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马可福音

马可福音第二十五课:复活与新人类(15:33-16:20)

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的基本真理可以归结为罗马书4:25,“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或作耶稣是为我们的过犯交付了是为我们称义复活了)”。在这个前提之下,复活也意味着那些信基督复活的人,开始在生命中的复活,或成为新造的人。实际上马可福音15-16章藉着耶稣的死而复活,开始重新造男造女。——女人不再是女男人夏娃,男人不再难女人亚当,复活节站起来的男人叫亚利马太的约瑟,复活节建造的女人叫抹大拉的马利亚。唯有在基督里,有大丈夫和真男儿,女人真的很女人。

马可福音第二十四课:基督并祂钉十字架(15:1-32)

当鸡汤教再高调哥林多前书2:2的时候,就是当他们在用之标榜自己更福音、更传统、更纯正、更有生命、更谦卑的时候,他们应该明白:“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样的宣告不仅仅在于确证基督的救恩而否定行为成义以及希腊文化犹太教,也在呼喊每一位基督徒跟随主上十字架。而这正是保罗的本意:在基督里向死而生,奉献生命、钱财和一切(哥林多前书15-16)。因此我们在这里首先看见了所有钉耶稣十字架的世界之主、军队和罪犯;更看见了另外一位西门——与主同背十字架的古利奈人。

马可福音第二十三课:耶稣的主动受难(14:12-72)

政治恐惧正在毁掉基督教。政治恐惧正在把基督教变成胆小鬼、下流痞、假男人、狠女人、窜堂者、杀牧者、小市民、妓女和娈童,以及内部奋锐党人(十字架的内卷化)。而马可福音14章藉着门徒的软弱和跌倒,也藉着暴君和暴民的软弱与丑恶,让我们进一步看见政治恐惧怎样败坏神在人类中的形象,而魔鬼借此作王。魔鬼也藉此在教会作王——因为政治恐惧迷惑教会极力传讲刻意回避世界之主的基督,只是偶尔被动反击东方众王的假福音。其实不是圣经回避政治,是假基督徒因恐惧和贪婪,藉着亲吻耶稣,要逃离世界和世界之主律师与之行淫。但基督的主动受难,开始绝地反击,这是一场深刻的从黑夜到黎明的神迹。所谓有晚上有早上,这是第N日。但从人的角度看,“你们都要跌倒”这一震撼世界的预言,是令人极度悲凉的。但只有祂在讲真话。

马可福音第十六课:在仇敌面前摆设筵席(8:1-21)

我们可以藉着马可福音8:1-21继续呼喊教会的改革:1远离无怜悯的异教假神(1-10)。佛说你修,神说我喂——你就知道习近平和川普的本质区别,基督徒不可能说自己无我、龙的传人。基督徒不可能离开教会,也不可能因活不出来而矫情到绝望,或者指着别人肉身的软弱吃人自义。2弃绝求神迹的人本邪教(11-13)。我们从不否认神迹,但特传神的福音,而被动出现神迹。这就是我们教会与他们教会的根本区别之一。3责备反政治的教会异端(14-21)。耶稣为什么提醒门徒谨慎防备希律的酵?希律的酵或教训包括:主义与思想,重要讲话,意识形态和宣传……圣经称呼那些“昏君”是世界的神,世界的主。严格来说,基督教不是反共,它也不配被反。我们传悔改的福音,这悔改的对象包括中共;所以不可能回避政治。而由于中共控制了国家权力,它不仅自己不会悔改,而且会败坏世人和信徒;因此责备它同时为了神的公义与爱人如己的新命令。耶稣行了很多神迹又坚决反对神迹;圣经攻击政治罪恶又坚决不搞政治,才是真正的神学。

马可福音第十五课:医治神迹(7:31-37;8:22-26)

即使是彼得在认信耶稣是基督那一刻,也不可以出去传福音;因为接下来他就成了撒但的替身。而加利利众人所传的神迹奇事更是魔鬼的道理。如果基督和祂的道只是与“好”(人像神一样知道善恶的善)或属世的好处相关,无关乎罪与义,死与生;如果聋子就是聋子,哑巴就是哑巴,或者说耶稣的神迹只是医学的而非同时是神学,对教会而言更是神学的——那么实际上可以说,“救主”这个概念是毫无意义的,只是偶像;甚至是骗子和虚妄——这世界从古至今,从东到西,即使在当年的加利利,到处充斥着聋子哑巴和瞎子以及各种病人,你们的基督在哪里,你们的基督教在哪里?这些耳聋舌结瞎眼的“基督教”,如果不改革归回,不是撒但一会吗?他们正在到处传扬耶稣禁止传扬的假福音,而他们又完全不明白并恐惧基督的禁止性命令。基督教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刻不容缓,任重道远。

马可福音第十三课:约翰之死(6:14-29,6:53-56)

马可福音记载暴君的丑闻和杀害约翰的暴行,显然是犯忌的。在这一点上,彼得是重生的彼得,马可是重生的马可。鸡汤教和撒但一会的人会说:不该讲约翰之死,应该将一切交给神,应该爱希律……日光下面无新事,这个世界是继续杀害基督的世界,也是继续斩首约翰并将先知头颅献在希律筵席之上的世界。可悲的是,现在斩首施洗约翰的是所谓的基督教,一方面,他们几乎完全无视马可福音对施洗约翰特别是约翰之死的关切;另一方面,他们千方百计地毁谤站在希律面前的约翰不是先知,责备希律不是神的旨意,不是出于圣灵的感动。这是鸡汤教和撒旦一会对约翰的第二次斩首与杀害。部分人出于愚蠢和某种非政治的传统;而多数人出于精明和蛇的诡诈。特别是华人教会,由于希律的千古暴政于今为烈,回避和弯曲约翰,不仅可以谄媚希律党,而且可以讨好充满政治恐惧又贪婪成性的人民,以至于三方面可以合伙装假地建立官方教会和各种鸡汤教,藉着斩首约翰和出卖基督建立大教会,保卫罪恶,谋取名利。于是这个廉价和表演成性的基督教横贯东西。

马可福音第十二课:在故乡和祖国传福音(6:1-13)

马可福音6:1-13进一步带领基督教远离各种异教风俗的捆绑;特别是出世、泛爱与非政治等“主流民意”。求主的灵带领祂的教会返回常识。一方面,基督差遣教会必须进入这个世界,并从故乡以及自己祖国开始传道;另一方面,我们所传的道,基本信息是“叫人悔改”,即面对所有人,所有罪人,就是违背十诫或律法的罪人,宣告悔改赦罪得救,刚硬到底必然灭亡的纯正福音。因为“我为此奉派”(提摩太前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