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SMP课程

希伯来书第38课:与基督一同受辱(13:10-13)

首先让我们再一次感谢这样的神迹奇事:我们一直在经历我们所学习的经文:我们正在营外与基督一同受苦,正如使徒保罗所经历的:“3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9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10所以我为选民凡事忍耐,叫他们也可以得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11有可信的话说,我们若与基督同死,也必与他同活。12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们若不认他,他也必不认我们”(提摩太后书2:3-12);“15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16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17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18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马书8:15-17);“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链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以弗所书6:20)。使徒彼得也一同作见证:“12亲爱的弟兄阿,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13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14你们若为基督的名受辱骂,便是有福的。因为神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身上”(彼得前书4:12-14)。正如希伯来书13:6所说:“所以我们可以放胆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阿门。

希伯来书第37课:人能把我怎么样呢(13:5-9)

教会是爱的团契。拆毁这神圣之爱和属天团契的危险,主要来自魔鬼的试探和控告。而魔鬼的试探主要就是蛇对夏娃的那三重试探:食物、人(悦人的眼目)和自以为是(能使人有智慧)。而在教会实践和生活中,前两重试探可以合并为贪爱钱财与信靠饮食;也包括对财主以及垄断生存资源之暴政的恐惧和谄媚(5-6;8-9)。魔鬼撒币于外(财神教),专注饮食于内(饮食教);内外交逼,足以撕裂西方和教会。这两方面也形成的十字架,于是“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而第三重试探主要表现为人之道(人的遗传)对神之道的废弃,以及对圣职的僭越、昼夜的控告和废弃——这种废弃或者来自教皇制及其替代品,或者来自人民意志或平民主义以及黑暗之子的联合控告。攻击讲道台最终必然导致教会的撕裂和败坏,并使羊群沦为野兽的食物。

希伯来书第36课:基督教与真爱无敌(13:1-4)

恐惧、自私和变态的巨婴型敏感,正在使人失去爱的能力或基督的形象与样式。当暴政和撒币从外部逼迫和离间教会和国度,同时弃婴从内部撕裂教会,弟兄姐妹彼此相爱就更为重要。否则,魔鬼会藉着内外交逼消灭教会。在教会刚刚诞生的日子里,这种危险更为真实……

希伯来书第35课:弃绝教会的弃婴(12:25-29)

不断弃绝教会或停止聚会在本质上也是“弃绝那向你们说话的”。他们从不知道自己来到了西奈山和锡安山,也不知道我们的神乃是烈火。但他们有足够的精明和知道:弃绝聚会没有现实利益损失:牧师能把我怎么样?教会有不发工资!不仅如此,一个贱民或埃及奴隶,从未被人尊重过;如今终于可以借着弃绝秀表演双赢:我离开你们,终于显得我很重要;我离开教会多少引起震动,再一次现实我很重要——我要再一次震动教会。所以,这些年来,我从不去“寻找”给任何半途而废的滑人。他们绝非第100只迷羊;而是蚂蟥的女儿,是俄珥巴,是罗得之妻,是波提乏之妻,是约伯之妻,是少年财主或穷疯了又做梦都想成名的年轻名利之徒,是爱主流教义的底马,是在主流多少学了一点儿吃人自义妖术的控告之子,是赵家人,是懦夫和敏感成奴、狭窄成病、骄傲成猪的污鬼。其中更有这样的疯狗:牛元表演当着外女的面弃绝基督的新妇。蚂蟥女男人男女人起哄说,“给呀,给呀”;我不“给”。“19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20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约翰一书2:19-20)。表面上这些弃绝修士弃绝了基督和教会;实际上他们沦为弃婴。使徒行传3:14,“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约翰福音12:48,“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提多书3:10,“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

希伯来书第34课:西奈山与锡安山(12:18-24)

希伯来书12:14-17与18-22的逻辑关系,相当于以扫山和锡安山之间的这种关系:俄巴底亚书1:17-21,“17在锡安山必有逃脱的人,那山也必成圣。雅各家必得原有的产业。18雅各家必成为大火,约瑟家必为火焰,以扫家必如碎秸,火必将他烧着吞灭。以扫家必无余剩的。这是耶和华说的。19南地的人必得以扫山,高原的人必得非利士地,也得以法莲地,和撒玛利亚地,便雅悯人必得基列。20在迦南人中被掳的以色列众人,必得地直到撒勒法。在西法拉中被掳的耶路撒冷人,必得南地的城邑。21必有拯救者上到锡安山,审判以扫山,国度就归耶和华了”。基督教是对以扫教(财神教)的胜利,是信仰对试探的胜利,是耶稣对希律的胜利。

希伯来书第33课:以扫的中国买家(12:14-17)

