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第十三课:逾越节无酵节(12:1-28)

弟兄姐妹,让我们为逾越节和无酵节感谢赞美神,他们是耶和华的节日,他们才是耶和华的节日。神藉着这两大节日开天辟地,重新造人;唯有经历这两大节日,才可能有新造的人,才可能有圣会和圣徒。一方面,逾越节让我们经历或认识基督的救赎与审判,或道成肉身(第一次来)与基督复临。另一方面,无酵节让我们经历基督里的重生,就是藉着圣道和圣礼持续离开埃及及其假神,并始终记得自己不是神,一直作完全人去侍奉主。中国有诸多节日,但从无耶和华的节日,只有鬼的节(年、清明)和罪人节。而西方世界,到了现代社会,纷纷远离逾越节和无酵节,人们不再去主流教会,只在海滩玩耍。这样的人类正在积蓄愤怒,等候又一轮埃及长子一同灭绝。所以摩西不仅站在法老面前,更站在以色列人的面前。愿更多摩西呼喊神的百姓重建基督教:“至于以色列人,他说,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顶嘴的百姓”(罗马书10:21);“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以赛亚书65:2)。求主怜悯。阿门。

出埃及记第十二课:埃及的十灾(7:8-11:10)

这场灾难是全国性的,如同大饥荒:“凡在埃及地,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后的婢女所有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都必死”;“埃及遍地必有大哀号”。但神将以色列分别为圣:“至于以色列中,无论是人是牲畜,连狗也不敢向他们摇舌,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鸡汤教的败类啊,你们说“都是一样的罪人”,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摩西最后在法老面前的见证:“于是,摩西气忿忿地离开法老,出去了”。瞎眼的鸡汤教啊,你说摩西顺服了法老到底是什么意思?躺平的主流啊,你们要控告摩西有血气(בָּחֳרִי־אָֽף,in a great anger)吗?属灵表演艺术家们,你们凭什么说神不是降灾的神呢?这最后的审判,不正是因为“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吗?

出埃及记第十一课:利未人的家谱(6:2-7:7)

这段经文可以清楚地归入一个单元,并简单交叉结构如下:审判与救赎(6:2-9,7:1-7);要对法老说(10-13,26-30);祭司的家谱(14-25)。“我是耶和华/我名耶和华”这个概念在这段经文中的7次出现;对埃及王老说/到法老面前也出现了7次。神要将自己的百姓“领出来”,并“领进去”;这个概念也出现了7次。何为天路或者何为基督教,以及何为救恩真理?一方面,就我们与世界的关系而言,就是你要对法老说。另一方面,就我们与我们的关系而言,就是要建立教会。唯有站在法老面前,才可能将百姓领出来。唯有建立教会,才可能将百姓带进去。没有其他道路,没有别的基督教。而就教会真理,根基在祭司或圣职。这就是这份祭司家谱与上下文之间的逻辑关系。不仅如此,带出来和领进去不是一代人或摩西亚伦两个人能完成的,这需要数人的工作。耶和华的军队主要是祭司,或祭司首先是耶和华的军队。

出埃及记第十课:什么是流氓国家(5:1-6:1)

实际上每一位真正的牧者,都会经历加拉太定律和哥林多现象;而一般而言,你和某些会众——特别是那些自以为自己是什么的同工——蜜月将结束在政治逼迫的日子。伪善的可以“相忘于江湖”;丑恶的则聚众控告和攻打牧师。他们不会将恐惧和愤怒转向逼迫者、当局、国安、警察,只是一味归咎于传道人“讲政治”(对法老说),并祭起所有纯正、传统、正统、属灵、人家都等等吃人的含族手段。在法老面前装孙子,在牧师面前耍大刀者,都是耍流氓。也有女流氓。传福音遭逼来自两方面,埃及人和以色列人。而“逼迫内卷化”是魔鬼真正要达到的目的。但内部搅扰会使年轻的牧者伤心失语。建议你们祈求神。神回答了摩西。

出埃及记第九课:神为什么要杀摩西(4:18-31)

出埃及记4:18-31可以交叉结构:18-20与27-31首尾呼应,可以视为相关的两个主题:摩西在或离开米甸与摩西在或返回埃及。与之平行的信息是,摩西在米甸与家人和神的关系(18-20),摩西在埃及与以色列和家人的关系(27-31)。中间两段经文分别是神与法老的关系,神要杀法老的长子,这预言最终应验(21-23);神与摩西的关系,神要杀摩西,结局是摩西得以幸免(24-26)。这“双杀”悲剧显示这一真理:“主耶和华阿,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诗篇130:3)。与此相关,这两段经文也涉及教会历史上聚讼不已的两大假难题。第一、神为什么叫法老的心刚硬。与此相关,和合本的旁注“任凭”有意义么?这些经文支持双重预定论吗?第二、神为什么要杀摩西,某些传统是否没有难题创造难题也要钱?

