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芥菜种与空中的鸟人(可4:26-32)

愿恩惠、怜悯和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于你们。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马可福音4:26-32:

26(耶稣)又说,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27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28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29谷既熟了,就用镰刀去割,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

30(耶稣)又说,神的国,我们可用什么比较呢?可用什么比喻表明呢?31好像一粒芥菜种,种在地里的时候,虽比地上的百种都小,32但种上以后,就长起来,比各样的菜都大,又长出大枝来。甚至天上的飞鸟,可以宿在它的荫下。

感谢神的话语。马可福音1-2章我们看见:道成肉身的神子进入世界寻找人,并呼召使徒如同撒种。而马可福音3-5章以交叉结构的方式阐释神国大事(4);两翼之下是基督对魔鬼之国的胜利(3,5)。我们可以把马可福音4:1-24视为一个交叉结构,首尾呼应的信息都是撒种的比喻(1-20;26-36);中间的信息21-25的主题是光。因此,马可福音第四章可以与创世记第一章平行,请注意那里的光与种子的概念——上帝在基督里创造万有,带领人类进入天国。而今天的证道经文可以平行结构。26-29聚焦的神国信息,重点在神的国与神的关系;与之平行的30-32,神国也关涉到教会与世人的关系。26-29还可以进一步分成两部分,其中26-27让我们看见神国很神,神国是神用道创造的神迹奇事;28-29让我们看见神国很人,我的意思是,神国的成长有一个逻辑清晰、分别为圣的渐进过程。30-32也可以进一步一分为二。其中30-31让我们看见神国很小,起步的时候很小;而32让我们看见神国很大,最终万国有人成了基督的门徒。而这一远景,也是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创世记12:2)。阿门。

一、神国很神(26-27)

26(耶稣)又说,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27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

1、释经:人不晓得

耶稣这里说话或教导的对象是12位门徒(10),因为基督要用他们建造神的国。这里的核心概念是ἡ βασιλεία τοῦ θεο,he kingdom of God。这个概念在马可福音出现的频率极高,多达15次。神的国与人的国以及鬼的国是对立的。神的国才是我们的祖国。那么神的国到底如何建立的,是谁建立的,是从哪里建立的?主耶稣在这里用了一系列的比喻,而撒种是其中之一。ὡςἐάν ἄνθρωπος βάλῃ τὸν σπόρον ἐπὶ τῆς γῆς,as if a man should cast seed into the ground。

首先,这是“某一个人”的工作,这个人可以指基督。而“在地上”,可以指向道成肉身这个事实,“地”就是这个世界。这也让我们看见,神的国是从这世界启程或重新创造出来的。这也意味着,神国不是西方的乐土和内在之光,而是基督在这地上的更新创造。

其次,,建立神国是撒种的工作。一方面,这是和平的事工,这是农夫而非战神的兢兢业业;而种地乃是靠天吃饭的神本主义事业。另一方面,我们下文会进一步讨论这个事实:种子就是神的道——神国是藉着福音成长起来的。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哲学是惟道论,而不是唯心论或唯物论。

最后,神国完全是神的工作,人在神国成长的过程中只是被动的,被建造的,并不晓得如何这样。换言之,神国的诞生和成长完全是神迹(以赛亚书30:23,55:8-13)。这也意味着,神国不是理性主义的对象和事工。我们的信仰是神本主义的信仰,不是人本主义的哲学。与此相关,神国在我们里面的发芽渐长,根本不是我们自己“决志”的过程,因而决志神学和个人见证只是一种文学的谎言。一个种子没有办法描述自己是如何发芽的,因为他的全部生命在发芽过程中。正如一个婴孩不可能描述自己的出身过程。基督教必须弃绝这类谎言。

我也恶俗过(个人见证),但现在不会了。这才是真理:约翰福音3:8,“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

