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第三十课:耶和华约书(21:1-23:19)

弟兄们,现在是大斋期;我们正在走向受难日。注意“死”这个概念在“约书”中的结构性作用。仅仅在和合本圣经中,“死”这个概念在21:1-23:18中至少出现了30次(包括不许存活,灭绝、杀、害命等同类概念)。一方面是人类犯罪当死,另一方面是神以死罚罪。而这两方面的事实,最终都指向了基督,前者或死罪指向基督第一次降临,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后者或死刑指向基督第二次降临,继续犯罪的必遭遇永死的审判。而这也正是2022年春天的人类,这届人类有祸了:诡异的瘟疫、无端的战争、疯狂的人祸。这是大洪水前的人类。

出埃及记第二十九课:十诫后六诫(20:12-26)

这是讲十诫的季节。有一种教会谣言说,普金是“保守主义者”,甚至是神使用的义者。让我们来读圣经吧:“4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违背律法就是罪。5你们知道主曾显现,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并没有罪。6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7小子们哪,不要被人诱惑,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8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翰一书3:4-8)。普金违背了十诫每条诫命。是的,我们都是罪人。但使徒反复教导:律法本使人知罪;普金不知罪;主耶稣开始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该悔改;普金不肯悔改。正相反,这个杀人说谎的恶魔要将犯罪进行到底。这也是我要对普金及其背后的大淫妇以及一切保兽主义者要说的话:“先知与王说话的时候,王对他说,谁立你作王的谋士呢?你住口吧。为何找打呢?先知就止住了,又说,你行这事,不听从我的劝戒,我知道神定意要灭你”(历代志下25:16)。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公然违背十诫践踏律法的主体不仅仅是个人,更结构性地表现为暴君、国家、民族、城市等等“政治主体”;因而罪更严重地表现为政治和战争犯罪。当下之杀人者,谁能超过普金呢?当下自以为神并贪恋别人一切撒谎成性舆论姓赵者,谁能超过贵国和粪坑先生呢?因此,非政治的主流邪教不仅仅是律法主义上的杀人犯,更经常是作假见证并与凶手骗子盗贼行淫的妓女(以赛亚书1,14;以西结书16,22,28,31;那鸿书2-3;马太福音11:23,路加福音11:51,提多书1:12-13等)。启示录中反复论及“兽的国”(启示录16:10);兽国就是践踏十诫而恶贯满盈、登峰造极者。兽国之上的权势就是大淫妇,她杀人流血、淫乱天下有自以为神(启示录17-19)。日子到了,律法一点一画都要成全;神必按律审判大淫妇:“2他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因他判断了那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给他们伸冤。3又说,哈利路亚。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9:2-3)。阿门。

出埃及记第二十八课:十诫前四诫(20:1-11)

十诫使我们谦卑。不仅仅律法使人知罪(罗马书3:20);十诫也使人知耻。因为圣经不断显示我们对真理的无知——我们自以为可以总结、终结、教义十诫去教导人,但每一次返回圣经,站在法版面前,我们都会重新认识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却何等的狂妄。直到今天,我们对十诫所知的仍然有限;我们需要继续学习,需要神带领我们继续藉着真理的圣灵更新成长。仔细读诗篇119吧,那是人在神律法面前最诚实的状态,那是信仰。

按这样的领受,你会注意路德小要理问答关于第一诫的教导存起来严重的偏离,至少是缺陷。“我们应该敬畏、亲爱、信靠上帝胜过万物”。道理对,但没有经文支持,就不是严肃的释经。首先,“敬畏”这个概念在这节经文中并没有出现,但可能源于路德本身那场恐惧之旅。其次,用“万物”取代“别神”实际上离开了这节经文真神弃绝假神的核心信息。最后,路德的教导完全没有强调信徒对假神的决绝立场。当然小要理问答还存在其他问题,尽管比其他宗派教义相对更接近圣经。这提醒我们两件事:第一、信经、要义和要理都是试探,务必慎之又慎。人的教导都可能以偏概全,蠓虫骆驼。第二、我们需要一本新的“初学教程”,因为教导初学者是教会无法回避的责任。这是初步方案:十诫与主祷文只用原文,不作解释,牧师自主;洗礼和圣餐将新约相关经文简要编辑,最多提供参考性的释经建议。CSMP新版“教程”预计在马太福音之后完成——因为我们会结合马太福音进一步学习主祷文、圣餐和洗礼的真理。信经可以放在附录中仅供参考。

出埃及记第二十七课:耶和华降临(19:16-25)

出埃及记19:16-25可以这样交叉结构:16-17与24-25首尾呼应,聚焦山下的情况:一方面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前行;另一方面这个带领本身需要神继续带领。而18-23聚焦山上的情况。如果说此前的经文重点在人是什么(人是罪人,人的治理和人的限度),这段经文这让我们认识何为神:祂是烈火,是爱,分别为圣。值得强调的是,神是“偏爱”自己的仆人的;而对待百姓和其他领袖则更为严厉(当然此前神也因摩西的罪要杀他,摩西经历过“死而复活”)。这也是神的公义:因为这百姓和250领袖,是一路上不断要用石头打死摩西的恶人;他们整体上最终倒毙在旷野。另外,山上可以平行至圣所;山下可以平行圣所;而旷野平行外院。

