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启示录

启示录第十七课:元旦,新教改革(10:1-11)

今天是2021年第一个主日。回想2020年第一个主日的证道主题:全面战争。这是2020年简明扼要的总结。今天的证道主题是“全面反击”,或以回归基督和圣经(书卷)为目标的重新出发与新教改革。正如当下人类和美国需要的不仅仅是总统大选,更是向基督和圣经归回。这个目标不是1月份就结束或能完成的,一切都将从“正月”重新开始。启示录10-11章插入在第六号和第七号之间正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在第六号和第七号之间,教会在地上有一场“新教改革”

值得强调的是,“踏海踏地的天使”这个形象贯穿在三个部分之中,我们可以将之指向道成肉身的真理:基督两次降临,基督关切这个由海和地组成的世界,没有第二个世界,没有外星人,没有出世的任何空间;只有这个“政治世界”。这涉及创造、救赎和审判。

神的奥秘就是基督和祂的教会,就是藉着基督的复活和复临,建造教会胜过魔鬼,胜过阴间的门。也可以说,藉着基督,和神所赐给我们对基督的信仰,过得胜的生活,正如七封书信七次强调的。而得胜的对象,就是魔鬼、世界和罪。不要作异教徒,他们的教义与自己的罪无关。也不要作鸡汤教徒,他们只是三分之一的基督教——不关切对魔鬼和世界的胜利。或将自己的同流合污与裸奔视为属灵。

启示录第十六课:二亿马军哪里来(9:12-21)

六印-六号-六碗这三场浩劫显然不是同一历史事件或简单重复,而是不断加深的“循环”或螺旋式上升。与此相关,在旧约历史上,亚兰、亚述、巴比伦、波斯等外邦人攻击以色列,有非常相似的画面,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是同一事件。而在现实历史中,法西斯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对基督教世界的掳掠,同样遵循这个循环上升的逻辑。苏联的冷战,习国的商战,非常类似,但绝非简单重复。但所有类似的战争服务于同样的神圣目的:惩罚以色列和基督教的背道、忘恩和淫乱;但每一场事件的历史主体并非同一群人和同一个国家。利用外邦马军审判人类、并且审判从神的家起首,这基本的审判信息贯穿圣经的始终,从先知书直到十字架的现场。

启示录第十五课:粪坑先生及其蝗军(9:1-11)

第五号聚焦蝗虫大军对人类,特别是外邦人,就是不信主的人的攻击。这是人类历史的一个基本方面。可以将其追溯到早起的战争:“1当暗拉非作示拿王,亚略作以拉撒王,基大老玛作以拦王,提达作戈印王的时候,2他们都攻打所多玛王比拉,蛾摩拉王比沙,押玛王示纳,洗扁王善以别,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琐珥。3这五王都在西订谷会合。西订谷就是盐海”(创世记14:1-3)。当时亚伯兰已经在迦南搭支帐篷,建坛祭神;可以说迦南诸王的不信和悖逆,为自己召来了东方的蝗虫大军。在旧约中,蝗虫的审判一方面针对在选民身上作恶而刚硬的埃及人,另一方面也针对以色列——特别是当他们与别神淫乱的时候,“都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

启示录第十四课:这世界需要大审判(8:6-13)

启示录七号引领的末世审判,以及平行的大洪水和埃及十灾,都显示了三大真理。第一、这世界败坏了,需要一场或连续加深的审判。所有的人和人心都败坏了(创世记6:5-12)。第二、审判首先是对基督教的审判。基督教整体上也败坏了,从以色列到现代教会,贯穿其中的败坏就是因与偶行淫的缘故,非政治和反政治谎言上升为信仰,而恐怖主义的政教合一只是非政治恶俗的极端病变或替代而已。换言之,恐怖主义与丧尽天良只是撒但一会的一体两面。这篇讲章不厌其烦引证了大量经文,唯愿那香港脚一样的非政治、反政治的耳聋眼瞎、手枯腿瘸、心脏(污鬼所缚,撒但一会)麻风、热病死亡(恐惧)诸症,都在耶稣的医治神迹中渐渐该痊愈了吧。第三、神是以色列的圣者,是垂听以色列祷告的神,为自己名下的百姓,审判埃及和世界,并借此带领百姓进入应许之地和新天新地。

启示录第十三课:羔羊揭开了第七印(8:1-5)

这世界与我们有关,正如美国和中国都与我们有关。一方面,我们在这世界中有份,这世界的罪也在我们身上;另一方面,重生的我们蒙召受遣,往普天下或全世界去,作基督的见证。这是圣经三个基本真理。第一、创造。世界本是我们的神创造的,藉着基督,为了基督。第二、救赎。世界是神道成肉身进入的世界,为要拯救罪人。但唯独祈祷着的人最终得救。第三、审判。这世界最终要受审判和更新,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创世记讲神创造世界,先知和使徒讲基督拯救世人;启示录讲羔羊审判世界。高调出世的教义都是撒但深奥之理,他们没有可出的极乐世界;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把世界全部交给魔鬼,然后自己不仅回避十字架,且可以向伪政府卖主,为30块钱或一碗红汤。但是,按启示录,这一切淫行都要被火焚烧。