出埃及记第八课:摩西手里的是铁杖(4:1-17)

什么是新教改革?“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手里是什么?他说,是杖”(2);“你手里要拿这杖,好行神迹”(17);“摩西手里拿着神的杖”(20)。摩西手里拿着杖返回埃及,这就是新教改革的基本异象。埃及,摩西回来了;世界,我们回来了。我们手里拿着神的杖——要把权杖返回教会。这才是真正的至圣所:“有金香炉,(炉或作坛)有包金的约柜,柜里有盛吗哪的金罐,和亚伦发过芽的杖,并两块约版”(希伯来书9:4)。但是,可悲且可耻的是,基督教主流已经整体上放下权杖,缴械投降。不再有儿子组成的教会,只有孙子们猪联币合。且不再有义人,只有贱人。他们放下武器,沦为缴械投降的巨婴和埃及人的奴婢,公共领域的边缘人和主流社会的按摩师与洗脚妹。在主流教会中,没有权杖,只有鸡汤和洗脚水,还有齐刷刷的白左真心假意地向埃及奴隶一样跪倒一片:顺服掌权者,为仇敌祷告,整整400年。但我们拿着杖回来了,走向耶路撒冷而非边缘。而一切放下权杖的基督教,将首先被权杖所测量(启示录11:1)。

出埃及记第七课:旧约的山上宝训(3:11-22)

龙的传人的最高智慧是“无我”;这是魔鬼的谎言。希腊人的最高智慧是“我是谁”,但希腊文化本身不能给出答案。摩西提出的问题类似斯芬克斯之谜:מִי אָנֹכִי,我是谁。这个问题诉诸两个语境(כִּי ……וְכִי)。第一、“竟能去见法老”。法老比我高。第二、“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最多我和以色列人是一样的人,或者他们凭什么听我的。实际上摩西的问题是:“你是谁”。在交叉结构中,13与11前后呼应,就是“你(神)是谁”与“我(人)是谁”的平行。主流之所以跑偏了,根本原因就是他们传讲的神根本不是圣经启示的神,他们信的基督不是基督。实际上他们的神是巴力,或者他们自己的肚腹。

出埃及记第六课:神对摩西的呼召(3:1-10)

首先我们要知道,摩西在出埃及记第2章所作的一切事,“神都在天上看着”。我们并非说人可以因行义配得神的显现,但神向什么人显现,必有缘由。而真理的的确确是:“耶和华的眼目,看顾义人,他的耳朵,听他们的呼求”(诗篇34:15);“这是耶和华的门,义人要进去”(诗篇118:20);“义人的道,是正直的,你为正直的主,必修平义人的路”(以赛亚书26:7)。神向人显现,也为差遣合适的人去完成使命。这也是复活的基督不断向门徒显现的理由之一。这段经文可以进一步交叉结构:1-5记载神在荆棘中向摩西显现;与之呼应的7-10,记载了神进入世界的使命及对摩西的差遣或摩西的使命。中间6节是神的自我启示。应该是又40年过去了,为了预备另外一个40年。这40年至少完成了三重预备:米甸的摩西,迦南各族人,埃及的埃及人和以色列人。不仅如此,到底如何解释荆棘异象,我们最好还是返回圣经本身:7-10就是对1-5最完美的解释:神-摩西-以色列,在七族人(埃及人+迦南六族)中焚而不毁,分别为圣。

出埃及记第五课:在东方见证公义(2:16-25)

米甸祭司、牧羊人和摩西,可以代表三种宗教:“耶和华开了瞎子的眼睛。耶和华扶起被压下的人。耶和华喜爱义人”(诗篇146:8)。而出埃及记2:16-22藉着摩西在米甸的经历,为这真理做了生动的见证:“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义人因信得生”(哈巴谷书2:4):“你们要论义人说,他必享福乐。因为要吃自己行为所结的果子”(以赛亚书3:10);“义人的道,是正直的,你为正直的主,必修平义人的路”(以赛亚书26:7);“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篇34:19 );“义人的脚步,被耶和华立定。他的道路,耶和华也喜爱”(诗篇37:23);“义人必承受地土,永居其上”(诗篇37:29);“在他的日子义人要发旺,大有平安,好像月亮长存”(诗篇72:7);“在义人的帐棚里,有欢呼拯救的声音。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诗篇118:15);“智慧必使你行善人的道,守义人的路”(箴言2:20);“但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言4:18)……阿门,阿门。

出埃及记第四课:女人的爱男人的义(2:1-15)

新教改革聚焦公义,而摩西是一个义人,行公义之人。一直有人问何为公义,以摩西为证。第一、公义就是爱。而我们爱,乃是因为神先爱了我们(约翰一书4:19;约翰一书2:29)。摩西爱(11-15),是因为先蒙爱(1-10)。公义见证为爱与怜悯(弥迦书6:8)。第二、最大的是爱(哥林多前书13:13)。因此这最大诫命(马太福音22:36-40)超过“顺服掌权者”和“政治恐惧”;为公义之爱可以听从神不听从人(使徒行传5:29),并且不怕王命(希伯来书11:3)、不怕王怒(希伯来书11:27)。第三、公与私对立。公义超越私人恩怨和名利报复。摩西作为埃及王子,为受欺压的弟兄伸冤,本与他自己的利害毫无关系,而且行公义只能舍己(马太福音16:24;诗篇82:3)。第四、信心加行为(以弗所书2:8-10,希伯来书11:1-40,雅各书2:13-26;约翰一书3:7)。公义的真理弃绝“唯独信心”宗派教义。第五、公义者得救。这是清楚的经文根据:约翰福音5:29,诗篇106:3,箴言11;19,以赛亚书56:1,哈巴谷书2:4,罗马书2:10,启示录22:11等。出埃及记2:1-15廓清了罗马书3:1-2的应用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