2、应用:圣道中心

太初有道,道就是神。基督和祂的道就是我们信仰的中心,就是神国的种子,就是灵,就是生命。关于种子就是神的道,可以参考这些经文:马可福音4:3-14:“3你们听阿。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14撒种之人所撒的,就是道”;路加福音8:11,“这比喻乃是这样。种子就是神的道”;彼得前书1:23,“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神活泼常存的道”。这道就是生命,神在道中创造新生命。这一点除了参考创世记1章中的“神说”,还可以重读创世记1:11-29。

大致而言,这世界只有两类种子:能坏的种子与不能坏的种子。所谓能坏的种子主要指钱财以及善行表演:“16你们禁食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脸上带着愁容。因为他们把脸弄得难看,故意叫人看出他们是禁食。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17你禁食的时候,要梳头洗脸,18不叫人看出你禁食来,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见。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19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20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21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22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23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24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是财利的意思)”(马太福音6:16-24)。因此,我们可以说共有三种撒种的方式:撒种、撒B和市恩。后面两者都是法利赛人的酵,一方面圣经说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另一方面圣经反复说,法利赛人是假冒为善的。所谓假冒为善也包括撒B市恩。伪善如果不是为了收买和败坏灵魂,就是为了吃人自义。所以“7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差遣他们两个两个的出去。也赐给他们权柄,制伏污鬼。8并且嘱咐他们,行路的时候,不要带食物和口袋,腰袋里也不要带钱,除了拐杖以外,什么都不要带。9只要穿鞋。也不要穿两件挂子”(马可福音6:7-9)。

总而言之,因此教会务要传道,这是天职和正业,要与各种行为主义和物质主义的谎言切割(提摩太后书4:2-5)。所以保罗说:“16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17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罗马书1:16-17);“我为此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师傅,教导他们相信,学习真道。我说的是真话,并不是谎言”(提摩太前书2:7;另参提摩太后书1:11)。

二、神国很人(28-29)

28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29谷既熟了,就用镰刀去割,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

1、释经:出于自然

现在主耶稣的比喻从撒种发芽转向生命的成长过程。这里首先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一方面,这里再一次强调神的国是用泥土(地,γῆ)造人开始的。所谓生五谷,原文只是一个动词καρποφορέω,to bear fruit,to bear, bring forth, deeds,to bear fruit of one’s self。罗马书7:4-5用这个动词指结果子给神或结成死亡的果子。另一方面,翻作“出于自然的”的形容词是αὐτόματος,moved by one’s own impulse, or acting without the instigation or intervention of another(使徒行传12:10)。这个自然绝非无神论的那个自然,而是强调怎样成长也出于自己。在神恩独作(27)的前提之下,人结出怎样的果子,出于自己或自己承担责任。一方面,人按自己的工程得不同的赏赐(哥林多前书3:13-15,9:24);另一方面,坏树结坏果子必然被焚烧或如糠秕被扬弃,这个悲惨的结局出于自己,而不是神双重预定的(诗篇1:4;以赛亚书33:11;耶利米书23:28;但以理书2:35;何西阿书13:3;马太福音3:12;7:13-27)。

其次这两节经文极为逻辑地描述了新生命成长的几个具体阶段。27-29节实际上叙述了生命成长的五个过程。第一是27节强调的“发芽”:βλαστάνω,to sprout, bud, put forth new leaves;to produce(马太福音13:26;希伯来书9:4;雅各书5:18)。需要警惕,魔鬼常常要将神国消灭在萌芽状态。第二是发苗:χόρτος,the place where grass grows and animals graze。这个名词也指青草地(6:39)。我们可以用这个概念想象基督徒开始聚会了,进入教会生活。那里有圣道和圣礼,有喂饱五千人的神迹奇事。那是一个新家,有很多弟兄姐妹;更有大牧人在牧养草场上的羊。第三、长穗,στάχυς:an ear of corn or of growing grain;这时候的麦粒或谷粒已经可吃了(2:23)。基督徒是世界的光与盐,是人的祝福。第四、籽粒:σῖτος,wheat, grain。马太福音3:12,“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我们要向神交账。第五、成熟,收割的时候到了。καρπός,fruit(4:7,8;11:14,12:2)。与糠分别之后,进入新天新地。

