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出埃及记

出埃及记第十八课:以色列过红海2(14:15-31)

红海事件不是孤立的政治要闻,而是在66卷书中的一个基本架构。首先,“这夜是耶和华的夜”,注意出埃及记12与14章在“这一夜”中如何平行了基督的两次降临。其次,出埃及记14章可以与创世记1,6-8章平行,水上创造与洪水审判,再度平行基督两次降临。再次,参考启示录1-2章中的云与杖,以及启示录16-22中的众水(众民)与海;可以知道红海审判是一种末世审判。最后,重读马可福音第5章格拉森猪群坠入海中的神迹,以及主耶稣水变酒、平静风和海、水面行走等神迹——基督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那些所谓“我们只查考圣经但不盲从”的非政治小妖,“从”是自夸,“盲”是事实。
“埃及人追赶他们……都跟着下到海中”。伟大斗争也算视死如归,只是不知死,为了作恶,害人,杀戮:百万雄师“追赶他们”,“都跟着”以色列。若无害人之心,怎能灭亡呢。“追赶”显示一种深刻的依赖或嫉妒,埃及人没有自己的正经事业,“超英赶美”、“东升西降”就是他们的信仰。追赶者存在的意义建立在被追赶者存在的基础之上;所以一切追赶者是世界上最蠢最可怜的“他人之奴”;何况追赶义人,必然灭亡。

出埃及记第十七课:以色列过红海1(14:1-14)

这是圣诞证道。“你吩咐以色列人转回”,正是“基督教重建”的本质。这个“你”是摩西,是传道人。而摩西自己正是从苇海里被拉上来的(出埃及记2:3-10),他有生命的经历带领以色列人安营在红海,穿越“绝地”。“转回”就是“重建”,但“你”会听到一切主流来袭:“我们已经分别为圣岂可再回到恶心的法老埃及人面前”;“要顺服法老爱仇敌为仇敌祷告”;“你为什么总是纠缠法老或政治”;“我们应该在以倘专心建立圣礼型教会只查考圣经”;“我们不要站在外邦人和君王面前而只是砍伐以色列人特别是无知的妇人”(三分之一的基督教);“不应该总是批评巴力哈希录或别的宗教宗派”……主流引发红海前第一场撕裂,将制造二百五叛乱,最终一代人灭亡。

出埃及记第十六课:以色列启程了(13:17-22)

这段证道经文可以交叉结构:绕行且神带领以色列人绕行(17-18),绕行或神具体怎样带领以色列人绕行(20-22);同行,而且是约瑟的骸骨与摩西同行(19)。出埃及记13 :17-22还可以这样交叉结构:17-18与20-22,神的爱,及祂怎样爱我们。而19节是教会的彼此相爱——摩西对约瑟的爱是真爱,因为骸骨无言;何况是430年前的骸骨。有拉比这样解释出埃及记13 :19,当所有以色列人正在撸起袖子掳掠埃及财务的时候,摩西却在挥汗如雨地挖掘约瑟的骸骨。信守誓言,这是信德。当然,我们爱(19),乃是因为神先爱了我们(17-18,20 :22)。出埃及记13 :17-22的交叉结构也可以相应地平行两个主题:攻击世界(虽是缓期执行,17-18,20-22);攻克己身(19)。

出埃及记第十五课:重建长子名分(13:1-16)

神的儿子首先就是管理(治理+管理;修理+看守)世界的君王(创世记1:26-28,2:15);或者说,神的儿女就是在上掌权的,或者在上掌权者的使者:“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换言之,作神的儿女首先就是返回“政治中心”,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世界中心,伊甸园本来就是宇宙中心,教会本来就是创造和启示的中心(以弗所书1:17-21);唯有我们是神的长子和儿女。基督教不是洞中东躲西藏的老鼠或边缘人与按摩女;因为长子本与权柄同义。但是神的儿子作王与埃及长子作王不同,他们相信力量是上帝,但我们相信上帝是力量。与此相关,神的儿子就是传讲和信守上帝诫命的人(创世记2:16-17;3:11,17),或就是按神的真理管理世界的人。因此,起初的亚当被称为神的儿子(路加福音3:18);因此,末后的亚当祂来作王:“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马太福音2:2);“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约翰福音1:49)。而且基督要藉着真理、并仅仅以真理作王,特为真理作见证(约翰福音18:36-40)。不仅如此,利未人代替以色列的长子,利未人是祭司——这祭司就是跟从基督,为真理作见证的君王:“5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脱离有古卷作洗去)6又使我们成为国民(原文就是国王),作他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启示录1:5-6)。所以主又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12)。那人,你往里去?!

