覆世界的王和世界众王。换言之,证道的中心是基督作王;而基督作王必然意味管教或打碎世界众王。

五、教会使命(17)

17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Κα τ πνεμα κα νμφη λγουσιν, λθε, κα κοων επτω, λθε, κα διψν λθτω· κα θλων λαμβαντω τ δωρ ζως δωρεν;And the Spirit and the bride say, Come. And let him that heareth say, Come. And let him that is athirst come. And whosoever will, let him take the water of life freely.

第12节聚焦基督复临,而17节聚焦教会在末世论语境之下的大使命:务要传道。首先,圣灵和新妇(Καὶ τὸ πνεῦμα καὶ ἡ νύμφη)是传道的主体,传基督所传的(12)。一方面,圣灵的工作在教会,为教会。这一点不仅可以重温约翰福音中的圣灵论,也可以重新阅读使徒行传第2章。另一方面,圣灵借着教会所作的,核心仍然是说(λέγουσιν……εἰπάτω)或传道。“听见的人也该说”(καὶ ὁ ἀκούων εἰπάτω)——每一个基督徒都承担着传道的使命。不过λέγω有教导的含义;而εἶπον就是一般意义上的说话。所以前者的主语是圣灵和新妇,后者的主语是“听见的人”。其次,传道的对象是全人类,但唯有靠圣灵知道自己口渴的人才可能明白(马可福音2:17;以赛亚书44:3,箴言25;25)。再次,传道的内容是“来得生命”(约翰福音5:40);为此我们必须听道并且得胜。

在交叉结构中,17节的“生命水”平行了12节中的赏赐。而这真理是一贯的:“1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4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5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又说,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6他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7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启示录21:1-7)。生命水之生命(ζωή)包括两个方面:重生和永生,分别指向圣洁与公义:“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示录22:11)。这样的生命定义,在约翰福音中,接着首尾呼应的相关概念得以强调:“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翰福音1:4);“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翰福音20:31)。生命指向教会传道的内容,而传道的原则仍然是“传道自由”。

最后又是传道的原则:自由。“听见的人”还可以平行启示录1-3章及13:9中“凡有耳的”。在启示录22:17中,指向传道自由这个原则的概念,就是“愿意”:ὁ θέλων,whosoever will。一方面,恩典是可以抗拒的:马太福音18:14,“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马太福音23:37,“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但另一方面,救恩或救恩的神圣意愿,仍然是普世性的,直到基督复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3:9)。“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摩太前书2:4)。阿门。

任不寐,2021年7月17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