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任 不寐

马太福音第十八课:你是基督徒吗(10:1-42)

承接马太福音9:36-38,基督开始重建牧者和工人。而如果说马太福音第8章的主体是驱逐魔鬼,第9章是责备魔鬼的儿子;那么第10章就是建造神的仆人,或者让我们认识到底什么是基督建造的教会和基督徒。常常有人大言不惭地个人见证:“我为什么成为基督徒”。然而打开马太福音第10章吧:你说的基督徒是耶稣差遣的门徒吗?基督徒是基督徒吗?这一章的内容在下面这个交叉结构中,让我们全面或从七个方面认识何为基督教和基督徒;而为什么我们开始说:主流基督教是非政治邪教。

马太福音第十七课:争战魔鬼的众子(9:1-38)

马太福音8章针对魔鬼和鬼附的世界,耶稣面对和医治的是外邦人和以色列人;但马太福音第9章,虽然仍然在赶鬼医病,耶稣却开始面对犹太人领袖(文士与法利赛人)的敌对。换言之,第8章驱赶和审判魔鬼;第9章,但魔鬼的儿子们不干了。于是神子和龙子的冲突不断升级(约翰福音1:11)。

马太福音第十六课:赶鬼医病的正意(8:1-34)

马太福音8-9章的基本主题就是:胜过世界,建立教会;或者建立教会胜过世界的王魔鬼(马太福音16:18)。基督教的悲剧是,不认识基督(基督是王);也不认识魔鬼(魔鬼是世界的王);更无教会异象。所有这些疾病或“根本有病”,都源于魔鬼的捆绑:不洁、躺平、虚热、胆怯、邪恶(“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9:4/创世记8:21)、死亡、瞎眼与冷血。不过马太福音第8章本身也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单元,并交叉结构如上。而我们也将争取在“数九寒天”里讲完马太福音8-9章这个单元。这些故事基督徒都比较熟悉,也方便我们用概论的方式来分享这个单元的基本信息。特别是,在我们刚刚完成的马可福音系列课程,可以参考那里的相关讲章与视频:马太福音8:1-4/马可福音1:40-45;马太福音8:14-15/马可福音1:29-23;马太福音8:23-27/马可福音4:35-41;马太福音8:28-34/马可福音5:1-20。因此,我们释经重点放在马太福音8:5-13/路加福音7:1-10;马太福音8:18-22/路加福音9:57-62;特别是马太福音8:16-17。讲道台上我们将致力于重新解释“赶鬼医病”的正意,这是对主流基督教相关骗局或丘坛的进一步攻击。

马太福音第十五课:主流教会批判(7:13-29)

登山宝训实际上彻底拆毁了基督教主流丘坛。马太福音第五章,从初心否定主流:“10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主流信仰或受逼迫不是为义,天国不是他们的。马太福音第六章,从祈祷或话语否定主流:“33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主流祷告从不求国求义,国也不是他们的国。马太福音第七章,从行为否定主流——这就是马太福音7:13-29的基本内容:按着行为,很多“基督徒”最终不能得救;他们不行义,但常常作恶或在世界的罪中有份。仅就唯独信心这个主流教义而言,可以从这段经文中找到贯穿始终关于行为(ποιέω)的反复强调。这个“能说不能行”(23:3)或只是行恶的丘坛,该拆毁了。今天的证道经文正是基督教重建的理由;也是整体上否定“主流教会”的圣经根据。

马太福音第十四课:是谁不要论断谁(7:1-12)

神禁止不义的人论断义人以及彼此论断;却赐给义人或教会论断和管理世界的权柄与责任。所以复活并且复临的主说:“26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27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辖管原文作牧),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28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29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2:26-29);“15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万民原文作凡受造的)16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κατακρίνω)”(马可福音16:15-16;另参马太福音28:18-20)。

马太福音第十三课:胜过第一试探(6:19-34)

