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CSMP课程

启示录第四十二课:我主我神我王(22:12-17)

在基督面前,人分两类:义人与恶人。两类人的结局分别对应福音与律法、祝福与咒诅的二元架构;而这真理粉碎了一切泛爱主义和“都是罪人”的属灵谦卑表演;而真理出于神。不仅如此,这个分别为圣的真理不是双重预定,而是根据你的行为或义与不义。我们还可以将这段经文关涉三个基本主题,归入基督论的三个本方面:1祂是主(12,14-15,17)。是按人的行为(义)赏赐人永生、又按照人的行为(不义)刑罚人永死的审判主。2祂是神(13)。祂与任何偶像区别,必能胜过任何以为时与势都在他们一边的权势;为此我们不丧胆,不怕天他们人类。3祂是王(16)。超越所有先知和祭司,是所有合法权柄的根源,是万王之王。因而这些陈词滥调伤不到我们:“这世代你还瞧得起哪位牧师?”你不用问挪亚和亚伯兰,你问你自己和你们一会:大卫诗篇先求的,是你们一会所求的吗?更重要的是,启示录22:12-17启示的基督,你自己和你们一会所信的基督吗?

启示录第四十一课:论只查考圣经(22:6-11)

道高一尺,魔高一尺二。川普最大的敌人不是左派,而是Rino。新教改革的仇敌是“只经派”——“ 我们只查考圣经-我们只讲圣经”。这种高调欺哄人也欺哄自己并妄图欺哄神。政治恐惧和贪爱世界不仅仅掳掠假弟兄以东正教路德宗的秀态裸奔,也以更为狡猾、更为骄傲的旷野秀,一直在捆绑刚刚信教的人立即口含天宪,从红楼梦摇身一变到升天堂,“面壁十年”,拒绝前行。他们信的是菩提达摩,根本不是耶稣基督。他们侍奉的不是公义怜悯和谦卑,而是好作食物、悦人眼目、有人智慧。我们必须责备这些改头换面的文士。这些“查经铺子”是什么呢:“13愚昧的妇人喧嚷。她是愚蒙,一无所知。14她坐在自己的家门口,坐在城中高处的座位上,15呼叫过路的,就是直行其道的人,16说,谁是愚蒙人,可以转到这里来。又对那无知的人说,17偷来的水是甜的,暗吃的饼是好的。18人却不知有阴魂在她那里。她的客在阴间的深处”。为爱,我们必须向羊群指出只经派两个基本事实——你们要悔改,远避讨好和离间之人。

启示录第四十课:返回起初和伊甸园(22:1-5)

唯独基督,唯独圣经;这是我们信仰的基石,是我们信仰本身。从未放弃,始终坚固。而我们因为这样的信仰,最终返回起初,返回伊甸园。两大终结问题或终极关怀都得以完全:第一、你是谁?第二、你往哪里去?一方面,我们回家了,我们终于到家了。我们返回起初,返回乐园。另一方面,人真正的意义是作神的仆人、与主同在,与主一同作王。盛和和与生命树指向家园和乐园(1-2);仆人和君王指向人是什么(3b-5);但基督作王是中心,是新世界的基石和保障。这也可以指向教会的真理。与此相关,任何城市文明,如果在城里美有神和羔羊的宝座,必在神的咒诅之中。

启示录第三十九课:进入天国的门(21:22-27)

启示录21-22不仅与创世记1-2交叉呼应,而且也与诗篇1-2篇交叉呼应。如:启示录22:2,“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样或作回)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平行诗篇1:3,“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而启示录21:24,“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平行诗篇2:12,“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万国来朝,就是以嘴亲子。

这个分别善恶的过程可以说也是一门之隔,而这门就是公义,或者政治。在启示录最后两章中,我们实际上已经看见圣经将政治正本清源。一方面,万国来朝;另一方面,政治流氓和反政治面首,都归入城外的犬类。长期以来,表演万国来朝或将地球管起来的必然是敌基督;而当我们回归圣经的政治真理的时候,那些反政治的人离开我们,反回了城外。分界线是以利亚直奔城门:“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降在以利亚身上,他就束上腰,奔在亚哈前头,直到耶斯列的城门”(列王纪上18:46)。

启示录第三十八课:你终于到家了(21:9-21)

亲爱的弟兄姐妹,千年等一城;我们终于到家了。启示录21:9-22:5可以视为一个单元,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城市、有河流、有树木;更有主的同在和万千圣徒与天使。但是首先,到达圣城需要勇敢的心,就是信心加上行为:这有无数圣徒见证如云:“14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15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16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33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堵了狮子的口。34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39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40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希伯来书11:14-40)。但是归根结底,这是恩典,这城是基督为我们预备的:“1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2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3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4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有古卷作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约翰福音14:1-4)。阿门。

启示录第三十七课:不可丢弃勇敢心(21:5-8)

坚持始终的确很难,所以需要教会生活坚固我们。其中最艰难的就是每个真正的基督徒都常常面临这个双重抉择:世界还是神国,恐惧还是永生。这实际上就是启示录21:6的内部逻辑关系之一:“24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25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26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27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28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他的国里”(马太福音16:24-28)。求主帮助我们拣选生命。