2、应用:过程神学

“很人”的意思是指神的国很体贴人,认识人;因此神愿意神国的成长以及基督徒生命的成长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或“自然”的过程。神知道我们是一些什么人。但是律法主义者和灵恩运动以及一次永远的那些“教会”完全没有神的爱。其次,上帝创造的是人不是木头,人要为自己这个过程中的“意志自由”承担后果。

这就是神学上的一个著名张力,将路德教会与加尔文主义阿民念主义区别出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以弗所书2:8);“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翰福音8:44;另参马可福音4:3-20;耶利米书4:3-5;申命记28:38;加拉太书6:8;马太福音13:24-43)。这些年来,我们正亲身经历着他们教会的邪教化;或者基督教在两方面的严重异化:一方面,律法主义不允许别人的成长有一个过程,这种狠毒造就了一个吃人谋利复仇自义的邪教运动。另一方面,加尔文主义要上帝对人的灭亡承担责任,或者把上帝改造为魔鬼。实际上两者是一体两面的:邪教徒一定以神的名义践踏和吞噬正在路上或过程中的基督徒,然后将之献经火献给摩洛。因此律法主义的基督教是世界上最黑恶并且伪善的邪教。他们是蛇的凯旋:你们便如神知道善恶。为此,加尔文主义者焚烧了可能还在路上的异见者。他们在路上或在基督两次降临之间,以基督的名义对人事实末日审判。这是负面的“过程神学”,稗子也等候收割。创世记15:16到了第四代,他们必回到此地,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

但神要教会在过程中学习忍耐(雅各书5:7;诗篇126:5)、同工(阿摩司书9:13;约翰福音4:37)、相爱、奉献或传道人靠传道养生(提摩太后书2:6;约翰福音4:36;提摩太前书5:17-18;哥林多前书9:11;加拉太书6:6-10)。这是上帝赐给教会“自然”生长的历史:建立在奉献基础上的教会才不会与世界淫乱。只有“自然”才有圣会。

三、神国很小(30-31)

30(耶稣)又说,神的国,我们可用什么比较呢?可用什么比喻表明呢?31好像一粒芥菜种,种在地里的时候,虽比地上的百种都小。

1、释义:一芥菜种

如果说26-29重点强调的是神国与神的关系,那么30-31则转向神国与人的关系。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教会和基督徒与人关系:与自己的关系,与世人的关系,甚至与世界之王的关系。这个“人际关系”或“比较”(ὁμοιόω,to compare)、比喻(παραβολή,comparison;παραβάλλω,to compare)视域中的神国,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小。基督教诞生的时候起初规模很小,人数很少;而在道德伦理上更小。这是保罗的见证:“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哥林多前书4:13)。所以保罗这个名字的含义就是小,彼得的意思就是石头,马太是税吏,雅各约翰是雷子……大部分使徒都是加利利海的渔夫,社会底层。但这是主耶稣对教会的定义:“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加福音12:32);“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权柄原文作门)”(马太福音16:18)。初代教会就是一个木匠或政治犯,带着12个渔夫和下等人;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门徒最多的时候70人,等到十字架下面,只剩下约翰和几个女人。

神的国起初就是芥菜种:κόκκῳ σινάπεως,a grain of mustard seed。名词σίναπι的动词含义有“伤害”的意思。神国是从受伤或脚伤启程的(创世记3:15)。“比地上的百种都小”:在所有的“神祗”中,耶稣是最“惨”的神(以赛亚书53);在所有的宗教中,基督教最“弱”的宗教。我们只是蒙恩的罪人,人家都是高大上。

