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马太福音

马太福音第三课:东方博士与希律王(2:1-12)

马太福音或新约开端这个叙事逻辑是清晰而重要的:马太福音第一章,天国的王,上帝和上帝的儿子;马太福音第二章,世界的王,希律和习律的儿子。所以主流基督教或这个蠓虫邪教必须倾覆:“23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24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马太福音23:23-24)。显而易见,马太福音第二章的主题不是东方博士,也不是流亡埃及,而是世界的王,魔鬼希律。

马太福音第二课:耶稣基督的降生(1:18-25)

我们将重点讨论五个论题,这五个论题也形成交叉结构;
圣灵感孕

耶稣

以马内利

因基督降生,人正在泥土中苏醒,或者被造。“梦中显现……约瑟醒了”。这是什么意思呢?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仔细研究马太福音1-2章的相关信息,你会看见正好也有6次的晨昏更替(1:20-24,2:2,2:10-12,2:13-14,2:19-20,2:22)。不仅如此,马太福音中的六天创造,或者重建男人和女人,每一次几乎都与“不顺服世界的王希律”密切相关。在追求连任因此草木皆兵、噩梦频仍的大希律面前,这样的见证只能出于信仰的力量:“1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2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马太福音2:1-2)。阿门。

马太福音第一课:主耶稣基督的家谱(1:1-17)

这是耶稣家谱最直接的应用:在至暗年代,我们不丧胆;我们有得救的指望。“再者,你们晓得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因为我们得救,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罗马书13:11)。耶稣的家谱就是耶稣归来的旅程,每一代或每一个名字是祂曾经或正在停靠的站点,这是真正的旷野42站。家谱实际上就是人类特别是重压之下的百姓的呼喊。一方面,这是人在埃及的盼望:“23过了多年,埃及王死了。以色列人因作苦工,就叹息哀求,他们的哀声达于神。24神听见他们的哀声,就记念他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25神看顾以色列人,也知道他们的苦情”(出埃及记2:23-25)。另一方面,这是仆人在监狱或拔摩岛上的呼告:“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示录20:2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