淫乱和贪食,造就了以扫式伤人或商人,就是“卖家”;而买家或市场是“他们人类”。以扫成典型的滑人:以食为天,以人为市。“滑人”精于把亲人当成商品,同时把外人当成市场;见利就上,甚至卖身;遇险就逃,直到卖友。动词ἀποδίδωμι的基本含义是:to deliver, to give away for one’s own profit what is one’s own, to sell;to pay off, discharge what is due。一旦你所交往的人,认为你有卖的价值——没有市场价值的他们不会出卖或交给人,或与人进行交易——为一点儿恨为一点儿贪,就会把你卖给人。长记性吧:记住历史上这些肮脏的弟兄或朋友的出卖,这是“以扫的生意”,最终指向对基督的出卖。或者,所有出卖都是在卖耶稣,卖神在我们身上的“形象和样式”。都是浮士德。而且一般而言,卖你的人是与你最亲近的人(以亲嘴为号),这个饿昏了的以扫了解你,也了解买家或人民——另一群饿昏了的灾民或道德吃货,正在嗷嗷待哺,等肉下锅。人吃人的买卖,罪人将罪人交给罪人的木头盛宴,在人间永远一拍即合

希伯来书第32课:皇家学院教育学(12:1-13)

一句“所以”,不仅让我们知道何为“释经”与“应用”之间的关系,也让我们认识“只经派小妖”的巧计和把戏。如果“只查考圣经”与现实生活,特别“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堵了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没有关系;那么这些年轻的名利之徒,只是撒旦一会和魔鬼之子。无论他们伪装的如何“攻克己身”、“教会内部建设”,我们都能轻松认出他们不过就是毒蛇的种类,巫婆的儿子,奸夫和妓女的种子。就是这里所谓的私子,基督教名义之下的私生子。就是主流。我们不知道这些龙子龙孙是否已经全部被任凭为“私子”了。只是祈祷更多的“基督徒”认识“主日学”或上帝学校的重要意义。一切权奴、财奴和情奴,都需要这里所强调的管教,或者真正的医治神迹。

希伯来书第31课:世界不配有的人(11:32-40)

信基督就是一场战争,而对这场战争最大的伤害来自内鬼:看客、逃兵、背后射箭放枪的败类,以及藐视见证人却爱仇敌的鸡汤淫妇。不仅如此,第三组见证人都是“道德上有瑕疵”或有着严重生命缺陷的义人,他们并不完美;但神使用他们,并且让一切“报仇”的哑口无言,也让自以为圣洁的“猪肉荣”无地自容(以赛亚书65:1-6)。而这一切信息,都使主流基督教无条件顺服君王、泛爱仇敌的教义,显为魔鬼的谎言。所以说“顺服埃及迦南暴君恶王”者是撒旦一会。

希伯来书第30课:你真相信复活吗(11:22-31)

这是基督徒生命,也是基督教历史的三个基本方面:第一、离开家族前往应许之地(4-21):如果你的家族比神的家谱更重要,你最终不到到达应许之地。第二、离开埃及前往应许之地(22-31);如果顺服法老而不是顺服基督更重要,你最终不到到达应许之地。第三、一路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32-40)。这三方面的教导与马太福音第10章主耶稣的教导完全平行。而如果我们将这段经文交叉结构,就可以看见首尾呼应的是两组三位见证人;而中间聚焦摩西的信仰。第一组名册(4-21)见证信仰对死亡的胜利,而第二组名册重点在于信仰对埃及的胜利,包括对法老或世上君王的胜利。注意“不怕王命”、“不怕王怒”以及耶利哥倒塌三者之间的平行——耶利哥和喇合的故事中包含着“不怕王命”、“不怕王怒”直至把众王挂在树上、丢在城门口,在尸首上堆成一大堆石头,直存到今日(约书亚记2:2-6,6:2,8:1-2,8:29)。这是复活信仰“之后”的以色列的见证(19,22)。也可以这样理解,希伯来书11:22藉着约瑟,进一步巩固了从约伯到亚伯拉罕连续见证的关于复活的基本信仰;而正是建立在复活真理的根基之上,神的百姓对世界众王的持续胜利才是唯一可能的。魔鬼最终是藉着死亡的毒钩使人怕死成奴、不敢妄议中央、进而非政治化从而成为了世界之王。但是,复活将一切都改变了。这才是复活节真正的意义所在:约瑟的骸骨成为极大的军队(以西结书37:10-17);为叫更多的基督徒从沉睡的骸骨状态中起来,进入圣城(马太福音27:52-54)。

希伯来书第29课:你的家乡在哪里(11:8-21)

中国是乡愁大国,一个民族流离失所,远远看上去恍惚该隐。乡愁活该,希伯来书已经定义了何为家乡:“5摩西为仆人,在神的全家诚然尽忠,为要证明将来必传说的事。6但基督为儿子,治理神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2:5-6)。家乡就是家所在的地方,而坚持到底是家乡(3:14)。半百之身,白发之年,还要像年轻人一样去迦勒底寻找家乡,何等悲凉。到底什么是余生中最重要的?如果直到晚年仍然找不到安身立命、委身活祭的“家乡”或侍奉余生的祭坛,随着世风和儿女流离飘荡,难道是因为,“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4:3)?不分老幼,为什么一定流浪到远方的所多玛去吃猪食呢(路加福音15:16;彼得后书2:19-22)?这两天真冷,冷得让人怀疑人生。但不必怀疑神。必有更美的春天为神的子民存留;为我们预备地方的祂是何等疼爱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