但这才是神迹,这才是基督的教会:“18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19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20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21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22犹太人是要神迹,希利尼人是求智慧。23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24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25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26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27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28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29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30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31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哥林多前书1:18-31)

2、应用:惟独信心

因为各种的小,伪类们有理由藐视教会;中国知识分子藐视基督教,不是新事。爆尿代表过秦论文化中的极端下三滥或下三滥赢得的下三滥惩罚以至于最后下三滥进入绝罚;伪类则代表无神论世界上三滥。上三滥的基本形象或图腾就是下文的空中飞鸟,可以形象为鸟人。就是山顶洞人高山蝙蝠或以东人。遗憾的是,基督教在邪教化的过程中正在下三滥和上三滥中如鱼得水,百尺竿头;他们和外邦人一起起来反对教会真理。中国知识分子为什么仇恨基督教,一听见信仰就抽风呢?胡适鲁迅霍金的传人在汉语逻辑中必无好鸟:无知、有病、缺德少教(攻击别人信仰)、多余人(屠格涅夫)。但归根结底,鸟眼看人低,他们觉得教会很“小”。不仅如此,各种秽鸟会联合起来反复着非基运动。

这也不是新事:“以色列人每逢撒种之后,米甸人,亚玛力人,和东方人都上来攻打他们”(士师记6:3)。当然教会也有责任,一些假弟兄把基督教改造成邪教和淫妇引起广泛的诟病和魔鬼之子的见猎心喜。在这场下三滥和上三滥的华人战争撕逼以及试探中,教会靠什么得胜?小小的芥菜种靠什么得胜?靠的只能是信心:“4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5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神儿子的吗”(约翰一书5:4-5)。这是怎样的信心呢?就是坚信一粒芥菜种能长成参天大树的信心:“20用芥菜种比喻基督徒的信心:“19门徒暗暗地到耶稣跟前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20耶稣说,是因你们的信心小。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21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或作不能赶他出来)”(马太福音17:20-21)。而这信心要面对的仇敌,就包括下三滥和上三滥形成的联军,他们本是撒旦的军队:“他害癫痫的病很苦,屡次跌在火里,屡次跌在水里”(马太福音1:15;另参路加福音17:16)。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信心的核心是对复活的信心,而种子在保罗论复活的时候就是最为核心的异象(哥林多前书15:36-58)。正因为我们相信复活,我们在这世界上比任何宗教和政治都强大无比,而且必然得胜。基督徒连死都不怕,还在乎你们这些下三滥和上三滥吗?我们所求的只是神的怜悯和万人得救。这是我们的主,祂是第一粒芥菜种:“23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24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25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26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翰福音12:23-26)。

四、神国很大(32)

32但种上以后,就长起来,比各样的菜都大,又长出大枝来。甚至天上的飞鸟,可以宿在它的荫下。

1、释义:日渐发旺

基督教从加利利海边小小的芥菜种长到今天的第一大宗教,这完全是神迹。你们只能羡慕嫉妒恨。总体上说,基督教成长靠的是福音,而非刀剑。这是如何可能的?这是神的工作。哥林多前书3:6,“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长起来,ἀναβαίνω:ascend,to go up(1:10,3:13,4:7-8,6:51,10:32-33)。这个向上成长的过程,是向高处、向圣殿和十字架的成长。这是神圣的翻转:“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8:14)。这里有三个概念来形容神国的伟大(μείζων,greater, larger, elder, stronger)。

第一、“比各样的菜都大”与“比地上的百种都小”形成对比。上帝应许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列国中的大国。不可描述的国若真的成了世界第一,就没天理了。

第二、“又长出大枝来”。κλάδος作复数κλάδους,branches。κλάδος常指新枝,作为基督复临的标志(13:28;马太福音21:8),需要修剪的枝条(罗马书11:17等)。动词ποιέω的意思是to make——这是靠作工长出来的大枝。众多大(μέγας)枝,可指万国的基督徒,雨后春笋的众教会,甚至基督教各宗派。

