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悬崖系列

问答与回应:道歉,有些加尔文主义者不是邪教徒

因为冬天已往【与一位改革宗朋友对话的两点印象】A、邪派功夫。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动辄论断别人”无知“。这不是一种好的对话方式。若说这出于义怒,这个义只能是自以为义的义。也属于再多说一句,就出于那恶者的恶。第二、论断别人无知常常不是因为你对圣经无知,而是你对改革宗神学或传统或哪些改革宗的著作无知。这一方面未必是真的,因为你看过的东西别人也看过,另一方面,我们讨论问题的出发点或争辩的基础,不是改革宗怎么说,而是圣经怎样说。

路德宗的态度:改革宗神论教义

在改革宗人士,乌尔里希•茨温利和约翰•加尔文精神继承人的影响下,神学异议已经肆虐多年了。路德宗人士已经开始背离他父辈的信仰而去跟随他们理性的主宰,成为加尔文主义者,或更糟的是,成为一神论者。社会确实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元化。因此这也难怪牧师和普通人都陷入混乱。他们会问:我们该如何与加尔文主义者打交道?我们可以接受他们的洗礼吗?他们崇拜的是另一个神吗?他们是异端吗?

问答与回应:十一论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

一卷書:“悬崖系列”,包括“十论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又重读了一遍。显然,包括恶妇亚他利雅和阿盟不断地因信称义在内,由于知识不足,很多人的确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于是只能靠“新概念”自说自话,破马张飞。一方面,他们一定觉得你说的加尔文主义和他们熟悉的那个不同,但事实上是他们自己熟悉的那个和LCMS说的那个不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由于完全缺乏LCMS的神学高度和传统,他们也根本不能靠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客观评价和认识他们熟悉的那个加尔文主义。

附录:归正的逆反

编者按:这里转发两篇文章,谢谢作者的惠稿。改革宗的斗士们在为真理争辩的时候,总是强调自己愿意为基督上十字架。但与此同时,他们几乎不能容忍别人和他们进行真理争辩,好像用以表明,上十字架是改革宗的特权。这里转发的文章在改革宗的网站或支持改革宗的网站上被屏蔽、删除,或者作者被版主严厉警告。他们不断发现,改革宗及其支持者可以肆无忌惮地围剿、谩骂、攻击和封闭任何“非我族类”;但任何对改革宗及其支持者的反驳、争辩,都会引起极端的敏感和报复。

悬崖系列之九: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

坦率地说,我起初并未设想这个“悬崖系列”会写到第九篇。而现在看来,我不知道这个系列会写到什么时候。最近这一周是难得安静的时光,和一些往日的同道电话联络,其中包括一些显然因为“悬崖”而疏远、甚至拂袖的弟兄姐妹。这些心平气和的交流,使我有一个越来越清楚的看见:很多误会源于“信息不对称”——众多反对的意见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我为什么将他们看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如此“小题大作”。

悬崖系列之八: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

sancaitaba2012-07-20 23:17:50 说: 任先生,我所在教会的两个朋友对您的《悬崖系列》中的两个方面提出了不同看法。第一、他们认为,您所说的,改革宗在中国“别无分店”,应该为中国教会的整体迷失负责,过于夸大了。他们说,“我们还在为争取谈点改革宗神学而努力”,”其实从我们所看到的来讲,改革宗还太边缘。非主流“。而且他认为在基督徒知识分子里,倾向改革宗的也很少,百分之九十是无宗派的。第二、有一个认为改革宗也是将洗礼和圣餐等视为施恩具的,只是名字不同,被称为“蒙恩之道”。

悬崖系列之七:为什么批判加尔文主义

最近不寐之夜关于“陳姳慧现象”的讨论让我感慨不已。本来,这些日子是春暖花开的日子,神在我们教会兴起的彼此相爱的温暖让更多的人面朝大海。神不断在更新我们,这小群已经不一样了,坚定,成熟,有基督的馨香之气。这是对讲道台一个极大的鼓舞和祝福:神的道真的是有能力的。不仅如此,神也将得救的人渐渐加给我们。昨天冒着蒙蒙细雨去探访一些慕道的朋友,看见路边玉兰花和迎春花从无到有地复活着。救恩的路很曲折,但每一段曲折的末端,都有一个春天。正如圣经说,患难生忍耐,忍耐生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