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回答爱国青年(读者荐稿)

这是读者来稿,不一定代表本站的观点。文章源出新浪网)  

 在留言看见了很多爱国青年的留言,我加以回答。不知道为什么,爱国者的嘴巴总是比较臭,行为总是比较暴,所以我在这里做了大量的过滤工作,好让这场问答显得像是场只是不同观点的对话。以下的问题虽然只有十几个字,但事实都是我从几百个字里进行删选出来的,我删除了大量语气的助词。

伍思:中国教会里的法利赛精神(来稿)

(最近收到一些来稿,首先感谢各位的支持。我会陆续发表一些作者的文章,所发稿件不一定代表本站的观点。欢迎诸位参加讨论,无论商榷和辩驳,都希望能在理性范围内发言。主内弟兄姐妹更该用爱心说真理。如此共勉。——本站启,2008年4月23日)

四百年喧嚣的沉寂

在玛拉基和施洗约翰的呼声之间,历史进入了被称为“静默时期”(Silent Years)的400年,这也是“两约期间”(The Intertestamental Period)的400年;是约瑟和摩西之间曾经有过的寂静的400年。我今天主要与各位分享的是这样一个观点:这400年的Silent Years,是那个Silent night的精心预备,一如400年在埃及的奴隶生活是为过红海所作的预备一样。在这寂静的四百年里,一方面神预备了福音世界化的政治地理条件,另一方面,人类在罪的奴役之下,罪恶的喧嚷已经登峰造极,救主成为人类共同的盼望。这四百年的“异象”集中在先知但以理的预言中,所以在某种意义上,“静默时期”已经被预告了,这四百年中神仍然在场。

关于“十诫”( )查经建议

各位弟兄姐妹:

关于“十诫”部分的查经纲要我列在这里,仅供大家参考。愿神保守你们周末的学习。“十诫”是我们关于《出埃及记》学习的最后一部分,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数典而忘祖——复一位朋友

“任不寐,你不要数典忘祖!”的来信,包括最后的感叹号,我都收到了。今天刚刚忙完,就坐下来遵嘱在我的博客回复你。我认为您的批评包括两个主要观点,或者说拙文《爱国贼出生十年记》有两大罪状:第一、恶毒攻击爱国热情,崇洋媚外; 第二、鼓吹基督教信仰,数典忘祖。在回答您的问题以前,允许我打击一下您的热情,宣布“任不寐,你不要数典忘祖”的,您不是第一个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人,而且我一直很为这种指控自得其乐。

“爱国贼”出生十年记

1999年夏初,我写了一篇短小不精悍的杂文,《爱国贼批判》。从那以后“爱国贼”作为“卖国贼”最早的恶搞作品开始在网络上流行。岁月这厮,倏然十载。又是一年春草绿,爱国小贼今又还。鲁迅矫情:我又有写点儿文章的必要了。“爱国贼”这孩子显然年非幼学,更非黄口,实已老谋千秋;但为抬举拙文之故,是为《“爱国贼”出生十年记》。

影音专题:有这样一位母亲

马利亚的希伯来文名字是(Maryām),和旧约摩西的姐姐“米利暗”相同。在“新月沃地”,这是一个女孩儿很普通的名字(历代志上  4:17)。有解经家说Maryām在亚兰文中有“苦涩”的意思,我并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证据。不过在希伯来文中,Miriam 的愿意是rebellion,是“背叛”。从我们的感情上说,这个意义用在摩西的姐姐米利暗身上是合适的,而临在耶稣母亲马利亚身上的则是“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