第三、“甚至天上的飞鸟,可以宿在它的荫下”。飞鸟是复数(τὰ πετεινὰ)。教会成了罪人的避难所,甚至是那些罪魁的避难所。各个民族中都充斥着各种自视极高的“鸟人”,但其中也有归来俯在基督权下的(使徒行传11:6;罗马书1:23;哥林多后书10:3-5)。

必须承认,我们都曾是这种鸟人。而有一位叫保罗:“12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13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14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15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16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17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提摩太前书1:12-17;另参以弗所书2:1-5)。

2、应用:天上飞鸟

正因为“我就是那人”,所以我们更盼望所有还在头上盘旋的鸟人们找到真正的安息,找到落脚和栖居的乔木。苍蝇不要再扮演天使天军了,而飞龙在天不过就是魔鬼被砍下了,气愤愤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示录[合合本 简体]    12:12)。没有战神也没有什么公知,不过是因为发酵而不愿接受割礼却愿意肉身成道的化外人。都是空中的飞鸟。别人以为他们在表演飞行甚至高高在上,实际上多数飞鸟只是因为鸟为食亡,飞行只是为了寻找食物但还没有找到,只是因为寻找家园但无处安身。饥渴到发疯的飞鸟就会成为妖孽,成为圣经说的吃肉的秽鸟。所以在撒种的比喻中,飞鸟这个概念同时出现在马可福音4:32与4:3-4,“3你们听阿。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4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飞鸟来吃尽了”。主耶稣在相关比喻中并没有解释飞鸟所指。但根据圣经可领受如下。

飞鸟首先是中性的,是神的创造,也蒙神的祝福(创世记19:-23,30;马太福音6:26,8:20)。其次,随着人类犯罪,某些飞鸟有时候也被用来类比一些自高的罪人;他们总体上是魔鬼的儿女,所谓空中掌权者(以弗所书2:2)。他们占领了一切高地或以以东人的高山仰止山顶洞穴为信仰:获取居高临下的吃人谋食优势。根据圣经,这种空中邪灵主要有两种表现。第一、人肉之鸟。利未记11:13雀鸟中你们当以为可憎,不可吃的乃是,雕,狗头雕,红头雕,14鹞鹰,小鹰与其类。15乌鸦与其类。16鸵鸟,夜鹰,鱼鹰,鹰与其类。17鸱鸮,鸬鹚,猫头鹰,18角鸱,鹈鹕,秃雕,19鹳,鹭鸶与其类,戴胜与蝙蝠。新约圣经中另外翻作鸟的字是ὄρνεον与ὄρνις(小鸡,马太福音23:37;路加福音13:34)。ὄρνεον只出现在启示录中:18: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作牢狱下同),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19:17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神的大筵席。18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21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第二、偶像之鸟。罗马书1:23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24所以神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25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另参雅各书3:7)。中国的飞鸟偶像无非三类:帝王、战神和公知。惟主知道飞鸟是世上最可怜最苦毒之人。

最后,神也愿那些鸟人得救。使徒行传10:11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缒在地上。12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13又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14彼得却说,主阿,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有吃过。15第二次有声音向他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16这样一连三次,那物随即收回天上去了。这是我们神怜悯的心肠,竟然愿意为我们这些不可一世的鸟人建造家园。实际上鸟人不过就是一群装X犯,无家可归的浪子,装神弄鬼的吃人妖孽,宇宙间最彻底的无神论者因此最彻底的孤魂野鬼。为这棵大树或基督感谢神吧,这是亚伯拉罕的橡树和垂丝柳树,高耸入云在迦南地。但你们这些鸟人啊,到底怎样得救呢?就是从你们的至高之处降落下来降卑下来。因为这是主说的:“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马太福音23:12)。阿门。

任不寐,2018年6月17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