启示录第十二课:这些穿白衣的是谁(7:9-17)

就个人经历而言,我比你们“更有资格”使用“中国病毒”。我出生在一个小地方,小兴安岭脚下一个叫克山的地方。这是维基上的词条:“克山病是一种由硒缺乏及克沙奇病毒感染共同作用而引起的充血性心肌症。1935年于中国黑龙江省克山县首次发现,并以此得名。此种疾病后来被发现广泛存在于从中国东北至西南的广大土壤中缺乏硒的带状地带。此种疾病在1960年至1970年间最为流行,造成了数千人死亡”。我们不是习近平,谁说我我就不好惹,就越境流氓绑架,境内以法吃人。我从未觉得我这个克山人被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侮辱了。正相反,我和我的弟兄姐妹是这个命名的受益者,我们从小注射疫苗,我们都很健康。当世界重视克山病的时候,每个克山人就有了医治和归来的盼望。

启示录第十一课:以色列十二支派受印(7:1-8)

我们所传的福音,就我们的生活而言,无非就是关于罪与义,而罪与义关乎死与生。一方面,罪的工价就是死;另一方面,唯义人因信得生。而这义,按人的常识说,首先就是造就良善、正直和公义的国民。所谓“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得后书3:13);“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马书14:17)。撒但教和鸡汤教的教导正相反,他们“信基督”只为“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创世记3:6)。大致就是成功神学或吃饼得饱不劳而获的神迹奇事灾民迷信、肉身成道世外高人的装X犯,以及以无耻和丧尽天良来夸耀合一属灵清高的懦夫和骗子。但是如何分辨和造就义人呢?“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这解释了苦难和行道,并仰望复活与复临。

启示录第十课:伸冤在神,祂必报应(6:9-17)

启示录6:9-17的两印,进一步分别破碎了鸡汤教两大教义。第一、泛爱主义。第五印,“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爱你的仇敌”制止于此。第二、非政治化。第六印,“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这些洞人都是鸡汤教要顺服的“掌权者”;但“为掌权者祷告”制止于此。第五印、第六印与前四印是连续的:他们是大患难中的殉道者;但两部分之间也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四活物、四马及其“你来”的呼喊消失了。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福音已经跺去脚上的尘土离开了,耶稣已经从他们中间出去了;现在剩下的就是分别为圣(第五印)与审判万人(第六印)。第五印和第六印之间也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单元:义人患难(第五印);审判恶人(第六印)——神在恶人身上为义人报仇伸冤。

启示录第九课:群魔乱舞,四马奔腾(6:1-8)

如果将白马指向福音得胜以及和平的世代,那么红马则转向战争的年代或极端的年代。而这样理解那么也基本上符合以色列人和教会以及世界史。大约1500年的时间,是福音征服世界或胜了又胜的时代;选民住在真理之中,狮子作王。但当教会或基督教文明渐渐败坏之后,必赢得战争的惩罚。这至少是近代史。另外,基督教神学“椭圆形框架”的两个焦点,第一是复活或十字架,第二是复临或大宝座。就两大基督事件与人类的关系而言,第一与人的复生或重生相关;第二与对恶人的惩罚或复仇相关。如果说与红马“同工”的活物就是上文的牛犊,那么战争的目的之一可以使为一切祭牲复仇。牛犊代表传教士、殉道者或义人,而人类侮辱、杀害了他们并无视它们的牺牲。在福音征服世界或重建家国的历史过程中,到处有“牛犊”的血。就中国而言,义和团事件之后,有八国联军;非基运动之后是中日战争与中国内战。而在西方,人文主义运动之后,就是连续的世界大战与共产主义的兴起;后川普时代(?),一场覆盖美国和世界的骚乱与饥荒,正在启程。唯义人因信得生。

启示录第八课:羔羊站立,祂曾被杀(5:1-14)

“我看见”一词意味着,一切阴谋论都被排除了。你若非亲眼看见,就不要胡说,甚至与恶人一起作假见证陷害人。这是启示录中神圣的追问:“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很多猴子都自称是上天派来的;你是谁?你也配。基督是唯一的审判主和救赎主,倾覆所有偶像和假神。因此传道人必须传讲这个常识:信异教不可能得救。多元并包只是魔鬼的谎言,必须像厌恶瘟疫一样厌恶万国万神,为公义,也为爱。而这个福音真理需要反复强调:基督是王。如果基督不作王,我们所有的盼望都是虚空,都是精神胜利,都是自欺欺人,都是甘愿成为世界之主的妓女娈童。作家看中国的历史,只有两个字:吃人。圣灵看见人类的历史,也许可以用另外两个字:杀人,或者羔羊被杀。人分两类,杀人的和被杀的;勉强有第三类,无视杀人和被杀的,于是有岁月静好和鸡汤邪教。然而这个罪恶的世界就是伟人强暴羔羊的世界,也许再没有羔羊被杀的一幕,更能浓缩这个事实了。但这世界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事实:这个屠戮羔羊的世界最终必被羔羊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