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雅各书

雅各书第十四课:教会的全面改革(5:12-20)

雅各书5:12-20节不仅是雅各书的终结,更是我们2019年圣经学习的神学总结。她从三个方面彻底否定了基督教主流——无论白左还是华人——包括改革宗、倪柝声和灵恩派;因此,基督教需要回归圣经、光复教会的彻底改革。改革宗的核心教义之一“一次永远”被彻底否定了;否定圣职的倪柝声派被彻底否定了(长老);追求肉体医治神迹的灵恩派被彻底否定了。这三重主流思潮,背后就是异教的灵;就是蛇藉着罪人特别是无知妇人和男女人之贪欲对教会的捆绑。罪人的贪婪主要表现为贪财与贪生。所谓贪生(中国哲学的重生主义,不要复活永生,只要长生不老),集中表现为改革宗的双重预定和永蒙保守教义、倪柝声的修身养性炼丹练身用石头砍自己等墓穴幻像,以及灵恩派的身怀绝技装神弄鬼与肉体医治及情欲铺张合伙装假。求神帮助我们,以经解经将雅各书5:12-2-立为基督教新改革的基石。

雅各书第十三课:你要忍耐直到主来(5:7-11)

你信或真的相信基督复临吗?当今时代像初代一样,越来越多的人质疑基督复临的信实。彼得后书第三章的苦口婆心仍然无法说服他们,似乎也无法说服我们自己。保罗华许们咬牙切齿,大卫鲍森们语重心长,实际上这一切的基要主义姿态对基督教的崩溃无济于事。我们当然对基督复临坚信不疑;但是,“延迟”不是出在末世的征兆和基督的应许上。问题出于我们自己,出于教会对真理的圣灵的抗拒,出于教会与世界的淫乱。幸福着的基督教整体上并不呼喊“主啊我愿你来”,这种末世论的呼喊香港人比基督徒更强烈而真实。我们必须明白,基督复临的一个基本历史前提是:“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马太福音24:14)。基督复临的“无限推迟”,只有一个原因,教会所传的福音根本就不是福音,那些已经到达地极的福音只是以扫的鸡汤和犹大的强吻。

雅各书第十二课:那关切政治的上帝(5:1-6)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5)。神就是光,照耀这个世界的一切黑暗。再次感谢神赐给我们雅各书,并藉着雅各书见证基督。长期以来,鸡汤教所伪造的上帝不是上帝,雅各书5:1-6让我们在基督里看见一个真实的上帝:祂道成肉身,祂关切世界善恶贫富杀人越货;祂复活了,他垂听冤声,审判世界的不公不义和官红富二代的丧尽天良;祂将复临,他正在复临,在末世审判仇敌,并将自己的百姓带进新天新地,直到永远。这是真正的福音,这是我们真正的福音。一方面,我们都是工人或港人,遭遇逼迫和杀害;另一方面,神关切这一切,必为仆人和百姓报仇伸冤,并将一切殉道者带入永生。特别是在雅各书5:1-6节,我们看见审判流氓当局(1,6)、弃绝蛇的幸福或善恶标准(2-3,5;系狱的保罗约翰才在幸福和善中),并且为民伸冤的上帝(4)。唯有圣经启示的上帝是上帝,唯有圣经见证的真理是福音。

雅各书第十一课:这样夸口是恶的(4:13-17)

专注今生物质享受并炫耀出世智慧的异教邪灵,都是神所憎恶的。我们知道异教藉着对尘世今生以及肉身的厌恶或看破红尘,用魔鬼的智慧要把灵魂带进世外桃源,或者修道院,或者仙山洞府,寺庙方寸,不一而足。但是,圣经完全弃绝这一切。正因为我们生命短暂,因此我们更应该使用我们的生命在人间发光行善;而行道乃是进入永生的必经之路。换言之,我们怎样生活决定这我们是否进入永生。因此基督徒与异教徒完全不同:表面上我们的都看透生死,都对世界有着某种否定性的决定;但是,异教徒跟随贾宝玉扬长而去;而基督徒被吩咐进入世界,见证基督,传讲福音,秉公行义。我们也不认为钱财都是粪土,因为十分之一是属于神的;人也要靠自己养生。因只是神创造我们,让我们有祂的形象和样式。

雅各书第十课:谁论断谁,什么论断(4:11-12)

雅各书三次论及鬼魔,让我们认识鸡汤教沦为淫妇的三大原因:第一、在与神的关系上:把一切都交给神(2;19-20);第二、在与魔鬼的关系上;教会顺服伪掌权者(4:7);第三、在与人的关系上:牧师不可论断人(3:14-15)。它们弯曲甚至颠覆圣经,藉着这三道阴间之门,彻底解除了基督教的全副武装,进一步把基督教沦为异教淫妇,而且借此分享了自相矛盾而说谎成性的魔鬼品质。他们一边攻击别人在论断,一边用更“属灵”的方式论断他们攻击的人,特别是牧师。其中第三点流毒最深影响至远;几乎每一个所谓的基督徒都沾染这种毒瘾,如今久病成疯。因此今天的证道经文虽然短,却涉及“禁止论断”这个严重的猪瘟鼠疫。它们真的很强大,至少表面上如此,所以求神加倍地帮助我们,使我们能够依靠圣灵进入一切的真理,回归正意,重整河山。