这时代黑暗。埃及的黑暗由三部分组成:法老(出埃及记第一章中的新王,与启示录11章中无底坑中的兽可以平行)、积货城(积攒财富在地上)与瘟疫或埃及恶疾。归根结底是钱财取代公义上升为神,或玛门取代基督,于是埃及人一生为钱焦虑,忧愁至死,并且永死。圣诞中的东方博士连锁献上极贵香膏的女人,示范了人离暗入光的福音之旅。基督教重建旨在公义克服吃喝;最大拦阻仍是第一试探。这是亚当、以扫以及加略人犹大失败的根源;也是今日主流基督教“非政治”的主要原因。正因为如此,马太福音6:8和6:11已经将这个问题提出来,而马太福音6:19-34将之全面展开。后来的“资本论”和“国富论”是对主耶稣相关讲道的全面弯曲,出于邪灵——邪灵的核心教义在于否定道成肉身或神的爱,神的义(约翰一书4,约翰二书1)。关于明日之死的忧虑,会制造一个转向今日吃喝而躺平并仇视公义或非政治的巨婴之族。

马太福音第十二课:停止你的表演(6:1-18)

这三组反对宗教表演的教导之间有这样的逻辑关系:向人的表演归根结底是不信神,没有神;从而把人怎么看自己看的过于当看的,即以人为神。但是影帝和戏子所有表演真正的目的,在有求于人:求人点赞,求人奉献;只是他们绝不行义。政治影帝为了钱;非政治宗教戏子也是为了钱。正所谓,不义的人不知羞耻。然而今天证道经文的三个基本方面,即施舍、祈祷和禁食,都是为了教导人学义,并且教导基督徒要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这是所有邪教的两个基本特征:第一、以人为神,即人是赏赐者。所以这里反复强调,拽不神才是赏赐的主体。正因为如此,马太福音第7章开篇禁止人论断人;而保罗进一步将论断与赏赐结合起来:“4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5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哥林多前书4:4-5)。第二、认钱作父,要人的荣耀,要人的献祭。表演是一种交易和市场行为,是为了向衣食父母买票,是为了敬拜玛门,是魔鬼用第一试探成功捆绑人的明证。二流演员表演宗教非政治,只是为了与一线明星以及世俗消费者进行市场交易。

马太福音第十一课:论律法的精义(5:17-48)

千百年来,“山上宝训”一直被主流基督教引申和弯曲为不问是非,颠倒善恶的泛爱主义;所以今天拨乱反正任重道远。当我们把主流基督教和鸡犬升天堂定义为撒但一会的时候,至少有两个明显的事实根据:第一、他们的圣经只能到达马太福音第5章,无法与马太福音第7章,以及马太福音23-25章周延;更从神学上完全删除了启示录的所有常识——神向恶人或仇敌宣告咒诅与审判。第二、无论是无敌论的文学嫖客,还是爱敌论的鸡汤淫妇,一方面用爱仇敌指控我的讲道,一边痛痛地恨我——我是爱敌戏子们偏偏不爱的仇敌。如果说仇恨涉嫌杀人,加上他们如此公然撒谎,说他们的父就是起初杀人说谎的魔鬼(约翰福音8:44),岂不正对吗?

马太福音第十课:你们是世上盐光(5:13-16)

根据摩西律法和先知书,最后还可以这样平行这个双元比喻:盐针对以色列或基督徒或约民:洁净、更新、合一、作王;为主悦纳(5:17-6:21)。而光针对外邦人,基督和祂的仆人都是外邦人的光。责备罪恶,以公义带领人出黑暗进入光明(6:22-7:29)。“9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10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神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11亲爱的弟兄阿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12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鉴察或作眷顾),归荣耀给神”(彼得前书2:9-12)。阿门。

马太福音第九课:天国八福与神的义(5:1-12)

不仅如此,圣经对“幸福”的定义与有神论或信仰密切相关。马太福音定义的幸福或喜乐,与肉身享福及个人卓越无关,甚至对立。这一伟大事实,可以继续在八福的结构分析中得到加强:幸福与行义平行;而与不公不义以及成功神学或卓越决学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