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出埃及记

出埃及记第七课:旧约的山上宝训(3:11-22)

龙的传人的最高智慧是“无我”;这是魔鬼的谎言。希腊人的最高智慧是“我是谁”,但希腊文化本身不能给出答案。摩西提出的问题类似斯芬克斯之谜:מִי אָנֹכִי,我是谁。这个问题诉诸两个语境(כִּי ……וְכִי)。第一、“竟能去见法老”。法老比我高。第二、“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最多我和以色列人是一样的人,或者他们凭什么听我的。实际上摩西的问题是:“你是谁”。在交叉结构中,13与11前后呼应,就是“你(神)是谁”与“我(人)是谁”的平行。主流之所以跑偏了,根本原因就是他们传讲的神根本不是圣经启示的神,他们信的基督不是基督。实际上他们的神是巴力,或者他们自己的肚腹。

出埃及记第六课:神对摩西的呼召(3:1-10)

首先我们要知道,摩西在出埃及记第2章所作的一切事,“神都在天上看着”。我们并非说人可以因行义配得神的显现,但神向什么人显现,必有缘由。而真理的的确确是:“耶和华的眼目,看顾义人,他的耳朵,听他们的呼求”(诗篇34:15);“这是耶和华的门,义人要进去”(诗篇118:20);“义人的道,是正直的,你为正直的主,必修平义人的路”(以赛亚书26:7)。神向人显现,也为差遣合适的人去完成使命。这也是复活的基督不断向门徒显现的理由之一。这段经文可以进一步交叉结构:1-5记载神在荆棘中向摩西显现;与之呼应的7-10,记载了神进入世界的使命及对摩西的差遣或摩西的使命。中间6节是神的自我启示。应该是又40年过去了,为了预备另外一个40年。这40年至少完成了三重预备:米甸的摩西,迦南各族人,埃及的埃及人和以色列人。不仅如此,到底如何解释荆棘异象,我们最好还是返回圣经本身:7-10就是对1-5最完美的解释:神-摩西-以色列,在七族人(埃及人+迦南六族)中焚而不毁,分别为圣。

出埃及记第五课:在东方见证公义(2:16-25)

米甸祭司、牧羊人和摩西,可以代表三种宗教:“耶和华开了瞎子的眼睛。耶和华扶起被压下的人。耶和华喜爱义人”(诗篇146:8)。而出埃及记2:16-22藉着摩西在米甸的经历,为这真理做了生动的见证:“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义人因信得生”(哈巴谷书2:4):“你们要论义人说,他必享福乐。因为要吃自己行为所结的果子”(以赛亚书3:10);“义人的道,是正直的,你为正直的主,必修平义人的路”(以赛亚书26:7);“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篇34:19 );“义人的脚步,被耶和华立定。他的道路,耶和华也喜爱”(诗篇37:23);“义人必承受地土,永居其上”(诗篇37:29);“在他的日子义人要发旺,大有平安,好像月亮长存”(诗篇72:7);“在义人的帐棚里,有欢呼拯救的声音。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诗篇118:15);“智慧必使你行善人的道,守义人的路”(箴言2:20);“但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言4:18)……阿门,阿门。

出埃及记第四课:女人的爱男人的义(2:1-15)

新教改革聚焦公义,而摩西是一个义人,行公义之人。一直有人问何为公义,以摩西为证。第一、公义就是爱。而我们爱,乃是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翰一书4:19;约翰一书2:29)。摩西爱(11-15),是因为先蒙爱(1-10)。公义见证为爱与怜悯(弥迦书6:8)。第二、最大的是爱(哥林多前书13:13)。因此这最大诫命(马太福音22:36-40)超过“顺服掌权者”和“政治恐惧”;为公义之爱可以听从神不听从人(使徒行传5:29),并且不怕王命(希伯来书11:3)、不怕王怒(希伯来书11:27)。第三、公与私对立。公义超越私人恩怨和名利报复。摩西作为埃及王子,为受欺压的弟兄伸冤,本与他自己的利害毫无关系,而且行公义只能舍己(马太福音16:24;诗篇82:3)。第四、信心加行为(以弗所书2:8-10,希伯来书11:1-40,雅各书2:13-26;约翰一书3:7)。公义的真理弃绝“唯独信心”宗派教义。第五、公义者得救。这是清楚的经文根据:约翰福音5:29,诗篇106:3,箴言11;19,以赛亚书56:1,哈巴谷书2:4,罗马书2:10,启示录22:11等。出埃及记2:1-15廓清了罗马书3:1-2的应用边界。

出埃及记第三课:收生婆的不顺服(1:15-22)

这段经文可以清晰地交叉结构。15-16首尾呼应,相同的概念如:法老说、男孩、女孩、存命等;这些信息见证法老和埃及人如希律,乃是屠婴甚至杀神(基督)的鬼魔。17与20前后呼应,共同的概念是收生婆敬畏神,及埃及王与神这两个概念的对立。18-19聚焦收生婆与埃及王之间面对面的“属灵战争”。可以视为一种神学隐喻:教会站在世界之王的面前。当然,这段经文还可以分成三个较大的单元:15-17:埃及王屠婴恶谋及抵制。18-19:收生婆与埃及王的争战。20-22,神的保守及埃及王的刚硬——其中的逻辑可以平行出埃及记1:12-14,恨人恨神,作死必死。

出埃及记第二课:以色列众子遭逼迫(1:8-14)

这里有两个重要的神学问题:神为什么任凭暴君崛起、以色列人遭遇400年逼迫和奴役?以及魔鬼是神所造的吗?后者我们讲过了:魔鬼和人犯罪出于他们自己(约翰福音8:44)。关于前者,答案至少是:为了试炼和管教百姓,为了催逼选民出埃及、为了刑罚埃及人。这是“标准答案”:“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罗马书9:17)。

出埃及记第一课:以色列众子在埃及(1:1-7)

实际上出埃及记第一个概念是וְ,创世记50:26最后一个词בְּמִצְרָֽיִם(在埃及)并非历史的结局。历史是祂的故事,历史仍在继续。正如旷野黑门山以琳吐谷浑不是教会历史的终点,“你要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在某种意义上,整个基督教都沦陷在埃及或被掳掠于巴比伦、以顺服法老尼布甲尼撒、泛爱埃及人巴比伦人作为苟且和行淫的“确据”。他们习惯了在埃及大街赏贩卖鸡汤的生意,远看分不清以色列与埃及人。该法勒(分)了。但圣灵让我们看见黑暗中闪亮的星辰,正如创世记中神一再向先祖应许说:你的儿女将如繁星满天。这些是闪亮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