雅各书第九课:基督徒务要抵挡魔鬼(4:5-10)

鸡汤教的诡诈之处是:世上本无鬼,明镜亦非台……他们将魔鬼定义为心魔,于是消灭了任何战争。当然。抵挡魔鬼首先是一场属灵的战争;但属灵的战争绝不意味着这仅仅是一场心灵内战。圣经从来没有说魔鬼总是在你们心里,尽管有时候撒旦会进入我们的心;而我们的的确确要看守我们的心。然而撒但是外在的客观存在,而魔鬼的儿子、毒蛇的种类、撒但的差役、盗贼、披着羊皮的狼等等,更是如此(约翰福音8:44,10:10;哥林多后书12:7,马太福音3:7,7:15,12:34,16:23;使徒行传13:10,20:19等)。因此抵抗鬼畜绝对不是大战空气的表演或躲藏,而是现实的、真实的、具体的神学战争。一方面,魔鬼及其差役就是那些说谎杀人的淫妇,他们不是空气;另一方面,在极端的情况之下,抵抗武器可能超越“圣灵的宝剑”——尽管主要是圣灵的宝剑——而被迫成为政治抵抗甚至军事自卫。

雅各书第八课: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4:1-4)

淫妇是不能听义道的,淫妇与义道不共戴天,淫妇是敌基督之母。大淫妇和众淫妇要杀我以“殉情”。而这就是淫妇的几个基本特点:第一、淫欲。首先是私欲:自私与自负充分而过剩,却从未得到福音的驯化。淫妇是不能被真理说服的,她之服从私欲。其次是百体的私欲:所有的生命和信仰都是为了满足肉欲,而且情欲极其发达;不能满足或受挫之后一定爆炸。最后是贪恋:非分之想,假贵族一定冒称真贵族,静好婊一定演天使,暴君一定演基督。第二、杀害。最毒莫过淫妇心,淫妇总是极其残忍和冷血。第三、无耻。无论不求还是妄求,他们从不求赦罪和永生,只是贪求宴乐和消费。淫妇是神的仇敌,这也意味着神与之为敌。“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希伯来书10:31)。淫妇必将一无所有,万念俱灰:“地上的君王,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华的,看见烧她的烟,就必为她哭泣哀号”(启示录18:9);“17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都远远地站着,18看见烧她的烟,就喊着说,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启示录18:17-18);“哈利路亚。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9:3)。

雅各书第七课:教会胜过阴间的门(3:13-18)

1什么是唯独圣经?这教义是好的,本是为了将圣经定义为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鸡汤教甚至路德宗以及诸多半吊子,正在用之编织无花果树的裙子,并且要穿着这条裙子作王:我们只研究圣经(“茴”字有几种写法),不关心公义。神是活人的神,不是这些死人的神。
2魔鬼已经是世界的王,因此教会的一切反击本就是被动的。你不能说魔鬼不欺负我们,我们就不需要主动反击。根本就不存在你说的这种情况——魔鬼已经作王,而且每天都在说谎杀人和逼迫教会抵挡真道。四王五王和所多玛王,就是亚伯拉罕的现实处境,和被称义的历史背景。奉劝那些半吊子不要再侮辱圣礼型教会。

雅各书第六课:神说胜过蛇说与人说(3:1-12)

长期以来,鸡汤教对雅各书3:1-12作了致命的颠覆:用之攻击传道人,从而建立了一个割喉禁言的死人教。正如先知所预言的:“他看守的人是瞎眼的,都没有知识,都是哑吧狗,不能叫唤。但知作梦,躺卧,贪睡”(以赛亚书56:10)。比如大卫鲍森在“教師與舌頭”的讲论中,藉着雅各书弯起舌头攻打牧师和教师,谄媚会众和人民。这种伪善和败坏,是鸡汤教的一个普遍现象。50分钟讲道,“审判教师”、“教师的舌头”和“我必须警醒,不是你们”秀,占据了一半时间;另一半时间,旨在建造一个“牧师-会众哑巴属灵教”。于是完全人变成了完全的混蛋或死人。大卫鲍森说:“魔鬼最擅长用舌头毁灭我们所居住的社会”。他忘记了,这社会本是魔鬼已经用舌头掌权的邪恶淫乱的世代——诸如重要讲话、公报、喉舌、宣传、大外宣、导向、软实力、发言人等等。圣灵的宝剑首先是指向罗马和埃及的;因此有光照黑暗的道成肉身和务要传道。然而鸡汤教传讲的耶稣进入世界只是拈花微笑,而教会不过闷声发大财的伪善之辈。但是耶稣进入世界首先开口传道(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而且祂说,他来把火丢在地上。而雅各书3:1-12所有的教导,都是为了捍卫和建造那位放胆传道的“师傅”。现在也许你们明白了,为什么鸡汤教的假师傅一致宣称,雅各书没有逻辑和结构了——如果雅各书有着内部统一和完整的结构,他们就没有办法回避“听道”与“管理舌头”的结构性关联,也没有办法回避“传道”与“师傅”之间结构性的关联。大卫鲍森形象的演示了英国、西方和基督教是怎样放弃话语权和圣礼型教会,不断在巧计中变成行尸走肉而日薄西山的。当传道人把圣经完全讲反了,或偏执一端;反而可以适用于这节经文:你们要受更重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