出埃及记第二十六课:立约西奈山(19:01-15)

也可以从“约”的这个角度对出埃及记19:1-15交叉结构。首先,约这个概念第一次出现在出埃及记中,并可以为视为这段经文的主题。而唯有神的话才可以被称为约,因为唯有神的话语是信实的,带着能力的。而约总是包含三个不可或缺的基本要件。第一、签约的时间地点(1-2;14-15)。第二、合约内容或基本条件(3-6;10-13)。这涉及双重协议:一方面,以色列与人的双重关系:与万民分别(出来)但是必须进入世界并面向万民作神的祭司(进去)。另一方面,以色列与神的双重关系:不断更新洁净接近神(成圣)但始终持守基本界限(界限)。第三、立约的三方:神、以色列与中间人(7-9)。

出埃及记第二十五课:政府与人民(18:13-27)

人民需要审判,而审判的核心目的就是分辨人民的谎言,如所罗门怎样分辨那个母亲为争夺婴孩而编造的谎言。再以2022年早春为例,“荒渺无凭的老妇”在这场风波中作了王,而撒谎成性的人民在此基础之上繁殖并泛滥着两大谎言,而这两大谎言按箴言和诗篇,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第一就是乖僻的口。大致相当于片面陈述事实。比如全力以赴鼓吹疫苗的副作用,完全回避疫苗的作用或正作用。我们吧身边人任何药物和疫苗都有某种副作用或对某人有某种副作用;但诚实的人不会回避相反的报道或事实。第二快去吃夸大的舌。如特鲁多是希特勒,皇家骑警是戒严部队。这不是真的。乖僻与夸大,都属于作假见证陷害人。罗马书3:10-18就是对人或人民。按箴言5-7章,乖僻与夸大的谎言出于妓女、淫妇、外女、恶妇以及争吵的妇人。所以何西阿书特别是以西结书将人民喻为妓女,箴言书多次多方教导少年人避之如瘟疫。值得强调的是,保守主义原是法国大革命的反题,如今彻底沦为民粹主义网络流氓。显而易见,人民和主义都需要管教。

出埃及记第二十四课:和平的福音(18:01-12)

出埃及记18章可以简单划分为两大部分。第一、以色列人的家庭聚会(1-12);第二、以色列人的社会组织(13-27);前提是,无论家庭与社会都出现了严重的冲突和撕裂。这是圣经的家庭神学——重建从家庭开始。但重建家庭和社会,或者重建和睦与和平,需要归信基督的复活和复临两大真理;也需要教会和传道人为此传和平的福音、“基督教世界”需要“盐”:“盐本是好的,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马可福音9:50)。当然,第1节与第27节也是首尾交叉呼应:叶忒罗有来有去:叶忒罗是一位信神的父亲:“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1:24)。无论如何,叶忒罗-摩西和摩西妻子以及亚伦们,共同形成“神的家”或神的全家,这是基督作主的和睦家庭:“5摩西为仆人,在神的全家诚然尽忠,为要证明将来必传说的事。6但基督为儿子,治理神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7圣灵有话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希伯来书3:5-7;另参提摩太前书3:15-16,彼得前书4:17-19)。

出埃及记第二十三课:涂抹亚玛力(17:08-16)

关于亚玛力人,可以参见创世记14:7他们回到安密巴,就是加低斯,杀败了亚玛力(עֲמָלֵקִי)全地的人,以及住在哈洗逊他玛的亚摩利人;创世记36:12亭纳是以扫儿子以利法的妾。她给以利法生了亚玛力(עֲמָלֵק)。这是以扫的妻子亚大的子孙;创世记36:16可拉族长,迦坦族长,亚玛力(עֲמָלֵק)族长。这是在以东地从以利法所出的族长,都是亚大的子孙。有学者认为这孙子(亚玛力是以扫的孙子)他妈亭纳是何利人(创世记14:6),就是西珥山上的穴居者,窑洞中人;而亭纳可能是以利法的妾。这命运类似“国奶”。עֲמָלֵק的基本含义可能是住在山谷中的人,或包围者等(民数记13:29)。亚玛力人可能是被以东其他部族驱赶到了西奈半岛和利非订一带,“输不起”加上窑洞传承,造就了一个埋伏杀人的游民部落。

出埃及记第二十二课:米利巴悲剧(17:01-7)

如果说旷野有42站,那么利非订一站是最令我恐惧的。以色列人虽然在加低斯巴尼亚犯了大罪,神公开宣告那一代人整体上因此必然倒毙在旷野;但我们毕竟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说穿了,不过就是“政治恐惧”。但是在利非订米利巴,最恐怖的是,我们既不知道仇敌在哪里,也不知道摩西亚伦到底犯了什么罪。而跌倒他们的那位,也正是捆绑夏娃和亚当的那位,蛇的诡计完全一样:“你们便如神”。但是撒但起初败坏亚当夏娃,试探是明显的;但对摩西和亚伦的试探,这层诡计却是隐藏的——前者公开在贪欲上,后者隐藏在“义怒”上;再没有义人对仇敌的忿恨,更容易或更深刻地将义人劫持到“我们便如神”的深渊之中了。人类文明史贯穿了这样的大失败,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