启示录第三十六课:神的帐幕在人间(21:1-4)

“神的帐幕在人间”,与“我要升到天上去”,这两者足以定义真神与假神,正教与邪教。“升天教”、“躺平宗升天堂”,用中文说就是鸡犬升天或“我超越了”。谁超越了呢:以赛亚书14:13-15,“13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14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15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耶利米书51:53,“巴比伦虽升到天上,虽使她坚固的高处更坚固,还有行毁灭的从我这里到她那里。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49:16,“住在山穴中据守山顶的阿,论到你的威吓,你因心中的狂傲自欺。你虽如大鹰高高搭窝,我却从那里拉下你来。这是耶和华说的”。马太福音11:23,“迦百农阿,你已经升到天上。(或作你将要升到天上吗)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是的,主耶稣也升天,但基督升天有两个平行的事实:第一,只有祂在地同时在天。反之亦然(圣灵降临);第二、他两次降临并最终永远临在,与人同在。集权升天不同,只是飞猪在天:“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3这百姓时常当面惹我发怒,在园中献祭,在坛(原文作砖)上烧香。4在坟墓间坐着,在隐密处住宿,吃猪肉,他们器皿中有可憎之物作的汤。5且对人说,你站开吧,不要挨近我,因为我比你圣洁。主说,这些人是我鼻中的烟,是整天烧着的火”(以赛亚书65:2-5)。超越猪就是圣经中幸灾乐祸冷血麻木吃人自义的以东人。或者就是巴比伦王所代表的魔鬼。其次,“神的帐幕在人间”,显示神的爱是爱到底的爱——最终。祂没有忘记我们,并将爱情进行到底。超越猪心里没有神的爱。

启示录第三十四课:世界终极大战(20:7-10)

【补充信息】回网友:为什么是最后的世界大战:如果最后的战争发生在热核武器时代,“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就是最后的世界大战。“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可以这样应用:表面上人类互相发射了氢弹,实际上神将之还给了“列国”。热核武器正是一种“天火”或火湖,这是人类和战争最后的结局。

启示录第三十三课:与基督一同作王(20:1-6)

启示录20:1-6是在讲千禧年吗?首先需要澄清一个常识:禧年实际上是回家休息,个人恢复自由的日子(利未记25:11等),这与千禧年或启示录的千年王国作王的基本真理,没有关系;甚至是两个方向。我们弃绝前后无千禧年主义,也弃绝何时被提论。前后千禧年主义是人的加添,启示录并无禧年;而无千年或“千年不是千年”之论,不过就是“神岂是真说”的蛇言。何时被提论显示了主流只是关心自己何时升天的鸡犬,但核心真理不是被提而是治理这地。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和必要去讨论圣经上根本不存在的人为教义和宗派信条,何况那些做梦都要鸡犬升天肉身成道出世避祸哪管洪水滔天的邪教。帖撒罗尼迦前书4:17(或加上使徒行传8:39;哥林多后书12:2,4;启示录12:5),已经被启示录5:10平衡了:“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在空中与主相遇”不过片时;因为主自己也要“驾云降临”(启示录1:7)。实际上ἀπάντησις 不是“相遇”,而是迎接(马太福音25:1,6;使徒行传28:15)。我们就是一刻的功夫也不要人的遗传。让新概念神学和中国梦都去吉甲山,连同那矫情着协同书某一节每一句句天宪者。“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出埃及记3:5)。阿门。

启示录第三十二课:神的大筵席(19:10-21)

俯伏敬拜“同作仆人的”(如加尔文等),是所有主流宗派和假师傅伪神仆共同的邪教特征。而启示录19:11-21可以清楚地分成三部分:分别有“我看见”引领。这三次“我看见”,可以是对瞎眼的“主流教会”的医治或呼告:因为看不见羔羊的婚筵,因而蔑视教会特别是圣礼型教会;更因回避神的大筵席,因此必然沦为非政治邪教,并因其对政治公义的强烈反应和仇恨,显出其撒但一会的本质。

到启示录大筵席,我们就可以总结一下我们这个判断:主流教会就是启示录2-3章定义的撒但一会和启示录19章中的假先知。第一、他们侍奉魔鬼的三重试探(创3:6;太4:1-12);这是他们真实和全部的信仰。第二、他们必有兽印、因而从来拜兽像、始终教导人拜兽像(顺服东方众王和大淫妇)、并极端仇恨任何站在君王面前的见证人;第三、魔鬼式引经——以台湾大旱中的教会为例,详见2021年5月6日的问答视频。

【补充】飞鸟筵席另参创40:16-1申28:13-26撒上17:42-47诗79:1-13耶7:30-34,12:1-4,15:1-4,16:1-5,19:6-9,34:17-22结29:1-5,32:1-8,39:17-22。“天罚”背道以色列及其仇敌。另创9:8-17与何2:16-23平行:飞鸟等永约。但问题仍需深入:为什么偏偏是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