出埃及记第十四课:以色列出埃及(12:29-51)

感谢神的话语。击杀埃及长子!你在基督教的信经和教义中,你在非政治的鸡汤教中,找不到这些如此重要的(政治)信息。但这夜是耶和华的夜,这是神的作为。正如你在非政治主流邪教中找不到法老溺婴希律屠婴这些政治信息一样,但基督必然回来审判。我们还可以将今天的证道经文分成两大部分:埃及人或击杀-掠夺埃及人(29-36);以色列或拯救以色列(37-51)。值得强调的是,如果没有击杀和掳掠埃及人,或者说没有如此结构性的“政治背景”,救恩和重生只能是肉身成道的异教思想。最后两部分内容放在这样两个主题之下:无酵节(37-42)与逾越节(43-51)。这是离开埃及的新人类:无酵之民和逾越之民或割礼之民。所谓圣徒,就是对狂妄(自神)和肉身(自畜)的双重节制(道成肉身对肉身成道的弃绝、救赎与审判)。“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阿门。

出埃及记第十三课:逾越节无酵节(12:1-28)

弟兄姐妹,让我们为逾越节和无酵节感谢赞美神,他们是耶和华的节日,他们才是耶和华的节日。神藉着这两大节日开天辟地,重新造人;唯有经历这两大节日,才可能有新造的人,才可能有圣会和圣徒。一方面,逾越节让我们经历或认识基督的救赎与审判,或道成肉身(第一次来)与基督复临。另一方面,无酵节让我们经历基督里的重生,就是藉着圣道和圣礼持续离开埃及及其假神,并始终记得自己不是神,一直作完全人去侍奉主。中国有诸多节日,但从无耶和华的节日,只有鬼的节(年、清明)和罪人节。而西方世界,到了现代社会,纷纷远离逾越节和无酵节,人们不再去主流教会,只在海滩玩耍。这样的人类正在积蓄愤怒,等候又一轮埃及长子一同灭绝。所以摩西不仅站在法老面前,更站在以色列人的面前。愿更多摩西呼喊神的百姓重建基督教:“至于以色列人,他说,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顶嘴的百姓”(罗马书10:21);“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以赛亚书65:2)。求主怜悯。阿门。

出埃及记第十二课:埃及的十灾(7:8-11:10)

这场灾难是全国性的,如同大饥荒:“凡在埃及地,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后的婢女所有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都必死”;“埃及遍地必有大哀号”。但神将以色列分别为圣:“至于以色列中,无论是人是牲畜,连狗也不敢向他们摇舌,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鸡汤教的败类啊,你们说“都是一样的罪人”,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摩西最后在法老面前的见证:“于是,摩西气忿忿地离开法老,出去了”。瞎眼的鸡汤教啊,你说摩西顺服了法老到底是什么意思?躺平的主流啊,你们要控告摩西有血气(בָּחֳרִי־אָֽף,in a great anger)吗?属灵表演艺术家们,你们凭什么说神不是降灾的神呢?这最后的审判,不正是因为“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吗?

出埃及记第十一课:利未人的家谱(6:2-7:7)

这段经文可以清楚地归入一个单元,并简单交叉结构如下:审判与救赎(6:2-9,7:1-7);要对法老说(10-13,26-30);祭司的家谱(14-25)。“我是耶和华/我名耶和华”这个概念在这段经文中的7次出现;对埃及王老说/到法老面前也出现了7次。神要将自己的百姓“领出来”,并“领进去”;这个概念也出现了7次。何为天路或者何为基督教,以及何为救恩真理?一方面,就我们与世界的关系而言,就是你要对法老说。另一方面,就我们与我们的关系而言,就是要建立教会。唯有站在法老面前,才可能将百姓领出来。唯有建立教会,才可能将百姓带进去。没有其他道路,没有别的基督教。而就教会真理,根基在祭司或圣职。这就是这份祭司家谱与上下文之间的逻辑关系。不仅如此,带出来和领进去不是一代人或摩西亚伦两个人能完成的,这需要数人的工作。耶和华的军队主要是祭司,或祭司首先是耶和华的军队。

出埃及记第十课:什么是流氓国家(5:1-6:1)

实际上每一位真正的牧者,都会经历加拉太定律和哥林多现象;而一般而言,你和某些会众——特别是那些自以为自己是什么的同工——蜜月将结束在政治逼迫的日子。伪善的可以“相忘于江湖”;丑恶的则聚众控告和攻打牧师。他们不会将恐惧和愤怒转向逼迫者、当局、国安、警察,只是一味归咎于传道人“讲政治”(对法老说),并祭起所有纯正、传统、正统、属灵、人家都等等吃人的含族手段。在法老面前装孙子,在牧师面前耍大刀者,都是耍流氓。也有女流氓。传福音遭逼来自两方面,埃及人和以色列人。而“逼迫内卷化”是魔鬼真正要达到的目的。但内部搅扰会使年轻的牧者伤心失语。建议你们祈求神。神回答了摩西。

出埃及记第九课:神为什么要杀摩西(4:18-31)

出埃及记4:18-31可以交叉结构:18-20与27-31首尾呼应,可以视为相关的两个主题:摩西在或离开米甸与摩西在或返回埃及。与之平行的信息是,摩西在米甸与家人和神的关系(18-20),摩西在埃及与以色列和家人的关系(27-31)。中间两段经文分别是神与法老的关系,神要杀法老的长子,这预言最终应验(21-23);神与摩西的关系,神要杀摩西,结局是摩西得以幸免(24-26)。这“双杀”悲剧显示这一真理:“主耶和华阿,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诗篇130:3)。与此相关,这两段经文也涉及教会历史上聚讼不已的两大假难题。第一、神为什么叫法老的心刚硬。与此相关,和合本的旁注“任凭”有意义么?这些经文支持双重预定论吗?第二、神为什么要杀摩西,某些传统是否没有难题创造难题也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